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606】绝望(上)
    船外风雨依旧,只是比之前小了一些;而之前不知疲倦撕扯着黑夜的雷鸣电闪,也已远去。

    广袤的瞑海上,那本还咆哮不止的汹涌波涛和巨浪,也随着风雨渐小而变得相对平静了些许。只是天地间还是一片灰蒙蒙的,充斥着浓郁的阴煞之气,令百鬼倍感舒爽。

    岛上茂盛的植被,依旧在风雨下不断地左摇右摆,滴水不停。水珠落在了地上,落在了三座岛上的每一条青石路上,发出了啪啪声响。

    几年的光景,这儿已经发展成了三座人口稠密的城镇。每座岛上,都能看到有座层层迭落的高宅叠院,林立在岛上的各座山峰丘陵坡上。山下良田千顷,让三岛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还能为九幽国其他地区提供军粮。

    三岛环抱下的港口中,那共渊的旗舰还停在其中,只是在风雨稍小后不再那么的摇晃了。

    船舱之中,那些镶嵌在树状青铜灯上的蜈蚣珠,散发出了淡淡的柔光,洒向了舱室里的每一处角落。萧石竹说完那话,就把目光从秋霜脸上移开,落在了冬月五官小巧的脸上。

    一直默不作声的冬月不禁抬眼起来,与萧石竹对视一眼后,又缓缓移开了目光。

    “但龙驹关也不是可有可无之地,都乌拉回来了,就得有他鬼去接替她守关。”话说到此,萧石竹把声一顿,但目光还在冬月的脸上来回打转。

    他心中早有计较,是要把都乌拉调离东夷洲另有用处,以此同时让其他诸鬼觉得他还是惩戒了都乌拉,不敢再违抗他的军令。

    但是在都乌拉走后,龙驹关总得有他鬼去打理。从学宫才毕业的小鬼,可担不起这份重任。唯有冬月这样的老臣,虽然面容历经千年,依旧是一副小巧的五官,脸上还挂着点点稚气的小孩模样,但冬月的内心早已成熟,不但做事情谨慎小心,而且考虑问题周全,总能把手中任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只有这样的鬼官,才能担起守卫龙驹关的重担来。

    见萧石竹目光迟迟未从自己脸上移开,那冬月暗中思量道:“莫不是主公要我去守关?”。

    她倒是不惧去守卫边关,也不是想要推诿这一个需要长途跋涉,去往远方的离乡任务,只是略有好奇的猜测一下罢了。

    “冬月,你去。”果不其然,不过须臾之间,萧石竹就又开口说到。

    面色依旧平静的冬月,在应声之时,心中也暗自说到:“果然,这份差事是落在了我的头上了。”。

    说罢,心中升起了淡淡的自豪。

    “龙驹关是我国现在一处边境要塞,也是我国龙刍草的种植基地。龙刍草对兽魂,有着强筋健骨的功效,可以强化我们的骑兵坐骑,把这样一个地方交给没有任何战场经验和治理经验的小鬼们去打理,我着实不太放心。”目光柔和了些许,不再是那么锋利的萧石竹踱步来到舱室中高头书案后坐下,继而注视着冬月,缓缓说到:“这也是我把你特意从丹水郡中,传来此的原因。”。

    冬月默然把头一点,脸上也浮现了些许自豪和骄傲。

    能得到萧石竹信任的鬼不多;尤其是他在经历了诸多的暗杀和征战后,萧石竹内心的多疑不减反增。他能把龙驹关这么一处边塞交给冬月去打理,反而是一种信任的表现。也是让冬月,感到自豪和骄傲的原因。

    “丹水郡如今已全面稳定,再把你留在丹水也是大材小用。龙驹关一带虽是战区,危险比较多,但只有你这样的能臣可以担此重任。”说到此,顿了顿声的萧石竹终于缓缓移开了目光,朝着冬月身边的秋霜看去:“本想让秋霜去的,但三星岛也是重中之重,与朔月和黑龙岛形成了互相呼应之势,是我国的北大门,也必须交给我信任的,有能力的鬼来镇守,因此秋霜还是继续坚守三星岛。而龙驹关那边,就摆脱冬月你了。”。

    “诺。”冬月和秋霜又齐齐应了一声。

    “明日清晨,冬月就随着共渊的舰队去往东夷洲。从南面的山湾登陆,林聪会安排鬼兵把你护送到龙驹关里的。但依然不要越境作战,对于怎么对付和报复雷泽国,我自由安排。”话说到此,萧石竹略一沉吟,眼中滴溜一转,不知道在思索这什么。

    片刻后,他继而又对秋霜斩钉截铁道:“同时,你明天一早安排我离开三星岛,而狐姬让她晚两天再走。”。

    萧石竹把该安排的都安排妥当了,就应该离开回都了。只是,他始终对涂瑶清没有丝毫的兴趣,也还是不愿意与之再同行......

