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52】闲棋冷子
    酆都军的武器和铠甲,横七竖八的躺在铺着体魄化为的血红齑粉的地上。蓐收放眼望去,但见前方除了弹坑和着火的粮车,就只剩下这些杂乱无章地躺在地上的武器和铠甲了。

    蓐收脑中一片空白,耳中有嗡嗡耳鸣不断回想。

    他总算领教了九幽国军的厉害,也领教了萧石竹的手段。

    九幽国的这次抓住了前线大军没有贯月槎防空的弱点,以飞天仙槎和从龙驹关飞来的飞天军,空骑配合伏击,等于把在前线作战的北阴朝联合大军都给断粮了。很快,在漫江城外作战的那些联合大军,各军就都得断了炊。

    要是重新从遁神平原,或是温源谷和黑齿国中掉粮,那都不是一两日内能筹集完成,并运到凤鸣谷中的。

    如此一来,前线的联合大军用不了多久就会自乱阵脚,到时候萧石竹和九幽国军都不用拼尽全力,就能打得联合大军落花流水,毫无还手之力。

    蓐收惊慌失措了起来,这失误太大让他一时间再次缓不过神来。但同时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不但是粮草运抵凤鸣谷以南的时间是绝对保密的,而且他还做了提前出发,和故意在队伍前面安排空车的双保险,可还是遭了可以打得他们措手不及的突然伏击;倒底是有内鬼?还是自己时运不佳?脑中一团乱的蓐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结果来。

    他哪里知道,萧石竹看上去嘻嘻哈哈的,实则做起事情来心细如发,任何一个细节都能考虑得清清楚楚。

    早在之前,九幽国的空中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毁灭在东夷洲中的北阴朝联合大军的贯月槎时,萧石竹已经想到了今天的计划。毁去贯月槎,是为了让他的仙槎和飞雷车,空骑与飞天军能够在夜幕下,借着夜色的掩护,顺利的向北飞行。从空中躲开了北阴朝联合大军在漫江城外的封锁,如跳棋一样,跃过这些大军直扑酆都军的后方,打击酆都军漫长的补给线上的补给。

    蓐收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这么一个想法疯狂,却又能把每一步的计划做得非常周密的对手。

    蓐收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往北阴朝与九幽国的战争,明明酆都军占据绝对的优势,也每次战争中总能让九幽国付出不小的代价,但最终胜利的还是九幽国。

    蓐收忽然有生不逢时之感油然而生,同时还顿感有心无力。

    “将军,将军,我们的粮草全都没了。”他那个灰头土脸的副将,站到了他身边,抽泣几下后揉了揉双眼,颇有些六神无主地问到:“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这也是蓐收想要知道的,他也很想找个鬼来,好好问问在这样的惨败情况下,在丢失毁坏的粮草数量足以令他和他手下所有军官,都被诛灭九族的情况下,他该怎么办?

    呆愣着思忖半晌后,也没能想出个办法来的蓐收,默默驭兽向前,在那些着火的运粮车间穿行向北,把他跟在他身边那些幸存下来,却更是迷茫的酆都军战士甩在了身后。

    直到驭兽缓步向北;可才走出了几丈后,也有些呆滞的蓐收才勒住了兽魂,使其停步后,没有回过头来,继续凝视着前方来路的方向,无力地说了一句:“先回,回,回凤鸣谷吧。”......

    阴日西升,把血红的阳光洒向地上的每一个角落。冥界之中,随着这徐徐上升的阴日而迎来了新的一天。

    酆都城中,也随着阴日的西升而在此热闹了起来。城外的商旅纷纷从东西与南面的城门,朝着城中蜂拥而来。城内各类商铺店肆多已开门,迎来送往着今日的第一批客人。

    在城南的普明坊中(一坊等于一个市内区),靠近城墙之处,一家名叫漱月楼的临街茶肆也开了门。

    茶楼的李掌柜开了门板后,倚门而立。暖洋洋的阴日之光照在了他的脸上,荡起几丝淡淡的惬意。

    门头上挂着的那面绣有斗大“茶”字的幌子,在晨风中摇曳轻摆。而店中的伙计与跑堂们,已经开始了扫地和擦桌子。茶博士们往铜壶里注满了山泉水后,把铜壶往火炉上摆去。

    才晒了一会太阳的李掌柜,就见一鬼面有淡笑,朝着他这边而来。李掌柜定睛一看,但见对方是他店里的老熟客,转轮王的师爷后,也随即微微一笑。

    “掌柜的,给来壶早茶,在上些小点心。”走到漱月楼门口的师爷,说着此话时,脚不停步地迈过门槛,朝着楼中走去。

    李掌柜应了一声,尾随者他进楼后,赶忙交代茶博士去煮茶,又交代伙计去厨房里弄些点心来后,跟着那个师爷,往柜台前的那张茶桌那边而去。

    店里的跑堂赶忙去把那张茶桌擦了一遍后,肩扛毛巾走到了大门边站定。

    师爷朝着大门坐下后,环视四周,但见店里只有他一个客人,这才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对在他身边站定的李掌柜压低声音,悄声道:“北阴朝已经开始募集冥银,是派给在凤麟洲的鬼将计蒙,以作凤麟洲各地建设所用。此事正好是由幽冥沃石殿负责,酆都大帝已下令,一月之内必须筹集七千万两冥银,交付给计蒙!”。

