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81】追剿
    青龙海上炮声轰鸣连绵不绝,喊杀声撼天动地。

    剩下的贯月槎已多是千疮百孔,舱内和甲板上随处可见浓烟卷席着烈焰在升腾,槎身多有倾斜,或是相撞在一起,或是径直的向着天空之下的青龙海上坠下。而被火炮炸塌迸裂的贯月槎上,在四分五裂之前就多有冲天火焰,在甲板上卷席着炎风热浪怒舞,瞬间在弥漫开来。

    浓郁的浓烟升腾下,原本赤红的云层终于成了一片乌黑。

    明媚的午后,被战争的残酷平添了几分凄凉和歇斯底里。

    云端之上的九幽国军,还在于苍穹军们奋力厮杀。已然快要弹尽的九幽军鬼兵,也只能尽量节省弹药,多数都用上了手中暴雨铳上安装着的刺刀。

    但这并没能影响九幽国军的士气;他们每个鬼兵脑海中依旧回想着潏山城至今未消的惨状,胸中无不是怒火爆发喷涌。此刻弹药几乎耗尽,只能靠飞天军和空骑兵冲杀上贯月槎甲板。与苍穹军们近身相搏的九幽国鬼兵,更是舍身忘死。他们快速排成鸳鸯阵,在贯月槎上四处冲杀,逢鬼就杀,只要是苍穹军的鬼兵都决不手软。手中精钢打造的刀剑锋利,每每纵横挥舞就能如砍瓜切菜一般,把身边的苍穹军轻而易举的劈砍成两掰。

    那片云端之上有数不胜数的鬼血飞溅不停,血染苍穹。

    苍穹军们看到了真正的恐怖。身为厉鬼的他们,在看到九幽国阴兵鬼将们举刀之间面目狰狞,怒目圆睁而脸上满是凶恶都会蓦然一凛。且多有浑身是血,身披殷红一片还在奋然厮杀的九幽国军鬼兵,他们都让苍穹军们见之,无不是在明媚阴日之光下,都会不由得浑身冰冷。

    甚至多有鬼兵们,在那么的一个瞬间,觉得他们的对手,那些杀人如麻的九幽国的鬼兵们才是真正的恶鬼厉鬼。

    两军厮杀正烈时,旗舰上的黄蜂手持两队鸳鸯钺,轮转挥舞,挡开了左凡手中寒星点点,舞动起来泼水不能入的长枪连刺后,振翅高飞而起。

    同时张嘴,对那还在质问蓐收的鸟嘴怒声大喊:“你还问什么?他早已背叛了我们,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话才喊完,左凡已驭龙冲天飞起。他瞅准了时机,趁着黄蜂一个不注意时,再次把手中有着银光闪烁枪头的长枪往前猛递,讯如奔雷一般刺向了黄蜂。

    黄蜂大惊之下,枪头上的冷芒寒光,已经把他笼罩在了其中。避之不及下,黄蜂只好偏身一让。紧接着那寒芒闪闪的枪头不停不退,继续疾驰向前,立即刺穿了他背上薄如蝉翼的透明翅膀。

    伴随着“嘶”的一声,黄蜂的翅膀破裂开来,那失去了飞行能力的黄蜂身形不稳,在半空之中倾斜。微微一顿之后,整个鬼从数丈之上摔落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下方的甲板上。

    细长的手脚多有当场折断,手中的鸳鸯钺纷纷脱手,也痛得卷缩弯曲起了身躯来。尾端高高翘起,暗藏其中的毒蜂针伸出后耸立指天,在阴日之光的照耀下针头寒光一点,耀眼显目。

    左凡又驭龙而行,从半空之中如离弦之箭一般,直挺挺的俯冲而下。手中长枪的枪头,对准了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来回翻滚的黄蜂胸口。

    黄蜂滚来滚去几次后,终于仰面朝天。但疼得倒抽冷气的他,眼中却浮现了万般惊恐。

    他看到了眼中阴寒迸射,目光犀利的左凡距离他越来越近,眼中目光都变得有如左凡手中长枪一般锋利;四目相对下令黄蜂胆寒。

    情急之下尾端毒针疾射而出,拖着黄蜂体内细长的肠子,带起一片片飞溅的血滴,直扑那左凡的面门而去。

    这是黄蜂山穷水尽的杀手锏。因为会拉扯出腹中肠肚,平生只能使用一次;却做梦也没想到,居然是用在九幽国的鬼将身上。

    而那毒针之中蕴含着的毒素,足以在顷刻间就让左凡体魄里的鬼肝和阴肾等脏器的功能立刻衰竭,会让左凡不一会就灰飞烟灭的。

    那毒针近在咫尺,左凡情急之下伸手往自己背后一拉,把背在背上的圆盾反手取下,快速横在了胸前之时,黄蜂的毒针不偏不离的撞在了圆盾的正中处,那雕刻出的彼岸花图案上。

    咣当声响之中,毒针随着圆盾上飞溅的火星弹射而起,在半空之中疾速旋转翻腾。左凡持枪右手随着大喝一声奋然发力,手中长枪在他身前划过一道银光寒芒。

    下一秒后,黄蜂把他的复眼瞪得更大更圆,眼中诧愕和惶恐不减反增,注视着在自己身前喷溅而起的点点鬼血,激射了起来,在自己上方如一朵朵殷红娇艳的鲜花一样绽放开来。

    左凡手中的长枪,刺穿了黄蜂的胸膛。

    愣了一愣的黄蜂,张开了上颚较粗壮的口器,喉咙一甜,喷吐出一口有如涌泉喷溅的鬼血。

    苍穹之上号角激越,云层之中的震天杀声从未停息。九幽国的空骑兵和飞天军,还在空中来回飞掠,迅如闪电。每每都是一击杀敌又飞至半空,来了个盘旋又俯冲而下,杀向那些贯月槎上的苍穹军。

