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54】怀恨在心
    夜风徐徐,在天坑中呼啸时也带起了些许的微凉。千乘宫后殿外,三两个宫人在大殿下,那刻画着狐妖故事的基台前方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主公好多天不来,一来就把狐姬娘娘都激动的哭了。”。

    其实也是闲来无事的闲聊,所以虽然话题很没营养,但参与其中的宫人,都津津乐道的。

    “咳咳。”青岚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站到他们身边后一声轻咳,把这几个宫人都给吓了一跳后,沉声呵斥道:“都没事做了是吧?”。

    那几个宫人们随之讪笑后,各自给青岚行了一礼,就都悻悻地离去散了,各忙各的去了。

    夜幕下,宫灯明亮耀眼,独立在夜风中青岚默然转身,朝着那高台上的后殿那边望了过去。后殿之中飘出的哭声撕心裂肺,确实令人听得揪心,就连青岚这个与狐姬无亲无故之鬼,闻声也是不由得动容,连眉头也微微皱起。

    心里也不由得想到:“主公的今晚,怕也是个揪心的一晚啊。”。

    千乘宫中,嚎啕大哭了半晌的涂瑶清,好像哭得累了,之前的大声哭喊,已变成了低声的抽泣。可萧石竹却多了几分无奈;他那玄袍的前襟已然湿答答的,紧贴在他的胸膛上,很是难受。

    那涂瑶清的眼泪,或许还有鼻涕,全部都流到了他的前襟上去。可看着涂瑶清哭得这么伤心,萧石竹又想起了鬼母所述,涂瑶清也是牺牲品和可怜人的话,不由得没法狠心,去推开狐姬,只能任由着湿答答的前襟自己风干了。

    许久之后,涂瑶清没有哭的那么厉害了,萧石竹才说到:“我说狐姬啊,你好重啊。压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涂瑶清闻言赶忙起身,抬手胡乱抹去眼角悲伤的泪水时,还不忘了白了萧石竹一眼。却又见萧石竹的前襟,都已是湿了一片,脸上浮现了淡淡的歉意,其中还夹杂着点点的尴尬。

    “不哭了啊。”萧石竹看着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女鬼,猛然一阵心软。他第一次对这个带着政治目的嫁给他的女鬼,露出了点点温柔,接着缓缓抬手起来,帮涂瑶清仔仔细细的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再哭非得哭成个大花脸,下次再逢节日,宫中开唱鬼戏,你都可以去演角儿了。”。

    当然,萧石竹也不忘了皮一下很开心,把这涂瑶清说的一起,抬手轻轻一拍他前胸后,却也破涕为笑起来。

    一时间,涂瑶清也忘了之前浓郁的悲伤。脸颊之上如雨过天晴,浮现的笑容那么的灿烂。

    “明天我们去给你父亲收尸吧;虽说我不能厚葬他,但还是可以给他收尸的。”萧石竹拉住涂瑶清拍在他胸前的手,往会一拉,把涂瑶清揽回了自己的怀里。

    “嗯。”涂瑶清默默地点了点头,双颊顿时飞霞。不过随之听到说涂功奇,眼中由泛起了淡淡的悲伤。只是依偎在萧石竹怀里的她,已然没了之前嚎啕大哭时那么浓郁的悲伤了而已。

    涂瑶清把头,埋在了萧石竹宽广的胸怀中,伸手搂住萧石竹的脖颈之际,缓缓闭上了双眼,听着萧石竹那有力的心跳,在心中暗自感叹道:“好温暖啊。”,脸上也随之泛起了安详......

    青丘狐国,在青丘狐窟的南面,一百多里开外,有一片独特的地貌,方圆三十六里之内,尽是造型奇特,气势磅礴的高耸奇峰平地突起,峻岭横生间五彩斑斓。

    而在这片地方,不多不少,奇峰正好有七十二座。而这些奇峰的排列位置,也是正好对应了苍穹上地煞七十二星的排列位置。因此,青丘狐国之鬼管这方圆三十六里之地,称之为地煞七十二山。

    这些五彩斑斓的奇峰上,又星罗棋布,重重叠叠着大小不一的环形圆圈无数。每一个圈中,都生长着紫色的藤蔓和如丝如线的独特黑色苔藓,非常独具特色。

    曾经,有无聊之鬼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数过这些奇峰上面圆圈,又发现每座奇峰不多不少,正好一百零八个圈,也不得不佩服造物古神们的鬼斧神工和奇思妙想。

    而在这片奇特的地貌之中,那些气势磅礴,千奇百怪的奇峰上,却是招魂幡和青丘狐国的九尾狐军旗林立,坟碑式样的石垒箭塔耸立山峰之上,悬崖边缘。

    十万青丘狐国鬼兵驻扎于此,他们正是拱卫青丘狐国都城的精锐之师。

    训练有素的狐鬼鬼兵,和这易守难攻的地形,在青丘狐国的国都青丘狐窟以南,形成了一道半圆形的坚实屏障。

    进可攻退可守,才使得青丘狐国在乱世的阴曹地府中,数千年没被他鬼鬼国攻克过国都,也在东瀛洲中,屹立不倒。

    而这支狐国的鬼兵,也是在于九幽国的和谈中,提到的不交由九幽国指挥的大军之一。

    而这支大军之中的鬼兵,自从几个月前开始,也不全部是狐鬼。十万大军之中调走了三万的狐鬼,前往了前线。又调来是由精壮的人魂组成三万大军,补充到了其中。这些人魂鬼兵们都是涂山氏的弟子,其中为首的就是涂功奇的私生子,涂瑶清的兄长涂鸿祁。