    说话时,虽然大堂上只剩下他和李掌柜两鬼,但面色平静的事业双目,始终注视着大门外,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

    “这么说,凤麟洲已定?”李掌柜眼中有惊愕之色,快速地一闪而逝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是的,凤麟洲十六个鬼国尽数接受了招安,负隅顽抗的灵山国也在十几日前彻底败了。统领此鬼国的十巫仅存其三,此时正在逃亡。”点了点头的师爷,用只有他和李掌柜听得清楚的话音,继而轻声说到。

    他就是萧石竹安插在北阴朝中的一个探子,吾丘寿在世时亲自发展的玄教教徒。经常利用为他的老爷转轮王整理书房之际,窥视转轮王桌案上的公文,以此来获得大量的情报。

    如今他给李掌柜所说的这些,也都是他近来从转轮王的书案上,悄悄获取的情报。

    “能弄清楚运钱路线吗?”电光火石间,李掌柜已想到,若是有运钱的路线,说不定可以夺取这笔不菲的资金,来填充九幽国的国库。

    “没用的,船只是从六天洲以西,直接渡弱水进入凤麟洲,而九幽尚未有可以行使在弱水上的战船;给你这个情报,是让你传回玉阙,让主公和国母得知后,告知凤麟洲中的兄弟们,往后行事要小心谨慎了而已。”立刻明白了李掌柜此问意图的师爷,微微摇头着答道。

    闻言稍加细想后,李掌柜也觉得师爷所言在理,于是沉吟间微微颌首几下。

    茶博士走了出来,把泡好的热茶,恭恭敬敬地放在了桌上后,再次转身离去。随之伙计也为这个师爷,端来了几份小点心。依然是摆放整齐后,就退了下去。

    师爷从自己袖中,摸出了一粒碎银子,递给了李掌柜,然后抬起了那青花瓷的茶盏,嗅了嗅从杯中随着升腾热气而来的淡雅茶香,轻轻地抿了一口香茗。

    “您慢用。”说完此话,李掌柜默不作声地走到了柜台后,把银子放进了钱罐中,提笔在账本上写写画画几下后,拨了拨手边的算盘,打出了一连串的噼啪作响。

    就坐在柜台前的师爷,一边悠哉悠哉地品茶,一边若无其事地侧耳倾听着,那算盘珠子发出的声响。

    九幽国的探子,太不容易被北阴朝抓到的原因,除了他们都是单线联系,互不交叉外,还因为他们的密码宝典也不是千篇一律。且传书密信的方式,更是千奇百怪。

    方才的那几声算盘珠子声响中,便有着一道密语密令。

    熟悉这个算盘声音的师爷,很快就从在他鬼听来,声音都差不多的珠子声响中,听出了这道密令的内容,正是让他设法查查,北阴朝近来准备派往东夷洲中的探子情况。

    “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确切的名单。”在李掌柜拿起找的零钱,朝着他而来后,师爷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小张卷起的纸条,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悄声道:“不只是东夷洲,还有玄炎洲和云梦洲都已经排除了新的一批探子,共计三百个鬼。都是闲棋冷子,没有明确的任务。”。

    “客官,找给您的钱,您收好咯。”李掌柜朗声说着此话,把手中的铜币递给了那个师爷。在收回手来时,已快速把桌上纸条拿起,迅雷不及掩耳地收入自己袖中。

    这张纸条上,清楚的写着这三百个探子的名字和潜伏时的职业。这也是师爷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的。

    师爷慢吞吞地收好了钱,拿起一块香甜的糕点,大口咬了一口后,有些含糊不清地道:“不过越是闲棋冷子,越是要注意。酆都大帝给这些探子的指示是蛰伏不动,待战后,显奇效。可见酆都大帝对这些闲棋冷子的期望很高,他们也绝不是等闲之辈。”。

    长期从事探子这种隐秘工作的李掌柜,随之也点头表示了认同;越是这种冷子,越是难以查找和抓捕,而且往往比在行动的探子更是危险。

    而且他也从别的渠道得知,这些探子多数是从朔月岛大战结束后,酆都大帝就在暗中训练的。

    这些年来,酆都大帝一直没有启用这些密探,一来是他一直在等着一个恰当的时机,二来是一种对这批鬼探的保护。

    就算是如今启用了这批秘密的鬼探,在北阴朝的官员中,知道他们存在的鬼也不超过五个。可见这批即将动身,前往九幽国和东夷洲做闲棋冷子的探子,正如师爷所言,是酆都大帝非常重视的。

    好在此时李掌柜已经有了确切的名单,于是面含微笑,轻声打趣道:“放心,我们会让他们没法发挥奇效的。”。

    说完此话,他顿了顿声又朗声道:“客官您慢用。”后,缓步走到了柜台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