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09】真实的计划
    兽魂粗喘的呼噜呼噜声,在天阳宫门口回荡。

    萧茯苓都进去片刻了,范锦鸿他们才紧赶慢赶的追了上来。停在了天阳宫门口,并未翻身从兽魂上下来。

    “范将军,你说翁主这着急忙慌的跑回来干嘛?”范锦鸿身边一个魁梧结实的卫士,驭兽与他比肩而立后,抬手搭在额上,往天阳宫华丽的宫门后一看后,问到:“这也没到饭点啊?翁主不是饿了吧?”。

    单手持缰绳的范锦鸿斜了一眼那个魁梧结实的卫士,沉声道:“翁主办什么事,你还要过问?要不一会她出来,让她给你请示请示?”。

    “可不敢。”那魁梧结实的卫士一个哆嗦,驭兽退后两步,不再多言。

    只是趁着范锦鸿和其他卫士,都不注意的时候,给不远处的一个鬼吏,悄悄打了个眼色。

    那鬼吏会意,若无其事的绕开了天阳宫附近后,缓缓出宫而去。

    范锦鸿再那个鬼吏才离开后,就对身后招了招手,另一个身材高瘦的卫士又上前来,范锦鸿赶忙在他耳边,用只有高瘦卫士才听得到的声音,在对方耳畔悄声道:“不动声色的跟上那个鬼吏,一定要悄悄的。”。

    高瘦卫士微微颌首,在范锦鸿紧接着高喊了一句:“散了些人吧,都围在这儿跟逼宫一样。”后,与其他大多数卫士驭兽离开了天阳宫。之前问话的那个魁梧结实的卫士,却也没有多想什么,依旧是呆立在范锦鸿身边,注视着宫门里的景色。

    范锦鸿也没多问,就这样静静的等候在宫门外。

    天阳宫那玉砖玉柱无不是光色精奇的主殿里,鬼母说完了话后,那萧茯苓微微一愣,瞪大了眼看着若无其事,镇定自若的批阅奏本的鬼母,问到:“真的?”。

    “你这孩子,这还能有假啊?”鬼母可不会对女儿说谎,一时间被问的有点心虚,说话间差点颤声起来。

    鬼母把手中的朱笔,往笔架一搭,抬头起来,与女儿四目相对后又道:“难道你父王还会戏耍你个小鬼玩啊?”。

    “娘,我不是哪个意思。”见鬼母脸上不悦一闪而逝,萧茯苓就见风使舵的卖乖,蹦蹦跳跳到了鬼母身边,挽住了鬼母的臂弯,撒娇道:“我可是问娘,我爹正是去巡查防务和军务了吗?”。

    说话间,滴溜一转的眼珠子里透着一股机灵。

    萧茯苓无非是怀疑,北方是否是要打战了?还想不到是黄泉那边去,也不知道有黄泉一事。但鬼母也深知,黄泉一事绝不能让女儿知道,并且连萧石竹要进入黄泉一事也要保密,否则的话,这萧茯苓非得吵着要跟去不可?

    “可不是去视察防务和军务吗?不然还能去朔月岛做什么?”方才还心虚的鬼母,一下子又就是镇定自若起来,反问女儿一句的同时,暗中快速一番思忖后,又对萧茯苓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道:“还不是为了让你能在百官中立威,有个机会好好施展一下你的本事。从现在开始,你就收收心好好监国。监好了国,也好让你父王回来高兴高兴。”。

    “明天开始,你与娘一起上朝吧。”说罢,鬼母顺手抬起了盛满切开的黄瓤赤籽瓜片的高足盘:“来,南蛮各郡才进贡来的李树瓜(李子树上生的瓜,冥界的东西都很反常),还不错的。”。

    殿外风声飕飕,旋绕不散,青烟徐徐升腾。天地之间的阴气忽然浓郁了起来,空中的蓝天白云,也变得乌云渐聚。

    看着样子,只怕是又要下雨了。

    萧茯苓当即拿起一块瓜片,点点头后吃了起来。

    “嗯,我肯定不会辜负父王的期望的。”咽下了嚼烂了的瓜瓤,伸手向另一个高足盘抓去。抓起了盘中几粒状如黄豆,却呈现出老少男女容颜不一,皆为愁惨面色,而颔下有朱痕如血的人面豆。

    萧茯苓把那人面豆,一粒一粒的送到自己嘴里。

    “既然你来了,就还有个事情给你说。”放下了高足盘的鬼母,对萧茯苓招招手。待到女儿俯身下来,在她耳畔说到:“你的身边有个卫士,是北边来的,我派人已经盯了他好久了。你父王说了此鬼只盯着,不动。你可别冒冒失失的,打草惊蛇了。”。

    女儿萧茯苓自从入了学宫学习后,不但长了个头,还越读书越是精明了。鬼母也怕她从身边的鬼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来。这只是看出来有端倪倒是不怕,怕的是这萧茯苓还是年轻,沉不住气。一下子就把那个鬼,给拿下治罪了。

    那就要坏了萧石竹的大事了。

    果不其然,萧茯苓一听,现实愣在了原地,都忘了往嘴里再送手中的人面豆,去咀嚼。

    瞪大着双眼,用涌动着惊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母妃,把双眉向上微微一挑。紧接着,呆愣被盛怒怒气取而代之。

    北阴朝胆子真大,居然把人都安排到她萧茯苓身边来了,让萧茯苓历时就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父王萧石竹不怕那鸟朝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萧茯苓,就更不怵那北阴朝了。

    见她瞬间呆愣不见,惊怒顿起时已然紧攥双拳,眼疾手快的鬼母,一把扼住了女儿的手腕,缓缓把头左右一摇,然后微微一笑。

    萧茯苓见状,消怒些许后冷静了些。

    她冷静之后稍加细想,就知道父母为何不动这个内鬼了;想通了这一层,萧茯苓也不是不怒了,只是和母亲四目相对下,会心一笑......

