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80】为九幽国而战
    玉阙猎场上清风飞扬,三面环山的平原上有繁花万千,正在随着万顷绿茵一起在风中翻涌,泛起了起了五彩缤纷。冥蝶从绿草从中随风飞起,双翅连震之时,洒落了片片绚丽的蝶粉,抖落在那一望无际的绿茵之间。

    阴日之光照耀之下,泛起五颜六色的点点光芒。

    去追鹿蜀群的骑兵队已满载而归。他们驾驭着麒麟兽魂飞奔向前,麒麟上还捆绑着已经杀死放血的鹿蜀。

    快到辕门之前时,鹿蜀伤口上还有溢出的血腥味,引来了营中几只随行的天狗。它们蜂拥而至,欢天喜地的冲出了辕门后环绕在骑兵们身边,对着骑兵带来的鹿蜀一阵腾跃扑咬。

    唯有大花那只天狗倒是表现的冷漠,一直卧在萧石竹的大帐门外,张嘴伸长舌头打了个慵懒的哈欠后,静静的看着那些其他的天狗们闹腾。

    顺便把舌头一卷,舔了舔还粘在嘴角上的血污。

    不一会后,又是一阵清风拂过,吹得大花身上长毛一抖,连同鬼母带在它脖子上的花环也跟着微微摇曳了起来。大花在此时站起身来,脸上的慵懒已然不见。它迈步朝前,向着旁边鬼母正在小憩的帐中缓步而去。依旧是昂首挺胸,步伐稳健,全然一副狗王的傲气模样。

    清风吹上了木台,把萧石竹的中军大帐的毡布,吹得猎猎作响。在帐中的萧石竹脸上兴奋不减反增。

    梦寐以求的地方军工科技到手了,让喜上眉梢的萧石竹反而愣在了原地,喜形于*不散。

    “主公。”见萧石竹沉默许久后,吾丘沅轻唤一声。

    萧石竹这才从激动和兴奋之中缓过神来,定了定神的他缓缓坐下,收起了兴奋,克制住了激动:“秘密转运之事,你让我想想。”。

    说罢,萧石竹就沉吟思忖了起来。而吾丘沅应了一声也没催促,静静地立在一旁等候着。

    萧石竹深知,这个消息说不定已经泄露了出去。毕竟自从多年前,他毁去了酆都的两大粮仓之后,北阴朝的所有军工设施,都是在极其严密的保护之下。

    一旦这些军工设施里研究和制造的冥界武器泄露,很快就会被北阴朝发现。酆都大帝会立马派出鬼探鬼差,大批的追兵将会开始穷追猛打九幽国的探子,也绝不会让这些科技流出北阴朝。

    而且从六天洲中偷盗军工的计划,本来就是一步险棋。并且只有能把这些军工成果都运回九幽国,那才算完胜。

    想到此,萧石竹立刻对那吾丘沅急声问到:“所有这次获得的军工技术,都有图纸和实物吗?”。

    “是的。”吾丘沅把头一点,不急不缓的说到:“结界的符篆,采集鬼火阴火的工具和图纸各一,都分装成了数箱,准备运会国中。除此之外,还有臣派出,前往六天洲验收成果的八名顶尖军工工匠,也需要秘密转运回国。”。

    萧石竹嗯了一声,再次沉吟思忖起来。

    阴日之光顺着大帐正中处,那顶上开着的通风口出洒下,照亮了大帐正中处地上用圆润的鹅卵石垒砌成火塘。

    “军工工匠们一鬼一船,安排八艘船从六天洲西面撤退,绕道凤麟洲海域向南进入黑龙岛。”沉思了半晌之后,萧石竹缓缓开口道:“军工成果的那几只箱子,也是一只箱子一艘船,分装之后按不同的路线运送回国,但走正南的瞑海路线。”。

    萧石竹这是摆出了迷魂阵,让北阴朝想要追踪也是不知那条转运路线是真的;基于他对自己的军工工匠的了解,那些军工科技只要被工匠们验货了,那结界的符篆和鬼火阴火的采集技术的原理,就能保存在这些工匠的脑中。

    不过是装着成果的箱子回来了,还是工匠安全撤回国中,那九幽国就都能完全掌握这两个军工科技。

    “另外再暗中雇佣几艘船,转运一些六天洲特产,和这些军工成果,与军工工匠们一起出发,目的地也是我国。”顿了顿声的萧石竹,又补充说到。

    吾丘沅仔细一想,也觉得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便点头应了一声。

    “那我们是用阿三的市舶司的船只,还是用其他的战船?”紧接着,那吾丘沅又问到。

    萧石竹闻言,想也不想的就开口说道:“统统都用民船,全是六天洲出海的渔船或是民间船只更好,也不能让船家们知道他们运送的是什么。这样不容易被北阴朝的鬼探们追踪和怀疑。”。

    长期和北阴朝的较量中,阿三市舶司的商船一直都还处于隐秘状态,尚未被北阴朝察觉和发现。且正因如此,一些北阴朝规定不许买卖的违禁品,比如不沉木和影木的木材树种,才能源源不断的悄然运往九幽国之中。

    而九幽国的特产也因此才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冥界各地的黑市中,带着一个普通鬼民都开不起的天价出售后,为九幽国带来不菲的收入。

