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68】思念
    阴影带起的凉意,在城中随着阴影弥漫开来。城中鬼民们纷纷抬头,看向空中后,无不诧异。

    在大殿门前与萧石竹喝茶的蓐收微微一惊,转头向大殿屋檐外的苍穹上举目看去。

    他看到一面巨大的平坦船板,悬浮在了大殿外悠悠白云下的半空中,徐徐微风间。面积庞大的阴影,正是来自此物。

    面色多了几分激动的萧石竹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屋檐外站定后,昂首看向头顶之上。一艘长三十三丈三尺,阔一十六丈的仙槎,悬浮在了他的头顶之上,离地两百多丈处的半空中。

    光是并列在船身两侧的风火轮,就足有五十六个;每一个风火轮的直径均为一丈,旋转下劲风忽生,拖着巨大的船体悬浮在半空中而不落。

    如今的这艘仙槎,比之前萧石竹初到东夷洲时,带来的那五艘仙槎,足足大了三倍。

    紧随其后走到屋檐外的蓐收,站定在了萧石竹身边,举目看向空中后,顿时惊得瞪目结舌。

    除了那艘巨大的仙槎外,还有五艘小仙槎,和两百多辆飞雷车。它们几乎把整个漫江城上空填满,带起的阴影把偌大的漫江城完全笼罩了其中。

    那艘庞大的仙槎,是早在萧石竹开始南巡之时,就已在朔月岛上开始秘密建造了的。而在九幽国中,除了参与建造此仙槎的工匠外,知道这项庞大攻城的鬼,绝不超过五个。

    直到不久之前这艘仙槎方才完工,并且完成了试航。随后就交给了英招的儿子英翎星,载着他和他率领的空骑兵,朝着东夷洲而来。

    萧石竹在听了蓐收的献策,制定了北上奇袭比尸国,攻占温源谷的计划后,却迟迟一直没有发兵,就是在等待这支奇兵。

    而这次北伐之前,漫江城中多数兵马已经分配了羽花、吉殇、朱亥和姑射神女,由他们率领向凤鸣谷和漫江城西北各地发动进攻,从而使得漫江城中兵力不多。进攻大小孤城的主力大军,只能用此时他头顶上方悬浮着这支空军,以及漫江城中少数兵力。

    否则一旦抽调太多,后方必然。

    而有了这支空军,不但可以把大军一天之内空运到了大小孤城上空;且任由大小孤城在怎么的地势险恶,易守难攻,没有强大的防空武器,也别想在这支庞大的空军下固若金汤。

    “蓐收将军感受如何?是不是觉得壮观而又雄伟,足以让你一瞥就心潮澎湃?”萧石竹活动了一下,因抬头太久有些发酸的脖子后,转头看向还在呆愣中没能回过神来的蓐收,颇有得意的问到。

    “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闻言才猛然回过神来的蓐收,也转头看向萧石竹。

    抬起手来使劲揉了揉的双眼中,依旧有惊愕在徘徊。

    “你说这些仙槎吗?”萧石竹竖起的右手食指,指向头顶上方轻旋虚划一圈。

    “是啊,它们可比北阴朝的贯月槎还要大。”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的蓐收,至今也没从惊愕中缓过神来。

    每每见到九幽国的军工,从火铳到火炮,再到眼前的这些气势磅礴的仙槎和飞雷车,都足以让诸鬼目瞪口呆半晌。

    “冥界传说里不是说,神之子是救世主吗?”萧石竹显然不想告诉蓐收太多的细节,诸如得到了魔神科技和古神著作等他也不想说,于是搪塞道:“我或许真的是救世主呢。所以,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我是自带光环的。”,说着说着,萧石竹五官间再显得意之色。

    “自带光环是什么?”耿直的蓐收在发问之际眼珠滴溜一转,快速回想着自他投诚后,所见萧石竹的诸多行为,又道:“可我见你还是会饿会困,甚至还会口渴,这也不像是古神啊。”。

    正要给他解释什么是光环的萧石竹,登时愣住,一时语塞。双目瞪大了些许,紧盯着蓐收那只有好奇,并无奚落的双眼。

    可还没等他反驳几句,蓐收又若有所思地道:“我见过酆都老鬼可以数百日不食,仅靠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为生。”。

    “难怪你在北阴朝升不了官!”萧石竹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后,转身过去,面朝大殿前方。

    他才转身过来,就见一个英姿飒爽的妖魂,从上方仙槎飞下来。这妖魂生有一张人面而长着膘肥体壮的马身,而身上还布满了斑斓虎纹,且肩生一对黑羽鸟翼。长羽光滑明亮,甚是好看。

    萧石竹从这个年轻妖魂的身上,放佛看到了他的异性兄弟英招的身影。

    这一个恍神间,此妖魂已落在地上收起了双翅,兴高采烈的喊一声:“萧叔。”后,立马迈开了健壮四蹄,朝着萧石竹飞奔而来。

    来者正是英招的儿子英翎星。

    约一个月前,他率军与水师一道东进,到黄泉海边时水师战船返航。他们就率军乘仙槎继续东进,直奔漫江城而来。

    “翎星,越长越状了啊。”萧石竹微笑着迎了上去,把他上下一阵打量后,急声问到:“你爹你娘还好吗?”。

    “都好,能吃能喝能睡的。”站定在了萧石竹身前的英翎星,先应了一声后,才收起了笑意,拱手行礼道:“小将英翎星,拜见主公。”。

    “行了行了,不必这么多礼。你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以后的上司。”萧石竹笑着摆手后,拉着英翎星转身过来,走到了蓐收身边,给英翎星介绍道:“接下来你跟着这位蓐收将军,辅佐着统军练兵,排兵布阵。”。

