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77】有埋伏
    林聪并没有因为萧石竹临阵换将,忽然免了他总领东夷洲中征伐军务的职,而给了他个后勤的任务而闷闷不乐,反而兴致勃勃地立在一旁,等着与玄水一起商议从何处开始征伐。

    林聪知道这不是萧石竹不信任他,而是更信任他;毕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保障对于行军打仗有着极大的重要性。

    萧石竹总不能把这些细致的活儿,交给玄水这个只知道征伐杀鬼的武将来做。

    而玄水则是默然不答,只是专注地盯着面前的地图。

    这种征战沙场的事要是放在早年间,一听到消息后,他浑身上下的鬼血都能在顷刻间沸腾起来。但跟着萧石竹,为九幽国征战了多年后,玄水勇猛不减却也稳重了不少。

    长期的征战沙场,也让他的冲动收敛了不少。

    他的目光在地图上转了几圈后,落在了龙刍川下游的龙驹山上,目视着那地图上傍水的龙驹山片刻后,玄水才淡淡问到:“林大人,两个多月前夏州国就是从这儿打过来的吧。”。

    说着此话,玄水抬起手来一指地图上龙驹山。

    从地图上来看,从龙驹山边的龙刍湖中起源的龙刍川,由东南流向西南,最终流入了夏州国东北边境中一处大河中。这条全长不过七十多里的河川,实则有三分之二都在夏州国境内,只有二十里左右在九幽国境内。

    而且在河川两岸尽是平原,称之为龙刍川平原。除了这条最宽处不过五六丈的龙刍川外,几乎没有任何屏障。

    “是的,当时当地的营将吉殇与我派去的先锋将军朱亥,以及随后赶到的空骑将军三苗鬼拉乌一起,齐心协力打败了十万夏州国大军。歼敌四万有余,还把敌军带来的一千多辆攻城器械尽数摧毁。”侃侃而谈间,林聪眼中泛起了点点自豪。

    不管是朱亥,还是吉殇和拉乌,都是他林聪手下将领,确实是值得自豪。

    与此同时,玄水又注视着身前的地图陷入了沉思;按理来说,夏州国军在龙驹山下吃了大亏,九幽国应该继续兵出龙驹山,夺取龙刍川平原。

    而且那龙刍川两岸的龙刍草正是九幽国志在必得的战略物资,先攻占龙刍川是不错的选择,但那无遮无拦一望无际的平原,让玄水多少有些担心。

    细细思忖一番后玄水转头收回目光,看着林聪谦虚的问到:“敢问林大人,如果先打龙刍川,攻占整个龙刍川平原你看如何?”。

    “我不赞同。”林聪并未多想,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们的空骑和飞天军都侦查过,这平平原上无遮无拦,即无山脉也无沟壑,甚至连一片森林都没有。军队在这一览无遗的地方驻扎下来,无异于找死。一旦有一支强劲的骑兵夜袭而来,会死伤很重的。”。

    林聪把目光一移,落在了夏州国北面边境上。谁都知道,在他目光所及的地方有着几十万的酆都军。

    虽然他们正在与比尸国对峙,但九幽国与他们仇恨更大,万一九幽国占领了龙刍川平原他们就掉个头,兵锋直指九幽国而来,那就有*烦了。

    倒也不是九幽国军怕酆都军,而是这龙刍川平原太扯蛋了;一望无际一马平川的,连点可以依托的有利地势都没有,绝对不可能先进兵此地的。

    玄水嗯了一声,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儿没有任何遮拦,就连做城池关隘都没有,不予考虑。”。

    紧接着玄水把目光移到了地图上青木郡的东面,细细打量了一番后,手指青木郡东面一带的山丘山陵和溪流,道:“林大人,我们还是先考虑这边吧。”......

    鸣风谷北面谷口处,尸魂大军们在此安营扎寨。

    上次他们被围困在鸣风谷中,险些全军覆没。关键时候不仅酆都军弹药打完了,而且是尸魂王奢比尸率领援军及时赶到,这才把酆都军赶出了谷中。

    但从此之后,酆都军似乎和尸魂军较上劲了,休整完毕的酆都军立刻北上,接下来他们与比尸国的一切战争,就都是围绕在这鸣风谷一带展开的。

    一来二去,奢比尸索性亲自率领大军在此地驻扎下来,在谷口来了个当道扎营后,与夏州国中的酆都军展开了直至今日,也未见到尽头的持久战。

    百般聊赖奢比尸,此时此刻正迈着他的四只兽足,在只有他一鬼的中军大帐中不停地踱步转圈。算算日子,酆都军至今已有三天没有来攻打了,这正是奢比尸无聊的原因。

    往日三天两头的,酆都军就要来袭扰。但从绵绵春雨开始后,一向斗志昂扬的酆都军们,似乎都慵懒了起来。

    帐外春雨淅淅沥沥,不停地拍打在帐篷的篷布上,发出阵阵噼噼啪啪的声响;令奢比尸无聊之余还有几分心烦。

    “主公,净空大师求见。”就在奢比尸越来越无聊时,门帘外响起了他的卫兵的禀告声。

    “快请。”喜出望外的奢比尸停下了踱步,面朝大帐门帘方向而立,眼中也随之泛起了一丝期待。

    不一会后,一个身着人间僧衣,与人间的和尚们一样,也是剃了颗光头点了戒疤,脖戴念珠的中年人魂走了进来。

    此鬼身前确实是个在人间历史上没有名气的和尚大师,但不知为何他的弟子们在他圆寂后并未把他给火葬了,反而给他来了个土葬。

    如此一来,老和尚的尸身因为某些原因并未腐烂,你要问是什么原因,这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身躯只是干枯了下去,如此一来他也算是尸变了。于是他把没能去西方极乐世界的三魂七魄来到了冥界后,倒是成了一个尸魂。

