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67】雨华瑞
    山风卷着松涛竹林,一阵阵地拂过山顶宫殿,却发出了扬起尖锐的悲呜,像极了鬼魂悲鸣一般。

    酆都大帝的口气强硬,令平等王他们想要反驳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于是只得行礼应声,把此事应了下来。

    酆都大帝紧接着又道:“平等王速去缉拿嵇康,转轮王你等一下,朕还有事要问你。”。

    两位阎王又是齐声应答后,平等王退了出去。待到平等王走到宫门下后,酆都大帝才收回注视着从离去的平等王了的目光,落在了转轮王的脸上后,酆都大帝压低几分声音问到:“上次你谏言的添兵东夷,多路补给舰队齐齐出发之事,如今进展如何?”。

    “五十万大军已从青龙海上进入了遁神平原,阴天和屡天两位大人亲自接应的,而九幽国如今并不知晓。此时这五十万大军已经借道黑齿国,出现在了比尸国的西北面了。而那黑齿国为表忠心,也派出了三十万黑齿人魂组成的鬼军随行。”转轮王行了一礼后,轻声说到。

    “墙倒众人推啊。见我大军一到,黑齿王他也卖力起来了啊。”酆都大帝闻言,不禁意味深长地感叹到。

    只是这一声感叹之中,还多了几分得意。

    “是。”微微颌首的转轮王,继而自信满满地道:“而十二支补给舰队也于三日前同时出发,每支舰队都有三艘贯月槎暗中护卫。纵然他共工再有强大的火器,最多也只能灭其一支,其他十一支舰队定然能安详抵达夏州国西南沿海。”。

    “走,陪朕走走。”酆都大帝脸上的阴沉已消褪,他转身朝着宫中而去,同时对转轮王招招手。

    “诺。”转轮王应了一声,赶忙跟上:“这九幽国的弱点就在于目前还不势大,而且方才平定了后方南蛮,国力需要恢复,他九幽王多少有些捉襟见肘,派去东夷的兵力不可能充裕,那就不可能四面出击。”。

    说话间,君臣二鬼已经来到宫中,穿过了那些金碧辉煌的宫殿,来到了广场西面上,那一座用光彩射人的白玉砌成的灵坛前。此灵坛坛台分上下两层,上为方而下为圆,象征“天圆地方”。

    四周种着高十丈而似青梧,也上滋生色如丹汁的朱露,枝似龙之倒垂的垂龙木十五株,那青叶上到朱露仆一落地,立刻化为了晶莹剔透的玉珠。

    此地原本是古神丰功坛,那十五株垂龙木的位置上,本是当年对抗魔神时,立下赫赫战功的十五位古神石像。而灵坛之上正中之处,则是天地间第一位古神盘古的巨石像。

    酆都大帝继位后,看着这些古神石像很不顺眼,就下令将其推到砸碎,换上了十五株垂龙木种在坛边。而本在灵坛上的盘古石像,也被换成了酆都大帝的石像。

    酆都大帝与轮转王在环在灵坛下四周的泽渠边,那垂龙木的树荫下站定后,酆都大帝微微垂首,注视着脚前泽渠里豢养着的紫龟斟酌了片刻,对转轮王若有所思地授意道:“你们可以抓住这一点做做文章嘛。”。

    顿了顿声,待到转轮王应了一声后,酆都大帝又悠悠说到:“战争就是消耗,朕的北阴朝经营了万年,这战再打个百年我们依然耗得起。但他九幽国不过区区十年有余的鬼国,论兵力论财力论物力都不及我朝,萧石竹那什么跟朕斗。”。

    “是。”转轮王微微颌首,表示赞同,紧接着又道:“臣已经派出了第二批说客潜入九幽国,他们都是巧舌如簧且对陛下忠心耿耿之鬼。纵然不能偷出九幽国的火器图纸,也能说服他国中一些享受过阶级制度带来的利益的老臣和豪强子弟,令这些鬼们在九幽国中制造出叛乱,使得九幽国动荡不安,人心不稳。”。

    阴风呼啸而来,吹得垂龙木枝条一阵哗啦作响。语毕之时,转轮王的脸上又平添了几分得意和自豪。

    似乎他对自己的计划很是看好。

    “嗯,此时你做得很好;但火器之事就别再想了,朕已派亲信去六天洲中收揽火器商人,他们也能为我朝制造出不亚于九幽国的火器。”酆都大帝心中喜悦更甚,淡淡笑意浮现脸上:“你只管暗中去给萧石竹制造些麻烦就是;虽然朕暂时不与九幽国兵戎相见,但也绝不能让萧石竹安生。”......

