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56】断粮
    两侧山崖遮天蔽日,让那谷底难见阴日之光,不免有些阴冷。在加上云雾缭绕,水气升腾,偌大的山谷之中四处阴气弥漫,令置身其中的诸鬼精神抖擞。

    正中处泉水上,那几个酆都大帝派来的八王,皆面带怒色,一双双,一队队几欲喷火的眼睛,紧盯着石桌正中处,那封展开信。

    这白纸黑字的信,正是萧石竹让酆都鬼兵带回来的勒索信。信中,萧石竹明目张胆的狮子大开口,光是索要的粮食赔偿就是几千万石。不仅如此,还要枪要炮要金银珠宝,要酆都鬼兵们释放三千万的黄泉鬼鬼奴。

    不知情的鬼,要是看到了这封勒索信,指不定还以为是他萧石竹,绑架八王的子女,才这么有底气狮子大开口的呢。

    不过,萧石竹确实有资格勒索这八王。在这封勒索信送来九泉谷之时,他已经攻破了酆都军之下几座城池,外加几处关隘,矿山和军镇。

    还捣毁了酆都鬼兵的几座军器监和粮仓,把粮仓里的粮食分发了个干干净净后,带走了大量的火铳火雷和羽箭。至于带不走的,不是分发给了被救出的鬼奴,要他们用来对抗酆都鬼兵,就是就地销毁。

    而那些鬼奴为了感谢萧石竹救命之恩,居然根据萧石竹的建议,在山林里和酆都鬼兵打起了游击战。

    今日这座兵营被夜袭,明日那座鬼城被攻打的战报,铺天盖地而来。

    看这样子,若是八王不答应萧石竹信中的那些‘无理要求’,损失只会更大。只是就算他们答应了,萧石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而且这黄泉八王是千百年来,在黄泉中横行惯了的,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往日可都是他们敲诈勒索他鬼,今日却被萧石竹明目张胆的勒索,让他们火冒三丈,气都不打一处来。

    “看来林菀失败了,黄泉女王没有被她鼓动,也没有用陛下派人送来的夺命咒,收拾了这神之子。”沉默许久后,坐在北面那个手心长着眼睛的鬼,率先开口,咬牙切齿的说到。

    酆都大帝给他封了个天王的名号,而这个鬼也是黄泉八王之首。

    “她是你派去的,你可保证过她不会失败的。”天王抬头举目,看向了他对面那个三头六臂的男鬼,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方,略有阴阳怪气的道:“现在怎么办?居然让一个神之子,敲诈到我们头上来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天王看向的这个男鬼,是黄泉八王里的二把手。统帅着黄泉之中,百万罗刹鬼鬼族的罗刹王,林菀就是他派出去的,暗中潜伏在黄泉女王身边的内鬼。

    在此之前,他私下训练林菀数百年,让林菀成了能成功控制罗刹鬼气内敛的鬼,使林菀与普通人魂无异,连黄泉女王那老鬼都骗过了。并且在酆都大帝派出鬼使,带来夺命咒后,罗刹王就把夺命咒的咒语和手诀,交给了林菀。要她在萧石竹没被成功诬陷成为诛杀黄泉女王的凶手后,以此借黄泉女王之手,杀了萧石竹。

    只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还是因为萧石竹的出现,坏了罗刹王的计划。并且黄泉女王还给了萧石竹十多万的鬼兵,让他能在黄泉中大闹一番。

    这让罗刹王对萧石竹更是恨之入骨。

    就是因为萧石竹,本来想要露脸的他,没想到把屁股露出来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处理好的。”罗刹王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青黑色的三张脸上怒气更盛:“我已经在给前线大军调集了大量的粮草,装备和物资。神之子能悄无声息的偷袭我们后方,我们也能继续悄无声息的攻打黄泉女王治下城镇。”。

    显然,罗刹王虽然听命于天王的,但却不怎么服对方。他看向天王时,眼中总是会不经意间流露出鄙夷和轻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天王身边,那长得跟个鸟人一样的妖魂,暗忖一番后,若有所思的道:“而且能以此告诉神之子我们的态度。对于他这种来路不明的小鬼,我等是绝不向他低头求饶和妥协的。”。

    这话也算是绕着弯的给罗刹王拍了个马屁。

    但这个妖魂,也不敢因此得罪八王之首的天王,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但此时那神之子还在我们治下土地上,也应该派出军队对其围追堵截,最好是把他杀了,那天下才能太平了。”。

    谷中阴风掠过,高台下潭水泛起道道涟漪波纹。

    其他几王也在沉思片刻后,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就连天王和罗刹王,也是如此。

    “把北方军调集过来,开始平叛。”那天王攥紧双拳,下令道:“顺便把神出鬼没的神之子揪出来,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他话音方才落地,余音还在这八个鬼的头顶上空回荡时,一个慌慌张张的传信兵,带起一阵疾风飞奔到了石台上。

    气喘吁吁的传信兵,站到了罗刹王身边,顾不上把气息喘匀,就在罗刹王耳边悄声嘀咕了起来。

    至于他给罗刹王说什么,因为声音太小的缘故,其他几个鬼都没有听清。只是见才听了几句话的罗刹王,登时紧锁眉头,眼中顿起惊愕之色,同时双眼缓缓瞪大。

    “你说什么?”在传信兵说罢之时,罗刹王脱口惊呼了起来。

    声音极大有如雷声,震得四周诸鬼都齐齐耳鸣起来。

    那个传信兵吓了一跳之时,脑中一懵,还以为是罗刹王没听清。于是昏昏沉沉的他,做了一件错事,也不再是耳边低语,而是赶忙挺直身躯,朗声回禀道:“所以调往前线的物资失踪,护送大军下落不明。前线大军即将要断粮了。”......

