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55】溃不成军(上)
    此次北阴朝的东征,不仅仅是为了平叛东夷洲中各个反叛的鬼国,从而将这个冥界粮仓之一的鬼洲牢牢地掌控在朝廷手中,更是为了可以把萧石竹灭在东夷洲中。

    要不是自己要看守上千个古神们,奄奄一息的元神,酆都大帝恨不得亲征东夷洲,亲手把萧石竹给撕成片片。

    为了能保证好像是属猫的,总是有九条命的萧石竹在东夷洲中战死,而且死得不能再死了,酆都大帝把每一个细节都做了严密的安排。包括粮草后勤,运送的路线随即而变等等,他都有着精心周密的安排。

    粮草被服方面,除了接受招安的扶桑国和比尸国要为酆都军提供之外,六天洲也五日发粮船一批。行走航线也不是固定的,每次都随即更改,为的就是不被九幽国的水师所劫。

    按理说,东征大军不可能断粮才对。可为什么阴天和屡天送来的奏本,还强调了粮草严重缺乏,请求再多发些粮草而去。

    酆都大帝沉吟着思忖起来;大殿上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他鼻孔中吐出的轻而缓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清晰。

    酆都大帝在皱眉片刻过后,就想到会不会是运粮船只多有被劫,从而粮草紧缺。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九幽国的水师战舰在黄泉海以西一带,以及在东夷洲西南海岸各地神出鬼没,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或许近来送往东夷洲的粮草,都已被敌方毁去。所以东征大军的粮草只出不进,这才不得不加急求粮的。

    就在他沉思入神之时,离去许久的土伯再次大步走入大殿之中,在他身前跪下后,把一支一指来粗的细小竹筒,双手奉上。

    酆都大帝身边左右的铜灯上,灯芯中发出一声噼啪作响。火苗一跳后灯中火星迸射,酆都大帝的右边长眉随着眼角肌肉一阵抽搐。

    这种封口的竹筒,是他安插在东征大军中的探子传信的方式。此竹筒出现在他面前,说明东征大军出事了。

    心头重重一跳的酆都大帝,故作镇定的手伸过去拿过了竹筒,再次摆摆手示意土伯退下。

    待到土伯离开后,他才揭开了封堵住了口子的白蜡,从中抖出一张卷起的纸卷来。

    怀着些许忐忑的心情,酆都大帝徐徐展开了纸条,接着大殿金柱上蜈蚣珠散发出的柔光,以及左右两边灯台上的火光,定睛细看起纸条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来。

    不看还好,一看之后酆都大帝立刻板起了脸来。铁青的脸上五官间,有盛怒神色晕开,圆睁着的双目中满是冰冷的杀机。

    凌厉的阴风在他身边突生,身边地面上裂缝随着薄薄的冰翳横生而出。

    这张字条上密报的内容,是蓐收提前让运粮队出发,导致了十几万石,合计几百万斤的粮草被九幽国军用剧烈的爆炸和烈焰付之一炬,在广袤的平原上点起了一片巨大的篝火。剩下的还有近十万石粮草,被九幽国军趁乱抢走,还搭上了四万多运粮的酆都军和两万头运粮车,以及拉车的兽魂鬼命。

    一时间,东夷洲中的酆都军和所谓的北阴朝联合大军,都陷入了断粮的尴尬局面。而且如今就算有了粮草,也没法一下子征集这么多的粮车和拉车的兽魂,把粮草运往漫江城前线。

    而且字条上避重就轻,只字不提屡天在阴天带走了大部分的存粮后,把所有粮草积累到近三十万石时,才一起发出去。只是大写特写蓐收是怎么忽然下令,让运粮队提前出发的。当然还有蓐收又是如何不顾阎罗王的反对,一定要在夜里离开凤鸣谷,前往漫江城前线的。

    这就让酆都大帝一看之下,先入为主的认为蓐收的一举一动很是反常,并且这一切都是粮草被劫被毁的原因。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黑锅总要有鬼背。

    在看完这个情报之后,酆都大帝忽然明白为什么屡天和阴天开始催粮的同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信任蓐收,还要蓐收来承担此次失误的责任。

    气愤不已的酆都大帝,双手十指都在颤抖不停,怒目圆睁的他咬牙切齿片刻后,把手中纸条猛然揉成一团,愤然往地上一摔。

    就在纸团落地有弹跳而起时,他已霍然起身,对着大殿门外怒吼一声:“土伯。”。声如轰雷的怒吼,在大殿上回荡开来,绕梁而不散之际,使得殿上梁柱和地板,都微微颤抖起来。

    不明其理的土伯不敢怠慢,赶忙从殿外应声而入,快步疾行到了酆都大帝面前三尺开外后站定。连衣袍都没来得及整理,就弯膝起来,扑通一下跪了下去。但却在酆都大帝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杀气笼罩而来时,吓得土伯这个往日吃人魂都不眨眼,一口气能吃二十几个的恶鬼,大气都不敢喘。

    面色难看之极,眼中怒火高涨的酆都大帝沉声道:“你立刻前往东夷洲,斩下蓐收的鬼头送来!”。怒不可遏之意清楚地从每一字每一句中显露出来......