    “诺。”牢记着父亲交代的英翎星,也没多说什么,点头应了下来后对蓐收徐徐行了一礼,毕恭毕敬地唤了声:“蓐收将军。”。

    正说着,萧石竹一个皱眉,顿觉鼻子有些发痒后微微弯腰下去,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抬头直腰后,萧石竹把左手食指竖直,横在了鼻孔下揉了揉。英翎星打量着他微红的鼻头,关切地问到:“萧叔,你不是感冒了吧?”。

    “估计是有谁想我了吧。”萧石竹淡然一答后,又道:“来,我们去制定一下明日的战术。”。说着就招呼着他们两鬼,朝着大殿中而去......

    宝玉妆成的玉阙宫中,殿堂之间阴气升腾,楼阁其内鬼雾弥散。

    萧茯苓身着白色丝绢的轻盈素衣,身背着小思留给她的五剑,一蹦一跳地朝着绝香苑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她就来到了绝香苑的宫门前。

    今日中元,乃是冥界中众鬼狂欢的热闹大节,绝香苑的宫门上,已挂起了装饰之用的白色狭长形丧幡。门前左右两侧,也立起了半丈来高的崭新旗杆,上悬招魂幡正在随风招展。

    萧茯苓都没有禀告,就径直的穿过了门洞,走到了墓木树冠如盖,怪石异花点缀其间的苑中,朝着隐于茏葱冥木后,熌灼鬼花间,那雕甍绣槛的主楼而去。

    才来到楼里,就见到楼内正中处,万花丛中,奇草之间已摆起了一张珊瑚圆桌。

    琼香缭绕,鬼雾缤纷。只见得桌上整整齐齐地铺设有百味八珍,爆炒的龙肝和清蒸的凤髓,红烧的虎爪与黄焖的豹舌。百味珍馐,异果嘉肴应有尽有。玉液琼浆,香醪佳酿无一不备。

    往日都吃的清淡简单的鬼母,也是今日恰逢过节,就奢侈一下。这才设下了这一桌尽是佳肴异品的家宴。

    宫人们还在摆设菜肴,萧茯苓已坐到了桌边去,盯着这一桌美味佳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她环视四周,见除了忙活着的宫人们外,只剩下她娘亲鬼母种下的奇花异草,和饲养的那些奇鸟异禽。

    又咽了咽口水的萧茯苓,伸手出去,往身前盘中抓起一片切的薄如蝉翼般的豹舌,昂首之际便把豹舌往张开的嘴里送去。

    那片五味俱全的豹舌方才入口,门外就响起了鬼母的声音:“你父王不在,没鬼管得了你了是吧?”。

    萧茯苓遁声望去,就见鬼母和赖月绮已缓步走入了楼中,正朝着圆桌这边而来。

    鬼母正是去请赖月绮来用膳,这才不在苑中的。

    再看萧茯苓,面有不惧,随之笑嘻嘻地道:“娘,您说什么呢?您不就可以管我吗?我也服您管啊。”。

    “那你还用手抓菜?”坐到了上席处的鬼母,略沉着脸责备道:“说了多少次了,别用手抓菜;你这哪里像个有规有矩的翁主?”。

    “那我以后不抓了;大过节的,娘您也别生气了。”萧茯苓嘿嘿一笑,轻描淡写的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鬼母想想也是,而且没必要小题大做,于是便淡淡说了句:“下次在有这等没规矩的行为,看我不打你。”后,摆摆手,示意已把一桌佳肴摆放妥当的宫人们退下。

    待到绝香苑主楼里,只剩下她们三鬼时,鬼母拿起筷子,环视着女儿和赖月绮,不急不慢地道:“即是家宴,也没有这么多的规矩,都动筷吧;我交代了庖厨,今天这顿家宴做的都是你们爱吃的菜肴。”。

    赖月绮微微颌首间拿起筷子,与鬼母边闲聊着,边吃起饭来。萧茯苓却迟迟未曾动筷,只是托腮愣神,呆呆地看着鬼母身边那张空空的御座。

    吃了几口菜的鬼母,注意到了呆愣着的萧茯苓。于是她放下筷子,拿起素巾擦了擦嘴,问了句:“茯苓,你这么了?”。

    说话间,她见萧茯苓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她身边的御座时,便想到了女儿这是想父亲了。

    看着女儿眼底泛起的思念,鬼母细细一想,茯苓也有一年多没见到萧石竹了,这令她一时间心里不是滋味,便柔声对萧茯苓问到:“想你父王了吗?”。

    萧茯苓闻声,从呆愣中缓过了神来。赶忙暗中定神后,强压着心中不断涌起的思念之情,从筷枕上拿起筷子,起身从金丝暖锅内夹了些肉菜到自己的小碟里后,嘀咕道:“谁想他了?只是觉得,这么一大桌的美味佳肴,我父王是吃不到了。要是他知道了,得后悔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