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32】两败俱伤(下)
    尾火虎手下的战船,也很快发现了山坡上的火烟间,窜出了不少的九幽国军,他们分出一部分船炮,开始轰击这些九幽国。

    爆炸随之而来,鲜血与残肢碎肉伴随着烈焰飞溅,山坡上上百九幽国,转眼间就成了一堆残肢碎肉。

    但他们滚下的木桶,已然落在了山丘下的道路上,一部分九幽军的枪口已然对准了那些木桶。

    嘹亮的枪声再次响起,子铳正中那些木桶桶身。随之炸裂开来的木桶中,火焰向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出。在附近的酆都军尚未反应过来,就在瞬间化为了一团团带火的焦肉。

    山丘下的道路,也在瞬间遍布烈焰;高涨的道道火墙切断了酆都军的前行到了之际,也烧死了数百酆都军步兵。

    那些木桶中装着的正是猛火油;自从九幽国吞并了祝融国后,这猛火油的储备也是越来越多,在战场上的运用更是频繁。而萧石竹无耻使得他想出了一个更好运用猛火油的办法,这个办法不仅损,而且恶毒。那就是在装在油的桶里撞上*和铁片,如此一来,猛火油桶的杀伤力不减反增,也成了九幽国大军守土时必备的武器之一。

    趁着山丘下烈焰断道,酆都军们乱成了一片时,山上的九幽军们借着硝烟阻碍了海面上船炮的射击视线,躲到了浓烟后继续朝着山下开枪,或是把腰间悬挂着的震天雷和燃烧罐取下,朝着山下投掷而去。

    不可一世的酆都军们,终于都意思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惹了一群不该惹的鬼。九幽国军不同于以往他们遇到的敌人,开展至今九幽国军死伤不小,尤其是那些暗堡,十之五六已不复存在。至于堡内军士,更是多有死伤。

    但是,惨烈的战斗并没有让活着的九幽军们感到畏惧,他们反而越战越勇。整个硝烟和烈焰遍地的战场上,不难看到浑身是血的九幽军士兵的身影,他们还在各司其责,奋勇杀敌。

    甚至有的军士是后背受伤或是手臂中弹,也没有退出战斗,而是一边用手中火铳设计着他们的敌人,一边让军医在一旁帮自己包扎敷药。

    酆都军为此无不骇然,也在心底对他们的敌人,突生几分钦佩。

    而且这些军士中,有不少是曾经的夏州国鬼兵,此时也在奋勇杀敌,果敢绝不输其他九幽国鬼兵。

    或许,勇气这东西,也如恐惧一般是会传染的。亦或者是,他们这些九幽国的新兵也知道,酆都军有屠城的习惯。若不奋起反击,死战到底,他们的家人就会在恐惧中惨死在酆都军的刀下。

    酆都军们迫不得已,停下了南进。除了已经向南而去的上万鬼兵,其他还被困在山丘下,渔村中的士兵们,开始冲过火墙,朝着山坡上杀去。

    他们手里的三眼铳,怒射出耀眼的火光,但碍于是佯攻,加上这中原始的火铳射程本就不远,居然是枪声大作倒是不假,但是一枪也没能打中山上的九幽军。

    而海上的北阴水师战场,早已半数沉没,余下的多有起火,后方又有雀鹰的水师在炮击,已然顾不上给予步兵炮火支援。

    山坡上的九幽军们又是攻击成性;由于酆都军的步兵冲了山坡,北阴水师战船的火炮生怕误伤同伴,不敢再轻易对山丘上开火。幸存的九幽国暗堡已不再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敌舰上,而是分派了一半的火炮,对山下敌军开始了猛然的轰击。

    山坡上的九幽军边开枪射击,边往山顶上缓缓退去。暴雨铳的子铳密集如雨,呼啸疾射,成片成片酆都军,再次倒在了九幽军们的眼前。

    当最后一个九幽军士兵撤到了山顶上时,前赴后继的酆都军,多数已经冲上了半山坡。纵然他们死伤惨重,但还是占着数量的优势,控制了山脚到半山坡处之地。

    密密麻麻的酆都军,如出巢蚁群一般,继续朝着山顶上冲杀而去。喊杀声在山坡上响起,撼天动地。

    撤到了山顶的九幽国士兵,不慌不忙地把山顶一些草木掀开,一挺挺隐藏在草木下迅雷铳和一门门改进了的虎蹲炮,立刻显现了出来。

    这虎蹲炮进过了萧石竹和赖月绮的改建,已然成了九幽国极具特色的迫击炮,在山地作战时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而且赖月绮还改建了毒火神炮的炮弹,使得虎蹲炮也能打出毒火神炮的炮弹。

    至于迅雷铳,那就是九幽国军的加特林机枪。传统的迅雷铳吸收了鸟铳和三眼铳的优势,铳身上装五个铳管,每发一枪后转动七十二度发射另一管,五管均射毕后铳身前端可发射火球焚烧敌兵。

    北阴朝也有这样的火铳,是用来守城的。但威力也好,射速和射程也罢,都远不及九幽国的迅雷铳厉害。

    虽然九幽国改建的迅雷铳不能从前端发射火球,但它结合了暴雨铳和三眼铳的优势,每柄火铳由十八根环成一圈的铳管组成,铳管上配有状如琵琶的圆牌作护盾用,每次扣动扳机,可十八根铳管齐发,同时射击出十八枚子铳。

