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61】躲藏
    显然,萧石竹没能想到骸兽大军的攻城方式,尽然会是用兽头来撞击。

    骸兽没有皮肉经络,是一种全然不知痛楚的奇异兽魂,纵然它们在转瞬间已经把自己的头颅撞的裂纹横生,但也不知疼痛,继而一下比一下剧烈的撞击着墙体。

    阵阵闷响声在城墙的砖缝间,随着骸兽一次次的猛撞回荡开来。

    电光火石间,萧石竹脑中已经闪过了几个对策,他想要用投掷类的火器,从城墙上扔下去炸碎这些骸兽。比如震天雷石榴雷和万人敌等火器。

    不过九幽国的这些火器都是改进过多次的,威力不容小觑。就这样扔下去,那必然是能炸碎骸兽,不过墙根也会被爆炸波及,石碎砖裂是在所难免的。

    情急之下,这个战争天才也一时间想不出个很好的对策来。

    而与此同时,又有数千骸兽冲到了墙下。不过短短片刻功夫,这城墙脚下已经聚集了三千多骸兽。

    萧石竹也在越来越是摇晃的墙体上,猛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奢望敢挑战他,为什么奢比尸那么硬气,原来他们手上这张骸兽王牌,绝不是个绣花枕头。

    须臾之间,墙根处多有裂痕横生而出,随着一阵猛于一阵的骸兽撞击,带着轻微的咔嚓声,向着四面八方缓缓延伸开来。

    萧石竹默然蹲下身去,手掌摊开按在了地上。既然他的火器排不上用场,那玄力必然可以。

    这名叫玄力的造物主,是阴阳两界一切生物的开端,力量之强,定能护住这摇摇欲坠的墙体。

    瞬间便已经运气而起的萧石竹,手中掌心处,有道道闪烁着青色光芒的玄力源源不断的喷薄而出。贴地流淌的玄力,有如潮水一般朝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去,试图把整座城墙笼罩在他的玄力保护下。

    不过十多息后,聚而不散的玄力形成一道牢不可破的光幕,紧贴在了墙体之上,形成一道青光屏障,挡住了所有骸兽的撞击。

    墙体的摇晃停了下来,不少的骸兽猛然撞上了光幕,登时浑身骨骼随着咔嚓声响迸裂出了道道裂缝,碎成了无数碎骨散落在地,就再也没能爬起来。

    城墙之上,萧石竹额上与双臂之上皆是青筋暴起,浑身上下尽是豆大的汗珠不断渗出。五官都因为聚力过盛而有些扭曲的他,对身边军士急声大喊道:“准备震天雷和万人敌从城头扔下去,炸死下面的骸兽!”。

    话才出口,就有一丝殷红的鬼血,从他鼻孔中缓缓溢出。

    他虽然已经能完全控制玄力,但一下子运出丹田的数量过于庞大,对他的身体和经脉,都是一种损害。毕竟他的身体,是人魂的体魄。优点是,因为是玄力所造而不容易被玄力所反噬。但缺点就是比神魂的体魄要孱弱一些,经脉也经不住大规模或是连连使用玄力而带来的磨损。

    就在萧石竹奋力保护城墙之时,九幽国军已从城头投下了不少的火器。爆炸在火器落地的那一瞬突生,带起的炎风热浪层叠纷涌,一浪推着一浪,向着周遭四方横冲直撞而去。不过转瞬间,所有到了城墙下的骸兽骑兵都化为了一堆堆冒着焦黑浓烟的碎骨,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城外地上。

    但是墙体被玄力保护住的原因,反而并未受损,只是震动透过玄力反震会了萧石竹体内,将他的树根经脉当即震断。

    不过在片刻之后,玄力又将其愈合修复。

    城外东西两面也在此刻杀声四起,姑射神女和吉殇率领的援军已及时赶到了附近。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中,东西两侧有数百枚火弹随着轰鸣不绝的炮响声,从黑暗中纵横飞射,随之猛然撞入了骸兽骑兵大军中,火光与弹片登时随着爆炸重重怒爆。本就已经在城头炮火猛轰下死伤惨重的骸兽大军,转眼间又有上万骑兵在炮击中化为齑粉或是碎骨。

    不过这只是敌军噩梦的开始。随着东西两面大军杀出来的,还有数百里乘风飞翔的飞雷车。电芒在车头闪烁不息,下一秒后,道道雷电从中激射而出,带起阵阵破口锐响,呼啸落地,讲被击中的骸兽白骨,统统撕扯成了焦黑的碎骨断骸。

    “主公,援军到了。”朱亥高喊着此话急冲到了萧石竹身边。话才落地,借着城外高涨的烈焰火光,就见萧石竹已是七窍之中均有血流不止。血丝如丑陋的蚯蚓一般,趴在他那面色苍白的脸上,使其倍显狰狞。

    “朱亥,你来指挥大军作战。”已然是筋疲力尽的萧石竹,气若游丝间,使劲了全力轻声地说到:“骸兽骑兵后还有尸魂军,争取将他们全歼于此。”。

    语毕他手掌缓缓抬起,贴在城墙外的青色光幕蓦然消失不见。而萧石竹的身躯也在此刻往后一仰,倒在地上的那一秒便已然昏厥了过去。

    瞪大双目朱亥愕然愣在了原地,有些手足无措的紧盯着昏死过去的萧石竹,几息过后才赶忙唤来军医把萧石竹抬下。惊愕已化为愤怒的朱亥,猛然抽出他腰间双锤一指城外,对军士们怒声大喝道:“给我狠狠揍这些狗娘养的尸魂!”......

