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19】三路并进
    飞鸟啁啾,薄雾环山;晨雾随着阴日的升起变得稀薄。巍峨青山上飘飞着聚散离合的乳白烟雾,使得山脉在雾霭里,成了勾勒的轻描细线。

    朦胧的远山,更是在飘渺的薄雾的笼罩下影影绰绰,忽远忽近间若即若离。就好似一幅优美的山水画,抹在了蓝天白云之下。

    非天继续注视着南方,天地间的山水映入她那目光再次变得深邃起来的眼中。头上的金簪在树枝间,透下来的点点晨光之中闪闪发光。

    金簪刺心,想想这四个字就不由得会心头一颤,隐隐作痛之感油然而生。

    续魂符就是这样,一旦植入就得冒险以金簪刺入心中,皮破血出簪头戳破符篆,再一搅动才能破解。而续魂符又只能植入心中,想要破解,就必然就会伴随着生命危险。

    稍有不慎,便会符破人亡。

    非天自然是深知凶险,却依旧是面色神情镇定,似乎根本不惧此事。而双目深处暗藏着的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坚定,显然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誓死要破了这续魂符。

    她现在的处境微妙,也只有这条路,才能破了酆都大帝的计划。同时才能让自己从一颗弃子的命运之中,摆脱而出。

    伴着清爽的晨风,非天身上红裙裙摆和袖口在风中摇曳,耳边秀发也在飞扬。主意已定的他,心中也是渐渐泛起澎湃,这个决定让她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和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成就感。

    “原来反抗命运,是这么一种感觉。”非天心中暗自想着,忽地对萧石竹有了一丝丝的钦佩。

    这个九幽王一直所做之事,正是在反抗本该注定的命运。如果正如流传所说,萧石竹就是神之子,那么他本该有的命运是在进入冥界,亮明身份之后就被处死,被追杀。或是隐藏了身份流亡阴曹地府一生,待到东窗事发无处可逃时,再次落得个被处死的悲惨结局。

    可萧石竹不但亮明了身份,而且还步步经营,至今已能和酆都大帝以及北阴朝分庭抗礼。甚至让九幽国,隐约有了取代北阴朝,成为冥界主宰之势。

    萧石竹不辞辛劳的做这么多,无非就是反抗自己原本应当是被杀的命运。顺便也把治下百姓鬼命们,被酆都北阴朝奴役的命运,也给改变了。

    此时此刻,一言不发的非天不但对萧石竹很是钦佩,也对他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更加重了非天要破了续魂符坏了酆都大帝计划的决心。

    她再次回头,默不作声的一看一样身后不远处,那些还在休息的酆都军鬼兵,在树影中把双眉敛了敛,又暗忖了起来。

    非天要破那续魂符,不仅仅要金簪刺心,还得摆脱这些酆都军鬼兵的监视。那几个扮作酆都军,寸步不离的杀手死士虽然身经百战,但也绝不是非天的对手;更何况非天身边还带着两个忠心耿耿的侍女。此地又是荒无人烟,就算是非天杀了他们也没其他鬼会发现。

    但是她尚且未过抱犊关,一旦动手,酆都大帝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那么她的计划虽然可以如愿以偿,但酆都大帝不会被蒙在鼓里太久。

    自然也能及时调整原计划,一定是不会因此而吃亏的。

    思索片刻后,非天忽然就想要让酆都大帝吃点亏。

    那么她屠杀随行的酆都军,然后金簪刺心的举动,就必须过了抱犊关,在广袤的瞑海上执行。而且得等快到朔月岛,离开了酆都北阴朝的领地海域之后,再进行才行。

    非天再次看向了南方,打定了注意,要在海上动手。

    她双眼之中恢复了平静......

    青龙海以东,东瀛洲中。

    天亮之前,风雨便停。而九幽国大军已越过了江水态势瞬息万变,激流奔涌雪浪纷飞的流沙河。

    与三桑山对立的南岸上,那些建在怪石镲峨间,古藤盘结的壁立山脚下的酆都军防御工事,也被他们拆了个七零八落。

    至于守在滩头的酆都军,不是在昨晚那个风雨飘摇的黑夜中就已战死,就是已仓皇而逃。

    夺下了滩头,占领了酆都军再次建造下的关隘和防御工事,那么靖人国的北境大门就已是门户大开。

    接下来,九幽国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靖人国。

    飞雷车和空骑兵在两岸空中盘旋,九幽国步兵已经在打扫战场,工兵忙着修缮防御工事,要让这里的关隘更是坚固,能挡住靖人国中酆都军的反扑。

    开战时两岸热闹,如今战斗结束,这大江两岸也不得安宁。

    乘着战船渡过流沙河的阎罗王,在滩头上临江而立。怒啸江风刮得脸颊升腾,阎罗王还是迎风注视着礁石林立的满江激流,不由得感叹道:“这满江的险滩和狂驰怒号的石乱水激,天险最终还是挡不住我国的火炮。主公一直以来大力发展火器和武器,真是眼光深远。”。