    旗舰甲板另一边,鸟嘴也在蓐收的连续猛击下,渐渐的体力不支,额上顶着密集的一层细汗,呼吸也是沉重又急促了起来。

    蓐收见他体力不支已很明显,攻势不减反增,手中长枪连连刺出,在鸟嘴身边不断带起了冰冷的寒光和残影道道,把鸟嘴笼罩在其中,难以东闪西挪。只得在原地不断的举刀格挡,却越显吃力。

    八九招过后,那蓐收把手中长枪一个虚晃,覆盖在长枪上的鬼气扩散如漪,枪头上的寒光连连闪烁。

    那鸟嘴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时自己肩胛上的甲胄迸散,蓐收对他刺来的那风驰电掣的一枪,枪头霍然贯穿了鸟嘴的右肩,立马有鬼血激射。

    那蓐收手推长枪一个踏步,向前猛推。被他长枪刺中右肩的鸟嘴手指一松,手中钢刀脱手掉落时,脚下一个踉跄,往后连退几步也没能稳住身形,最终还是被蓐收一枪刺倒在地。

    而鸟嘴的手中长枪倾斜,枪头依旧刺穿了鸟嘴的皮肉后,深埋在他右锁骨之中。硬生生的把那鸟嘴,定在了甲板上动弹不得。

    “蓐收,朝廷和陛下都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朝廷?”血流如注下,那鸟嘴还不忘了怒声质问与他四目相对,曾经是北阴朝鬼将的蓐收。

    鸟嘴微微侧身,抬手按住了肩上的胸口,却牵动了伤口,痛感更重,头上汗珠更是密集,也让他不由得连连倒吸冷气。

    “不薄,不薄还派人追杀我?诬陷我?”冷笑后的蓐收快速拔出长枪,又往身前猛然一递。

    这一次,他手中长枪的尖锐枪头直扑那鸟嘴的喉咙而去......

    酆都,罗酆山。

    郁郁苍苍的六座主峰之间的山谷中云遮雾绕,瀑布溪河横流其中,神鬼莫测的阴气云雾下有涛声阵阵,烟水悠悠。

    满目苍翠的主峰,那坐落在山顶云雾缭绕里的六天神鬼宫中,巍峨壮观的北阴中天殿上,阴风呼啸不停。

    金碧辉煌的大殿深处,酆都大帝双眉倒竖,紧盯着跪在他身前不远处的轮转王,微微眯眼间,双目之中有凌厉的杀气迸射而出。

    身前不远的转轮王一直低垂着头,不敢举目直视脸色铁青的酆都大帝的同时,体魄微颤不停。

    “怎么就丢了?你倒是给朕说说,怎么就忽然不见了那么多的军工图纸?”沉默片刻后,酆都大帝强忍着心中的愤怒,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对那转轮王质问到。

    几个时辰之前,当阴日照常从西方升起之时,主管北阴朝各地鬼神军工制造的转轮王接到密报。研究设施和军器监,都出现了各类图纸和军工成品被盗事件。

    一时间轮转王心急如麻,却又不敢不上报。一边派出手下前去探查此事的同时,赶忙硬着头皮上山,壮着胆进宫面见阴天子酆都大帝,把此事一五一十的汇报出来。

    酆都大帝最怕的就是,自己手上那些所剩不多的军工科技,流出北阴朝去,使得自己的优势越来越少,而其他鬼国则更是壮大。

    如今真是越怕鬼越见鬼,怕什么来什么。

    那转轮王不敢应答,只是依旧垂着脑袋,缓缓的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此事是怎么发生的,目前所知的也只是丢了些什么而已。

    见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来后,酆都大帝胸中那口怒气更旺,浑身鬼血不停的沸腾着。他使劲攥紧双拳,手背上的青筋暴起。身上的杀气混杂着强大的鬼气,如泉喷涌一般溢出,向着四面八方飘然而去,瞬间就在大殿上华丽的金砖上,带起一道薄薄的白色冰翳。

    “一定是九幽国干的!一定是萧石竹干的!”怒气冲脑下酆都大帝的脸都扭曲了起来,五官之间只有剩下狰狞一片。

    想想也知道,能做到找到他迷藏在六天洲中,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的军器监。在偌大的阴曹地府之中,也只有九幽国能做到。

    而把其中的军工科技,一点点的投出去的事,也只有萧石竹敢做。

    既然如此,而且还算发现的及时,六天洲又不是只有三室两厅那么一点大,一时间九幽国也没法把军工科技都运出去,酆都大帝还有时间追回。

    怒气冲天的酆都大帝,在愤愤不平中强行保持着镇定,思索了半晌后,直瞪着那跪在身前,还在瑟瑟发抖的轮转王,阴阳怪气的说到:“东西怎么丢了的你不知道,那派出鬼差鬼探们,立马去追查下落总该做得到了吧?”。

    轮转王瑟瑟发抖下,赶忙连连点头,却依旧一直没有敢吱一声。

    “派出我们所以没有任务的鬼差鬼探,在六天洲中全面搜索,追剿一切和九幽国有关的鬼,宁杀错不放过。”酆都大帝高举起握紧成拳的手,重重的一锤身前地板,裂纹在他落拳处毕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