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82】攻占
    阴日之光徐徐照射下,六天神鬼宫中的殿堂楼阁,都散发出了耀眼的金光,*肃穆全无森然之感。直到阴气随着日照蒸发,从那满山松柏簌簌浅唱的主峰四周,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徐徐升起。

    阴气在山中松柏翠竹和嶙峋怪石间,渐渐的凝聚成鬼雾。青绿一片的鬼雾飘散山头只后,在山顶之上弥散开来。在雄伟的殿堂和精致的楼阁间,宛如薄纱一般,缓缓慢慢的铺开。

    豢养在宫中的兽魂欢快了起来,纷纷置身于鬼雾之中,不停的吸食着那青绿的雾气,惬意在它们的脸上渐渐的浮现了出来。

    宫中阴木鬼花,也在阴气浓郁的鬼雾之中舒展开了花瓣和绿叶,在阴日之光和鬼雾下变得娇艳欲滴,更是郁郁葱葱。

    一缕鬼雾飘入了北阴中天殿上,环绕站在畏惧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转轮王身边。随着酆都大帝那一拳落地,他赶忙叩头应了一声,退出了这满是压抑的大殿,按酆都大帝的吩咐去办事去了。

    起身时带起的劲风,把身边环绕着的鬼雾吹得千变万化,随之飘散到四面八方。

    而那满是压抑的大殿上,酆都大帝落地的拳头下裂纹毕现,在坚硬如铁的金砖上快速蔓延,有如一张巨大的蛛网,瞬间遍布整个大殿地上。

    酆都大帝脸上的怒色不减反增,杀气在他身边回转不停。待到那轮转王退出去后,他才起身,朝着屏风后大步疾行而去。

    打开了藏在屏风后的暗格,暗道浮现于酆都大帝那满是愤怒的眼前,他头也不回的迈步走入其中,顺着暗道往罗酆山的山腹之中而去。

    走了许久之后,酆都大帝来到了暗道的尽头,那藏在山腹之中的地下藏书之地,古神们曾经藏书的琅嬛洞府之中。

    杀气满溢的酆都大帝,才步入重兵把守的洞府之中,向前疾行几步后就是踮足一跃,脚下阴风顿起,托举着他飘然向前,直朝着洞府正中处的那座高台而去。

    所过之处,种在洞府中的奇花异草,无不是出现枯萎之象,纷纷蔫了,垂头低首不再娇艳。

    转眼之间,酆都大帝已然闪现到了高台之上。

    灯火点点照亮的高台上,有点点萤火在翩翩飞舞,正中处展开的泛黄竹简上,那个天地间第一个书中鬼,依旧盘膝而坐在展开的竹简正中处,那些一笔一画都苍劲有力鬼族文字上。

    这个书中鬼照旧是那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早已不再年轻的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已很深,一头苍白如雪的长发下,除了虚弱和无力再无其他。

    当酆都大帝踏上高台,站到了这个书中鬼的身前时,这个老鬼缓缓睁开了他闭着的双眼,深陷的眼眶之中,双目布满了浑浊。

    似乎是苍老得连睁开双眼,也是一种费力的事。

    那老鬼还没来得及开口,酆都大帝就抢先一步,怒声道:“萧石竹终于还是动手了,偷走了我们现有的科技。”。

    虽说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酆都大帝基本能确定,在这阴曹地府之中,敢做又有能力来做这些事的,只有那萧石竹和九幽国了。

    话才说罢,酆都大帝脸上怒色瞬间消退。而坐在他对面的老鬼既没有着急,也没有起身行礼,只是微微一笑,展开了也是皱纹满布的双唇,露出了早已没有牙齿的牙床。

    两鬼似乎都是早已猜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样,因此没有因此愤怒。而酆都大帝之前的怒色,似乎也是刻意装出来的。

    “是该把曾经的古神鬼神术,给酆都军苍穹军和玄帝军学习的时候了。”那书中鬼脸上笑容不减,浑浊的双眼之中兴奋毕现,双目因此而变得目光灼灼了起来:“古神的科技,在这个时候重见天日正好恰到好处。萧石竹忙于偷科技和军工,无非是征伐其他鬼国。让他去闹腾吧,不扫清其他鬼国,他也不敢对北阴朝出兵。我们正好趁此休养生息,用古神的神鬼术壮大自己的鬼兵。待到阴曹地府只剩下北阴朝和九幽国之时,你再一举拿下九幽国,冥界就能迎来真正的一统。”。

    “但是,这些被偷走的科技还是要追回,赶快发兵追剿偷盗军工科技的鬼吧。”那老鬼顿声之际,咳嗽几声,腰背佝偻了下去后,巍巍颤颤的抬手起来,使劲伸直了细长但却长满皱纹的食指,胆大妄为的一指酆都大帝的鼻尖后,气若游丝的喘息着道:“陛下你还是冥界之主,阴曹地府的阴天子。”。

    偌大的北阴朝之中,怕也只有这个老鬼敢明目张胆的,作出这等不要命的事情,还做的如此的理直气壮。

    烛火微光变得青绿一片,照耀在这个老鬼因为咳嗽而变得几分苍白的脸上,照出了他脸上洋溢着的激动,和不减反增的兴奋。

    “所以我需要你脑海中,存储着的古神发明和神鬼术的所有手诀和口诀。”酆都大帝阴阴一笑,看向那老鬼眼中也是目光灼灼。

    阴风呼啸,老鬼身前的垂胸长须随风摇摆了起来。

    “我大限将至,提不动笔也写不动了,陛下尽管用摄魂诀吧。”沉默片刻后,老鬼举目看向了酆都大帝。四目相对之下,老鬼满脸释然,全无畏惧之色。脸上眼中目光灼灼不减,兴奋依旧徘徊在深陷的眼眶之中。