    涂功奇真是精力旺盛,年过千岁还在青丘狐国中四处乱点灯,私生子几乎遍布全国每一处角落。大多数的私生子,涂功奇都已经在提上裤子的那一瞬,就忘了个一干二净。唯独这个涂鸿祁,是他依旧记得和认得出的私生子之一。

    也是性格最像涂功奇的鬼。

    这涂鸿祁不但是能征善战,而且特别擅长权谋和计谋,短短几十年时间,他就当上了青丘狐国的上将军,从二品的鬼官。按青丘狐国的规矩,此鬼是可以佩剑上殿,觐见青丘狐王的。

    鬼龄不大,就有如此之高的荣耀,除了和他那爹涂功奇的权势分不开外,还有就是和涂鸿祁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

    这几十年来,他为青丘狐王四处征战,每每出征必然能攻必克守必固,打出了一场场让人啧啧称奇的漂亮战,也让青丘狐国的国土得以拓张。

    而这么战功卓著的大将,本该在如今青丘狐国四面受敌时,站到前线去厮杀的。但涂功奇在前往九幽国之前,却把涂鸿祁调了回来,进驻了到了地煞七十二峰之中。

    这个一反常态的举动,至今依旧让迫切想要在战场上,再立新功的涂鸿祁费解。

    而今日天气晴朗,空中万里无云,和煦的阴日之光,洒在了青丘狐国的这片地煞七十二峰上,使得气氛的五彩斑斓更是鲜艳。

    训练完手下士兵的涂鸿祁,走回了他的军府衙门之中。

    才过了二门,就见到军府大堂集聚了不少的人魂。细看之下不难发现,都是他的族中子弟,无一不是涂山氏的人魂们。

    且多数身披甲胄,腰胯长剑,正是涂鸿祁手下的军官们。

    “怎么都聚到我这里来了。”涂鸿祁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后,环视着众人缓步走上了大堂。同时把头上摘下的金盔,随手递给了身旁的卫兵后,走到了大堂深处的椅子上坐下。

    “将军,你还不知道吗?”之前还在大堂上,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涂山氏人魂们,一下子都围了过来。面露出慌张之色,七嘴八舌的嚷嚷道:“族长涂功奇被九幽国处斩了。”。

    “好像是狐王也同意了此事。”

    “就连我国,也给族长定了个破坏两国和平的罪名”。

    这些七嘴八舌的吵吵声,一时间让涂鸿祁陷入了混乱,但听闻父亲涂功奇被处斩后,脑袋中又是嗡的一声回响开来,顿时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震惊的涂鸿祁,在嘈杂声中猛然愣在了椅子上,一时间缓不过神来。

    涂鸿祁诧异之余,心中疑问连连;父亲涂功奇,不是带着和平使命去了九幽国和谈的吗?他的妹妹涂瑶清,不是九幽王的狐姬吗?为何九幽国会把身为萧石竹老丈人的涂功奇,给斩首了呢?

    向来镇定的涂鸿祁,一时间也没了理智。

    “倒底是怎么回事?”半晌过后,才缓过神来的涂鸿祁,满脸顿显怒气,怒目圆睁着瞪着身前还在七嘴八舌的鬼,吓得那些鬼们赶忙闭嘴。

    大堂之上杀气弥漫,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还是由我来说明吧。”一个下颚长有三缕长须的中年人魂,踏前一步,示意他鬼不必多嘴后,独自对涂鸿祁娓娓说道:“据说是九幽国查到了小姐涂瑶清身边的贴身侍女烟尘,是族长派去的。并且烟尘已经施行了族长派给的秘密任务,刺杀玉阙翁主萧茯苓时,被九幽国抓了个现行。”。

    说话间,这个中年人魂已有浅浅皱纹的脸上,一直挂着怒色。当每每说到九幽国之时,还会不由得顿了顿声,狠狠的咬了咬牙。

    似乎是事到如今,这些涂山氏的人魂们还是没有觉得,他们的族长有错在先,才引来的杀身之祸。反而是觉得是九幽国无理取闹,滥杀无辜。

    这才会那个中年人魂越说越快,面色也是越说越怒。

    “畜生尚且知道,自己的丈人岳父,是不可杀的。这萧石竹不愧为狗监畜生的下九流,这等大逆不道之时,尽然做的堂而皇之!”不一会后,那个中年人魂又怒骂到。

    这一下,才平静了一会的人魂们又是群情激奋起来,就连涂鸿祁,也失去了以往的冷静,额上和脖子上登时青筋暴起。

    怒气腾腾下,涂鸿祁已然把萧石竹怀恨在心。

    虽说他是个私生子,但对涂功奇把他养在身边,又给谋了他官职军职,一直感恩戴德。再加上涂功奇,又是他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涂鸿祁才不会管是不是涂功奇有错在先,他现在所想的,就是怎么找九幽国和萧石竹报仇。

    “我们聚在此,也是想推选你为族长。”就在涂鸿祁怒不可遏之时,那个中年人魂又说到:“如果你能为涂功奇族长报仇,那我们就拥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