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97】大开杀戒
    紧接着萧石竹一招手,神骥随之会意,足尖点地一跃而起,三两下就攀上了萧石竹的肩头。

    “我在天阳宫中有个常年上锁铁盒,专门用来装着曾经玄教给我送来的密信,离开玉阙时我把钥匙交给了胡回。你传令胡回把钥匙交给嵇康,给他在天阳宫行走打理的官职。”萧石竹淡淡说到。

    神骥有些费解;天阳宫是萧石竹的专用书房,里面不但存放着他要看的书,还有不少九幽国的机要文书。因此天阳宫的守卫极其森严,绝不亚于绝香苑。而长期追随在萧石竹身边的神骥知道,那些机要文书就是萧石竹方才提到的铁盒里的那些信件。

    虽说萧石竹说了那已经是个空盒,但是他不理解的是,萧石竹既然知道嵇康是个北阴朝细作,为何还要把铁盒的钥匙给对方?

    萧石竹偏头一看,正好看到了他脸上的狐疑,还有那由植物根须组成的皱起双眉,顿知神骥在困惑什么?当下不以为意地一笑,翘起的嘴角上泛起几丝诡黠,随之淡淡问到:“平日里不当差的时候看鬼戏吗?”。

    见神骥有点茫然的点了点头后,萧石竹又道:“蒋干盗书知道吗?你告诉胡回,接下来这么做。”。

    随之他压低了声音,在神骥耳边嘀嘀咕咕了起来。

    许久后,萧石竹说完,补充问到:“明白了吗?”。

    神骥顿时恍然大悟,拖着长音口吐一个“哦。”字之际,微微颌首。

    “酆都大帝是不皮一下不开心的,我就陪着他好好的皮一下。”萧石竹转回头来,继续眺望着前方远处,目光也随之变得深邃了起来......

    夜色深沉,有微凉的夜风呼啸而来,拂过东夷洲的琅琊山,吹得山上草木一阵左摇右摆后,向着更远的地方而去。

    山上灯火通明,而山下亦是如此。

    虽然泰山王死了,酆都军也乱了阵脚,从此没再对山上关隘发动过像样的攻击,但他们却还是没有离去。

    他们继续对琅琊山,实施着围而不攻的策略,与夏州国军一起在山下拉开了阵势,把琅琊山依旧围的水泄不通。

    山上的玄水也不着急,反正琅琊山上又不缺水,而且他可以用空骑和飞天军,趁夜运来后勤物资。但他却很愤怒,也很悲伤。

    羽苔为了杀死泰山王牺牲了自己,对于玄水来说也是一时间难以接受的事实。

    同时玄水也为自己失去了这么一个优秀的部下,而感到惋惜心痛。

    忙碌了一天的玄水,终于在入夜后可以歇一口气了。他走出了山顶的堡坞,漫无目的地向着西面山坡上走去。

    走了片刻后,他站到了林间一座小土包前不远处。

    前方那树荫下,野草间的土包埋着羽苔身前的衣物和武器。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与泰山王同归于尽的羽苔,在爆炸后只剩下一堆带火的碎肉,连个全尸都没有。

    山上将士们也只好给他立了个衣冠冢。又因条件简陋,所以连石碑都显得是那么的粗糙。

    点点萤火,在围着坟包上下飘飞。玄水借着这些萤火,以及空中洒下的黯淡星光,依稀可见坟碑前还站着另外一个鬼。

    玄水大步走了过去,靠近后对其上下一阵打量,发现此鬼正是狸天骐。

    “马上就要行动了,你怎么还不去准备。”玄水转回头来,注视着身前的石碑,对狸天骐缓缓问到。

    “我准备好了,我就是想来看看我的挚友。”狸天骐目不斜视地盯着身前石碑,淡然答到。

    他与羽苔长期在玄水手下统兵,所率领的又都是飞天军,自然而然的成了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从生活到训练,两鬼虽然鬼龄相差甚大,但却渐渐地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琅琊山上数万将士中,羽苔的牺牲对狸天骐打击最大。

    而羽苔的牺牲,也让狸天骐对这个好友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近来几日,一旦没事时他就会来这衣冠冢边待上一会,就如现在这样,渐渐地看着这个小土包愣愣出神。

    两鬼简单的对话后,又陷入了沉默。

    一片寂静,唯有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夜风,刮过坟包四周的草木树枝梢头,带起了一片沙沙作响。

    “我今晚能大开杀戒吗?”也不知沉默了多久,脸上浮现了几分怒色的狸天骐,愤然攥紧双拳,几欲喷火的双目依旧盯着身前的坟碑,对玄水沉声问到:“不管是酆都军还是夏州国军,我都能大开杀戒吗?”。

    说话间鬼气升腾,其中杀意弥漫。

    四周草丛中的虫子们,忽地停下了鸣叫。

    “可以。”玄水并未多想,只是把头一点后,斩钉截铁地道:“今晚这琅琊山附近都是你的舞台,去敌营里尽力的屠杀吧。”。

    玄水知道他渴望为羽苔报仇,而且他的计划就是让狸天骐带队,去制造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和偷袭。

