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44】谈判桌(下)
    玉阙宫中,晶莹剔透,玉色圆润的殿堂楼阁屹立在清晨的凉风之中。飞檐翘角上悬挂着的九子金铃,在凉风之中摇曳,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又不嘈杂的声响。

    阴日之光从天坑上洒下,在天权殿前的广场上铺上了一层淡红色。凉风拂来,吹动了萧石竹的衣袖,猎猎作响。

    他话才说完,手放了下来。蹲坐在一旁的大花,就把拖地的长尾巴一摇一扫,似乎是表示赞同主人的话一样。

    反而是对面的狐岚,一时间还是不能接受萧石竹的话,他本能地认为这不过是萧石竹的巧言令色。

    更是觉得,萧石竹不过仗着涂功奇破坏两国和平一事的借题发挥。

    就算来之前,狐王告知狐岚只需要保留青丘狐国的名号和狐王的王号,其他条件都可以答应。就算萧石竹还真的不是图谋他们那些狐鬼兵,只是暂时把青丘国大军编入九幽国军之中,那他狐岚也是断然不敢轻易答应萧石竹,交出国中兵权的。

    阴曹地府这个地方弱肉强食非常明显,有兵有刀枪,那才能自保。要是连兵马都没了,青丘狐王不过是一个光杆司令。

    正所谓唇亡齿寒,这种一夜之间让兄长一无所有的事,狐岚真不想答应。

    萧石竹见他不悦之色不减反增,倒也不急不躁,反而慢悠悠地抬起了自己的茶杯,喝茶起来。就连跟在他身后的长琴和陆吾,也不约而同地微微阖眼着,好似在假寐一般。又好似狐岚答不答应,都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对九幽国也没有什么危害。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萧石竹很看好这个机会,几乎是志在必得;但如果狐岚不答应,九幽国也有实力另选他法,再去夺取东瀛洲。甚至可以先安定了东夷洲,再向北进军,直取东瀛洲以南地区为进兵基地。

    但狐岚就不一样;他在不悦之余,心中焦急越来越盛。九幽国拖得起,但青丘狐国可拖不起。东瀛洲中诸鬼国都已经发兵,除了海岸线没被封锁,其他内陆国境都已爆发了规模不等的战争。

    其中从北面而来的巨人国的山鬼大军,更是来势汹汹。几年之前,青丘狐国曾经相继占据了此鬼国十几座城池,把城中守军集中用狐火烧死,一时间哀鸿遍野,惨叫声震天地之间。刺鼻焦臭,数日依旧回荡四方而不散。

    这一惨剧,也造就了巨人国对青丘狐国的仇恨,是绝非其他鬼国可比的。

    当然,除了巨人国,其他的鬼国对青丘狐国也没什么好脸;他们都想要在酆都大帝的面前表现表现,于是打起仗来,都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

    所到之处,狼烟之下,无不是一场艰苦而又惨烈的厮杀。

    狐岚在这玉阙宫中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青丘狐国都有可能就已战死了不少的战士,甚至丢失了城池。

    “交一半兵权,如何?”焦虑之下再三思考的狐岚,右手紧握成拳,后脖颈子上的狐毛登时全部倒竖了起来。

    “急了。”萧石竹暗自这般想着,淡然一笑后,默默地摇了摇头。

    “贵使,只交一半的话,我国难以统一调度。打战不是儿戏,不是小鬼们玩耍的游戏,是要死人的。无不是残酷的战场上,若不能做到全军上下令行禁止,团结一致,散兵出击,各打各的那就是找死。”一直没有开口的陆吾,忽然开口对那狐岚斩钉截铁地说到。

    这个曾经为古神看守花园,管理着天之九部大军,如今又是萧石竹的天官冢宰,总御九幽国百官的古老神仆,今日难得一见的恶毒了几句;只见他顿了顿声后,又是冷哼一声,道:“你们青丘狐国要想覆灭,那可以不交给我们兵权,但恕我国不愿意跟着你们一起陪葬。”。

    此言一出,两张谈判桌四周空气更是凝固而又沉闷。萧石竹他们倒是不在乎,陆吾说出了他的心声。

    打战真的不是儿戏,更不是人间的游戏,输了可以英雄请从头来过。令行禁止,是战场上保证胜率的首要,不能节制和全权调动青丘狐国鬼兵,那这战他宁可不参与,绝不拿自己的九幽鬼兵的鬼命去冒险。

    而狐岚更是焦虑,脸上热汗直冒;在他的骨子里,和九幽国以外的其他老鬼一样,都觉得萧石竹不过是个无耻的狗监,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对萧石竹的恭敬,诚心不过是只有七分,另外三分都是装出来的。

    而对陆吾就不一样。他们从小就听说过这个古老神仆的传说,也没少听这个曾经随着古神征战四方的老鬼的传奇故事,心底对陆吾的钦佩是由内而外,没有虚假的。

    相对来说,狐岚潜意思里更容易相信陆吾的话。既然陆吾都这么说了,狐岚已然相信了陆吾的话。也确信了,必须把手中兵权交给萧石竹。

    “可以保留狐王的卫队兵权。”见狐岚脸上不悦之色淡去,萧石竹便趁机说到:“但其他的兵权必须交给我国,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狐岚闻言,仿佛是落水之人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当下微微颌首后,就与他身边的随从们一阵交头接耳起来。