    阴曹地府,朔月岛。

    环在小岛四周的海上石林间,海水不再纯净清澈,随处可见的木板断板,碎木漂浮在海面上。

    还有不少破损贯月槎留下的残破槎身,也落在了这片,曾经是碧波翻滚,如今血红一片的海面上。

    庞大的北阴水师,还停留在这片海上石林之中。大大小小的各式战船,让这片海域更是显得拥挤。

    但这也不是北阴水师,愿意停留在此的。

    自从龚明义登岛破城,与英招和九幽军在岛上争夺各地滩头海湾开始,至今已经有半月之久。但龚明义的酆都军,始终没能深入岛上腹地,总会遇到九幽国大军疯狂的反扑和顽强的抵抗而止步不前。

    几处海湾滩头,更是多次易手。今天还在酆都军的手中,明早就会被九幽军夺取。但或许到了黄昏之时,九幽军又会被酆都军击退。

    战争进入了白热化,反而变得比原来更是简单。双方都是只要谁能先杀光对方鬼兵,就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但却损耗极大,死伤也是惨重。

    酆都军竟然在一个月内,伤亡过半。而守岛的九幽军亦是如此。

    这让龚明义很是苦恼,心中烦闷。更让他气愤的是,他麾下的贯月槎,在一个月内竟然损失了几十首。

    酆都大帝只给了他一百多艘贯月槎,毕竟这种武器造价高昂,不仅金贵,而且稀少。这一下龚明义就让数十艘贯月槎相继报销,再拿不下朔月岛,那他的罪可就大了。

    更让龚明义头疼的是,朔月岛的援军已到,从东西和南面而来的援军,与朔月岛守军里应外合,打得酆都军左支右绌。

    而酆都军终于也见到了,一直没有出现的九幽国水师。

    这支水师虽然没有龚明义麾下那些巨大的宝船,主力舰都是福船而已。战舰数量,自然也是没有进攻此地的北阴水师战舰多,但九幽国军却能凭借着娴熟的空海协作,加上海中蛟龙鲛人,以及沦波舟的配合,把酆都军的北阴水师,从海上石林之外,压制到了海上石林之中,再次遭到了海底升起的,打着铁钉的粗大铁链凿船。

    龚明义曾经也组织了几次突围,却是连连失利,只能把舰队安置在海上石林之中,退而求其次,先强攻朔月岛,把小岛占据。同时等候着早已发出的求援信,送递酆都后,等来酆都发来的援军。

    郁闷得很的龚明义,把自己关在了旗舰上的指挥室中,很少再出屋门一步。整日对着那墙壁上挂着的朔月岛地图,紧盯着上面勾勒出的线条山水,两耳不闻窗外波涛声,苦思冥想着对策。

    同时他也很是纳闷;都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打的将领那都是得有天赋的,否则就是死记硬背的庸才,到了战场上可是难以应付变化多端的战局的。

    可这些天与九幽军厮杀多次后,龚明义发现九幽国的将领,无论官职大小,似乎都和萧石竹一样狡诈。

    他们指挥士兵做作不但能让士兵勇猛,还有奇招怪招层出不穷。

    龚明义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萧石竹是怎么在十多年的时间内,就培养出这么多的悍将来的?

    就在龚明义苦思冥想着这些事情时,指挥室的大门忽然被他鬼从门外猛然推开。他的副将一脸慌张的大步走了进来,还未走到龚明义面前,大声嚷嚷的话音已至:“大帅,原定昨日就该抵达的粮草和物资补给队,到今日也还没能抵达此地。再这样下去,后天我们就该断粮了。”。

    话音落地时,这个副将才三步并作两步,疾走到了龚明义身边站定。

    紧锁眉头的龚明义,眼中寒光一闪,却是双目依旧紧盯着那前身墙壁上,挂着的地图,连这副将都没有看一眼。同时不耐烦的说到:“这个时间瞑海上正值雨季,风浪大又多有暴雨,补给队晚两天抵达也属正常,你们慌什么?”。

    被他这么一说,那个副将赶忙垂首低头,不敢再多吭一声。

    “不是还有两天才断粮吗?”顿了顿声,龚明义收起了不耐烦,但却依旧紧盯着身前的地图,缓缓道:“做好你们该做的事情,有胆敢敢乱传断粮谣言者,一律按扰乱军心罪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