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505】大功一件
    那些火炭被他一阵拨弄后,劈啪作响下迸裂出点点火花,随风旋转着上升飞舞。

    萧石竹虽面色如常无惊无惧,平静得很,但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他担心眼前这个鬼雄不答应他的要求,从而让九幽国失去一个鬼才。

    又沉默片刻后,萧石竹又道:“但将来我要向西北进军,攻打奢比尸时,我希望你站在战场上。”。

    “九幽国的官场中真的不讲究背景,只看重实力吗?”在沉默中思忖片刻的夏实远,随之又将信将疑地问到。

    “当然,你可以随便去打听打听,我的任何一个鬼官或是鬼将,谁不是靠功绩升官的。”重重把头一点的萧石竹,理直气壮地道:“在我的鬼国之中,靠裙带关系上位的还真没有。就算是我的结义兄弟,陆吾英招和钦原他们,今天他们谁的地位不是一战一战打出的?”。

    闻言又微微垂首低眉,思忖片刻的夏实远,终于点了点头,道:“若是这样,我愿意为九幽王和九幽国效忠。”。

    说完此话,他立马站起身来对萧石竹弯膝跪下,又铿锵有力地道:“鞍前马后,至死不渝。”。

    他有本事却一直郁郁不得志,只因他在夏州国中完全没有背影和后台,根本没法像幽渡他们一样在朝中只手遮天;如今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就在他的眼前,他宁可不要愚忠也要良禽择木而栖。

    萧石竹赶忙上前扶起了他,嘴里说到:“那就得按我们九幽国的规矩来,先把你这喜欢下跪的毛病改了;除了祖宗父母,这冥界没有鬼再值得你跪下。我们虽然是鬼,但也别动不动就弯曲你的膝盖。敬畏不在于这一跪上,而在心里。我要的也不是你们的膝盖,而是真诚的忠心。”。

    夏实远尴尬地笑笑,应声间挠了挠头,心中不禁感叹道:“这九幽国还真是特立独行。”。同时也坚定了几分,他想要为九幽国效力的决心。

    “你下去吧,我会安排他鬼带你回都入学府的。”随之萧石竹挥挥手,示意夏实远退下。

    “诺。”夏实远拱手一拜后,退了出去。

    目送着他缓缓离去的萧石竹也没有想到,当年他能成就陆吾英招他们,今日他也成就了一个新的鬼将。在未来的战争中,夏实远为九幽国的东征西讨立下了汗马功劳。

    夏实远才走,帐外就下起了蒙蒙细雨,阴郁的阴气随着阴风阴雨从天而降,令萧石竹一阵神清气爽。

    豆大的雨点打在了帐篷上,发出一连阵噼噼啪啪的声响。萧石竹正要坐下,趁着难得的悠闲喝喝茶,听听雨,就在才盘膝而坐在火塘边上的毡布上时,帐门被鬼忽地挑开。

    阴风拂过,火塘里的鬼火猛然摇曳间,从青绿色化为了蓝色,在从蓝色恢复成了诡异的青绿色。

    菌人神骥飞奔了进来,直到萧石竹身边站定,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到:“大,大,大事不好了,酆都,酆都,对,对我们的,的玄教据点,开,开始了,了清洗!”。

    萧石竹闻言一怔,抬起的茶杯停在了唇边;他缓缓转头过来,用渐渐泛起的不可思议地目光看着,诧异道:“什么?”。

    玄教一直采用单线联系的方式,就算其中一个鬼或者一伙鬼被抓,也不可能把其他的牵连出来;怎么可能会有大清洗?

    “北阴朝的探子统领,阎王中的都市王抓住了我们的一个据点,然后他立刻对与据点有来往的鬼,都施行了一个不留的连坐策略。这样一来,我们在酆都的十个据点中,居然有个被牵连了。”神骥黯然神伤,轻声说到:“还有一千多无辜鬼命,也在这场清洗中殒命。”。

    语毕顿了一顿,神骥又把自己收到的这方面的消息,一一给萧石竹汇报。

    “宁杀错不放过吗?”待他全部说完,萧石竹倒吸一口冷气后,眼中迸射出怒火如火塘中的鬼火一般,在随着不知从那处缝隙中吹来的阴风跳跃不息。

    “是。”神骥微微垂首,面露几分悲切。但不得不承认,都市王这一招虽然滥杀无辜了,却对九幽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一夜之间,九幽国在酆都的地下据点几乎被拔出,情报网几乎陷入了瘫痪。萧石竹一阵愤恨之余,不由得为他那些牺牲了的优秀教徒们,感到悲切。

    他甚至在沉默的寂静中,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抽搐。每每抽搐一下,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小手,猛然一捏他的心脏一般,令他不由得一阵揪心疼痛。

    “我们幸存的据点是哪三个?”片刻过后,萧石竹缓缓闭上双眼,斩钉截铁地问到。

    “城南老李的据点和宋帝王府中的据点,当然还有幕友下属的据点,并未受到波及和牵连,依旧安然无恙。而且各据点传信的菌人,也都没有遭受牵连。”稍加回想后,神骥缓缓回到;语毕他攥紧双拳,对萧石竹用近乎咆哮的吼叫,怒声道:“主公,您一定要为这些同胞们报仇啊。”。

    萧石竹沉默不语,只是重重地把头一点。

    让他吃亏了他无话可说,但吃亏了不占回便宜来,不是他的风格。

    他注视着身前火塘里,被鬼火包裹住的火炭而愣愣出神。许久后,他才缓缓开口道:“传令酆都中的玄教据点按兵不动,暂时不要有什么行动。”。

    顿了一顿,他转头看向神骥时招了招手,神骥赶忙跃上他的肩头。

    “你告诉胡回这么做。”萧石竹在他耳边,压低声音的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后,挤眉问到:“明白了吗?”。

    神骥若有所思点点点头后,道:“我这就去办。”。说着就跃下肩头,朝着帐外而去。

    萧石竹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再次眯了眯眼,眼底深处随之溢出了一丝冷厉的杀意......

