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30】血腥
    阁楼外疾风更劲,四周翠竹东倒西歪。天地之间,被低垂乌云带来的压抑感觉渐渐填充。

    “黄泉女王,我看没必要这么紧张。”也因此昏暗了不少的阁楼里,站在阴影中的萧石竹抽出了灭月剑,在林菀捂着肩头跪在地上时,对黄泉女王分析道:“你看看柯韵将军,和她手下的鬼兵,身上和武器上都无伤无血,说明山谷之中还没有大规模的叛乱。”。

    萧石竹把手中长剑一抖,最后一滴沾在剑身上的鲜血,一点不剩的抖落下去,灭月剑再次入鞘。

    身上脸上,尽然没有沾上丝毫的血珠。至始至终,浑身上下都是干干净净。

    “而且这个侍女,只是内应。”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林菀后,萧石竹又道:“既然是内应,帮手就不易多。否则容易暴露目标。她应该是把你的卫队,以你的名义调集到了山谷外,而她在谷内的帮手,都在这阁楼中了。至于真正的强敌,此时正在谷外候着。所以那几声金钟,不但是通报了你的死讯,让谷中鬼民们大乱,也是通报了外敌发起进攻的信号。”。

    楼外空中,密集的乌云越是浓密低沉。天地之间剩下的,只有昏暗一片。电芒在云层之中翻涌,试图努力破开那厚重的乌云,再从天而降。

    小楼之中的林菀,瞪眼之际泛起惊愕,强忍着肩头痛感,回头注视着萧石竹,欲言又止后诧愕的问到:“你怎么知道的?你见到了我们......”。

    话未说完,就赶忙住嘴;再说下去,林菀无异等于把全盘计划都告诉了萧石竹他们了。

    “哈哈,我之前还真不知道,只是基于常理的情况下,来了个随便猜猜的。”萧石竹微微扬起了嘴角,用戏谑的目光打量着着惊愕不已的林菀,更是得意洋洋,只是嘴里依旧是语气平淡的缓缓道:“不过现在我百分百的肯定了,你的外援绝对就在谷外待命了。而钟声已响,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杀进来吧。”。

    小人得志的样子,在这一刻于萧石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黄泉女王和她的手下,也被萧石竹的狡诈震惊,一时间近百道目光,交集在萧石竹的身上,惊讶之中暗藏着钦佩;而一时之间,萧石竹也是感受了一阵万众瞩目。

    “恕我直言,就如今的形势来看,女王你应该立刻加强防守,同时派出精兵去谷外,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萧石竹顿了顿声,与黄泉女王四目相对后又说到:“平叛谷内,只会分散兵力而疏于防守,让敌人钻了空子。此计的歹毒之处不在于嫁祸于我,而在于此。一旦圣地被攻破,只怕你治下的鬼民也会人心惶惶。”。

    萧石竹在阴曹地府这些年,也不只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过来的。他在血与火的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战局的分析以及战略对策的策划,远比他才到阴曹地府之初,更是炉火纯青。

    此言一出,黄泉女王思索片刻后也觉得有理。于是对柯韵更改之前命令,道:“快去加强防御,召集大军进入战备状态,死守谷中各处要隘和要道。”。

    “是。”柯韵手持令牌,拱手行了一礼后转身而去。却留下了十个贴身侍卫,跟随在黄泉女王身边,也好以防不测。顺便把林菀和林菀的手下,统统捆绑捆绑,用随身携带的铁钉相继打穿了犯人们的锁骨后,给带走了。

    原本略显拥挤的阁楼中,一下子宽敞多了。

    柯韵才走,已经双腿不再发软无力的黄泉女王,就缓步踏前一步,又直视着萧石竹问到:“神之子,我们圣地的精兵就是我的卫队。如今她们不知去向,也无法派兵出谷迎战,看来也只能防御死守了。所以还希望各位去看看我们的防线,给点建议。”。

    以她的能力和掌握的神鬼术,只要谷外不是千军万马,她都能对付;只是体虚花的药效尚未全无消退,黄泉女王虽然恢复了些力气,却依旧没法运气提力,浑身的鬼气静滞不动,一身神通也使不出来。

    如今的她也没法上战场去杀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萧石竹等几个鬼的身上。

    “这女王真现实,指点指点就算了,还要我服务倒底了?买一送一玩的真溜,以后我也得学学这厚脸皮。”萧石竹这么想着,微微一笑。同时也想到了,既然他以后还要有求于对方,不如让黄泉女王先欠他一个人情,于是点头道:“这防线问题你手下的鬼就能做得很好,但是精兵,我和我的手下来担任。我们杀出山谷去,保证把敌军搅得天翻地覆。到时候里应外合了,谷内守军的压力,自然就没这么大,你们的胜算就提升了。”。

    楼外疾风吹入楼中,呼呼声在黄泉女王耳边回荡。她愣了一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着萧石竹。眉宇之间,泛起了淡淡的狐疑。

    她不知道谷外有多少敌军鬼兵,但从林菀敢以身犯险,大白天的进行刺杀行动,并且敲响警钟通知谷外外援的情况来看,附近几处黄泉女王治下的关隘和要塞,军镇,只怕已经被酆都鬼兵们,借着谷外昏天黑地的风沙掩护,给都端了。

    那来的敌军自然不少;可萧石竹他们,连十个鬼都没有。就算萧石竹是神之子,身怀玄力,他身边的手下也是各个都有独到之处,却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万一敌军太多,他们又能如何?

