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44】断粮(上)
    而此时,此地的主管正是吾丘寿的儿子吾丘沅。上个月,萧石竹和鬼母才决定把他秘密调了过来,主管此地事物。

    一来是他在朝中并不起眼,没有鬼会注意到他,这样的人魂很适合做秘密工作。二来是此鬼在学宫时,学的就是治国和谍报,而且有着他父亲吾丘寿的言传身教,做起谍报工作来也是得心应手。

    知人善用这点,正是鬼母和萧石竹都擅长的。

    而吾丘沅也没有让他们失望,一到此地,他就给酆都大帝上了一堂虚虚实实的课。他把九幽国的情报分类后,加强军事防御和招兵如期进行之类的情报一字不改地发给了酆都大帝,而对于其他类的情报,诸如为东夷洲增兵的情报,则改成了往东夷洲紧急运粮的情报,对于增兵一事只字未提。这招使得酆都大帝也误以为,九幽国中的军粮储备已然空虚,国中也即将出现粮食储备下降的危机。

    于是,就连酆都大帝都误认为在东夷洲中的萧石竹,快要无米可炊了。

    萧石竹同意吾丘沅的计划,用意本是想着借此让酆都大帝误以为自己在东夷洲陷入困境,从而自大的轻敌,不会再调集太多大军压境东夷洲,使得自己的处境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不过世事无常,酆都大帝虽然相信了他确实粮草供给不足,但也派出了大军压境,打得萧石竹虽然没有吃大亏,但是非常吃力。

    不管是漫江城中,还是君子港中,皆是有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不利。不过才一天的战斗,军士死伤数万,战船也有数十艘损毁。就更别提黑松岛上的防御工事,那些在战前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财力,辛辛苦苦才修建起来炮台了;这些防御工事的损坏程度更是严重,等到战后,是百分百要重修的了。

    不过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可以说是夏茅撞上死耗子了;那就是酆都大帝听说九幽国粮草欠缺就要趁火打劫,立马派出北阴朝的粮商,趁机携带大批鬼粮进入九幽国,施行高价出售。

    酆都大帝无非是想在九幽国中搞事情,让九幽国的粮食市价抬高,穷鬼吃不上粮食,而富鬼存粮不少。这样贫富悬殊太大的情况下,让九幽国内发生内乱,从而穷鬼对九幽朝廷不满,发生暴动等事。

    不过他的计划,似乎有些欠妥。

    远在东夷洲的萧石竹自然无暇顾及这边之事,一切就都交给了鬼母和萧茯苓来主持大局。而鬼母的对应策略则是,官府一边对这些外来的粮商,若无其事,假装不知地按量收起关税。一边派出玄教教徒们乔装打扮成为富商后,购买这些粮商的粮食,作为九幽国的粮食储备,填补了南蛮各地的粮草短缺。

    要知道,九幽国的存粮虽然远不及北阴朝的多,但是也是绰绰有余;酆都大帝此计一开始就是错的。而且从杜子仁处收刮的金银财宝,除了部分拿出来犒赏了南征的九幽军将士,给战士将士发了抚恤金后,剩下一个子都没少,全落在了萧石竹的国库里。

    这些杜子仁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宝,足以让九幽国有财力,把北阴朝所有存粮卖空,鬼母和萧茯苓都巴不得酆都大帝继续把这份糊涂坚持下去。

    但是要酆都大帝把这份糊涂坚持下去,九幽国的玄教教徒就得就行演戏。他们一边大量哄抢购买着那些北阴朝派来的粮商们带来的鬼粮,一边开始了在情报工作上做手脚的事。

    今晚,就会有几份写着九幽国中存粮依旧紧缺,和一份九幽国南蛮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旱,使得可以结出鬼粮的庄稼枯死不少的虚假情报,从这座院子里发出去。

    再加上那些北阴朝派出的粮商,都被化妆了玄教教徒哄抢粮食的假象蒙蔽了。他们回到北阴朝一阵吹嘘后,能大大加强这些假情报的可信度。

    院中极其擅长模仿他人字迹的玄教教徒们,在按照北阴朝的密码手册和宝典,重新修改了几分情报密信,送到了正堂上正襟危坐的吾丘沅身前。

    吾丘沅一一过目,细细阅读一番后,发现各式和密语都没有错后,交给了手下,缓缓道:“按他们原有的渠道发出去。”。

    下手们接过密报,点头后离去。

    不出所料,在这道情报发出去后不久,酆都大帝就会一如既往的,招揽那些六天洲中的粮商,就行带着存粮渡海而来,就行以高价出售粮草。届时,九幽国的粮食储备又能在上一层楼了。

    想想这些,吾丘沅不由得心生几分激动。

    他站起身来,长吁一口气后放松了些许,自言自语地嘀咕道:“也不知道东面战事,如今如何了?”......

