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57】大空战(上)
    日行中天,阴日之光从天坑口处,徐徐洒落在了满是阴风纵横呼啸,大地上透着弥漫鬼气的玉阙宫中。

    冰冷阴寒的阴风卷席着森然鬼气,拂过宫中,林立在殿堂前的招魂幡,挂在楼阁翘角顶端,垂下的无字冥旌和云纹环边的祭幛,还有每一道宫门上挂着绣满了莲花纹的布幡,都在阴风中翻飞了起来。

    桂殿兰宫,琼楼玉宇皆披上了一层阴日之光。玉质的砖瓦梁柱,以及门窗等物,都在阴日之光下光彩夺目。

    急声喊话着的神骥,在殿堂楼阁投下美轮美奂的光影中,把一双小短腿大步迈开,疾奔向前。

    当话音落地之时,满脸惶恐,也是气喘吁吁的神骥,已然站到了萧石竹和鬼母身边。他顾不上喘匀气息,也顾不上行礼,又急声道:“黑无常大人发来的急报,酆都大帝派出贯月槎数万,鬼兵约为百万之众,忽然兵临潏山城下。”。

    萧石竹眼角肌肉,随着一怔过后而抽搐了几下。

    他早就想到,酆都大帝不会心甘情愿地把东夷洲,顺顺利利地拱手相让于他。报复是迟早的事,也是萧石竹预料之中的事。只是他也没有想到,酆都大帝尽然会舍得派出了数万贯月槎。

    “黑无常有说,兵临城下的是苍穹军吗?”就在萧石竹诧异写满脸上之时,闻言有数万贯月槎,就想到了是苍穹军的鬼母已然率先开口问到;随之蹙起了的眉头间,晕开了一道担忧和焦虑。

    捧着茶壶的手,微微一抖;鬼母在心里期盼着,最好不要是苍穹军。否则就以潏山城的十几万九幽国军,全然没法对抗苍穹军和那数万贯月槎。

    倒是那萧石竹,已然在短短几息时间内,从诧愕中缓过神来后,也从紧张之中镇定了下来。

    但表情也是凝重的菌人神骥,当即却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这让鬼母眉宇间担忧更重,心也不由得咯噔一跳。

    萧石竹听妻子,曾经多次提到过这支自从酆都大帝独掌阴曹地府后,就一直驻扎在北地三洲中,未曾出过北地三洲的苍穹军。最早的时候,就在他要组建九幽国的空骑之时,鬼母就以苍穹军为例,给丈夫描述了阴曹地府中特色空军的知识。

    而在北阴朝任职高官的老鬼们,都知道这支大军的前身,酆都大帝起家时的亲兵卫队。别说是鬼母这种过去的神仆,就是如今的阎罗王和六天神鬼,也无权调动这支大军。

    它的指挥权,直属于酆都大帝一鬼。

    而苍穹军由四个酆都大帝最为信任的阴帅统帅训练,其中鬼兵大多数都是嗜杀成性的厉鬼和恶鬼。只有少数鬼兵,是未曾被酆都大帝忽悠去黄泉中的亲兵鬼兵。

    这支大军中的任何一个鬼兵,对北阴朝,对酆都大帝都极其忠诚,且非常乐意为北阴朝四处征战,以满足快感而屠杀。发展至今,此军除了有数百万空骑兵外,剩下的都是贯月槎。

    与酆都军和玄帝军不同的是,这支大军只有空中部队而无地面部队。这让这支部队不但战力不弱,而且速度极快。

    关键的是,这支部队发展至今,已有配备了成千上万的贯月槎。这才是最难对付的。

    “神骥,速速召集玉阙城中所有的军事顾问和将领,前往天阳宫议事。”萧石竹忽然间就已然兴奋激动了起来,转身对那神骥说到:“让蒋子文也必须到场。”。

    酆都大帝为了不让他顺顺利利得到东夷洲,竟然启用了手下一支空中大军,而且战力不弱,说明酆都大帝也感觉到,萧石竹是他最大的威胁。

    正因如此,萧石竹才会激动兴奋;酆都大帝怕了,对他对九幽国都感到了恐惧,是萧石竹一直梦寐以求之事;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想方设法驰援潏山城,把这支不可一世的苍穹军,击败在潏山城外。纵然就算是惨败,但那对萧石竹来说,也是会更有成就感的。

    “青岚快去准备车舆,我们这就移驾前往天阳宫。”说着此话,萧石竹大步朝前而去......

    潏山城中,城西一带放眼望去,就只剩下满目疮痍。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本还安逸祥和的城中,也只剩下了惨叫声和痛呼声,还有狼藉。

    虽说黑无常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对策,但还是有三艘破烂不堪的贯月槎,带火落到了城中。撞毁了屋舍无数,还连累着屋边街道也是遍地废墟。

    在这些一片狼藉之下,鬼血涓涓流淌。烈焰中灰烬伴随着人魂体魄化为的血色齑粉,随着阴风弥散。

    贯月槎的体积太大,地上一些鬼们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贯月槎砸到,登时就是骨断经裂,皮开肉绽,血流不止而死。

    就连惊恐、慌张的惨叫声,都未能发出,就已然死去。

    而贯月槎上的北阴朝鬼兵,自然也没能幸免。在贯月槎落地之时,他们与贯月槎和街道屋舍一起,也由猛然的撞击而浑身经断骨碎,成了一堆堆在阴风硝烟中,渐渐化为齑粉的残肢碎肉。