    凤麟洲,轩辕城外。

    一支全副武装的酆都军,正在从天而落的漫天黑色雪花之中列队出城,默不作声地向南而去。

    漫天雪花洋洋洒洒,军中林立着的北阴朝旗帜,在呼啸如虎啸的寒风之中,翻卷招展,哗啦啦作响不停。

    而在这支大军的前方,领队的正是计蒙。面色凝重的他骑在一只外貌如虎,身披斑斓但背长有一双翅膀穷奇兽魂背上,一手持缰绳,一手握住了悬在腰间长刀的刀柄上。

    他在这个飞雪的深夜,率军出城而去,表面上是要去巡视其他地方,实则是另有任务。

    自从有熊国亡国之后,残余的有熊国军的余孽就化整为零,躲进了深山老林之中,守着山涧要道当起了‘山大王。’。

    今日伏击一下酆都军的物资,每日抢夺一下酆都军的给养。虽然威胁不大,但也让酆都军们烦不胜烦。

    更让计蒙头疼的是,这些余孽的存在,让幸存下来的有熊国亡民们,内心深处依旧有着负隅顽抗的信念。

    他们总是不甘心做北阴朝的顺民,计蒙还是看得出来的。

    为此,计蒙想要给予这些亡民和那些飘忽不定的有熊国余孽们一个绝望。而要做到这点,就得把有熊国军的余孽尽数屠杀殆尽,不留任何活口。

    包括那些支持和暗中庇护有熊国军余孽的诸鬼,也得一个不留的杀他个干干净净。

    以此来一个杀一儆百,狠狠地威慑有熊国亡民,和凤麟洲中的其他鬼民的同时,也给他们传达一个信息:不做北阴朝的顺民那就死!

    但要抓住这些躲藏在深山老林之中,终日神龙见首不见尾,还都是已化整为零,目标并不明显的有熊国军余孽,也不是一件易事。

    思前想后,聪明的计蒙想到了他是这些有熊国军余孽的眼中钉肉中刺,总想要把他处之而后快,那他便可以用自己做诱饵,把有熊国军余孽都吸引出来。

    于是,半个月前他便不经意间放风出去,宣称了自己接到了酆都大帝的圣旨,将在最近代天巡狩,出巡凤麟洲各地。

    他坚信,这个消息会在短时间内就传到了那些有熊国余孽的耳中去。但是为了保证这消息不被对手怀疑,他并未公布具体时间。

    直到几天前,他才让轩辕城中部分酆都军打点行装,作出一副要外出远行的姿态来。

    计蒙不愧为北阴朝的当世名将,他深知以其说不如做。只要让部分军士开始打点行装,再加上之前故意放出去的风声,那么有熊国军的余孽一定会动起来。

    果不其然,在他手下的军士们开始打点行装后不久,城中就有有熊国亡民们,瞧瞧地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暗中观察着的计蒙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于今夜带着部队忽然出城。

    离开了轩辕城的酆都军,随着计蒙冒雪前进。初冬的这场雪,还不算太大,行军并不是很困难。只是那冰冷的雪花洋洋洒洒落下,洒在了军士们铁制的铠甲上,也不免有个别军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不过这些酆都军们,多数都想不通计蒙为何要大半夜地出城,难道连等到天亮都不行吗?

    想到此,再听着耳畔回转的呼啸北风,他们就开始怀念起营房里的火炉与温暖的被窝来了。

    驭兽走在队伍前端的计蒙,心里可没有那么多的杂念。

    他那双龙眼透过了漫天北风中飘落的雪花,向着前方南面望了过去。

    在身前远处的黑暗之中,有一道南北向的山峡。在这长有十数里的山谷中,两侧峡壁陡峭险峻;谷中林木花草茂盛,溪流成河而石笋林立,故而地形复杂,易守难攻,为拱卫轩辕城南面的一道天险。

    计蒙得到情报,多说的有熊国军余孽就是集聚在那片地方,为首之鬼,正是先女魃一步逃出了轩辕城的颛顼。

    而据一些传言所说,跟在颛顼身边的,正是计蒙一直在找寻的有熊国大将应龙。

    这处山谷,便是计蒙此计的第一站。

    如果情报不假,那么此时,整个山谷之中应该已聚集不少的有熊国军余孽,借着夜幕黑暗躲藏在草木后,静候着酆都军和计蒙的到来。

    想到此,计蒙不但不惊不惧,也无丝毫慌张,脸上神色依旧平静。

    又驭兽往前走了几步,计蒙缓缓回头,看向了身后大军。借着军士手中火把光亮,他可以看到大军中那支蜿蜒前行的车队。

    车队里的每一辆车子,都是四面铁壁环绕,四四方方的车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铁盒子!

    而里面装着的,正是让有熊国军余孽的绝望。

    【蜈蚣珠——夜能放光的宝珠;《坚瓠集》卷五记载:明朝万历年间,江苏武进有座桥,人在上面休息就会得病而死。居民十分恐慌,百思不解其中奥秘。后来有几个胡人来到,发觉有毒虫盘踞桥下,就制了只铁笼,内设机关,笼内铺上丝锦,放着熟鸡。傍晚抬到桥下。人们远远躲开,生怕触犯毒虫。胡人暗中监视。夜里毒虫来时,势如风雨,许久后气势减弱。天亮开笼一看,笼内盘着一条长达数丈的大蜈蚣,百足被丝锦缠缚。胡人用刀剖开它的头,取出一颗巨大的明珠,再剖百足,一只脚有一颗珠。这一百零一颗珠成了稀世珍宝,也就是蜈蚣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