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71】不进只守
    柔和的夜月之光透过天坑坑顶,随着习习夜风洒了下来,铺满了绝香苑的楼顶。上成的玉石制成的玉瓦上,泛起了道道温润细腻的光泽。

    那些玉瓦和屹立在翘角上古神石像,更是晶莹剔透。

    “当然不是的,我怎么可能会不想上学呢?”萧茯苓连连摆手着,急声否认道:“我这么乖,又怎可能会有不想着上学的这种懒惰想法呢?”。

    语毕,睁大双眼的萧茯苓,注视着似笑非笑的鬼母,有节奏地眨眼几下。

    月光下,她那一双美目顾盼眼波俏。流转的眼波随着眨眼的动作,放佛是在对母亲说到:“信我,一定要信我。”一般。

    “你和你父王一样,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乖字,只能信三分之一。”鬼母当即伸手出去,轻轻地捏了捏萧茯苓嘴角边的脸颊,又弯曲食指,一刮她如萧石竹一般挺翘的鼻梁,嫣然一笑:“算了,今日过节不与你计较。”。

    “娘亲真好!”小嘴一下子变得很甜的萧茯苓,环抱着鬼母的臂膀,把头歪斜,靠在了对方的肩头上。

    “少来。”鬼母收起笑意,嗔道着白了女儿一眼。

    萧茯苓确实嘻嘻一笑,随之便又陷入了沉思之中,不再言语。

    等了片刻也不见她说话,鬼母便好奇的问到:“想什么呢?”。

    “我不去看父王了。”话音落地之时,萧茯苓已开口答道。随之,眼中溢出了丝丝坚定之色。

    鬼母倍感费解,不禁“咦?”了一声后,注视着女儿狐疑道:“为什么不去了?”。

    “您这边更需要人手;我在王都中,从学宫下课回来,就还能帮你批下奏本,办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萧茯苓再次扬起了嘴角,脸上绽放了微笑:“我父王那边他自己应付也是绰绰有余,无需我去帮忙;而且他终归会回来的。”。

    萧茯苓所说这番话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心。

    女儿真的长大了,也懂事了不少,这令鬼母倍感欣慰。不由得抬起手来,帮她先把贴在了耳畔的发丝,别到了耳后,又轻抚着女儿脑袋,故意逗她道:“你不后悔?”。

    “当然,我找菌人给父王传个信,他会在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后,自然会回来的,我当然不必去了。还省的山高路远的,当中还要过海。”萧茯苓微微昂首,面带自信地得意说到......

    东夷洲,大小孤城。

    阴日西升,曙光普照之时。千疮百孔,一片狼藉的大小孤城中已然恢复了平静和安详。厮杀和惨叫,还有枪炮声都随着夜幕的褪去而消散。唯有九幽国枪炮在城中街道和房屋上,留下了的无数大小弹坑和满目疮痍,静静地诉说着昨晚的惨烈战斗。

    守城的尸魂军军卒,十有七八在今早就未能再醒来,剩下的都在九幽军枪炮所指下认清了形势,弃甲投降了九幽国。

    占领了大小孤城的九幽国军,在占领了这两城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按惯例并未杀降。并且严格施行着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的军规,与城中鬼民更是秋毫不犯。同时也毁去了两城中的四个鬼奴市场,从中释放出了近十万的鬼奴。

    种种举动,让城中鬼民们并未把九幽国军当作洪水猛兽,也使得九幽国军在大小孤城中很快就站稳了脚跟,没有遭遇任何的民变和反抗。

    萧石竹还下令投诚的城中鬼官立马开仓放粮;在把粮食优先分配给了才释放的鬼奴,其次是城中的鬼民和降兵。

    其后他又下令大军,开始修筑两城中所有的防御攻势,包括被炸毁的城墙箭塔。同时也把降兵们进行了治疗后,编入了他带来的各支九幽军中,快速稳定了城中秩序。使城中鬼民们一切照旧,商户依然开门做着买卖。

    看这势头,九幽国军似乎没有乘胜进攻城后温源谷的意思,似乎是要在这大小孤城里安家了一样。

    阴日继续徐徐东升,城中满地红芒,如似血光。

    统兵将领英翎星和蓐收,在忙活了一夜后,顾不得上去休息一下,就相约朝着大孤城的城隍衙门里大步而去。

    两鬼一路走来,双眉尽是紧皱着,脸上布满的疲惫中透着焦虑。大步流星冲入衙门内,在身后带起了一阵劲风。

    当他们站到了明亮的大堂上时,就见到萧石竹正端坐在大堂深处,盯着身前桌案上铺开的大小孤城地域图,皱眉沉思了起来。

    四个贴身警卫跨刀背枪,站在桌案边四方之处,威风凛凛。

    而一直紧随在他身边的菌人神骥,则是靠着立在桌案上的签筒,坐在桌面上打盹了起来。

    英翎星和蓐收二鬼方才在他对面站到,萧石竹双目依旧盯着地图上点线连成的山水图案,双唇却已缓缓开启,悠悠问到:“是不是城中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说话间,萧石竹脸上神色渐渐化为平静。

