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75】假戏真做
    几个鬼都在神舆中聊了半天了,神舆外白茫茫的鬼雾还是没有散去。它们像是薄纱一样,轻轻地荡漾着在天地之间,隐没了不远处的繁华凝江城,朦胧了城后的黛色丹崖山。

    穿梭在树林间的雾霭,为天地间的一切平添了几分神秘。

    “魔神武器?怎么会在酆都老鬼的手中?”萧石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连串的问号。酆都大帝也不魔神那边阵营的,居然有这武器;当然他奇怪的不是这武器为什么被酆都大帝所有,他好奇的是酆都大帝从哪里找来的这种武器的制造技术。

    “这连我都不知道,酆都北阴朝拿到了这项技术的时候,我已经在朔月岛上做冥王了。”鬼母蹙了蹙眉,把头轻轻地摇了摇:“而且在此之前,北阴朝虽然掌握着这项技术却也很少运用到实战中去。我所知道的只是此炮构造,与人魂们从人间带来的火炮技术而制成的佛朗机炮差不多,也是后填装滑膛炮,开炮前往母铳填充子铳炮弹。而且这项技术在于可以把业火,浓缩后保存在子铳里,所以一旦开炮后业火随着子铳的爆炸而疾射向四方,以业火灼烧敌人魂魄。”。

    萧石竹闻言也不禁吸了一口冷气,他也是个在冥界住了不少年的老鬼了,知道这业火可是鬼魂们的克星啊。

    可能除了神魂,其他的各鬼族都是业火的可燃物;只要稍稍沾上一点,那都得被这业火成了鬼干,而且就是拿水也浇不灭。除非是没了可燃物,业火才会熄灭下去。

    萧石竹知道了这点,总算知道他的手下怎么打了一场奔袭,军士死亡率空前绝后的高了。不禁在心中暗自感叹,这也是时也命也吧!

    “其实这火炮用来攻城威力一般,可是野战之时对军士杀伤力特别大。”顿了顿声,鬼母又缓缓说到:“不但爆炸能伤人,其中迸射出的业火却比对鬼魂来说很是致命。”。

    亲眼见识了幽冥鬼炮威力的吾丘沅,立刻把头点得就像鸡啄米一样,对鬼母的话表示赞同。当时他就见到不少九幽国军的水手并不是炮弹中飞射的弹片和剧烈爆炸给炸死的,而是业火溅射到了士兵们的身上,在业火的灼烧下,只不过短短几息功夫,就被活生生地烧得魂飞魄散了。

    当夜若不是这火炮攻坚不行,射程又短,九幽国军只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这能不能想个法子,把这项火炮的技术透过来为我们所用。”沉默片刻后,萧石竹忽地开口,兴奋地嚷嚷道:“你们看,敌人有的技术我们也有,不是如虎......”。

    “不可能。”他的话还未说完,鬼母就抬手打断了他,再次微微摇头说到:“偷技术不难,关键是你偷不来业火。”。

    这无异于给兴致勃勃的萧石竹泼了一盆冷水,他猛然一愣,有些费解地目光扫过鬼母的脸颊。

    “因为现如今的冥界,只有在酆都一带才有业火了,其他可以产业火的地方,都在魔神被灭后被善神封印了。而且酆都附近产业火的地方,酆都大帝可都派大军严加看守着。”鬼母莞尔一笑,抬起自己的茶杯后,手捻杯盖轻轻地刮了刮有热气升腾的杯中茶末。

    淡淡的失落随着萧石竹渐渐皱起的眉头,在他五官间浮现而出。

    不过萧石竹就是萧石竹,就算脑子里缼了什么也从不会缺鬼主意,只是短暂的失落中略一沉吟,他心中便有了计较。眼珠子快速地一转后,又抬眼看向了吾丘沅,急声连问道:“在战场上时,他们的炮弹都跟着火炮在一起吧?那我们的炮弹要是在幽冥鬼炮的业火弹中炸开了,幽冥鬼炮的业火弹也会跟着爆炸吧?”。

    冥界的火炮炮弹,在开战时与炮身基本是挨着放的。这样才能保证在作战时能快速填装,并且保证火炮的射速。

    但是萧石竹忽然这么一问,倒让才喝了几口茶的吾丘沅愣住了。接着他赶忙把茶杯放下,仔细回想了一番后才点头说到:“炮弹在战斗时肯定是挨着放的,业火弹被我们的炮弹击中自然也会炸开的。”。

    说到此他想起了共渊之子曾经一炮打在了北阴朝一艘战舰的船头,爆炸中把敌舰上堆在船头的炮弹都给点燃了,带起了一连串猛烈的爆炸,直把那艘敌舰直接炸得只剩下了三分之二。

    但是吾丘沅一时间脑子没能转过来,还是不知道萧石竹为何有这么突兀的一问,当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脸上挂着些许费解。

    “可以就好,偷不到技术就不偷了呗,但下次在遇到北阴朝用幽冥鬼炮与我军进行激战时,我们就先用炮轰他们的业火弹,让业火弹在他们的炮群中先炸开。”萧石竹激动的扬起手来,狠狠地一拍自己大腿,顾不得腿上掌心中随之传来的生疼,兴奋地道:“人间有句不太好的话,叫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把它给毁了,我觉得这话放在战场上,对付幽冥鬼炮时再合适不过了。”。

