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705】登岛
    大堂外,山风习习,在明媚的阴日之光下带起了凉意,在山中一卷而过。大堂门前竖起的九幽国军旗,在风中招展。带起的猎猎作响声,不断的飘到堂上。

    春寒还是太年轻,终归是沉不住气的。一听说青丘狐国把两郡土地,连带着郡中鬼民一起拱手送给了九幽国,而九幽国要因此付出更多的支出,春云这一下子就急了。

    这一心焦,她才擦干净的额上再次渗出了一层细密的热汗。

    而阎罗王却是淡定得很,在他看来这两郡的百姓似乎根本饿不死,于是轻描淡写的给春寒来了一句:“没事,以战养战呗。”。

    春寒听得有些迷茫。她的母亲春云,毕竟是九幽国中掌管军政与军赋的司马,对行军打仗等等事情,春寒从小就受到言传身教。不光是排兵布阵,还有成本问题她心里都有一笔细账。春寒深知这九幽国每次征战,出征的士兵都有额外的军饷,萧石竹给其取了个好听又有点好笑的名字,叫战争奖金;都是按月发饷。

    如今九幽国的东征再次继续,这么一些大军奔赴东瀛洲,每年就要消耗国库数百万的冥银。

    这还是没算兵马粮草,飞雷车的燃料,以及炮弹子铳的消耗,和运输物资的钱财。要是把这些都算上,一年九幽国就得在东瀛洲消耗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冥银。

    再加上战争就要有死伤,死伤就要有抚恤金的赔偿开销。按九幽国的军阶,就算战死的是最普通的士兵,那么这些按上中下分为三等士和兵的战死抚恤金,最低的也是一百两冥银。

    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可不是锡纸啊。

    这么一算,九幽国虽然在其他地方没有战争了,但光是在东瀛洲中的战争,就要消耗大量的物资和钱财。

    如今青丘狐王那老狐狸,一听说阎罗王要这地煞七十二峰之地,索性又把两郡土地和鬼民让给了九幽国。无形中,九幽国的负担就更重。

    又是正值春耕夏种时节,还不到收获时,郡中的存粮肯定在青丘狐王答应之前,都拉走了。鬼民们张嘴等着吃饭,不可能不给粮食饿死他们,这下九幽国算是吃了个哑巴亏。可把春寒给急的额上热汗,涔涔而下。

    “春寒,你是在国都的学宫读过书的吧?”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阎罗王觉得这个后辈还有几分可爱,于是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后,缓缓问到。

    只是他的脸天生狰狞,在怎么笑也只会哭还难看。

    春寒是习惯了他的尊容,当下也没有畏惧,只是觉得阎罗王这句话问到牛头不对马嘴的,但却还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主公给你们上过课,那给你们讲过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芑秆一石,当吾二十石吗?(以上为孙子兵法)”那阎罗王继而饶有兴致的问到。

    春寒闻言,稍稍回想了一番,立马就想起来当初在学宫时,萧石竹还真给他们见过此事。又缓缓点头间,春寒回想起来,当初萧石竹还特意给他们解释了,刚才阎罗王说的那句话。告诉他们这些学生,以后若是要外出征战,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对待敌人,就把自己当成“土匪”和“山大王”。

    但和真的土匪山大王又有所不同,这是不抢百姓的土匪和山大王。只是要军士们想方设法的,从敌军手上打劫吃的喝的。

    春寒至今对此记忆犹新,还记得当时萧石竹做了一个很生动形象的比喻。他说:“想方设法让你们的敌人,成为你们的运输大队长。把吃的喝的用的,都送到你眼前来,然后再霸道的抢过来。这样敌人吃什么香的喝什么辣的,你们也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而且抢了敌人的粮食,就能饿死敌人,抢了敌人的棉衣,就能冷死敌人,还能省下不少钱来。”。

    这话听着是好像在教唆他人犯罪,但摆在了生死攸关的战场上,这就是在救命。

    春寒想起了这些,顿时就恍然大悟。

    阴日之光透入大堂之中,一束束有如金箭的阴月之光洒在大堂上,本还有些昏暗的大堂上明亮了起来。空气中上下飘飞的尘埃,在阴日之光下清晰了起来。

    阎罗王见她双目一亮,脸上的焦急神色也褪去了后,捋须站起身来,大步走到了挂着地图的架子前,打眼一扫地图上连接着的点和线,横亘的山水和散落的城镇,对身后的春寒招了招手。

    春寒大步走到他身边,阎罗王抬手起来,指了指地图上,紧挨着青丘狐王给的南方两郡的靖人国,对春寒道:“我们的首要目标有的是钱是粮。且国中玄教教徒传来密信,靖人国位高权重和大富大贵的人家,都在忙着抢钱抢粮,据说有的人家光是堆满了粮食的粮仓,就有十几座;有着成堆的鬼米还有冥银。用一国的钱粮,养活两郡百姓绰绰有余。”。

