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85】意想不到(上)
    涂士功身前的石桌上,那只缠枝牡丹翠叶熏炉中青烟袅袅升起,在他与女儿涂瑶清之间徐徐散开。

    紧闭着房门石室中,在涂士功说完那话之后陷入了安静之中。

    看上去模样不过年方二八的涂瑶清虽在闻言后沉默着,但神情却异常的平静,既无惊愕也无惧意,就连眼神亦是如此,平静中还透着淡淡的淡然自若。

    片刻后,涂瑶清丹唇轻启,对涂士功缓缓问到:“那父亲,敢问您要把女儿嫁去哪儿呢?”。

    语气亦是非常平静,如古井深水毫无波澜。

    “在告知你嫁去哪儿之前,为父想要问问你,你认为当今冥界天下有着几个英雄呢?”涂士功饶有兴致的一问,手拿剪刀往灯台上烛芯而去。

    “咔嚓”在涂士功轻轻地修剪着灯芯时,稍加思索的涂瑶清再次开口,很是肯定地告诉父亲:“当今冥界十洲全无英雄!”。

    “萧石竹呢?”微微一怔后的涂士功,放下剪刀紧盯着女儿。

    “他也不是英雄,不过是趁乱夺取利益的枭雄罢了。”涂瑶清抿嘴轻笑着,也未多想什么,直接微微把头一摇后,迎上了父亲好奇的目光,悠悠道:“但女儿已经知道了,父亲是要把我远嫁到九幽国去。”。

    灯芯上发出噼啪一声细响,火苗随着跳跃几下。一丝不易察觉的钦佩,在涂瑶清的眼中快速地一闪而逝。

    虽然她不承认萧石竹是英雄,但她对萧石竹还是很钦佩的;这个在冥界中是狗监出声的小鬼,居然敢在被酆都大帝压迫了数千年,诸鬼都已然是敢怒不敢言之时揭竿而起。

    虽说有不少诸侯国在他之前,为了各类不同的利益举起了义旗,但萧石竹的大名在冥界中依旧还是传奇。

    酆都大帝近年来吃的亏,都是他一手策划的。南征共工西击祝融,朔月岛两度反击,酆都粮仓被毁,以及千百年来一直都是固若金汤的抱犊关被轰击成一片废墟等等,皆是出自此鬼之手。

    对此多有耳闻的涂瑶清,在每每提到萧石竹时,都会有意无意地流露出对萧石竹欣赏与敬意。

    当下猜到父亲心思的她,对这门亲事也突生了几分期待。

    “聪明。”石室中也只有他们两鬼,涂士功也就并未隐瞒什么,呵呵一笑后直言道:“就像你的曾祖母女娇在人间时,嫁给大禹一样。如今青丘国已经是外强中干,我们涂山氏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找到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涂瑶清对这桩带着浓厚 政 治的婚姻并没反感;不仅如此,她还在略一沉吟后居然轻轻地嗯了一声,同时微微颌首表示赞同父亲的话,起伏着的胸中也横生了点点心悸。

    青丘狐国虽然势大,看着发展的也很是不错,但涂士功和他女儿都看得透透的,这是酆都大帝根本就没他们放在眼里。否则酆都军或是玄帝军一到,任由狐鬼们妖术在怎么厉害,也逃不过灭亡的悲剧。

    酆都大帝一直没动青丘狐国,是让青丘狐国去多打点地盘。一旦等青丘狐国地广兵少,四处都需要防守却又捉襟见肘时,酆都大帝就会猛然发兵打过来的;就像几年前,酆都大帝趁着萧石竹南征时,猛然攻击朔月岛一样。

    可是由狐鬼主政的青丘狐国,既无九幽国那么勇猛的将士,也没有九幽国那么先进的火器,届时青丘狐国必然迎来灭亡的命运。

    而之前青丘国征伐得来的土地,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北阴朝和酆都大帝的囊中之物。

    但萧石竹的九幽国不同,虽说九幽国扩张领土的势头也正盛,可北阴朝是真拿他暂时没有办法;另外还有传闻说,萧石竹其实就是神之子。涂士功正是看重了这些,才忍痛割爱也要把爱女远嫁。

    而且,他还有更大的野心,那便是一旦双方促成了婚姻,他可以以国丈的尊贵身份,主导和左右九幽国的朝政。

    如此一来,总比他如今在青丘国中挂着一个没有实权的职位好得多。只不过,他选的这个下手对象,好像也不是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总之,涂士功是把女儿当成了自己获取权利的工具;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看得透父亲目的的涂瑶清也未对此反感,更未觉得父亲此举有何不妥。

    紧接着有一缕笑意袭上涂瑶清弯弯的嘴角,恰如那天边的一勾新月,随之她对父亲调笑道:“但愿我不会像曾祖母一般,落得个独守空房,候人兮猗的下场。”。

    “这倒是不至于,萧石竹又不用去治水。”涂士功哈哈一笑。

    “可狐鬼王会同意吗?萧石竹又会同意吗?”与此同时,向来泰然自若的涂瑶清忽地蹙了蹙眉,颇有几分担忧的问到。

    “狐鬼王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与强大的诸侯国联盟的机会,为父只要上表告知他,此举乃是为了与九幽国搭上线,他不但会同意,还会派出大军护送你平安抵到九幽国的。”自信满满的涂士功,不以为意地侃侃而谈道:“至于萧石竹,你就更是不必担心了;据说他还真是有如传闻中所说那般,身怀好色的毛病。以女儿你的姿色,这小鬼难以拒绝的。”。