    在场之鬼都不蠢,立马知道萧石竹的用意何在。幽冥鬼炮在作战时,业火弹肯定跟在鬼炮边。九幽军的火炮可以占着射速快射程远和威力大的优势,先抽出一部分,专门轰击敌方的炮兵阵地,别的不打就专打这些业火弹。

    一旦那些业火弹爆炸开来,其中的业火就会在敌阵中随着爆炸溅射弥漫开来,那敌人自然会不战先乱。

    萧石竹就是这样的鬼,小聪明鬼主意让他总可以把不利变成有利。当下其他三鬼,也不禁微扬嘴角,会心一笑。

    鬼母悄然间,再次对萧石竹投去了崇拜的目光,缓缓道:“而且铁制盾牌和木制防具可以挡住业火。”。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主公英明,不愧为当世奇鬼。”吾丘沅刷地站起身来,拱手作揖着朗声恭维到。

    “行了,这马屁再多两句,我今天非得乐得没了瞌睡了;你们就把我的这话传于各军各级兵将,让他们知道知道,北阴朝的幽冥鬼炮并不可怕,我们也有办法对付它们。”萧石竹把手一摆,得意洋洋地道:“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诺。”吾丘沅和也站起身来的春寒,齐齐淡笑着应声到。

    “主公。”就在此时,厅房门外响起了青岚的声音:“新雨郡太守石贠,奉命出城迎驾。”。

    “你让他进来吧。”说着此话,萧石竹给吾丘沅和春寒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退下。

    两鬼行了一礼,退到门边时大门正好打开,一个有着八尺五六身躯,脸上还长着由石头化为的细细髭髯的石鬼,勾着腰走了进来。吾丘沅和春寒给这个石鬼客气的行了一礼,那石鬼也客气的回了一礼后,他们两鬼才默默地退了出去。

    在大门再次关上后,这个双眼上长有入鬓两眉,身躯太高而一直勾着腰的石鬼,才用脸上那对朝天凤眼看了一眼萧石竹和鬼母后,顿时面露恭谦之色,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朗声道:“臣新雨郡太守石贠,拜见主公,拜见主母。”。

    石贠声音洪亮,震得萧石竹耳朵嗡嗡作响,待他语毕后,萧石竹值得边掏耳朵边说到:“坐下说话吧。”......

    抱犊关北面三十多里开外,有一座山壑幽遂,而山中岩壁峻峭间,瀑布飞流旁长满了各类葱笼槐树的青山。有小枝均下垂龙爪槐,有其树形呈伞状或蘑菇状的平安槐,还有叶上面多少被柔毛,翼瓣和龙骨瓣紫色的堇花槐等等;而当地鬼因其山中满是槐树就给它取了名,叫槐山。

    又因槐树有着功名利禄和荣华富贵的象征,此山又叫功名山。

    清晨的薄雾散去,阴日之光从空中洒下,透过了槐山上绿意盎然的槐树枝叶间,洒下了片片赤红的斑驳剪影。

    槐山南麓,一个身着破烂衣服,手持一柄钢刀的人魂,走在了充满虫鸣鸟叫的山坡上,踏着脚下的奇花异草,穿梭在槐树林间下山下走去。

    这个脸上布满污垢的中年人魂,正是嵇康。半个多月前他接到了酆都大帝的秘授,在离开了灭魂殿后,走下罗酆山的途中,嵇康占着酆都大帝暗中赐予的玄力忽然发力,轰然震碎了枷锁和脚镣,趁着押解鬼差和士兵措手不及时,夺了一个鬼兵的刀,把这些鬼差和阴兵瞬间干掉了后,踏上了逃亡的旅程。

    这一路走来并不轻松;酆都大帝为了保证不被看出破绽,派出了数十波鬼差和阴吏神捕,带着训练有素的天狗和专门追捕恶鬼的冥蝶,追杀了嵇康一路。

    嵇康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大小数十场恶战,这点从他苍白的脸色和身上的伤口就不难看出。就连好不容易抢来的鬼吏皂衣都已褴褛不堪。

    此时他衣袍上破烂的布条,正在随着山风飘然起舞。

    又走了数十丈后,嵇康忽然驻足不前,脸上的神色也在眼中迸射出警惕之际,忽地凝固了起来。

    四周的虫鸣鸟叫声戛然而止,山林间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中。

    “出来吧。”嵇康微微眯了眯眼,环视着身边的茂林草丛朗声说到。

    话音刚落,数十道鬼影从他身边四面八方上的草丛和树林间闪出。鬼影们闪现而出带起的劲风,吹得四周草丛灌木一阵摇曳,吹得地上落叶随风旋转飞扬。

    紧接着数十个手持水火棍或是钢刀,皆是身着皂衣的北阴朝捕快和衙役,把嵇康团团围了起来。

    嵇康面色平静,把眼一抬,用带着略有摄人心魄寒芒的目光,一扫四周诸鬼。

    山风刮过,吹得诸鬼衣袍鼓舞了起来,发出了阵阵猎猎作响之声。

    “嵇康!”为首那个阴沉着脸的鬼差,瞪着嵇康怒吼了一声:“你胆敢谋杀朝廷鬼差阴兵,已是罪不容诛!今日我们就要将你就地正法!”。

    他话才说完,嵇康便把手中长刀轻轻一转,雪亮的刀身上寒光霍霍:“那就对不住了。”。

    语毕,嵇康双脚点地,腾身起跃间手中寒光一闪,直奔那为首的鬼差胸口而去。

    为了能打入九幽国,他必须假戏真做,毅然决然地杀死这些同僚!

    嵇康本还平静的脸上忽地变得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