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87】烈焰
    刺鼻的猛火油气味,在雨中随风弥漫开来;之前酆都军静心布置起来的鹿砦壕沟,如今已形同虚设。

    显然,有熊国军是用了猛火油来做助燃剂了。

    不仅仅是酆都军中的士兵,没能预料到有熊国军能这么快的反扑,就连计蒙也诧异他们报复的速度。

    越来越多的有熊国骑兵从风雨后的黑暗中冲杀出来,在酆都军的军营里横冲直撞,见鬼就砍见帐就烧,剽悍得锐不可当。只不过片刻功夫,大营西面已被滚滚浓烟与烈焰淹没,血肉横飞中惨叫声不断。

    大营西面驻扎的是酆都军的右军,战力仅次于驻扎在计蒙大帐四周的中军。可在有熊国骑兵的突然袭击下,须臾之间,这支曾经骁勇善战的酆都军右军就已失去抵抗的勇气,只剩下慌乱和惊恐。

    风雨再大,冲刷不去那越来越重的刺鼻血腥味,也浇灭不了西面营地中越来越盛的烈焰,更冲刷不去站在雨中的计蒙,那张龙头龙脸上越来越盛的愤怒。

    立在远处的计蒙一阵咬牙切齿,只有这样才能暂缓他压根上传来的阵阵痒痒。

    “调集中军左营和后营军士,立刻杀过去!”计蒙浑身一抖;攥紧的双拳中,尖锐的鸟爪如人手一般曲起,任由指尖抠如掌心皮肉下:“右军和前军的前营将士从北面迂回过去,包抄敌军!”。

    计蒙用近乎嘶吼的语气,对副将下令到。

    那副将不敢怠慢,赶忙应声而去。

    大营西面的战斗还在继续,有熊国军越战越勇。风雨这等天气,让酆都军往日依仗的火器多数失效。剩下的幽冥鬼炮虽然防水,但双方兵马混在一起,乱成一团,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计蒙也不敢下令让炮营前来支援。

    一时间,酆都军陷入了捉襟见肘的不利局面,而有熊国军中的八十面用夔牛皮制成的夔皮鼓,却在此时被有熊国的鼓手们,用雷兽之骨做成的鼓槌齐齐敲响,发出了盖住空中响雷,地动山摇的轰隆声,威震天地之间,也令酆都军们多有心胆皆颤。

    有熊国骑兵的坐骑在鼓声中精神亢奋,熊罴在浓烟下嘶吼,狼豹在火光中咆哮,骑手们挥刀开弓,追赶着四散而逃酆都军。

    与此同时,酆都军的中军大帐附近也响起了嘹亮劲急的号角声。上千名空骑兵从地上冲天而起,在雨中飞跃向西,朝着来势汹汹的有熊国军杀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是穿戴整齐,手持光洁如鲜,长而且很锋利的精钢长剑的酆都步兵。他们的装备正是七八年前,萧石竹给酆都大帝上贡的那些精钢打造而成的武器。

    空骑兵呼啸迎击,步兵列成方阵傲慢阔步,昂首挺胸地朝着西面杀去。

    见酆都军快速组织了还击,有熊国军中的鼓声骤停,散落在各地的骑兵开始迅速聚拢,随之朝着军营外井然有序地退了出去。

    就在此时,空中黑云深处轰隆声响,雷电翻涌中有着数百团磨盘大小的火球相继涌出云层,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从天而落。但在火球的中心处,却闪烁着道道耀眼的绚丽闪电。

    “雷火!”举目看向赤芒冲天的苍穹,计蒙猛然大骇;只是一眼,他就认出了这是女魃修习的鬼神之术。

    当年在人间逐鹿时,女魃就是凭借着这一招,让黄帝姬轩辕战胜了势如破竹的蚩尤大军的。

    就在计蒙惊骇得瞪大双眼时,只听破空之声锐响而至,三个火球已然“轰隆隆”急冲而下,撞入了酆都军的军营之中。

    火焰如毒蛇一般,从碎裂开来的火球中蔓延向了四周;发出滋滋声响的雷电与断臂残肢,随着燃烧火焰溅射横飞,酆都军军营中响起一片哀嚎。

    夜风炙热,暴雨骤歇。火焰四窜下的酆都军营中火焰高涨,幸存下来的酆都军们口干舌燥,浑身上下登时大汗淋漓,整个鬼在烈焰的烘烤下出现了虚脱的症状。

    空中,剩下的火球还在缓缓落下,天地间已然是一片赤红,再无其他颜色。

    地上,计蒙已经抬起了双臂直指天际,掌心正对头顶上空。

    转瞬过后,苍穹上在有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道闪电像利剑一般划破了天空,带着黄豆大的雨点,呼啸连连的狂风从天而降,打在地上发出劈里啪啦直响。

    无论是空中还是地上,瞬间就被万条细丝雨珠,构成的迷迷漫漫轻纱所笼罩。地上火焰顿减,空中火球被雨水浇淋着,也在渐渐地缩小。

    本被烈焰 逼 得无路可退的酆都军中爆发出一片欢呼;而正在施展狂风暴雨的计蒙却面色苍白,五官扭曲了起来。

    骤然间使得天降急雨,令他体内魂气极速下降。计蒙依旧在坚持着,傲然立在原地把腰板挺得笔直。

    空中风雨更大了,雷电交加中,越来越密集的暴雨在天地间形成道道水帘,模糊了四周的一切景色。狂风吹得地上的万物东倒西歪,唯有计蒙宛如风中劲松,稳如泰山一般立在了暴风里。

    酆都军稳住阵脚,趁机顶风向前,追上了方才退出军营的有熊国军。

    不屈的灵魂带着凶残的面孔,如两道黑暗怒潮,猛然碰撞在一起;双方士兵都毫不退让地挥舞着沾血的刀剑,发出了阵阵低沉的嚎叫展开了原始的搏杀,惨烈气息在风雨中弥漫开来......