    阎罗王说的这些,都是他刚才在春云进来之前,从菌人送来的情报上看来的。

    “而且他们国中内乱已经开始,国内衙门和朝廷形同虚设。”顿了顿声的阎罗王,又对春寒缓缓说到:“此时攻打这个鬼国,时机正好。不但可以以战养战,还能趁乱进攻,减少伤亡。”。

    正说得有些兴起时,就见到一个菌人从大堂外疾步飞奔入内。

    那菌人冲到了阎罗王身边,二话不说就踮足跃起,瞬间离地六七尺,稳稳的落在了阎罗王的肩头。

    菌人正要在阎罗王耳边,悄声低语时,阎罗王就率先开口,朗声道:“这里也没有外人,有什么事情直说。”。

    “是。”那菌人应声着,把嘴从阎罗王的耳边移开后,看了看一旁的春寒,道:“靖人国中的玄教教徒送来密报,说北阴朝的十万酆都军开始进入靖人国。似乎是准备打着拨乱反正,趁机接管这个鬼国。”。

    阎罗王和春寒一听此话,都齐齐皱了皱眉。

    本已经不再心焦的春寒,再次有焦虑在微微其负责的胸中,缓缓升起。而阎罗王却是随即就舒展开了眉头,哈哈大笑一声。

    那爽朗的笑声,在大堂上绕梁回荡着。阎罗王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地图,目光再次落在了地图上的靖人国中,悠悠道:“酆都军来了,我们更多的物资和粮草也就来了。”......

    朔月岛上,和煦的阴日之光,普照在岛上的每一处地方。海风在阴日之光中,卷席着海里的咸味,冲上了岛屿。

    南面,福枫港中海浪徘徊来回,不断冲刷着岸上的洁白细沙。停靠在海港中的九幽国战船上,几只红羽海鸥围着耸立的桅杆一阵盘旋后,落在了桅杆上,静静的立在杆头左瞧右看。

    好似对四周的一切,都很是好奇一样。

    英招带着几队随行的卫士,还有岛上一些鬼官鬼将们,来到了海港中。顶着头顶的阴日之光,面朝海面而立。

    诸鬼看向前方海中的眼里,都泛起了期待的神色。

    他们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而英招更是个急性子,还没有安安静静的站立多会,就在诸鬼身前的沙滩上,来回踏蹄踱步起来。

    那洁白轻柔的细沙上,留下了不少凌乱的马蹄印。

    海风吹乱了英招脖颈上的鬃毛,而他的脸上焦虑越来越是清晰可见。时间在他眼中,变得缓慢起来。

    “将军,你看。”就在英招踱步越来越快,心中最后一点等待的耐心,都快要消磨殆尽时,他身后的一个鬼官,忽然抬头一指南方海域上空。

    英招停下了踱步,抬眼向着对方手指之处看去。只见得白云之下,三辆飞雷车浮现在蔚蓝空中。

    车上风火轮急转,辐条晃动出道道模糊的残影。急转的风火轮上热风突生,点点火花在车轮上时而迸溅。

    这三辆乘着海风的飞雷车,排成三角队形,正朝着朔月岛上,英招他们所在之地而来。

    海港上等候许久的鬼兵立马上前几步,站到了与英招能比肩而立的地方。手中紧握着的旗杆竖起,奋力摇动了起来。

    旗杆顶上挂着的玄色旗帜,在空中随着鬼兵的摇曳,划出了道道黑色的残影。飞雷车在他们摇旗时,继续疾飞向前,朝着这边而来。

    转眼过后,那三辆飞雷车就来到了英招他们头顶上空。一个盘旋后,带着劲风落在了英招他们身前。

    三辆飞雷车停在了沙滩后,车门大开。萧石竹笑呵呵的从中走下,紧随其后的是国师盈盈,钦原和泰逢,还有石决明和女魃。以及四个玄教教徒和四个素天居弟子。

    九幽国的飞雷车能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日行千里。三五日光景,萧石竹等诸鬼就从石竹城中,漂洋过海来到了朔月岛上。

    速度快不说,且飞的平稳,长途跋涉,萧石竹他们也没什么疲惫。

    “主公。”英招激动之下,眼泛热泪,大步向前,朝着萧石竹迎了上去。

    “英招啊,可想死你了。”萧石竹展开双臂,也迎了上去。给了英招一个熊抱后,重重的一拍他的后背,问候道:“家里鬼还好吧,我那小侄女英翎月呢?怎么没带她一起来啊?”。

    “都好都好,倒是大哥你怎么多了几分沧桑?”英招说着放开了萧石竹,把对方一阵上下打量。

    一年多没见,萧石竹的脸上,确实多了几分沧桑和粗糙,没有过去那么细腻红润了,却也平添了几分坚毅。且鬓角已生出几丝白发,看着模样,是没少操心啊。

    “我现在操心的事情多了去了。”见英招总看着自己的鬓角,萧石竹笑笑后,不以为意的道:“有几丝白发横生,那也实属正常。”。

    海风正劲,吹得萧石竹身上玄袍袖口连连舞动,下摆也跟着飞扬起来。

    英招激动不减,抬手拭去眼中快要涌出的泪水,然后转头对身后的鬼官道:“快让菌人传信回玉阙城,告知国母主公已经平安登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