    早已在附近待命的共工氏族们,赶了过去,以鬼气凝聚成水柱,开始灭火。以免地上烈焰肆无忌惮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只是此活儿也不轻松;空中箭雨还在不断的落下,稍有不慎,灭火的共工氏族就会被带有铁镞的长箭刺得千疮百孔。

    为了灭火,已有几个共工氏族被箭雨击中要害,当即毙命。

    地上一团乱,而空中激战还在继续。纵然是九幽国的枪炮了得,北阴朝的苍穹军还是前赴后继地派出了橐蜚空骑,接二连三地迎上了九幽国的空骑与飞雷车。

    从后面攻了上来的贯月槎,也把填装好铁箭的床弩与转射机,对准了下方。

    箭疾如雨,呼啸连连。不过片刻功夫,虽然还占有上风的九幽国空中部队,就已是五去其一。

    当然,除此之外,远征此地的苍穹军还带来了大量的甩炮。

    这是苍穹军配备着的一种火器,它只有拳头大小,外形和*大至相像,点燃后可以甩出去,然后再爆炸开来。虽不及九幽国的火炮威力,但是这类火器还是给九幽国的空骑兵,带来了不小的伤亡。

    爆炸之处烈焰翻腾,炎风卷席的浓烟,无不让靠近爆炸点上的九幽国空骑鬼兵和兽魂坐骑,多有皮开肉烂。

    运气不好的九幽国空骑,自己携带的炮弹也被点燃,在空中带起剧烈的爆炸,迸射出的烈焰中,炸得只剩下一堆堆肉渣。

    一时间,潏山城中血腥弥散,到处可见残肢碎肉和鬼血,横七竖八地躺在狼藉之中。伴随着哭嚎和凄厉的惨叫,简直就是阿鼻地狱。

    黑无常指挥着手下士兵,把天雷炮汇聚起来,统统架到了山顶之上,占着山顶的高度,和天雷炮的射程的优势,对准了最前方的贯月槎。

    而由雷鬼和羽民,还有讙头民组成的飞天军,也从山顶上展翅高飞,投入了空场。

    九幽国军,已经开始了反击。这反应之快的速度,也令他们的对手咂舌。而阴曹地府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空战,就此进入了白热化。

    天雷炮的轰鸣声,接二连三地传来,一枚枚闪烁着红芒烈焰的炮弹,宛如一颗颗坠地的流星,嘶吼咆哮着疾射,不停地撞上了在城西空中,逐一排开的贯月槎。

    在天雷炮炮弹爆炸的瞬间,火焰之中电芒雷光闪烁不停。发出了滋滋连响,有如可以破石断金的利箭,以讯如奔雷的速度奔走激射向了四方。

    在所过之处留下道道丑陋的焦痕后,泼洒出了片片火星,点燃了贯月槎,又轻而易举地击穿了所有胆敢拦路的苍穹军。

    已然掌握了贯月槎所有数据的九幽国炮兵们,深知贯月槎什么地方最为薄弱,什么地方又是重中之重的结合部。他们能用七八枚天雷炮的炮弹,就让一艘贯月槎失去悬空的动力,也被炸得四分五裂。

    加上天雷炮本就是攻城破石的利器,穿透力远非其他阴曹地府中的鬼炮可比,倒是也让苍穹军在才经历了几轮炮击后,就又有十几艘,相继化为了断板碎木和无穷无尽的木屑,纷纷扬扬地,从空中如雨一般簌簌落下。

    潏山城的上空,已然不只有阴影和贯月槎,还布满了电闪雷鸣和爆炸带来的烈焰火球。

    双方的鬼兵都在奋力的厮杀,在空中绽放的烈焰与血雾中,不惜一切的以命相搏。只是在空中,九幽国的飞雷车,显然反而更具机动性。

    而从飞雷车上,激射而来的电芒,更让苍穹军头疼。

    势如破竹的电芒,总能轻而易举的撕裂苍穹军的空骑和贯月槎。

    鸟嘴和黄蜂,在旗舰上看得愤恨,眼中怒火迸射。

    此地的飞雷车不过数千,就打得他们的贯月槎,在第一轮攻击之后,就一直只能徘徊在潏山城城西一带,不能再进一步。再加上九幽国的火炮和空骑,虽说此地的九幽国军战斗艰难,却也能让来犯之敌寸步难行。

    鸟嘴和黄蜂,不约而同地顿感屈辱。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自豪和优越感,在九幽国军面前顿时光芒。

    随着苍穹军的损失越来越大,鸟嘴和黄蜂就更是愤怒和不甘。

    “把鬼火丹搬出来,烧了此城!”愤怒下,黄蜂额上青筋暴起,厉声下令道:“让这里成为一片焦土!”。

    他身后的传令兵,应了一声后就拔出了腰间两面旗帜,举过头顶摇晃着,打出了一道道的旗语。

    阴风烈烈,吹得传令兵手中令旗猎猎作响。

    旗语打出后不久,数十艘贯月槎一跃上前,朝着潏山城那边而去。这几艘贯月槎上的苍穹军鬼兵们,从舱内搬出了一只只四四方方的打木箱。

    把木箱抬到了甲板上后,苍穹军们迫不及待地拿来了撬棍,奋力撬开了被钉子钉死了的箱盖。

    盖子一开,就可以看到铺满了稻草的箱中,橙黄的稻草之间,装着的都是金黄如鹅蛋一般的圆球物。

    这就是黄蜂所说的鬼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