    无论如何,萧石竹不能那市舶司来这个冒险的。

    更何况此次的转运风险不小,一旦启用了市舶司的商船,很有可能就会让北阴朝察觉到九幽国市舶司的存在。

    吾丘沅也意识到了这次转运的危险,当下闻言更是焦急。一旦此次秘密转运的行动使用了民船,那么北阴朝没发现军工科技被偷窃也就算了。万一发现了,必然会让这些民船也面临着灭顶之灾。

    以北阴朝的手段,那些被发现运载着九幽国工匠和偷窃来的军工科技的民船和船家,都必然会因此丧命。北阴朝和酆都大帝都会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消失,永远沉入阴曹地府的鬼海之中,船家和民船的尸骨也会在永无天日的冰冷海水中沉寂千年。

    那些船家的亲友想要拜祭一下,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拜祭自己的亲人。

    萧石竹的决意,将会给不少的家庭带来悲惨的命运,和莫名其妙的祸从天降。其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所难免。

    毕竟还是年轻的吾丘沅忽然觉得这些船家,不该承受这种无妄之灾,更不该卷入两国的争斗中来。当下一阵心焦的吾丘沅,急声把这些都说给了萧石竹。

    希望自己的绵薄之力,改变萧石竹的决意,让这些民船和船家不至于因此家破人亡。

    待到圆睁双眼,快语急声说完这些的吾丘沅说罢后,萧石竹忽然脸色有些阴沉了起来,他再次开口,沉声说到:“这点代价很是值得,非常十分的值得;哪怕是所有参与秘密转运的民船大多都被北阴朝暗中消灭,只要有一艘载着军工工匠的民船回到了我国,那都是我们赢了。而那些死去的民船船家和水手,为保护更多的鬼民牺牲了生命,他们应该感觉骄傲。”。

    吾丘沅一愣,心中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答案。但已经在朝中任职许久的他,内心深处也知道萧石竹说的是实话,只是善良让他没法完全认同这个事实罢了。可如果牺牲几个甚至几百个鬼的性命,能换来对更多鬼的保护,那这笔生意稳赚不赔。

    更何况此次盗窃的北阴朝科技之中,还有防止天灾危害的符篆结界,这是可能挽救不计其数鬼命的好科技。

    所以哪怕秘密转运时用的手段过于肮脏也没关系,也要将其成果或是验收的工匠们,安安全全的运会。

    愣了半晌的吾丘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应了下来。

    帐外拂过平原的清风强劲了起来,化为疾风在平原上呼啸不停,大帐的毡布再次在疾风的猛吹下猎猎作响,久久不停。

    “可是......”又思忖了片刻的吾丘沅抬头起来,举目看向了萧石竹,欲言又止后再次急声说到:“可是万一以后此事泄露出去,让天下鬼民都知道了,主公你必然会背上骂名的。”。

    “呵呵,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鬼啊。”萧石竹脸上的铁青之色渐渐淡去,瞬间就是满脸释然的他淡然一笑后,缓缓道:“只能是尽量隐瞒了;实在瞒不住此事之时,我萧石竹愿意背起这个暗地里利用民船,把无辜船家卷入争斗中骂名。只要能保护更多的鬼民,我背点骂名又算什么呢?”......

    青龙海上的空战还在继续,自从有了阴曹地府以来,近百万的空中部队展开的大空战,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九幽国军杀得眼红,奈何贯月槎都体形太大,厮杀许久也才毁去了一半。纵然是苍穹军们多有慌乱,但也有部分鬼兵渐渐地镇定了下来。

    他们开始了反击。

    这场空战终于进入了白热化。九幽国的飞天军和空骑盘旋天际,与飞雷车和仙槎配合着继续攻击。但由于苍穹军已经开始反击,九幽国的进攻也因此没了之前的猛烈。

    子铳火炮来往间,贯月槎上的转射机和床弩也疾射出了密集如雨的利箭,在空中破空锐响着疾飞向前。

    九幽国的空骑兵和飞天军只要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密集如蝗的箭雨给千疮百孔。鬼血飞舞下,天际云端之上血腥恶臭难闻,被箭雨洞穿的九幽国军鬼兵,如断线风筝一样,随着那些破散的贯月槎上摔下的苍穹军一起,在空中左摇右摆的旋转着,朝着云端下的海上摔落而去。

    转眼之间,体魄都还没能完全化为齑粉的他们就不见了踪影。

    而苍穹军的旗舰贯月槎的结界已破,左凡蓐收率军杀上了甲板,与黄蜂和鸟嘴缠斗在一起。

    双方军士在甲板上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撼天动地的喊杀声中,蓐收手中长枪向身前连刺几下,把他的对手鸟嘴逼退几步。

    “蓐收,你本来也是北阴朝的鬼将,为何要背叛陛下。”浑身上下沾了不少鬼兵鬼血的鸟嘴,举刀架住了蓐收又对他迎面刺来的一枪。

    两柄兵器猛然相撞之下,顿时火星四溅。蓐收手上发力,把长枪往前一推,把那鸟嘴退的一个踉跄往后退去后,沉声道:“北阴朝先背叛了我,我现在为九幽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