    萧石竹似乎不惧,满不在乎的神色更让黄泉女王在狐疑之际,深深的怀疑萧石竹是不是突然发烧。而且还是高烧,都快把脑子给烧没了的高烧。

    这么疯狂的计划,此鬼居然还如此处之泰然,除非是疯了,要不是就是间接性的智障发作了。

    “外面风沙那么大,半丈开外就伸手不见五指,正好可以偷袭。”疾风拂面而来,萧石竹身上袖袍鼓舞,袖口一阵摇曳。用银丝在袖口绣出的火焰纹,好似活了一样,像在他双手手腕上,环了一圈银白色的火焰一样。

    自信让萧石竹他的话语铿锵有力,字字句句掷地有声:“我们几个鬼力敌血战敌军,真不现实。但是在那种气候里给敌人来个破坏,还是做得到的。”。

    黄泉女王收起了些许狐疑,思忖一番后点头道:“那我给你安排五千鬼兵;虽然不是精兵,但是也是在战场上老兵。你若是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令尊和令慈不得......”。

    她话未说完,楼外远处就响起了喊杀声,撼天动地。几乎与此同时,嘈杂嘶喊和惨叫声,也随之而来。听那声音,是在山谷两侧各地响起的。只是距离不近,声音传到了阁楼中已经不再是振聋发聩了。

    不过楼中诸鬼都是战场经验丰富之鬼,一听那嘈杂之声,就知道四周杀来的敌人不少,而且来势汹汹。

    血腥的屠杀已经开始,连盈盈都隐约能感知到山谷两次,有淡淡的血腥和血气,在有金戈铁马声的空气之中弥漫开来。

    “算了,我只能和我的兄弟姐妹们配合,对其他的鬼兵,无论是能力还是其他都不熟悉,我不好调配也不好配合。更何况偷袭要快准狠,兵力太多不适合,也容易暴露行踪。”萧石竹抬手起来,拒绝着黄泉女王的好意,斩钉截铁的道:“且听这楼外的声音,来袭的敌军确实不少,你还得要充足的兵力防守,在给我五千鬼兵,你的山谷防线不要了吗?”。

    说着此话,就迈步向前,径直的朝着阁楼外走去。他带入黄泉的几鬼也跟着转身,紧随着萧石竹毅然决然的走到了楼外,昂首挺胸着走到了乌云下,顺着来路阔步前行而去。

    黄泉女王也缓缓转身,注视着渐行渐远的萧石竹。一个恍惚之间,她好像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重叠在了萧石竹的身后,皆为人身蛇尾。

    黄泉女王在这一个恍惚间看到的这两个身影,当年也是这么的勇敢果断,又足智多谋。只是时过境迁,这些如今都已成了过往和记忆......

    阴曹地府,茫茫瞑海之上一望无际。

    一艘海鹘由北向南,破开了夜幕下海面上汹涌波涛,朝着朔月岛的方向扬帆而去。

    船上载着的,是在抱犊关足足休息了十五日的非天。还有那些负责监视着她的酆都鬼兵。

    夜幕下,明星点缀着苍穹。夏日的阴曹地府夜空中,群星变得赤红,有如火星点点飘在空中。

    这艘海鹘上的船工水手,多数都早已歇息去了。甲板到船舱之中,一片寂静。除了船板上发出的细微吱呀声响外,隐约还有声声如雷鼾声,在船舱之中回响。

    船舱深处的一间房中,门窗紧闭。非天的两个忠心侍女,小筠和小鱼,都立在门外左右,直视着身前吊灯微摇,带起了晃动阴影的长长通道。

    她们身后的屋中,已经是宽衣解带的非天把一块卷起的麻织毛巾,塞到了檀口贝齿之间,使劲咬紧。

    随之抬手抽出了鬓发上,抽出了金簪紧握在手中。

    她已经远离了酆都政权的势力范围,进入了北阴和九幽国之间的海域。再往前行一日,就能进入九幽国的北方海域。

    此时在不动手,以金簪刺心,破了那心中符篆,就再也难有机会下手了。

    非天让手下在酆都鬼兵的酒水里,下了少量的千日酒。此酒乃是古代酿酒师狄希所造,饮后能醉千日。

    少许的酒滴,也能让那些酆都鬼兵睡上数日,雷打不动。若是一杯,那些鬼兵反而能睡个三年。

    咬紧牙关的非天,秀眉紧蹙之际雪白的胸脯快速起伏,顿了顿后,手中金簪一转,把精锐的簪头对准了自己的心头。

    深呼吸的非天,缓缓闭上了澄清明亮的双眼。

    金簪猛然刺出,几滴殷红的鲜血溅在了她雪白的腮上。刺鼻的血腥之气,在她的屋中弥散开来。

    微微摇曳着的船舱之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