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24】刀斧手
    山风连啸,却吹不动陵石森林之中,千百年来都纹丝不动的陵石树木。阴月之光中,除了冰冷还透着几分凄凉。

    朱买臣身边的副将,也跟着长吁一声,在夜风中眨了眨眼,眼角也泛起了点点泪光。这个长相凶恶的鬼兵,脸上多了几分不该有的挫败神色。

    事到如今他也认为,此次连连战败不是酆都军太懦弱,而是林子外的九幽国军太强大。此地九幽军的统军将帅,是他们之前都没有遇到过的狠角色。似乎总能抓住他们的弱点,然后借此反击。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被九幽国的统帅们发挥的淋漓尽致。

    甚至还把陵石森林,这地形复杂之地,巧妙的化劣势为优势,打得朱买臣他们措手不及,连连受挫下自尊心。

    天空之中风云变化,阴月被乌云遮住了,一时间天地间昏暗了下来,陵石树木失去了之前的光泽,也沉浸在夜幕下的黑暗之中。

    如同惊弓之鸟的酆都军们,纵然如此也没敢点灯生火,生怕明火把林之外的九幽国引来,反而又有麻烦。

    他们在越来越冷的夜风之中,只得是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天空中的乌云越来越浓,清澈的苍穹早已被乌云覆盖了起来。电芒在夜风强劲起来后,乌云深处一闪而过,紧接着响起的就是滚滚闷雷声。

    空气之中,多了一丝丝的清甜和湿润。这天,只怕是又要下雨了。

    “那现在怎么办?”那副将想了想后,心中焦急忽然,胸口一阵灼热。那焦急的情绪让他随之有些烦躁,但却有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

    思前想后,那副将还是说到:“不要我们从林子的西北杀出去,去度朔山找郁垒大将军?”。

    朱买臣撇嘴冷笑,空中有冰冷的雨丝从天而降,拍打在了朱买臣的脸上:“你冲杀得出去吗?”。

    他说的没错,这陵石森林一面挨着青丘狐国的西南州郡,一面挨着靖人国西北边境。唯有西面,是不再九幽国的势力范围之内。但森林东西狭长,足有数百里,其中地形又是复杂。只怕还未冲出去,他们就已经饿死在了这陵石森林之中。

    更何况这陵石森林,本来就是用来围困朱买臣的,九幽国军能布下这环环相扣的毒计,把他围困于此,是绝不会轻易放他出去的。

    想到此,那个副将又是一声长长的哀叹,眼中忽然多了些许无奈神色,也有几分绝望。

    山穷水尽,又冷又饿的酆都军们已无计可施。只能在这越来越密集的冰冷雨丝里,茫然惆怅。

    许久之后,雨水划过脸颊的朱买臣,缓缓低头下来,环视着四周黑暗里,依稀可见的军士们,眼中茫然不知为何渐渐的褪去。

    “你们放下武器,卸了甲胄,走出森林投降去吧。”朱买臣张了张干裂发肿的双唇,欲言又止片刻后,最终还是有气无力的道:“冥界诸鬼都知,九幽军虽然骁勇善战,但不滥杀无辜。以后只要你们忠心不二的效忠九幽国,必能活命。”。

    说罢,朱买臣闭上了双眼。眼角上有清水滑落,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只知道他在闭眼之前,原本平静的双眼之中,掠过了一丝悔恨之色。

    九幽国军显然是不会让朱买臣活着的了,他死了就等于折断了酆都大帝的一条臂膀,也能乱了东瀛洲之中,北阴朝从人间召回的厉鬼鬼兵。但他手下的鬼兵,只要誓死效忠九幽国,不再与这个鬼国为敌,必然还有生路。只要朱买臣不随行,那些鬼兵就不会因为投降而被残杀。九幽国军不见朱买臣跟随,自然会善待这些酆都军的。

    悔恨方起时,朱买臣心中已打定了注意。他得留在此地等死,换回身边鬼兵的一条活路。

    “太尉大人?”那个副将猛然坐直了身躯,不可思议的目光从眼中迸射,如离弦之箭直扑朱买臣而去,嘴里惊呼道:“那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弟兄?”。

    “是我对不起他们,是北阴朝对不起他们。”依旧闭眼着的朱买臣,在风雨中缓缓摇了摇头,哀声叹息道:“北阴朝完了,纵然还有半壁江山在手,那未来阴曹地府的霸主也不再是北阴朝。用不多多久,这十洲六海,无非是姓了萧了。你们现在继续效忠北阴朝,最终是死,也是对不起保护你们而亡的弟兄们。”。

    话说到此,朱买臣脸上的悲切更盛,脑中浮现了在罗酆山上看到的,那些被投入丹炉之中的人魂。胸中一颗鬼心,已然在风雨下冰凉得透彻。

    有此用人魂子民炼丹的暴君,就算九幽国庸才遍地,那北阴朝也绝对是败局已定。当初朱买臣一直没有投胎,效忠于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只不过是想着这阴曹地府的天下既然已经如此,只要有心还有改变的余地。