    朔月岛,小虞山城。

    英招家已经搬离了之前萧石竹名下的酒吧,住到了一处在半山腰上,依山而建的宅子里。

    这处宅子三院暗道相通,四周寨墙高耸,对内相互通联,对外严于防患,整个建筑设计奇妙又工艺精湛,布局合理且浑然一体。不打仗时可以住人,一旦打战起来,又可以成为一座坚实的堡垒。

    萧石竹在朔月岛上视察的几日,多数时间都住在英招家里。

    今晚,是他在朔月岛的最后一晚。黎明之前,萧石竹就要率领众鬼进入黄泉。

    英招也知道此事,早早的办完了公务后就赶回家来,陪萧石竹一起用膳饮酒。也算是,给萧石竹饯行了。

    只是也未曾请他鬼和朔月岛鬼官。除了英招和影儿,就只有萧石竹带来的护卫和鬼官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石竹让英招屏退左右。陪坐之鬼,纷纷起身告辞后退下。大堂上,瞬间只剩下了萧石竹和英招,还有国师盈盈。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的大堂上,萧石竹暗中运起玄力,把体内的酒气一点点逼出了体内。

    而英招和盈盈,亦是运起了鬼气,驱散着体内酒气和醉意。转眼之间,三鬼就已头脑清醒。

    “英招,我要给你交个底。”萧石竹看了一眼大堂外,对英招招了招手。

    那大堂外已是阴日东落,天际边是由白变红,赤红遍布,如烈焰在空中蔓延遍布。天地间只剩下了一片红彤彤的鲜艳赤色。

    连云朵也不再洁白,变得火红一片。

    大堂上,英招赶忙起身,坐到了萧石竹身边。

    天色越来越暗,在萧石竹身边左右,两盏通身呈蓝釉色,造型优美,釉色纯正又胎质精细的蓝釉灯上,镶嵌在顶端的两颗拳头大小的蜈蚣珠,渐渐的亮了起来。

    蜈蚣珠光芒闪烁,才昏暗一时的大堂上,再次变得明亮。

    “英招,给你交个底。”四下虽无他鬼,但在英招坐了过来后,萧石竹还是小声说道:“一旦我进入了黄泉之中,北阴朝必然发兵来攻打朔月岛,你可守得住?”。

    问完此话,萧石竹抬起了金杯,把杯中梨子所酿的梨酒,昂头一饮而尽。

    英招还以为他这么神秘,是要说什么大事。一听只是这么一个小事,顿时拍着胸脯乐道:“我还以为大哥要说什么呢?不就是个北阴朝吗?十年前,我们九幽国是打不过他的。现如今,这么可能守不住呢?”。

    “更何况朔月岛易守难攻,我国的火器又是先进,兵强马壮的,这岛绝对守得住。”英招又拍着胸脯说完此话后,爽朗的哈哈大笑几声。

    笑声回荡中,屋外天色已黯淡。几只螟蛉从屋外草丛中飞起,围着大门左右挂在门头上的白纸灯笼,上下翻飞。

    “可如果是数百万大军,就战船就有十几万艘呢?”见他胸有成竹,萧石竹又饶有兴致的问到:“还有数十万海骑兵,和百万空骑兵以及数万贯月槎随行呢?”。

    此言一出,英招笑不起来了。

    脸上的笑容,也随之僵住了。

    萧石竹说的这也太吓人了;这么多的兵力出动,已经是北阴朝总兵力的三成了。那北阴朝幅员辽阔的国土,都不用守了吗?

    更何况这么多兵马齐发,得多少钱财粮饷啊?英招惊愕之际,不敢想象。

    “我已经得到了密报,这些兵马都在抱犊关结集,进攻的就是朔月岛。”萧石竹见英招他惊得一怔一怔,反而乐了起来:“给你交个底,我的真实计划就是要进入黄泉,也把北阴朝的大军引来。让北阴朝也破破财,让北阴朝因此一蹶不振。”。

    “可这也太多了啊。”萧石竹话才说完,英招就急声嚷嚷了起来:“大哥,你不是不知道兄弟我手下,可调兵马不过数十万。而战船和沦波舟,也不过一万有余。这点兵力悬殊,是不是太大了点?”。

    “所以准你暂时统帅朔月,黑龙和三星岛三岛兵马水师战船,就是要你把这北阴朝大军,来个重创。”萧石竹笑了起来,脸上和扬起的嘴角上,泛起了诡黠:“这才是我真是的计划;我知道入黄泉一事,必然不可能瞒住,索性把情报弄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些,让北阴朝大军动起来。也好打他个元气大伤,多年也难以恢复。”。

    “太守大人不必担心。”喝了口茶润润喉的国师盈盈,接过话来对还略有担心的英招,娓娓说道:“太守占尽天时地利,北阴朝大军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