    黄泉海上,北阴水师的补给船静静地停在了风雨中的海面上,在汹涌波涛中左摇右摆了起来。

    这三百多艘补给船,全是由坚实而不容易被海水腐蚀的长春木制成。清一色的是方头方尾,甲板面宽敞而型深小,干舷低的沙船。采用大梁拱技术,使甲板能迅速排浪,船上多高桅与高帆,桅长皆为七丈有余,粗六丈左右,加上吃水浅,阻力小,能在海上快速航行,适航性能好;所以数千年以来,北阴水师的补给船全用的是这类战船。

    而停在此地的这些补给船中,除了运载着氐土貉手下水师所需的粮草外,还有淡水。

    氐土貉不带上它们的原因,一是希望提高奔袭速度,可以打九幽国一个措手不及;二是炮弹不长眼,氐土貉可不希望这些补给船有所损伤,使得他的粮草和淡水损失。

    但是他也在报复心切下疏忽了,根本没有想到九幽国的军士给他来了个你来我往。他的水师里大部分战船才驶离此地,那些一直蛰伏在深海中的沦波舟,就从海底升到了补给船船底剩下,缓缓昂首竖起,船头齐齐对着补给船的船底。

    相对于前往君子港夜袭的战船来说,此地的补给船上的水手们,在夜雨中多少有些安逸。

    加上雨夜阴气浓郁,诸鬼神清气爽,不少船上水手在氐土貉才离开后,就已经回舱休息去了。

    全然没有察觉到,船下海中蛰伏着的危机。

    氐土貉虽然也留下了五百艘战船拱卫这些补给船,可在船底突然冒出的九幽国沦波舟,让海面上漂浮着的护卫舰没了用武之地。

    如今的沦波舟已经今非昔比,不但船体更大,速度更快外,安装在上面的四灵杵也进行的改进,威力更强。

    这数十艘沦波舟才把各自船头的两根四灵杵,抵到了敌船船底上,杵头上立刻迸发出柱状光束。

    锐利耀眼的光束一闪,锋利的鬼气疾射而出,轻而易举的击穿了敌船底层。碎木随着一涌而起的海水,在敌船中形成一道喷泉。

    而四灵杵中激射而出的鬼气,根据超控之鬼的超控,在进入船舱后不是化为尖锐的生铁,就是化为如利剑一般的雷电,就行向上飞射,击穿着敌船船体的其他地方。

    几十艘沙船的船底随之开裂,海水瞬间在底仓漫起,淹没了底仓中堆积的货物。

    袭击它们的沦波舟随之放平船身,从船顶上伸出,排成了两排,足有十支的四灵杵齐齐指天,对准了这些沙船的船底。

    一统鬼气疾射后,那些被它们锁定了的沙船底舱已是千疮百孔。数量极大的海水源源不断的涌入舱中,巨大的水压挤压着舱壁和龙骨,转眼间就有道道裂纹在龙骨和舱壁上横生,并且继续向着周遭延伸开来。

    留守下来的水莽鬼们,发现了九幽国的沦波舟,赶忙游弋过来,但却发现沦波舟外表包裹着铁皮,嵌着钢板坚不可摧。水莽鬼们手中的鱼骨武器,虽然在海水里比较容易展开肉搏,但面对沦波舟这些海底的钢铁巨兽,别说可以伤及半分半毫,就连在表皮上砍出几道白印白痕都不可能。

    最终这些水莽鬼们不是被四灵杵戳死,就是被四灵杵激射出的鬼气,来了个刺破体魄而亡。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浮上海面通知海上的酆都军,水底有敌人突袭。

    慌乱之中,北阴水师的水军们赶忙搬来了*,从船上投入水中。北阴朝的*与九幽国的水底龙王炮外形很是相似,引爆原理也是一样。

    可以撞击触发爆炸,也可以点燃引线引爆。

    但沦波舟中的九幽国水师官兵,通过潜望镜才见到*入海,立刻心照不宣地相继向着更深的海底缓缓驶去。

    这些*与九幽国的水底龙王炮一样,也是只能附在海上,并不能沉入海底。一时间船阵中是漂浮着上千枚*,可是都炸不到沦波舟。而九幽国的沦波舟也不上浮,自然撞不到这些*,令北阴水师一时间束手无策。

    他们是束手无策了,但九幽军却乐了。

    氐土貉一直狐疑,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君子港中的仙槎,从苍穹上浓厚的乌云中冲出,沐浴在风雨中,凌空在北阴水师补给船的上空数十丈处。

    仙槎底舱上的投弹盖已经打开,漆黑的方口后,一枚枚万人敌和石榴雷,还有一道道火龙出水从中而降。如天降霹雳,在海面上爆炸起来。

    海水翻起千层巨浪,海上补给船和护卫舰的甲板炸裂开来,才被投入海中的北阴朝*也被爆炸点燃。北阴水师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剧烈的爆炸下,海浪凶猛,海上战船剧烈摇摆不停。随处可见爆炸腾起的火花,还有水柱如喷涌泉水一般,直射而起,大有直冲天际之势。

    而海面之上,也是瞬间飘满了断木桅杆,以及带火的焦黑残肢,景象惨不忍睹。

    三十多艘补给船,在仙槎第二轮空袭发动时,就已在爆炸中沉没,还有十多艘护卫舰四面起火。

    补给船上满载的粮草和弹药,还要那些淡水也随着船身的下沉,没入了海中。

    此次东征的北阴水师,也会因此而出现断粮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