    两张桌案相距虽然不远,但他们话音很小,且开阔的广场上凉风呼啸,萧石竹和陆吾,还有长琴都没有听清他们说些什么。

    索性也没打算去听,就这样静静地等候着。

    狐岚和他的随从们面色多变,时而皱眉时而焦虑,时而又是一番若有所思。头顶上一对直立呈三角形狐狸耳朵,也时常地抖动抖动。

    直到许久之后,他们才停止了嘀嘀咕咕和交头接耳。那狐岚转投过来,再次举目,一双发亮的椭圆瞳孔看向了萧石竹。依然下定了决心的他,脸上没了焦虑,反而多了几分平静,只见得他缓缓道:“追加一条,拱卫都城的三十万守军和我王兄的卫队兵权不交出,其余各军任由九幽王调遣。”。

    萧石竹闻言,在短暂的沉吟下一番快速的思考后,终于点头答应了下来。同时把手中条约递给了身后的陆吾:“按他提出的,去修改最后一条。”......

    玉阙宫中,青丘狐国和九幽国正在谈判时,东夷洲中,九幽国领土东北边境线上,也在遍地绿草之间设下了谈判桌。

    与玉阙宫中不一样的是,这边的谈判桌上,在九幽国对面的是飞头国。

    飞头王落寅是个很识时务的人魂,他已看清了九幽国的实力;此时加入九幽国,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而他的此举,也让九幽国在东夷洲的战争提前进入了尾声。

    两军阵前,两张谈判桌也是相对而立,双方的鬼旗立在了桌案后,迎风招展。胡回和落寅各自从大军之中缓步徐行而出,带着几个侍卫走到了桌案边,互相行礼后坐下。

    “胡回大人,九幽王是有回信了吗?”那落寅才坐下去,就迫不及待的问到。

    “是的,我们大王回信只有一点。”胡回一捋胡须,招了招手后,接过了随从地上的帛书,双手将其展开,把上面的内容不急不慢地念了出来:“三千鬼兵不许保留,卫队由我国亲派,绝对可以保证飞头王的安全,同时飞头王和家人必须迁居到玄炎洲中。过去的飞头王王宫也必须得拆。”。

    语毕,胡回慢条斯理地卷起了帛书,放到了身前桌案上。但脸上眼中,却浮现了坚定的神色。

    “这不好吧,交出卫队还说的过去,我也相信贵国的实力和诚信,能把我和我的家人保护得很好......”说到此欲言又止的飞头王落寅,抬眼一扫胡回身后强壮的九幽军。

    玄铁的锁子甲,在阴日之光下闪闪发光。每个军士身后背着的暴雨铳,更是令人望而生畏。

    他非常坚信,把自己的安全交给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可以高枕无忧的。只是那拆除王宫之事,令落寅一时间难以接受。

    “王宫毕竟是我的家,拆了我的家我和我的家人,就都无家可归了。”干笑一声的落寅,继而对胡回说到,笑容中也透着几丝尴尬。

    “飞头王不必担心,你的新家已在玉阙城中为你开始建造,只要你答应了条约,成了我国鬼民,你和你家人的衣食住行,主公是不会亏待你的。”胡回呵呵一笑,又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落寅不语,四周除了阴风大作而发出的呼啸声,再无其他声音。这个马上要和飞头王称号,以及此号为他带来的权利说拜拜的飞头鬼,微微低垂着脑袋,沉思了起来。

    “父王。”在落寅身边,那个身材长大,浓眉大眼的年轻飞头鬼,俯身下去,在落寅耳边轻声说到:“对面的胡回很坚决,似乎根本就不容我们商量。”。

    说着此话,这个年轻的飞头鬼还不由得向着胡回那边瞟了几眼,也是微微皱眉起来。

    他是落寅的二儿子,也是常年战争过后,仅存的子嗣,名落穆。

    在他的提醒下,落寅也注意到了胡回眼底的坚定,于是不再思索什么。要他的鬼民活下去,要他们落头氏的飞头鬼们不灭族,只能是答应九幽国的要求。

    九幽国对东夷洲,甚至整个冥界都是势在必得,在继续强硬下去,就是与九幽国为敌。虽然飞头国不是什么大国,没有九幽国那么强大的军力和财力来持续战争呢?飞头王落寅,也只好选择了妥协。更何况,王宫拆了又不是等于让他们一家去睡大街,落寅也就不再思索什么了。

    “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条我也认了。”打定主意的落寅,收起了若有所思和眼底方才因决定妥协,而浮现的淡淡失落,对那胡回说到:“但王宫拆除,必须在我和家人安全抵达玉阙城后再拆;卫队以其指挥权,也必须等我到了玉阙城,在移交给九幽王。这两点要求,不过份吧。”。

    “不过份,这两点我可以答应你的。”胡回没有多想,当即便是点头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