    黎明时分,西边升起的阴日冲破了夜晚的黑暗,为冥界带来了新的一天的光明。

    在平原上突兀拔起的赭黄色琅琊山,沐浴在阴日的血色之光中。山上悬崖峭壁上,立着用巨砖块石垒砌而成的坞堡和城墙,形成了一座气势雄伟,依山而建的关隘。

    在此地的四周皆为地势平坦的平原,琅琊山自然就显得鹤立鸡群,但也因此成了此地的地处要害。

    十天前的夜里,玄水带兵攻下了此地。虽然玄水夺取此地并未有太大的损伤,但早已接到泰山王可能南下的线报的玄水,并没有趁热打铁再前进一步,而是来了个固守琅琊山。整日不是修建塔楼,就是在山下挖掘壕沟。

    短短十日,琅琊关比之前更是固若金汤。也不断的有粮草从青木郡中送来,囤积在关隘之中;加上之前夏州国军在此地的囤粮,琅琊关里的粮食足够此地九幽国军和降兵们吃上一个月的了。

    但好景不长,就在昨天,本该在北方与奢比尸谈判的泰山王,忽地带着十万酆都军南下,直扑琅琊关而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三十万夏州国军。

    下半夜时,十万酆都军已然在山下完成了合围,把这座并不太高的琅琊山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夏州国大军则在外围,固守住了琅琊山附近的交通要道,阻碍了九幽国对琅琊山的支援,使得琅琊关在万军丛中成了一座孤立无援的孤岛。

    为北阴朝打了一辈子战的泰山王也知道此地的重要性,它是夏州国的东大门,一旦被九幽国军牢牢掌控在手中,那么九幽国军进可攻夏州国东部所有城镇,切断他的部分补给,退则可以守卫青木郡以西各地。

    这山在泰山王眼睛已经不单单是一座山了,更是一颗刺入了他脚心的钉子,令他痛痒难耐。

    正好大量的火龙枪此时已经运抵东夷洲内;虽然有少数在海上时,就被共工连枪带船给击沉了,但配发到了泰山王手上的火龙枪还有两万支,火弹两百万发,依旧够他装备二十部鬼兵的。

    而且,他还从北方战场上带来了五十门幽冥鬼炮。

    殊不知玄水固守此地就是要把自己当成一块磁铁,把他泰山王这块钉子给吸过来,然后在于此地将其主力消灭。

    也好使得北阴朝在东夷洲中再无根基,而九幽国可以独占此洲。泰山王做梦也没想到,这将是他平生最后一战。

    其惨烈程度,也是泰山王征战生涯中最激烈的一次。

    玄水立在山头的堡坞正中处的望楼上,凭栏远眺着山下密密麻麻的酆都军,不禁皱了皱眉头。敌军数量是他手上兵力的十倍,又装备了火器,直觉告诉玄水这一战打起来并不轻松。

    但已然是久经沙场的鬼将的玄水,并不畏惧,同时他也有些激动;九幽国能征善战的鬼将不少,但与酆都军正面交手过的,不过寥寥数鬼。

    在朔月岛保卫战打响之时,他正在南蛮与杜子仁的大军鏖战,错失了与在冥界中不可一世的酆都军交手的机会。

    这次,老天爷把机会放在了他的面前,令他虽然镇定自若,但心底深处还是不禁涌现了淡淡的兴奋。

    “北阴朝是下了血本了啊。”走到他身边站定的朱亥,俯瞰着山下遮天蔽日的旌旗,军士多如蚁群一般的酆都军,悠悠感叹道:“居然拉开这么大的阵势。”。

    “这算什么;想当年我在南蛮征战时,杜子仁的大军每每出战,动辄便是数十万鬼兵,阴风惨惨愁云密布,鬼气森然,那才叫壮观。”玄水淡然一笑,不以为意地说到:“让大军校准火炮,随时准备进攻!”。

    顿了一顿,玄水又叮嘱道:“但是没有我的命令,除了飞天军和空骑之外的任何军士,都暂时不许出关迎战。”。

    “诺!”朱亥抱拳行礼后,转身大步离去。

    就在朱亥方才离去片刻,山下的酆都军已经列阵完毕,他们的步兵在前,分列为两列。前面的蹲下而后面的则站了起来。随后的火炮也缓缓地昂起了炮口,直指山上的堡坞碉楼和炮塔。

    “毒火神炮各就各位,九天天雷炮瞄准敌军。”玄水转过头去,对跟随在身边的旗手和菌人下令到。

    这九天天雷炮是九幽军的新式火炮,根据小型天雷炮改进而来的火器,由九支小型天雷炮炮管叠加成了三列,架在了炮车上。一次可以发射九发炮弹而得名。

    而即将运抵的坠星炮,也是由此为原型而制造的。

    就在玄水话才说完时,酆都军的火枪兵已经不宣而战。

    枪声连响震天动地,一枚枚火弹从枪口疾射而出,猛然撞上了山上的墙垛炮口,迸裂出道道赤芒烈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