    阴日西升,曙光如水波一般四散开来。照亮漫江城周遭大地,也照亮了苍穹上厚密的云海。霎时间天际边纷披绯红,有若血染。

    穿戴好了玄袍的萧石竹,腰胯灭月剑,大步迈出夏州王王宫。

    他走到宫门前时,阴日之光正好照耀在他脸上五官间。立在宫门前左右两边的鬼将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镇定与平静。

    也正是这种平静和镇定,让他们获得了安心与坚定,坚定即将开始的大战,他们一定可以以少胜多。

    萧石竹在宫门前的两阙间站定,左右环视一番,目光在每一个鬼将脸上扫过之后,昂首挺胸,直视着身前远方沉浸在晨曦中的漫江城北门。

    血色的阴日之光下,城门楼子上的风铃在晨风中轻轻地摇摆着,响起了清脆的声音。翘角上,那些傲然耸立的小石兽身上透着淡淡的狰狞。

    “诸将各就各位,随我率军杀出城去,斩尽城外敌兵。”翻身骑上了越影,驭兽朝城北而去。

    鬼将们齐声一诺,带着卫兵们跟上。

    一路走来,大道两边都不断的有全副武装,整装待发的九幽国军加入到队伍中。刀枪林立,旌旗招展,待到萧石竹达到北门后时,他身后已经集聚了十万鬼兵,尽是漫江城守军的主力和姑射神女手下精壮的鹿仙儿鬼兵。

    浩浩荡荡的鬼兵,有如蜿蜒苍龙一般横贯了半个漫江城,随着萧石竹默然行至北门后。

    北门重达千斤的大门徐徐推开,萧石竹率先驭兽冲了出去。身后气势如虹,杀气冲天的鬼兵们紧随出城。

    一时之间漫江城北城外鬼气森然,飒飒阴风拂过城外地势平坦的开阔地上,顿时青草枯萎,百花凋零。前几日激战过后,在地上留下的弹坑更显肃杀。

    萧石竹灭月剑朝前一指,驭兽飞奔向前,朝着北阴朝联合大军安置在正北面的酆都军大营冲杀而去。

    出鞘的灭月剑,在阴日之光的普照下,从沉睡中苏醒过来,闪烁着耀眼刺目的寒芒,兴奋而又不安地迎风铮铮作响。

    紧跟他身后的是九幽国骑兵与鹿仙儿鬼兵,上万兽蹄飞奔下,幽静的清晨中尘埃升腾,宛如沙暴。蹄子连连踩踏下,大地颤抖不停。

    已是断粮的联合大军本是想着今夜就悄然撤退的,但他们今日来不停地在打点行装的举动,很不巧的被九幽国飞天兵空中侦察所见,所以萧石竹决定不再是袭扰对方,而是集中主力大军给敌人的主力酆都军,来上一个突如其来的致命攻击。

    为了今日此战,他故意在昨夜下半夜停止了近来都一直在对敌军发动的间歇性袭扰,让自己的部队得到了很好的休息的同时,也让又累又饿的联合大军睡了个好觉。

    这一觉,使得多数的北阴朝联合大军鬼兵睡到清晨时分,依旧酣然沉睡,雷打不醒。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萧石竹与鬼兵们就杀到了敌营前方。而除了站岗的卫兵发现了忽如其来的九幽军外,其他敌军敌将对九幽军的到来浑然不觉。

    已经是三五日内,都是饥一餐饱一餐的酆都军们慌乱了起来,但却毫无体力还击,连基本都阻击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九幽国骑兵兽魂上架着的火炮,一一瞄准了他们后愤然开炮。

    炮弹相继呼啸落地,爆炸即来。酆都军大营中气浪横飞,炎风怒爆火焰如飚,土石尽炸腾空掀飞。

    不过转眼之间,环在营寨外的路障拒马就已经成了一堆燃烧的碎木,前营陷入了火海之中。浓烟滚滚下,帐篷无不起火,塔楼尽数倾倒坍塌。

    枪炮声与惨叫齐发下,萧石竹率先驭兽飞跃过了烈焰,手中灭月剑见银光熠熠,剑影闪过之处,必有血雾腾起。

    九幽国军井然有序的排成了若干个鸳鸯阵,随着萧石竹穿过了火海浓烟,向敌营深处冲杀而去。

    一路杀来,九幽军们很少遇到抵抗的酆都军,多数敌军还没冲出帐篷,就连着帐篷一起在炮弹爆炸中被烈焰淹没。纵然有部分酆都军提刀枪冲他们而来,但已被饿的前胸贴后背,又很困的敌军,在手持着先进火器的九幽国军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之力。

    不少酆都军尚未靠近九幽国军时,但见子铳迎面而来,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随之就被暴雨铳的子铳打了个透心凉。身子骤然后仰,鲜血飞溅而起。

    开始就方寸大乱的酆都军,在烈焰火浪间四散而逃;随处可见酆都鬼兵逃命的身影,还有面目狰狞的九幽军,在萧石竹和他手下的鬼将们指挥下分合交错。

    鹿仙儿鬼兵和骑兵飞跃狂奔,随的萧石竹一路突击向前,所向披靡。九幽国步兵则把被骑兵们分割开来的敌军,围起来后开始了屠杀。

    一时间枪炮声和厮杀声,夹杂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在溃不成军的酆都军军营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