    说完此话,他回头一看身后,多有成了破砖烂瓦,残垣断壁的酆都军防御工事,对身边站着的春寒和树燕二将又道:“就此来看,主公眼光,在偌大的冥界之中已无鬼能比了。”。

    “是。”树燕和春寒应声附和着。

    就萧石竹的眼光,实在没什么好反驳的。这个人魂确实要比他们看到远,也想得远。

    应声落地时,他们就都看到流沙河北岸,一条黑龙从三桑山山顶冲了出来。玄色的龙鳞,在阴日之光下闪闪发光。脖颈上长毛,也在空中随风飞扬。

    定睛细看,只见得在黑龙上骑着的,正是姑射神女。

    跟在她身后的,是成百上千的飞雷车。有原来两轮的飞雷车,也有新发明的四轮和六轮的大飞雷车。

    其中,还有大量的飞天军和空骑兵随行护卫。

    浩浩荡荡,气势磅礴。朝着地上投下了大片阴影,将阴冷也映在了黄沙河南北两岸。

    姑射神女一马当先,率先飞过了宽广的河面,驭龙落在了阎罗王身前,带起一阵强劲有力的狂风,在那河滩之上吹得附近不少小石子,都齐齐滚动了起来。

    黑龙身躯盘起,在河滩上卷成了一圈,巨大的龙头低垂下去,枕着光秃秃的河石之际,鼻孔中忽地喷吐出一股热气,又吹得前方的阎罗王、树燕和春寒身上衣袍鼓动了起来。

    骑在龙身上的姑射神女翻身跃下,一个箭步冲到了阎罗王身前站定,连忙拱手行了一礼,道:“阎罗王,末将奉胡回大人和主公之令,率领五万援军和十万石粮草到此支援大帅。往后末将就在大帅帐下听用,全凭大帅调遣。”。

    “姑射将军不必多礼,本帅已经接到了胡回大人的传信,得知你要到来。”阎罗王拖住了姑射神女的双臂,将她扶住。

    而姑射神女似乎觉得这样男女授受不亲,赶忙就是缩手回去,随之才应了一声。

    好在阎罗王是个性情大大咧咧的人魂,根本没有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反而爽朗的朗声大笑几声后,摆手叫好,道:“将军来的正是时候,我军正在缺兵少粮。你及时赶到正好解了本帅心头忧虑。”。

    姑射神女没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既然援兵和物资已到,那我们就要取消休整了。”阎罗王转身过去,对树燕和春寒说到:“趁着我军兵峰正锐,也好趁机乘胜追击,南下横扫敌军,开辟一番东瀛洲中的基地。”。

    阎罗王说着此话时,空中那些运粮的飞雷车,已经接二连三的落在了四周的河滩之上。

    岸上的九幽国鬼兵,也就更忙了。他们中的部分鬼兵急忙赶了过来,开始卸载物资和粮草。

    而阎罗王却自然也不去管这些小事,只是顿了顿声,就对树燕说到:“取地图来。”。

    那树燕二话不说,就从自己腰后取下一个画筒,打开了盖子后从中取出一卷东瀛洲的羊皮地图,递给了阎罗王。

    嘈杂声声,波涛阵阵。江风再次变得急而有力。

    纵然今日是青天白日,艳阳高照,这流沙河两岸也是凉意纵横,淡淡阴寒四溢弥散开来。

    阎罗王展开地图,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地图上的笔笔线条,勾勒出的山水城池。

    阎罗王细看半晌后,招了招手,待到树燕春寒还有姑射神女都围到了他身边后,他把地图先交予了树燕和春寒,让她们一人拉着地图的一头,把地图在他和姑射神女中间展开后,阎罗王抬手一指一点地图上,三桑山南面,若有所思的缓缓道:“我要把主力大军一分为三,由你们三鬼各帅一军。从此地正南,东南和西南三个方向,共同进攻靖人国的各地地方。”。

    说着此话,他的手指在地图上三个点上接连点过。

    所指之处,都是靖人国之中驻军和屯兵的重镇和关隘地区。

    春寒和树燕,在他说完之后把头一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唯有那姑射神女听闻之后,确实默然不语,只是依旧紧盯着地图上的山水,蹙眉沉思了起来。

    阎罗王见她不言不语,便抬头看着她问到:“将军是对本帅的计划,有什么异议吗?”。

    姑射神女收起了思绪,也抬眼看向了阎罗王,在四目相对之时,方才开口缓缓道:“末将觉得稍有不妥。”。

    不等树燕和春寒惊讶狐疑,顿了顿声的姑射神女又道:“大帅莫怪,末将直言,这三路并进虽然看似可以快速推进,更快的开疆拓土,但一个拳头,就被分散成了三根手指。力量不能完全凝聚,从而分散,部队的战斗力也会因此受到折损。而我们要进攻的,又是兵屯重镇,只怕是反而成了欲速则不达。”。

    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间,就展现出了比春寒和树燕她们,更为丰富的战场经验来。

    而阎罗王也并不在意她提出的异议,只是把头一点,同意了她的提议之后,才对姑射神女解释道:“将军所言不无道理,但我军的进攻确实可以三路并进,并不会出现将军担心之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