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07】绝望(下)
    计蒙所要前往的山谷,距离轩辕城不过十里左右距离,名叫飞霜谷。只因为谷中长有着不少,阴曹地府特产的兴云石。而这种呈现柱圆形,形似石笋,但却是下细上粗的石头,在一年四季中的早晚之时,它那千疮百孔的石身上,犹如马蜂窝一般遍布的细孔之中,都会乐此不疲的喷薄出道道白霜,映白了整座山谷,也使得那山谷之中气温骤降,变得很是阴冷,故而此谷也得名飞霜。

    而计蒙从轩辕城一路向南而来,要去更远的地方,唯一的捷径,便是径直地穿过这座横亘在群山之间的飞霜谷。

    此时地上白霜寒气弥散,空中黑雪不断落下的山谷之中,正如计蒙所料一般,聚集了诸多的有熊国军鬼兵,借着夜色的掩护,躲藏在谷中那茂盛的草木间,全神贯注地紧盯着两山峭壁之间,那顺着山谷弯弯曲曲的谷中小径。

    这些有熊国军,都是在酆都军攻克轩辕城之前,就按姬轩辕的密令,悄然化整为零,潜伏在了凤麟洲中各地。

    姬轩辕本就知道,面对配备着重型火炮和多数火铳的酆都军,有熊国军的骑兵再如何能征善战,擅于突袭,也不是酆都军们的对手。更何况蚩尤的反叛,也让他一时间措手不及。

    他放下了固执后赶忙调整战略,却发现只能是壮士断腕,以牺牲了自己换来了士兵们化整为零的机会和时间,为的是等有一天,让成功逃走,成为了九幽王王妃的女魃带领着九幽国军杀回来时,好配合九幽国军,清剿这凤麟洲中的酆都军,以报此仇。

    可为了保密,姬轩辕也并未把这一层深意说明。而他手下的将领们,也没能深刻体会到他这个领导的深意,于是纷纷做出了很多败家的举动。不是率领着部下正面对上了酆都军的火炮,就是如现在飞霜谷中的那些有熊国军鬼兵一样,明明已中了敌人的圈套,还在沾沾自喜,做着伏击重创酆都军,击杀计蒙后乘胜追击,把北阴朝势力一鼓作气赶出凤麟洲的白日美梦。

    且姬轩辕也万万没有想到,萧石竹根本就看不上女魃。他那和涂功奇打得一样的注意,要借着女儿的肚子,为萧石竹造出一个后代,在让这个带着他姬家血脉的后代承袭九幽王王位的这种‘曲线救国’,已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在雪夜里,埋伏在飞霜谷中的诸鬼里,有一个年过千岁的人魂。明明是一张方脸上长着大眼直鼻,口两侧还长着横向上翘的胡须,且双耳长宽,生得相貌奇异不凡的他。但居然也和其他鬼兵一样,天真的认为计蒙就会毫无防备的进入伏击圈。

    可见相貌与才华等同之事,真的是不存在的。

    此人魂,正是姬轩辕子孙颛顼。

    说起来,在人间之时颛顼还与计蒙合作过。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人间之外有阴曹地府一说,那个时代的人,也不知道死后魂魄会入阴曹地府。而颛顼认识计蒙时,正忙于与共工氏族开战。

    与此同时,远在阴曹地府中的酆都大帝也急需大批鬼魂,来为他镇守广袤无边的冥界。于是就先派出了自己的部下,蛊惑了共工向颛顼开战。随后,又派出了他手下两名鬼将,计蒙和泰逢前往人间协助颛顼也共工部族厮杀。

    于是乎,在人间后世中,就有了共工氏族大军犯边,颛顼点燃七十二烽火台,以及泰逢计蒙携领毒蜂毒蝎助颛顼击败共工氏族的传说。

    其实颛顼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泰逢和计蒙来者不善,哪个正派的神仙会带着毒蜂毒蝎等毒物前来参战,一看就是来路不正之物。

    但颛顼真是天真得可爱。后来,此事竟然被他让史官描写成为了天降神助的美誉;就连萧石竹当年还是懵懂少年时,在人间某本书上读到这段有关颛顼的散闻轶事,也是略微思索,便知颛顼得到了的神助,不过是一场美好的幻想罢了。

    那些记载中的英勇事迹背后,还不知道暗藏着多少阴谋和血流成河呢。

    可笑那颛顼白白比萧石竹多活了数千岁,至今他依旧还是把问题看得那么简单。

    望着四周,黑夜中那些藏身于草木间跃跃欲试的鬼兵,颛顼尽是欣喜若狂之余,幻想着一会他该用什么样的招式,把计蒙的龙头斩下。

    就在他沉浸在自我陶醉的幻想中,正在开心之时,身后草木间忽然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北风发出如虎啸般的呼啸,很快就盖住了那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而颛顼忽地一惊,从幻想之中随之又快速定下神来后转头定睛一看身后,就见到一个形状与人魂相似,但长着一条轻轻地摇摆着的斑斓虎尾的妖魂,已来到了他的身后。

    来的这个妖魂,正是泰逢。

    这个妖魂在颛顼来到阴曹地府后不久,就辞去了北阴朝的鬼官,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来到凤麟洲中,继续为颛顼效忠。

