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68】迂腐
    深冬已逝,木石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春雨。

    细密如牛毛的雨丝,随着柔和的春风宛如轻纱一般笼罩天地间,泛起了一阵朦胧。晶莹的雨露随风拂吹着城外新芽舒展的青树,在枝叶之上汇聚成珠,顺着嫩绿别致的叶尾缓缓滑落。

    坐在大帐帅案后的林聪,看了看手中军报后,眉头舒展开来,喜悦浮现于眉宇之间,一扫这几日内积累的愁闷。

    军报上写的是龙驹山大战已经结束,九幽国军仅仅付出了牺牲了四百多个鬼兵的代价,就换来了全面的胜利。如今夏州国的压境大军死伤惨重,已经退出了青木郡的境内。

    “神鹫。”放下了军报,从手前的签令筒中抽出一支赤色火铜打造的火签,转眼看向立在他身下右边,那一个身着精钢制成筒袖铠,生得一张圆圆白脸,嘴边两腮上生着三牙细黑髭髯的人魂,正色道:“传我军令,命山湾中的军器监分居立刻赶制子铳火弹,运抵龙驹关中。”。

    那名叫神鹫的人魂大步上前,应声间接过了林聪递来的那枚火签,转身朝着帅帐外大步而去。

    待这小将走后,林聪又拿起了另一份军报看了起来;一看之后,林聪更是大喜。这份军报上叙述的是萧石竹给他急调的三万大军于今日清晨时分已到刀山岛,稍作休整后就由水师运载,顺着黄泉海西行至山湾之中,登陆东夷洲。

    同时这军报中还提到,萧石竹批准他就地招兵,数额编制是一个军。正好最近这青木郡中的毛鬼们已诚心诚意地归降了九幽国,而当地诸多被释放的人魂鬼奴,也在急于回报九幽国释放之恩,正是招兵买马的大好机会。

    于是放下了军报的林聪,又抽出一支火签,对下方左边那员也是身着短袖铠,但却生得臂长腰阔,赤发眼圆的人魂说到:“海东青,立刻通知各地营将们就地招兵,由随军教头负责操练新军。”。

    “末将领命。”这员小将大步上前,也是接过火签后转身离去。

    海东青才挑起门帘大步走出,随行在林聪身边的菌人就从帐外,冒雨飞奔而来。

    这浑身满是雨珠的菌人进得帐内后,疾奔到林聪身前跃上了帅案,在案头上站定后拱手抱拳道:“林太守,共工都督回报说,北阴朝同时派出了多支船队为夏州国中的酆都军,运送物资。共工都督难以全攻,只拦截下了一支运输队。且要我告知太守大人,北阴朝似乎对东夷洲已是暗中增兵,让大人一切小心。”。

    细细聆听后,林聪微微颌首间思忖了起来。许久后,林聪起身走到一旁的地图前,举目环视地图上的山水城池许久后,目光落在了地图上那遁神平原以西的摩罗山上。

    只是看了片刻,一个让墨家余孽袭扰北阴朝驻扎在东夷洲中各军的计划,在林聪脑中渐渐形成......

    长满了萤火芝的火芝山上,山风拂过那漫山遍野的萤火芝,吹得紫色萤火芝花摇曳了起来。那荧火芝村里雨华瑞的院门前,向来镇定自若的萧石竹微微一愣,随之低头呆呆地打量了自己几眼。

    萧石竹向来嫌麻烦,不喜欢穿冥王的冕冠服。除非有隆重之事,诸如他得率百官祭祀战死将士时才会穿着。今日他身上穿着的不过是一件玄蚕蚕丝所织的深衣,还不如跟在他身边的素素和青岚身上穿着的华丽,萧石竹一时想不明白,雨华瑞是怎么一眼就看出他就是九幽王的。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那个带路的小鬼已经把冥银放在了萧石竹脚边后,向着来路那边跑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九幽王,是你眉宇间带着那股俾睨天下,傲视全雄的气势,让我认出的你的身份。”盈盈一笑的雨华瑞,打量着萧石竹眼中淡淡的困惑,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面有淡淡自信地缓缓直言说到:“而且鈺儿又和你在一起,天下何鬼不知,你九幽王是靠小白脸的手段,上了鈺儿的床,娶了她为妻才起家的,所以想必你就是九幽王。”。

    “华瑞,你的嘴还是这么的刁毒!”略有娇羞的鬼母红着眼白了雨华瑞一眼,嗔怒到。

    “厉害厉害,果然和传闻中说的一样,不仅仅是一个才女,还是一个观察入微的女鬼。”萧石竹并为介意雨华瑞的话,反而大笑几声后抚掌赞到;接着雨华瑞就把他们迎进了小院中后,一阵忙前忙后,在院中置上的小桌,又给萧石竹他们奉上了茶水点心后,雨华瑞才坐到了鬼母身边,情同姐妹似的拉着对方的手,拉起家常来。

    算起来,这两鬼也是故交了。

    其实早在还是古神们共同打理着冥界之时,吸取了冥界天地精华的雨华瑞已成人形,与鬼母就已相识。

    “仔细算算,我们已经有几千年没见了吧。”说了一会话,鬼母收起了激动,对雨华瑞笑道:“当年你从六天神鬼宫中愤然离去,我在忘川河畔送别你时,绝没想到今日还能与你再次相见。”。