    说着此话,涂士功的目光在女儿娉婷,袅娜的身上一扫而过。

    涂瑶清眉宇舒展,徘徊在眉头的担忧也如退潮一般快速退去,随之而来的是带着羞涩的淡淡红潮。

    “若是在你出阁后,萧石竹真的对你不好。”立刻肃色起来的涂士功,毫不迟疑地从自己袖中抽出一柄套在羊皮刀鞘中,长不过一尺二寸的匕首,递给了女儿:“那你就此刀杀了他。”。

    再次微微跳跃着的烛火,映照在了涂士功那双迸射出冷芒的双眼中,似乎在他眼中燃烧着什么。

    涂瑶清微微一愣,但还是接过了那柄匕首,顺势将其从刀鞘中抽出;耀眼刀光顿时从刀身上迸射而出,刺得涂瑶清有些晃眼。

    “或许......”顿了一顿,涂瑶清把手中匕首猛然收回刀鞘,对父亲轻轻一笑后,有些高深莫测地道:“这柄匕首只能让女儿用来自尽。”......

    玉阙城的雨季在暮春时如期而至,雨下起来就没完。

    一连七日都是烟雨蒙蒙的,空气中夹杂着潮湿之气和泥土草木的混合气味,在玉阙城中弥漫开来,清新的阴气也随着这场连绵阴雨升腾不息,令城中鬼民们于阴风下精神振奋,城外良田中的鬼粮在雨雾中茁壮成长。

    批阅完了今日奏本的萧茯苓立在绝香苑主楼的窗前,手臂杵在窗台上,托腮之际眺望着窗外。

    今日的奏本不算太多,而且萧石竹为她挑选的辅政大臣也很给力,还有不少奏本是直接送达到萧石竹身边的;所以对政务处理熟练了的萧茯苓,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吃力的。

    萧茯苓愣愣地放眼望去,但见窗外细如牛毛,连成了丝线般的雨丝随风摇曳,扭动出婆娑的舞姿,从阴云密布的深邃天穹上飘然而下,使得玉阙城中青山如黛,万物清新。

    雨丝再顺着玉阙宫上空的天坑口,随风盘旋着飘落,打在了玉石砌成的殿堂间,楼阁上,发出噼啪连响之际溅起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雨珠。

    顿时令宫中花木如洗,青翠欲滴,所有的建筑都焕然一新。

    阴风阵阵袭来,吹得萧茯苓衣袂飘飘,却吹不散她那水灵灵的双眸里泛起的百般聊赖。

    下着连绵阴雨,就算她已然批阅完了奏本,可哪儿也去不了。只能愣在屋中窗后,呆呆地听风观雨。

    阴风再次拂来,绝香苑中的灯台上的灯火一晃,带起了一阵一闪而逝的阴影;穿在萧茯苓身上,那件令人眼花缭乱的百鸟裙随着阴影而起,由五光十色变幻成了淡紫色。却又在阴影散去后,再次化为五光十色。

    这百鸟裙就算是在冥界这种稀奇古怪东西不少的异界里,也算是旷世珍品。它由负责备办玉阙宫中衣物的机构,采集了上百种灵鸟的羽毛织成。鲜艳无比且还能变色,连制作者也不知其本色。

    纵然是在富饶的九幽国中,这种裙子也只有两条;其一就是如今穿在萧茯苓身上的这条,而另一条则是被鬼母私藏。

    可就算身着如此昂贵的衣裙,也没法打消萧茯苓心头的无聊。

    “赖夫人。”正在萧茯苓更是无聊时,大门外响起了范锦鸿的声音。

    萧茯苓双目一亮,急忙转头朝着大门那边望去,就见笑吟吟的赖月绮已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入楼中,朝着她这边款款而来。

    “月娘。”立马眉开眼笑的萧茯苓,三两步蹦到了赖月绮身前,扑到了对方怀里,撒娇道:“您可好久都没有来看我了。”。

    “月娘这不是来看你了吗?”眼中泛起怜爱之色的赖月绮轻抚着她的小脑瓜,盈盈一笑:“而且月娘还给你带来了一个绝密的好消息,保证是你也意想不到的新鲜事。”。

    “什么?”环着赖月绮腰的萧茯苓并未松手,抬头好奇地打量着赖月绮微微低下来的脸;四目相对之际,眨了眨眼。

    “火龙枪的炸膛已经解决,而且我还把火龙枪与暴雨铳的连发速射技术结合在了一起,制造出了一种新式的火铳。”见主楼中只有自己和萧茯苓,但赖月绮还是压低了几分声音,把这个萧茯苓都意想不到的消息娓娓道来。

    萧茯苓闻言猛然愣住,喉咙好似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微张双唇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这不算是好消息吗?”赖月绮逗她到。

    虽是缓过点神来了,但却还是有些惊讶得语塞的萧茯苓,赶忙把头摇得跟她小时候玩的货郎鼓一样。

    她跟着父亲萧石竹南征时,亲眼见识过先进武器在战场上的重要性。深知有了不会炸膛的火龙枪,那九幽军的战力必然飙升。

    【候人兮猗——《吕氏春秋?音初篇》记载禹时涂山氏之女唱“候人兮猗”,“禹行功。见涂山氏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