    酆都,弥漫这浓郁的鬼气之中,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中,都透着阴森森的气息。

    夜幕降临后,除了城中四方上的鬼市中还灯火通明,极为热闹外,城中其他各地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城后的罗酆山上,各宫殿之中也是灯火通明。淡绿色的鬼火在灯台上,散发出柔柔的青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阴风拂过山间,发出阵阵尖锐的嘶吼,吹得那些山上盘根错节的古老鬼树一阵沙沙作响,像是苍老的老人,嘶哑着声音发出的冷笑。

    鬼树树身上那些状如呐喊人脸的树瘤,在呼啸阴风中大有呼之欲出,面目更显几分狰狞。

    但这毕竟是冥界,纵然在怎么诡异,却在诸鬼眼中是一种美妙的景色。

    六天神鬼宫内廷中,有一座名为冥茫亭的建筑。

    此亭平面呈形,是由一座方亭各面出抱厦形成。四面抱厦前各出用鲜红如血的血玉石砌成的台阶,周围的栏板也是用血玉制成,而绿色琉璃槛墙饰黄色龟背锦花纹,槛窗和隔扇门的槅心都是彼岸花的团,梁枋施冥河落日的彩画。

    重檐攒尖顶,下层檐施单昂三踩斗栱,下层檐以上改成圆形,施单昂五踩斗栱。

    就做工而言,这亭子各处的精细,绝不亚于玉阙宫中绝香苑里的龙威亭,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亭外草木青翠,亭中火光摇曳。

    亭子深处那道屏风之前,一张为上成丹木制成,有着三屏式围子,且上嵌百宝,靠背背面满布虵腹断纹的宝座上,酆都大帝端坐其上。

    手边左右的两盏青铜人魂擎灯上,豆大的火苗轻轻地摇曳着。

    站在一言不发地的酆都大帝身前的,是面带些许沾沾自喜的都市王。

    此次他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收拾了九幽国在酆都的几个据点,拔出了九幽国在酆都的眼睛和耳朵,也算是北阴朝的大功臣了,再不得意一下,等此事的热点过去了再去得意,那就完全没意思了。

    酆都大帝则是面色平静,不惊不喜,甚至还有一丝脑壳疼。在都市王的快刀下,被斩杀的诸鬼中,很多是不能够确定是九幽国探子的无辜鬼民。

    虽说酆都大帝从来都是将鬼民们的鬼命视如草芥的主儿,可他不愿意明目张胆地承认自己有这么的想法;做什么不利于鬼民的事,那都是偷偷摸摸。现在都市王这么明目张胆的大开杀戒,让他不禁的觉得,都市王此举无异于给北阴朝在抹黑。

    而且酆都大帝认为,对方还是一个高级黑。表面上看着是忠心耿耿之举,实则弄得北阴朝的帝都中一团乌烟瘴气,令酆都大帝都不由得头疼。

    短短两日,酆都便沉浸在了一片鬼心惶惶,诸鬼无不人人自危的紧张气氛之中。谁都生怕下一个被无缘无故魂断街头的,就是自己。

    在这样一下,激起民变更让萧石竹有把柄去造谣生事了;有那么一瞬间,酆都大帝甚至怀疑都市王是萧石竹派来的内奸。

    不过与萧石竹打交道多了,酆都大帝虽然多疑,但在没有十足的证据下,还是只愿意暗中怀疑一下,绝不能因此在被萧石竹借刀杀人,斩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他默然打量着眼前这位阎王许久后,收起了心中的狐疑,露出一丝淡笑后,缓缓说到:“此事你做的不错,是大功一件。”。

    此言一出,都市王更是欣喜若狂;若不是酆都大帝还在场,他真像手舞足蹈间,扯着嗓子痛痛快快地鬼喊几声。

    不过现在自己面前就是酆都大帝,再怎么欣喜都市王也得收敛着,他嘻嘻一笑后,把衣袍一整再作揖行礼道:“这都是臣该做的!”。

    “嗯,确实是你该做的。”酆都大帝也不客气,直言说出此言后,在都市王猛然一怔时又道:“不过此事导致了城中如今的恐慌,这屁股该谁来擦干净呢?”。

    语毕之时,他眼中迸射出饶有兴致的目光,落在了呆愣间缓缓抬起头来的都市王脸上,一圈打转后,露出了冷厉的目光。

    “臣也是想为陛下排忧解难,为朝廷尽力办事而已,没想到会导致了鬼民们如此慌张。”浑身一抖后,急声辩解着的都市王额上,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