    “我记得当时你是奉命来杀我的;承蒙你当年在忘川河畔没有杀我,我才能活到今天啊。”雨华瑞也笑着说到,脑海中又浮现了当年的往事。

    那时候酆都大帝初掌冥界,听闻了雨华瑞这个花妖非常有才,于是派鬼去把雨华瑞请到宫中,要启用她为北阴朝高官。但雨华瑞三言两语,就把酆都大帝说成一代暴君,并且拒绝了酆都大帝的邀请,表明自己绝不入仕为官后飘然离去。

    酆都大帝气得咬牙切齿,立刻派出了那时候还是神仆,绝非诸侯的鬼母只身追杀雨华瑞。鬼母领命下山,一直追到了忘川河边才追上了雨华瑞。鉴于两鬼的友情,鬼母不忍杀害雨华瑞,于是私下放了雨华瑞。回去酆都后,鬼母对酆都大帝谎称自己没能追上对方。

    从此,酆都大帝也对鬼母起了疑心。而鬼母也是聪颖之鬼,借着当时冥界地广鬼稀,酆都大帝又急需收徒鬼臣,鬼母就顺势提出了自己愿意去为酆都大帝守土,从此就远离了庙堂,龟缩到了朔月岛上去做了一个冥界诸侯。

    而雨华瑞为了躲避北阴朝的追杀,也潜入了玄炎洲茫茫大山之中隐居了起来。这一隐居,就是数千载的光阴。

    “鈺儿,你眼光不错。”片刻过后,雨华瑞瞥了一眼正在品茶的萧石竹,又对鬼母眯眼一笑,道:“你的男人却是个枭雄。”。

    “怎么?他还算不上英雄吗?”鬼母不服气地反问到。

    “在冥界之中,英雄应该是无私忘我,不辞艰险地为鬼民们的利益而英勇奋斗,令人敬佩的鬼。”雨华瑞心无畏惧,面有淡笑地间微微摇了摇头,缓缓说到:“但是你的夫君杀伐太重,动辄就与四方诸侯开战,造成冥界四方血流成河,实在难算是英雄。”。

    “你说什么?”青岚闻言顿露不悦,愤然一拍桌面厉声骂道:“好你个妖女,尽敢侮辱主公!”。

    随着这一骂脱口而出,四周空气也瞬间凝固了起来。

    萧石竹眼神表情却是异常的平静,只是放下茶杯把那跃跃欲试,正要卷起袖子揍雨华瑞的青岚一把拉住后,对雨华瑞淡淡地反问道:“那依女先生之见,这残酷的北阴朝以及依附酆都大帝,与其一起为非作歹的鬼国们都不该揍了吗?”。

    雨华瑞闭口不答,沉吟片刻后才缓缓开口,天真地道:“该揍,但不能痛揍!九幽王应该在进攻讨伐之际就恩威并施,而不是先威后恩;另外九幽国不该主动挑起战争,应该待到敌人打上门来在做还击,如此方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减少流血与伤亡。”。

    此荒谬之言一出,萧石竹一颗满怀期许的心立刻凉了下来,就连鬼母也对自己的故友,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本以为这女鬼能给他多高明的建议,方才也还想着若是对方真是有才,就诚心诚意地请其出山辅佐自己。哪怕就算像刘备一样,放下架子三顾茅庐,萧石竹也是愿意的。

    不曾想对方居然说出这番与无用书生一样的迂腐之话,令萧石竹暗自觉得可笑。

    若不是他下令九幽国军,但凡大战必要先威后恩,那每逢大战之时,九幽国将士还不知道要死伤多少呢。

    “普天之下诸鬼,那可都是娘生父母养的,九幽王应该对敌人也是心怀怜悯。”正在此时,那雨华瑞又开口说到:“九幽王更是要避免军队在每每大战之际,大规模地使用火器作战才行,也好给敌军一个活命的机会;这样一来,才能算得上是英雄。”。

    此言一出,愣了一愣后的萧石竹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声在小院上空回荡了许久,萧石竹才守住笑声,对她反问道:“照女先生这话来说,我军应该不用火器,应该去跟敌人真刀真枪的拼个皮开肉绽,拼个头破血流了?”。

    语毕之时,萧石竹已是面露轻蔑,眼含嘲讽地看着雨华瑞顿了顿声,沉声问道:“请问女先生,你心怀慈悲怜悯九幽国的敌人,难道就不怜悯九幽国的军士了吗?在你眼中敌人是娘生爹养的,难道我九幽国军士就不是?”。

    “你可知道若是不用火器,我军每每大战会死多少将士?你可知一味的等着敌人上门而不主动出击,那些虎视眈眈的敌人又会多么的私欲膨胀。他们又会在我国境内,屠杀多少鬼民?”一连串的反问后,萧石竹又道:“如果英雄就是要牺牲我国军民,那我宁可不做这个英雄,也要做一个杀伐过重的暴君。”。

    一语出口,萧石竹已经在心中认定眼前这个女妖有才是有才,但过于的迂腐愚善,绝非大才之鬼,也立刻打消了请其出山入仕的念头。

    “华瑞,如今的你怎么变得如此迂腐?”就连鬼母也在诧异过后,愣愣问到。而徘徊在她那看向雨华瑞的双眼中的不可思议之色,则是不减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