    火芝山位于罗浮山以西五十里开外,在满是丛山峻岭的南蛮之中,此山只能算是一个山丘,并不算高也不陡峭。

    只因山上长满了其叶似草而实大如豆,四季皆能盛开夜绽光芒的紫花的萤火芝,所以名叫火芝山。

    入夜之后,整座山都亮了起来,有如黑暗中的一盏巨大的明灯。

    而山上的荧火芝村的村民们,就是以买卖这些萤火芝的紫花为生。此花在不凋零之时能夜放光芒,许多鬼民不喜用蜡,都会买一些萤火芝花放在房中,使屋子在入夜后亮如白昼。

    萧石竹带着鬼母和青岚,素素与菌人族族长神骥,离开了神舆和仪仗后直奔此山而来。方才来到山下,就看到山坡上那紫色花海中,有十几间石房健在盘曲而上的小径边,组成一座小小的山上村落。

    那儿便是荧火芝村。

    萧石竹在山下官道边站定,环视四周,只见这火芝山四周方圆十里之内既无镇店,也无农田,多少显得有些荒凉,便在心中暗暗记下此地,想着往后一定要让精通农桑水利的句龙来看看,此地可否开垦出良田来,以免浪费了。

    “走,我们进村地干活儿。”萧石竹笑说着此话,率先朝着那山坡上的村落而去。

    一行鬼缓步爬上了上坡,行走在这路旁盛开的紫花的山间小径中,踏入了那山中村落。可才进了那村中,鬼母和萧石竹这等见惯了金碧辉煌的建筑之鬼,也愣在了原地,结舌之际呆呆地环视着四周。

    这里的房屋无一例外地没有采用传统的砖瓦木结构,而是因地制宜地采用了平顶的土掌房形式,无论高低大小全是依山而建,层层叠叠就像梯田一样在山坡上延伸开来。这倒是不足为奇,在丛山峻岭的南蛮中,这种形势的村庄并不少见,但在萧石竹他们眼前的这些屋子外强,以及屋间纵横交错的巷子地面,全是用树叶树枝,和贝壳螺壳之类构成图案的化石垒砌而成,令这整座倍显沧桑的村庄中,弥漫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且那石头上的化石纹路晰可辨,如同被精心镶嵌在上面,令这些石屋地板更显美观。

    “想不到这荒郊野外还有这么一座奇特的村庄。”愣了愣神后,鬼母率先开口感叹到。

    正在此时,一个身背箩筐的少年从他们对面走来,走到萧石竹身前后,这个少年打量着眼前这个眼生的人魂,缓缓问到:“几位是要买萤火芝花吗?”。

    “我不买花,我找一位女先生。”总觉得俯视着一个孩子说话不妥,于是萧石竹就蹲了下来,对那孩子笑道:“不过你要带我去找到女先生,我可以跟你考虑卖一些花。”。

    “是雨先生吧。”那孩子一听此话,大有喜出望外,当下之前还徘徊在他脸上淡淡地警惕已烟消云散,说着:“你们跟我来吧。”此话,就转身朝着来路而去。

    萧石竹淡然一笑,起身跟上。

    这个小鬼带着他们在村中屋舍间穿梭片刻后,来到了村庄西面边缘,一间屋舍前用篱笆围出一个小院的院落前。

    院中篱笆上爬满了瓜果藤蔓,院里几只麻花老母鸡,正带着十几只才出壳的小鸡,围在了一个背对着萧石竹他们的女鬼前。

    那小鬼还没开口叫门,望着那女鬼背影的鬼母,已从对方身上的鬼气认不出了对方身份,当下率先开口,激动的颤声道:“华瑞。”。

    萧石竹虽然没鬼母那本事,可以清晰得记得相识的鬼的鬼气特征,以此辨别出对方省份来,却也感知到了院中的那个女鬼如菌人们一般,体魄中只有一缕精魂。

    这正是冥界精魄之鬼的特征,也说明那个只能看到背影而看不到相貌的女鬼,正是雨华瑞。

    他掏出一锭十两的冥银,交给了那带路的孩子。

    那孩子一阵诧异过后,却迟迟没有伸出手去接过银子,只是缓缓说到:“这位老爷,这可以买下千斤的萤火芝花了,我可没有这么多的花可以卖给你。”。

    小鬼正说着,那女鬼听闻了鬼母的声音后微微一愣间,身躯缓缓一颤。

    “拿着孩子,这是你该得的。”萧石竹也在此时被这个朴实的孩子感动,本以为这小鬼听闻要买花,就兴高采烈的给他们带路,还以为他有些贪财,可没想到对方这么朴实,萧石竹大为感动之际一把将冥银塞给对方后,笑道:“这是你该得的。你拿着它去读书,然后入仕做官,我会在朝堂上期待着你的出现的。”。

    那孩子又是一愣,脸上依旧有着不知所措。

    “鈺儿。”此时那女鬼也转过身来,有着湿润眼角的双眼,朝着鬼母这边看了过来,眼中随着泪花泛起的,还有久别重逢的激动。

    萧石竹闻声转头,朝着这雨华瑞看去之时,心头也猛然一跳;客观的来说,眼前的这个花妖之鬼长得太丑了。

    她那粗壮浓密的双眉下,有着一对高低不一,眼珠歪斜的双眸,踏踏的鼻梁下长着一双厚厚的嘴唇,而圆如满月一般的脸盘上,居然还布满了坑坑洼洼和麻子。

    若不是萧石竹没有以貌取人的毛病,最多暗中吐吐槽罢了,那么今早吃下去的东西绝对会口吐而出的。

    “这位老爷,你的钱我还是不能要,父母和女先生都教导我,不可以贪图意外之财的。”正在此时,那小鬼又把萧石竹给他的冥银,塞回了萧石竹的手中。

    “九幽王。”雨华瑞把激动一收,目光一转落在了萧石竹的脸上,淡然说到:“此鬼鬼龄尚小,你一下子就给他这么多银子,只会让他觉得钱财容易挣得,以后必然不会在努力奋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