    并且每一铳管,都贮存子铳二十八发。加上暴雨铳射速快的优点,九幽国的迅雷铳可以在短短的三五息时间里,就连续疾射出五百发子铳。

    子铳如狂风暴雨,从山顶朝着山坡上攒射而去。虎蹲炮也随之怒吼,把一枚枚炮弹疾射向天,再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赤色的弧线后,落在了山坡上。

    霎那间,山坡上方才停息了片刻的惨叫和嘶喊,再次传来。血肉模糊的酆都军,成片成片地倒在了地上。炎风气浪滔天,爆炸带起的强烈冲击波激荡着山坡上的大地。土石抛飞弹射之际,山坡上尸横遍野,鲜红的鬼血令山坡上的土石变色。

    酆都军以为他们已经够勇猛了;放眼望去,山顶上的九幽国军是无不带伤的,而且数量远不及酆都军多。但酆都军却没有看到丝毫的畏惧,在九幽国军的军士脸上散开。

    他们看到的,只有带着抖动气浪迎面而来子铳,和从他们头顶携炎风落下的炮弹,以及九幽国军眼中愤怒的火花。

    酆都军顾不得想其他,采取多路多波次集团冲锋,所有鬼兵组成后三角队形,兵力由小到大,一波接一波地轮番冲锋。

    但是在激烈的炮火下,酆都军始终没能冲上山顶,他们只好龟缩被硝烟所笼罩的山坡上,躲在石头后用三眼铳和连弩,对着山顶乱射。

    不过九幽国的虎蹲炮,就是专门用来逾越障碍,打到障碍后的目标的。酆都军用石头作为掩护,也不能逃过被炮击的结局。

    山上的酆都军和九幽国军对峙之时,山下道路上的猛火油也燃尽,不少灰头土脸的酆都军,趁机在将领的指挥下,朝南飞奔而去。

    他们的目标始终是南面五十里开外的君子港,而非在此地与九幽军纠缠。

    与此同时,海上也不安静。雀鹰的水师以十五艘海鹘被击沉的代价,换来了击沉北阴水师两百多艘战船的战果。

    其他的敌舰也是多有漏水起火,已然没有一艘战舰是完好无损的了。就算如此,指挥将军尾火虎,依旧没有下令撤退的意思。

    他的目的很明确,待到登陆的酆都军远去,他再撤离。而且九幽国的舰队损失,和岸上的暗堡损失他是看在眼里的。虽然他的敌人武器先进威力巨大,但是他与敌人都陷入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再坚持一会,坚持到登陆军士远离这一带,九幽国在此地的驻军也无暇顾及时,他再撤退。

    炮火轰鸣中,尾火虎下令自己的旗舰调准船头,横在了海面上,使得左右两舷都可以打到敌人。

    一面可以炮火支援岸上的酆都军,一面可以炮击海上的九幽国战舰。

    环视着自己的旗舰四周,见甲板多有破裂,桅杆也有半数断裂,尾火虎心头浮现一阵绞痛。自从他在北阴朝中,担任水师的将军开始,这艘旗舰就一直陪伴着他。在过去的日子里,他的旗舰从未受过重创,今日这般模样,还是此船出产后的第一次。

    “将军,路上的步兵多数已经往南而去。山坡上还有一万大军,可以拖住九幽国军队,我们撤吧。”就在尾火虎愤愤不平之时,他的副将冒着炮火轰击,冲到了他身边站定后,急声大喊道:“再不撤,我们都会被敌军全歼的。”。

    这喊声才脱口而出,远处的九幽国战舰上又是一轮坠星炮齐发。数十枚炮弹携炎风热浪,拖着长长的火尾,如坠地彗星一般,朝着北阴水师的舰队这边而来。

    随之而来的剧烈爆炸,腾起高温烈焰,如火山爆发一般,大有将海水煮沸之势。同时,也让七艘本就摇摇欲坠的北阴水师战舰,在烈焰包裹下向着海底徐徐沉去。

    尾火虎沉吟思忖片刻,一咬牙一跺脚,最后转头瞥了一眼岸上,还在和九幽国军奋战的酆都步兵们,狠狠说到:“下令舰船全体南撤!”。

    殊不知无论是雀鹰的舰队,还是岸上的九幽国炮兵步兵,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的弹药消耗极快,已经到了快要弹尽粮绝的地步。

    如果火尾虎不撤退,那此地的九幽军没多会,就要用血肉之躯,来抵挡北阴水师战船上的万火飞沙,鬼火神炮和幽冥鬼炮的轰击了。

    鸣金之声在北阴水师中响起,所以的战场纷纷掉头向南,随着尾火虎的旗舰一道,朝着南方疾行而去。不一会的功夫,所剩不过三百多艘战船的北阴舰队,就已经驶出了九幽国战舰和暗堡的轰击范围。

    雀鹰的舰队并没有追击,只是意思意思地追了一里地后,就撤了回来,停在了满是毒蛇尸体,和酆都军铠甲的渔村外海面上,校准了火炮瞄准了村后山坡。

    还在山坡上,躲避着九幽国枪炮的酆都军们,望着远去的船帆,心中都升起了绝望。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拼死拼活,与敌军打了个两败俱伤,换来的却是被同伴毫不犹豫地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