    而他的魂魄就被阎王们,发配到了比尸国中等待轮回通知。

    这一等,就等了七百多年,轮回的通知迟迟没来,但奢比尸手下却多了一个足智多谋的谋士。

    冥界是不允许人间的宗教存在的,酆都大帝不仅不希望看到冥界有他以外的神,也不想人魂们的精神中,存在着他这个古神以外的其他神。所以净空虽未留起头发,但自然也没有了清规戒律的约束,他也不再吃斋念佛一心向善,反而给奢比尸做起了谋士来。

    反正他在人间念佛数十载,佛也没让他去极乐世界享福,索性来个破罐破摔。

    以前他从佛教上学来的各种道理,倒成了为奢比尸排兵布阵的技巧;如此看来,这个净空大师也不是呆板的人魂,还懂得知行合一。

    中年人魂净空在奢比尸面前站定后,先一整衣袍后下跪行了一礼,戴在他脖子上的一百零八里象牙佛珠一阵哗啦作响。

    待到奢比尸准他起身后,他才站起身来缓缓说到:“大王,按你的吩咐,各军已经在准备粮草和弓弩铁箭了;只待天黑后我们就顺着鸣风谷,冒雨杀过去。”。

    “好。”激动之余,奢比尸兴奋地拍手称快。

    既然酆都军不打过来,那他这就率军杀过去,也算是给好战的自己找点事情做做;如果顺便能从夏州国中抢来一些金银珠宝和粮草被服,还有奴隶和女鬼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臣担心,酆都军这么安静是不是有诈?”正在奢比尸在兴头上时,净空微微皱起了眉头,捋了捋颌下三缕长长的稀疏白须,若有所思地为奢比尸分析道:“人间有句话叫,树欲静而风不止。连绵春雨,地面也泥泞了不少。酆都军不好运输火炮,自然不会主动进攻。可他们也可以守株待兔,原地布下伏击圈,等待着我们自己往里钻吧。”。

    “大师不必担心,据本王所知不仅仅是因为地面泥泞,还因为酆都军的火铳在雨天无用。没有火铳只有火炮,就算他们布下伏击圈又有何妨?”不以为意的奢比尸,把手衣摆后冷笑一声,嚷嚷道:“大师只管守好此处营寨,此次出击本王亲自率军进攻,若是胜了,那本王会在酆都军们的尸骸上就地称帝的。”。

    净空打量着奢比尸脸上兴奋下,暗藏着的自大,自知多说无益后,只好点点头道:“那大王进攻时一定要谨慎小心,切勿中了敌人的诡计。”。

    “多谢你的谏言。”奢比尸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快步走到武器架前拿来了自己的金丝铁杆枪,脑中已浮现了他踏着酆都军死后留下的破盔烂甲,披上了冥界天子的百鬼玄袍的得意场景。

    “启禀大王,十万大军已经准备完毕。”与此同时,帐外又响起了卫兵的话声。

    “好好守好营寨!”走到净空身边,奢比尸停了下来,重重地一拍对方的肩头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帐。

    来到帐外,只见得细如牛毛的春雨上,数万鬼兵已经在帐前集结完毕,刀枪林立旌旗遮空,每个尸魂兵脸上都挂着无畏无惧。

    奢比尸满意地点点头后,一言不发地向着营寨外而去。

    所有士兵转身跟上;穿在他们身上那涂成了血红色的铠甲,就大片大片的秋天枫叶一般。

    尸魂军随着奢比尸相继出了营寨后,手举弯刀长枪或是弓弩,昂首挺胸着傲慢迈步,朝着营寨外的鸣风谷而去。

    天色越来越暗,加上空中乌云密顶,山谷中一片昏暗。但尸魂军却没有点灯也未曾燃起火把,他们紧紧相随,摸黑向南快步而去。

    风雨中走了一个时辰,这支连绵不绝的大军前锋就已经过了鸣风谷中段。山谷中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就只剩下这支尸魂大军的步伐声。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四周一片漆黑,两侧山脉也只能隐约看到个轮廓。好在尸魂们是人魂中,有着夜眼的那类鬼,故而这点黑暗也难不住他们。

    大军继续南行,走在中军里的奢比尸是不是地环视着两侧山脉。偶尔可以看到风雨中的山上,泛着点点的萤光,正在随着风雨飘飞。

    奢比尸也没有在意,继续跟着大军向南。但还没走出百丈距离去,东西两侧的山脉中萤火越来越多。奢比尸不禁心生嘀咕,又细细一想后猛然想到,雨天何来的萤火虫。

    当下心头一凛,暗叫一声不妙后,对大军们高吼道:“东西两侧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