    但如今惨败连连,心力憔悴的他又想起了那些被毫不犹豫,投入丹炉里的人魂,对这个北阴朝失望至极。

    思前想后,他不愿意看着自己的手下去为这么一个没有前途,即将灭亡的王朝陪葬。朱买臣能做的的,也只有劝鬼兵们都投降了。

    “九幽国兵锋正锐,仅凭我们是无力回天了。不如投降去吧,还能活下来。”诸鬼在黑暗中,朝着朱买臣围了过来,茫然间聆听着朱买臣的教诲:“切勿再为虎作伥,与北阴朝为伍,更不要再返回人间继续作恶。你们能活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夜幕下风雨更急,冰冷的雨丝不断的打在了陵石森林之中。很快,落在树上的雨滴化为了飞溅的水花,四处弹射。森林之中的泥土就布满了泥泞和浑水。

    朱买臣身边的酆都军鬼兵们,也在夜风之中开始动摇。又累又饿,还连连吃了亏,他们也对林外按兵不动的九幽军心生忌惮。忌惮之下,对北阴朝的忠诚早已不复存在,随着夜幕中的风雨飘散,转眼就无影无踪。

    风啸如虎,电闪晃眼,瞬间那林子里宛如白昼。很快,黑暗又如潮水一般涌来,淹没了林立在山中的陵石树木。

    解开铠甲的声音,在风雨中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兵器落地的咣当声响,也在夜雨之中回响在陵石森林之中。

    黑暗里,依旧闭目不睁的朱买臣脸上神色,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在一道耀眼的雷电划破黑暗,照亮林间一切。朱买臣也抬手摆了摆,示意鬼兵们快去投降吧。

    那些鬼兵谁不是厉鬼?纵然过去是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却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此刻确实眼眶发红,依依不舍神色徘徊在双目眼眶之中,久久不散。

    细雨成了骤雨,微风化为劲风。又有一道耀眼的雷电,在闷雷声落地之后再次划破夜空中的黑暗,照亮了天地之间。

    朱买臣身边的那些鬼兵对朱买臣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后,踩着满地凌乱的兵器和甲胄,朝着林之外摸黑而去。

    这附近一带的地形,他们已经了然于心。林子里的地形再如何复杂,他们都不会再被困在其中。

    待到鬼兵们都远去时,朱买臣在黑暗中转头,注视着只能看到个依稀轮廓身边副将,淡淡道:“你也走吧。”。

    “太尉,不是末将不愿意遵从将令,只是末将知道,太尉已经无心苟活。”黑暗之中,那副将红着双眼哽咽道:“太尉视我等为兄弟,末将自然亦是如此看待太尉的。你有心一死,末将也有心陪着,请太尉准许末将陪着你一起上路。”。

    朱买臣闻言有些欣慰,想要再劝几句,但听得副将语气坚定,最终还是没有多说,只是扬起嘴角,露出一抹带着无惧的浅笑......

    黄泉之中,黄泉女王居住的圣地里。

    注视着萧石竹他们的小船,冲入了湖上徘徊着的迷雾里后,柯韵带着手下们驭兽转身,朝着来路而去。

    她是镇守边境的大将,若不是要护送萧石竹来此,不接到召见是不可轻易来此圣地的。

    如今贵客已经送到,她也不能有所停留,只得驭兽转身离去,回到她镇守的漫天黄沙的边境去。

    柯韵倒是也没有什么怨言,驭兽离开时没有丝毫的留念。只是走了片刻,她忽然有些内急,于是赶忙停下脚步,翻身下了当康,朝着路边不远处的茅厕疾奔而去。

    尾随着她的卫兵也纷纷停下,安安静静的侯在了路边。环视着四周圣地青山绿水的美景,来打法和消磨时间。

    冲入简易茅厕的柯韵,脱了兽皮裙蹲下后,脸上顿显惬意。

    正在柯韵舒爽之时,就听到有脚步声迈入了一墙之隔的隔壁,不一会后传来了哗啦水声。

    此地的茅厕虽然简易,但却也是男女有别。那对面就是男厕,有鬼进出也没什么奇怪的。柯韵脸上微微一红,尽量控制住呼吸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正在此时,哗啦水声之中,想起了一个粗犷的男鬼声音:“刀斧手都安排好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从话音和流水声来听,对面还不止一个鬼。

    紧接着,恶臭的茅厕对面又传来一声轻声哀叹。紧接着在叹息声落地,流水声戛然而止时,柯韵听到一个年轻的男鬼声音,缓缓说到:“老东西能活了这么多年,肯定有些本事。安排的刀斧手虽然身经百战,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我总觉得这个计划总有漏洞,而且准备过于的仓促。整个计划从知道神之子要来之时开始谋划,至今不过两日。林菀大人是否是着急了些?”。

    听到此的柯韵,心头不由得咯噔一跳。在双眼圆睁得眼角都要裂开时,抬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面男鬼们议论中的两人,她都认识。神之子萧石竹就是她护送来的,至于林菀,她更是熟识。

    那便是黄泉女王身边的高阶侍女,想必也是此时此刻在湖中岛上,恭候萧石竹他们一行鬼的为首女卑。

    那么他们嘴里说到的老东西,也就是黄泉女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