    这样的情况下,再不然因为羽苔的死而压抑许久的他们开杀戒,那士兵们会骂娘的。而且对士兵们束手束脚,这也不行那也不许,偷袭打起来伤亡会很高的。

    “谢谢。”狸天骐眼中闪过一丝感激,随之转身朝着自己的坞堡而去。

    在到坞堡中,只见他麾下的飞天军,还有羽苔曾经率领的飞天军们已经集合完毕。关隘中的半数空骑,也都在坞堡外聚集。

    狸天骐把双翅一震,飞上了坞堡正中处的望楼,落在了这座四层望楼最顶上的四角攒尖顶上,环视着身下的战士们,朗声道:“战士们,反击的时刻到了!敌人夺走了我们羽苔将军的生命,我们就要在今夜对他们展开报复行动;亮出你们渴望嗜血的刀剑,随我杀下山去,烧了他们的营寨,杀了他们兵卒!”。

    语毕他取下了背上背着的暴雨铳紧握手中,随之双翅又是一震,率先冲天而起。

    坞堡中的飞天军们纷纷展翅,随着他向着夜空中飞去;紧随其后的,是驭兽跟上的空骑兵们。

    大批的九幽国军在夜色中,翱翔于苍穹之上,好似一朵巨大的乌云,朝着山下正西面的酆都军军营上空而去。

    在泰山王去世后,酆都军显然士气低落的同时,也变得懒惰了起来。篝火隐隐,如星河迤逦。的酆都军中军大营中,夜间的巡逻队远没有泰山王在世时那么多了,就连岗哨也零零散散的。

    暂时接替了泰山王职务的副将,显然没有泰山王那本事,可以很好约束手下这些酆都军。

    看到他们慵懒的防御,空中的狸天骐更是大喜,当下给手下们打了几个手势后,率先把身子向下倾斜,双翅也猛然平伸开来后,从空中一个猛然俯冲直朝地上而去。

    所有的九幽国军有如离弦之箭一般,冲空中落下。同时把手中已经点燃的投资类火器,朝着身下敌营投去。

    一声声尖锐的破空声,在酆都军们头上响起。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卫兵与哨兵们纷纷抬头看向空中时,一道红光破空怒舞,无数的火器已从天而降。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爆炸和烈焰,还有一阵阵热风与炎浪,在酆都军的军营里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

    浓烟滚滚下烈焰高涨间,狸天骐第一个落在了随处可见火海升腾,到处都是惨叫的敌营中,毫不犹豫地举起手中暴雨铳,猛然向前一刺。

    暴雨铳枪头下的雪亮刺刀倏地向前,刺穿了迎面而来的一个酆都军心脏。

    大批的九幽国飞天军尖啼着,相继从天而降,争相扑落在敌营之中,在地面上对四散而逃的酆都军开始了尽情的屠杀。

    之前在空中时,狸天骐给他们打得其中一个手势的意思,就是让他们不要手软不要俘虏。这令九幽国军的战士们,都在兴奋和激动中,斗志高昂。

    枪炮声中,酆都军中军大营中乱成一团。

    数日来他们虽然对攻山显得漫不经心,但也打了几次琅琊关,可玄水只是照常还击,这让他们渐渐地都误以为玄水不敢下山,更不敢抛弃山中的有利地形,在无遮无拦的山下平原上,直面他们和夏州国的数十万大军。

    所以的酆都军都没有想到,玄水会忽然派兵前来夜袭,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所以才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火海中炮声轰鸣,震天动地;怒吼冲杀声遍野,惨叫呼喊也随之而来。赤红双眼的狸天骐连连挥舞着手中暴雨铳,把胆敢近身的酆都军,用枪头下的刺刀给他们都来了个透心凉。

    狸天骐奋勇杀敌之际,一路直奔营中最为显眼的中军大帐杀去。

    路上偶尔遇到几个没有死在空袭中的酆都军围了过来,想要阻碍九幽国军的前进。但当他们见狸天骐浑身是血面目狰狞,宛如修罗附体一般,都吓得不敢上前阻拦,只得掉头就跑。

    但狸天骐岂能放过他们;他毫不犹豫地举枪就打。转眼过后,那几个还没跑远的酆都军,也在枪声大响中倒地。

    熊熊烈焰中,九幽国军赶忙跟上,随着狸天骐朝着中军大帐而去。

    酆都军的中军已是溃不成军,九幽军没费多大力,就从火海中穿行到了中军大帐四周。

    在那儿,不少的酆都军已经举盾环在了四周,看着火海中窜出的九幽国军,各个都是面目凶狠,所有的酆都军都是浑身一抖。

    九幽国军瞬间把大帐围住,但没有急于进攻,只是在大帐四周,与包围大帐的酆都军们默默地对峙着;泰山王虽然死了,但他的副将接替了他的指挥位置,酆都军还不算群龙无首。

    而狸天骐今夜的目标之一,就是把这个鬼将连同酆都军的中军一起毁去。

    拉开枪栓的“咔嚓”,在沉默许久后,从狸天骐手中的暴雨铳上传来。

    下一秒后,已经举起暴雨铳的狸天骐大吼一声:“杀!一个不留!”。

    他话语刚起,所有围在大帐四周的九幽军不是正在开枪射击,就是把手中的石榴雷拉开引线后,毫不犹豫地投向了不远处的酆都军们。

    枪声大作下,爆炸震天动地。那些守卫着中军大帐的酆都军们,随着他们包围的大帐在瞬间被爆炸带起的烈焰和掀卷热浪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