    英翎星和蓐收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眸深处泛起的淡淡惊讶;显然他们对萧石竹猜到他们来此的目的,而感到有些吃惊。

    “还有就是比尸国动起来了,斥候已回报,有大批敌军在大小孤城附近快速集结,我说的对吗?”萧石竹抬起头来,举目瞥了一眼他们紧锁的眉头,呵呵一笑。

    笑容之中,透着满满的自信之色。

    “神了,神了。我等都还未曾开口,主公便猜到了我们要说什么。”蓐收顿时眉开眼笑,眼中激动浮现,急呼道:“难怪之前酆都军就算鬼多势众,占了多数优势,依然不是主公你的对手啊,原来你会料事如神啊。”。

    “你这夸得我真是神清气爽啊。不过不是料事如神,是你们脸上的焦虑之色告诉我的。”萧石竹朗声哈哈大笑后,站起身来抬直双臂,好好地伸了个懒腰;但是脸上神色依然平静,整个鬼都镇定自若。

    察言观色,可是他的拿手好戏,通过英翎星和蓐收的神情,推测出两鬼要说之事,对萧石竹来说可不难。

    伸完懒腰后的萧石竹,顿了顿声又淡然说到:“具体说说斥候们的回报内容。”。

    “诺。”蓐收微微行了一礼后,再次皱起眉头,面露几分担心,嘴里急声道:“我们派出去的斥候方才回报,大小孤城北方谷中已有十万余尸魂军已集结完毕。而东西两面,也各有十万尸魂军在紧锣密鼓的进行集结;看这情形,比尸国是要趁着我们初到此地,立足方稳就给我们来上一个三面合围啊。”。

    “关键是,如今大小孤城之中的城墙和箭塔,以及防御工事都尚未完全修复。”接过话来的英翎星,脸上担忧更重了几分。

    没有防御工事,城中大军就没有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势。而且萧石竹在战斗结束后,就把飞雷车和大仙槎作为运粮和物资队,派回了漫江城去,最迟要到明日清晨过后,这支飞行大队才会返回。此时,城中的九幽国军又面对即将兵临城下的三十万敌军,必然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死伤惨重的。

    所以这两名鬼将,才不由得有些焦虑。

    “为将者,当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尔等大可不必如此担心,否则你们的手下也会心慌的。”两鬼点头应声之际,萧石竹却又是淡然一笑,缓缓道:“人为铸造的地利没有,我们就用天然的地利。”。

    说话间竖起了右手食指,一指身前桌案上的地图。

    两个鬼将随之踏前一步,探头朝着萧石竹手指之处望去。只见得萧石竹手指所点之处,正是大小孤城中间的那道南北走向的连绵山脉。

    “孤山?”蓐收轻声的嘀咕着,又皱了皱眉。

    萧石竹微微颌首。

    这两城之间的这座山脉名为孤山,不过南北长十余里,宽也不过三十里左右。但此山在雨水充裕,土地肥沃的东夷洲中特别另类,并不多见。山上除了如刀斧劈砍出的悬崖峭壁外,就只剩下巨大的岩石,寸草不生荒凉得很。

    蓐收颇为费解,这样一座草木不长的荒山秃顶上,去哪里找掩护?又怎么算是自然地利的防御工事呢?

    但蓐收费解之下又动脑稍加细想,联想到就算城墙建好,不也是草木不生后,双眼忽地一亮,顿时恍然大悟。

    “主公可是要把火炮架上此山上的悬崖顶上去?”蓐收抬头起来,与似笑非笑的萧石竹四目相对,但随之看到大堂上还有其他鬼在后,赶忙压低声音地问到。

    大堂外云散日朗,天地间吹起的暖风从完全敞开的大门,一股脑地涌进了堂内。

    “当然。我国的虎蹲炮全是曲射炮,上了山崖不会被岩石阻挡射界,且居高临下,把守两城四方绰绰有余。”身上玄袍被刮入堂内暖风吹得微微一鼓的萧石竹,却对他鬼毫不避讳。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之际,指着地图的手指,在地图上的孤山范围内,顺势画了一个圈。

    “再在城南和东南西南两侧,挖掘出环形战壕,架上迅雷铳和毒火神炮,不进只守,把比尸国的军队一点点的吸引过来,然后一点点的消耗了。”顿了顿声的萧石竹,抬眼环视着蓐收和英翎星;微微向上翘起的唇角边,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

    蓐收和英翎星闻言,都未搭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们知道萧石竹的意思是,借此有利之地分批消灭尸魂军。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蓐收稍加细想后,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敌军不来大小孤城,绕靠此地直奔九幽军的后方而去呢?

    想到此,蓐收惊得额上冷汗渗出,赶忙把自己的想法对萧石竹说明。

    但萧石竹再静静地听完他的想法后,并未惊惧,反而淡然一笑后,对他悠悠说道:“只要把我的‘萧’字大旗高挂城头,放出风去说我在大小孤城中,那么替父报仇的执念,就会驱使着奢望不断的发兵来攻打大小孤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