    夜色深沉,星月之光黯淡不清。漫江城外热闹得很,但距离漫江城千里之外的一座山丘上,却是宁静得很。

    这座山丘下周遭,布满了白茫茫的流沙,铺面了山丘四周方圆二十几里内的地面。鬼魂一旦走进这片像液体一样可以流动的白沙中,往往只会落得个不能自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顷刻间被沙子吞噬的下场。

    而在被险象环生的流沙环绕山丘上,却是长满了碧绿参天,枝叶婆娑的巨木。遮天蔽日的巨大青叶下,还有不少矮小的灌木,在山中土石间生出。与上下草木不生的流沙地截然相反。

    但由于外面环着流沙的原因,这郁郁苍苍的山丘中有飞禽,但无走兽。而因为周遭流沙皆为洁白,所以这座不算太高的山丘也叫白沙丘。

    夜幕下,由一百个厉鬼组成的一支酆都军,高举着火把走到了流沙北面边缘出,就不敢再向前一步。纵然都是厉鬼凶魂,他们也对流沙望而却步。

    他们是被派来搜寻蓐收下落的。昨日蓐收在凤鸣谷中砍伤了土伯,然后逃走后,气急败坏的土伯就越权下令,要阎罗王手下的几万大军,对凤鸣谷周围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且要求军士们,一定是要活捉蓐收后,再带回去给他土伯亲手处置。

    于是酆都军们从昨日开始,一直在向着凤鸣谷东西和南面这三个方向搜寻蓐收,可至今连蓐收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来到了白沙丘以北,站在流沙边上的这队鬼兵,为首那个脸上横贯一道长疤,手臂上尽是横七竖八,丑陋至极的疤痕的青面赤发鬼,举目看向流沙间山丘,眼中倒映着随风跳跃的火光。

    “屯长(北阴朝军制为百鬼为一屯,设屯长。),这蓐收再怎么胆大妄为,想必也不敢躲入着白沙丘里去吧?”那厉鬼身后一个小兵踏前一步,来到他身边后顺着他目光所及之处望去,凝视着夜幕下只能看清个轮廓的白沙丘缓缓说到。

    夜风习习,张在流沙边缘处的酆都军,都放佛可听到流沙正随风而动,发出沙沙声响,奏响了充斥着死亡的夜曲。

    那个屯长闻声眯起双眼,凝视着山丘许久后,缓缓摇了摇头:“蓐收不是一般的小鬼,很久以前他就是冥界的神仆了,还经历过神魔大战和人间的创造。这种流沙会令我们望而却步,但对于他这样的老鬼来说,有的是办法穿过这片流沙,再借此为掩护躲在山中。”。

    语毕他转身过来,对手下说到:“发信号,召集距离我们最近的空骑兵,让他们飞过流沙进山搜查。”。

    他的手下应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根竹筒将其举高指天,随之拉响了竹筒底部伸出的引线。

    白沙丘上,疲于奔命了一天的蓐收,手提钢刀背倚一株巨木树干席地而坐。困意阵阵袭来,使得他不由得闭上了双眼,打盹起来。

    击伤了土伯掏出军营后,他就一路向南逃亡,一直不敢停留。直到今日傍晚,逃到了白沙丘边的他,提气乘风飞过了流沙,躲到了山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不可能回去了,击伤酆都大帝钦派的将军,那就是板上钉钉的死罪。冥界之大,尽然也会有没有他蓐收容身之地的一天。

    不知为何,才躲到山里,还气喘吁吁的蓐收仰视着头顶遮天蔽日的婆娑枝叶,忽然有点理解萧石竹的反叛行为。

    对方是神之子,听着这头衔是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可酆都大帝也不允许他自己以外的神存在,萧石竹又不愿意像蓐收至今这般,狼狈不堪的东躲西藏,于是只能奋起反击。

    胡思乱想着,蓐收渐渐地睡了过去。不一会的功夫,就已是鼾声大作,此起彼伏。

    就在他完全熟睡了之时,山丘下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惊得山中树木上栖息着的飞禽扑翅高飞的同时,也吓得睡梦中的蓐收惊醒了过来。

    飞禽的怪啸声,还有它们抖落的羽毛在他头顶回旋。蓐收猛然瞪大双眼,站起身来。紧接着警惕的环视四周,但见除了黑暗中影影绰绰的树影外,再无他物后,他眼中警惕不减反增。

    稍加思索的他提气踮足,平地跃起之上如盖一般的树顶之上,用手中小心翼翼的挑开密集的树枝,朝着空中抬头看去。

    只见北面天空中,有密集的五彩火花闪烁不停,形成一道双剑交叉的图案,在空中久久不散。

    一见此图,蓐收登时心跳加速,手心里不禁渗出道道冷汗。

    长期在酆都军中服役的蓐收知道,那是酆都军请求增援的烟火信号。在那烟火的下方,定有酆都军,很快还会有更多的赶来。

    蓐收短暂的躲藏时光就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