    从那以后,泰逢就一直是颛顼的高级幕僚;直至今日依旧是。

    据泰逢自述,他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在人间与颛顼并肩作战,产生了浓厚的战友情谊,也对颛顼在人间的勇猛和果敢心生敬佩,故而放弃了北阴朝的高官厚禄,前来继续追随颛顼。

    而这数千年来,他不但没有反叛过颛顼和有熊国,还常常帮颛顼暗地里出谋划策,让颛顼在姬轩辕的面前可以露脸不说,还得到了姬轩辕的认可。这让颛顼不但没有怀疑过泰逢,反而对其非常信任。其后有熊国国破,泰逢毫无怨言地跟着逃出轩辕城的颛顼四处东躲西藏,更是让颛顼也感激不尽。

    “主公,已经打听清楚了。”泰逢随之走到了颛顼身边,在一片枯黄的杂草后蹲下身来,对身边的颛顼悄声说到:“计蒙出城后是一路向南而来的,必定会经过此地。”。

    话才说罢,泰逢股后长着的那条拖地的斑斓虎尾,轻轻地左右摇摆着,把落在了尾巴上的几片雪花抖去后,又悄声道:“应龙将军也已在山崖之巅,把我们的空骑兵布置妥当。”。

    听闻了此话,颛顼更是兴奋,双眼都听得放光的他,当下强压着胸中翻腾的兴奋,对泰逢用激动而颤抖声音说到:“你速速去谷口守候,见到计蒙率军入山谷后,即刻施展鬼神之术,用鬼雾封锁山谷入口一带,令计蒙暂且无路可退。”。

    泰逢没有废话,只是应了一声之后站起身来,在林间飞掠,在参天大树见穿梭,朝着山谷北口那边悄然飘飞而去,转眼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天降黑雪越来越大,谷中兴云石也在源源不断地喷吐着白雾般的霜气,使得整座飞霜谷中寒意突然又加重了数层,一片白雾皑皑,模糊了山石溪流。

    泰逢在谷中的参天大树间穿梭自如,一步数丈,不过片刻功夫,泰逢已冲出了谷口,站到了皑皑霜气之外。

    只见得那泰逢一个转身,袖袍随风一动,相继滑落出九枚骷髅头来,凌空而飞,环绕在他身边缓缓旋转。

    紧接着,就见得那泰逢双手横在了胸前,捏出一个古怪的法诀。随之,那九枚骷髅头瞬时散发出淡淡的血光,而泰逢双眼也渐渐地发出了锐光。

    一股浑厚纯和,夹杂着几分血气和鬼气而显得诡异的玄力,从泰逢身上散发而出。

    紧接着,一道肉眼不可视的血光从地下升腾而起,见风就长,瞬间就把整座飞霜谷笼罩在了其中。

    泰逢缓缓放下了双手,微微抬头看向了笼罩着飞霜谷的那道血光,阴笑起来,双目之中随之洋溢起了得意之色。

    片刻过后,泰逢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再次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了北面。他脚下的大地,也随之微微颤抖了起来。

    眼中精光大盛的泰逢举目看向前方,只见得一杆绣着百鬼夜游图案和两支绣有九龙图纹的大旗,傲立在漫天风雪之中,朝着他这边而来。

    在三支大旗的后面,紧随而来的就是以计蒙为首的酆都军。

    抬旗的骑手踩着地上铺开的雪花,来到了泰逢身前一丈开外。他们身后跟着的大军,也停了下来。

    唯有计蒙,继续驭兽上前,直绕过旗手来到了泰逢身前一尺外,这才停了下来。

    两鬼都在沉默着,脸上神色平静,计蒙俯视着泰逢,泰逢仰视着计蒙。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鬼眼中都泛起了点点久不曾见的激动,随之眼角肌肉微微抽搐起来。

    “我们有多少年未见了。”片刻过后,收起脸上严肃的神色,面露和蔼的计蒙率先开口,对身前的泰逢淡淡笑问到:“老搭档。”。

    曾经杀鬼如麻,绑着酆都大帝四处征战的计蒙,原来也能露出如此和蔼的微笑。

    北风吹来,掠动着泰逢的衣襟,也吹得落在了四周树木上的雪花簌簌落下。

    “好几千年了,自从我奉旨卧底到了颛顼身边,为了保证我的身份不被暴露,我们就没联系和见面过了吧。”一声感叹后,泰逢的目光绕过了计蒙,朝着对方身后望去。

    若是颛顼在此,听到这番对话不知会有何种心情。

    军士们手中的火把照亮了黑夜,使得泰逢在雪夜下也能清楚地看到,大军中那一支铁车车队前端,那几辆黑漆漆的方形铁车。

    “里面装着的,是神机弩吗?”泰逢端详那些铁车许久后,收回的目光落在了计蒙的脸上。

    “是的。”计蒙点了点头,又道:“不仅如此,为了让这些暴民绝望,我还特意向陛下要来了十万支大桃木弩箭。”。

    话说到此,轻轻一哼的计蒙撇嘴冷笑了起来。

    而泰逢听到了大桃木弩箭时,眼中浮现兴奋之色。

    他鬼不知此为何物,但他们这些北阴朝的老臣们却知道,那东西和鬼差手里的水火棍一样,尽是用度朔山上大桃桃木制成。

    一旦被这种弩箭击中体魄,任何鬼都是在痛苦下灰飞烟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