    再看与他对视的酆都大帝,这个心狠手辣了一辈子的古老古神,此时此刻却是脸上泛起了淡淡悲切,立刻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眼中满溢着泪水。

    毕竟,眼前这个老鬼是他的亦师亦友之鬼,一生的知己。帝王是孤独的,阴天子也不例外。酆都大帝的这一生没有几个朋友,应该说只有眼前这个老鬼,才是他的朋友。

    从帮他策划谋反开始,这个老鬼一直在他背后默默地支持着对方这个暴君。帮他出谋划策无数,也不计报酬。

    此时此刻,若是酆都大帝对他用了摄魂诀,那这行将就木的老鬼必死无疑。临别来的如此突然,倒是让这种狠人酆都大帝都措手比较。

    “动手吧陛下,别有什么妇人之仁。”老鬼缓缓抬头起来,看向了多有倒垂钟乳石的洞顶,一副宽大的星辰图,镶嵌在洞顶岩壁上,那些早已被时间磨得光滑,只剩下沧桑的钟乳石之间。

    星辰不知是何物所凝聚,闪烁着淡淡烂漫之际,正在按天体运转的轨迹,缓缓而转。壮丽而有壮观,好似偌大的天空夜色,都被浓缩于洞顶一般。

    在诸多繁星之中,南北各有一颗最为耀眼闪亮的星辰,确实红色的,宛如鲜血一般的殷红。

    老者的目光,从北面那颗红星上慢慢南移动,最终定在了南面那颗上:“星象已有显示,南北皆有王者之气。萧石竹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王者,他强大又心狠手辣,他仁慈也残暴,绝非泛泛之辈。”。

    老鬼话说到此,眼中已然浮现了淡淡的钦佩之色。几句简简单单的话,就把萧石竹的性格来了个笼统的总结。

    “对付这样的鬼,陛下应该比他更凶残,无所不用其极,方能保证胜利。”老鬼低下头来,抬起了巍巍颤颤的双手,缓缓俯身向前,拉起了默然流泪的酆都大帝的右手,往后一拉后搭在了他的脑门上。

    当酆都大帝有着纤细手指的滑嫩手掌,按在了他脑门上时,这个老鬼的脸上眼中,忽然浮现了决绝,取而代之了之前释然和兴奋:“动手吧小鬼;待到冥界一统之后你就能重新洗牌,一如既往的再创造一个由你完全超控的盛世出来。”。

    阴风轻转着刮来,吹动了酆都大帝身上的锦袍。他缓缓闭上双眼,挤出了最后一行清泪后咬紧双唇,重重地嗯了一声......

    夜幕降临,那玉阙猎场上天高云阔,夜幕下可将空中星辰一览无遗。

    萧石竹屏退左右后,和鬼母并肩而坐在大帐门前,昂头凝视着漫天平静安详的星辰。入夏后,阴曹地府的星辰皆为赤红,宛如一枚枚

    鬼母把头靠在了萧石竹的肩头,微微阖眼,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幸福。夜风拂来,吹动了她耳边顺滑的发丝,发梢掠过了萧石竹的脸庞,让萧石竹倍感惬意。

    “要不是月丫头快临盆了,她真该跟我们一起出来走走。”片刻过后,鬼母红唇微张,柔声细语道:“这里天高地阔的,真是个可以好好放松的地方。”。

    这个叱刹风云的女鬼,只有在丈夫的面前,才会用这般清澈动听的呢喃软语来说话。

    萧石竹闻言微微偏头,见星光之下妻子的脸蛋上五官更是禁制,脉脉温情的微笑洋溢在翘起的嘴角上,魅力不减,依旧是妖艳中带着灵秀绝俗。只是这么一瞥,萧石竹就不由得心头砰砰,胸膛里有如小鹿乱撞。正如他在小虞山城中,初见妻子之时那样。

    “有你陪伴在我身边,真好。”萧石竹轻声感叹到。却不巧被刮来的夜风,用锐声盖住了本就不大的话音。

    “你说什么?”并未听清的鬼母赶忙问了一句,狐疑在她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里一闪而逝。

    “没,什么都没说。”萧石竹双颊泛红,赶忙移开目光,再次昂首望天。就连他这么厚脸皮的人,在自己妻子面前也会腼腆,实属难得一见。

    与此同时,两人身前鬼影一闪,一个玄教教徒凭空闪现到了他们身前,紧接着对萧石竹赶忙弯腰低头,抱拳行了一礼后,铿锵有力的说到:“回禀主公,东夷洲传来快报,苍穹军全军覆没。主帅黄蜂和鸟嘴,被我军鬼将左凡和蓐收将军,当场斩首。而林聪大人也已率军攻占了雷泽国国都,但还是让雷泽王跑了,现如今胡回大人正在一边整顿治安,一边派出玄教教徒,暗中追杀雷泽王。”。

    “情报实属吗?”萧石竹闻言顿时激动,腾地站起身来急声快语的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