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43】空袭
    入夜后的瞑海上,六天洲的东南一带居然下起了雪来。

    瞑海之上的海上飞雪并不多见;那极具冥界特色的墨黑色雪花有如柳絮,洋洋洒洒地从空中飘落到了海中,很快就与那万顷碧波融为一体。

    一支九幽国的混合舰队,正趁着夜色的掩护,在海上冒着风雪向北悄然前行。

    这支舰队有战船八十艘,其中有高大的福船六艘,海鹘二十四艘以及二十艘海沧船和三十艘大翼战船。除了船员水手外,这些战船上还运载着大批的雷鬼和讙头民,还有数千空骑。

    他们的目标正是正北面的淮水港。萧茯苓派出的突袭队与萧石竹安排的突袭队,在瞑海上相遇,两支舰队索性合并在一起,连计划也合并在一起,按萧石竹和吾丘沅计划进攻淮水港。

    旗舰之上,狸天应站到了船头,与一个蓝肌肤人魂比肩而立后,看着这漫天黑雪悠悠道:“共渊总兵,就此种天气来看,敌人想必也会窝在房中睡觉吧?”。

    漫天飞舞雪花在他身边随风流转追逐。

    “未必。”与他比肩而立的那个七尺身躯的人魂有着一张横生怪肉的疙疸脸,明亮的玲珑双眼突出眼眶,好似一对金鱼眼一般,模样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字——丑。

    此鬼正是共工的同族兄弟共渊,如今九幽国的镇星水师总兵。

    “瞑海上百年难得一见海上飘雪,想必守军今晚会兴奋得难以入睡。”见狸天应狐疑的目光朝着自己投来来,共渊思忖着道:“所以我们最好通知吾丘沅和嘎哥将军,千万不要轻敌。”。

    按萧石竹的计划,吾丘沅和嘎哥率领的大翼战船会率先发动对淮水港南面屏障龟山岛的进攻。

    不出意外的话,一旦战斗打响,淮水港中的北阴水师就会及时出动增援龟山岛。此时共渊和狸天应就趁虚而入淮水港,船坚炮利的舰队突袭并且摧毁港口,而飞天军和空骑立刻起飞,奔袭淮山粮仓而去。

    这个计划本来是不错的,但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情况,那就萧茯苓安排的狸天应和共渊这支大军,要比嘎哥和吾丘沅出发要早一些。

    且在此之前,他们已对在六天洲东南一带巡海的北阴水师,进行了几次偷袭,搞得六天洲东南沿海一带的驻军鬼心惶惶。

    也正是基于这点,共渊料定不管是龟山岛上的驻军还是淮水港中的北阴水师,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守夜。

    “不要妄想着此战可以出其不意的致胜了,还是选择至始至终都强攻吧。”共渊顿声片刻后,斩钉截铁地沉声道:“这样反而能减少我军的伤亡。”。

    狸天应一番细想后,也点了点头认同了共渊的提议,随之对坐在自己肩头,披着特小号的合身棉衣,还双手环抱在胸前的菌人道:“将共渊总兵这番话传信给嘎哥将军。”。

    那菌人闭目凝神片刻后,缓缓睁眼道:“嘎哥将军回信,他同意共渊总兵的提议。但是他也提议我们已经在攻下龟山岛后,夺取上面的军粮库,为我军进行补给。”。

    “同意。”共渊正说着,身后不远处的桅杆上就飞下来了一个羽民鬼,抬手一指前方后对狸天应和共渊道:“将军,总兵大人,龟山岛就在前方。”。

    共渊和狸天应同时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但是因为共渊是人魂,九幽国舰队的甲板上又没有点燃明火,除了点点浮在海面上的火光外,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龟山岛。借着那些点点火光,共渊和狸天应都能依稀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座酷似海龟一般的小岛隐于黑暗之中。

    “准备进攻。”共渊一声令下,身后甲板上的水手们相继忙碌了起来。

    舰队也随之一分为二,以大翼战船为主的那支舰队立刻排成了以旗舰为基准,由左右方位队所组成的楔形队,先共渊他们那支舰队一步朝着龟山岛直扑而去。

    按玄教的情报来看,面积不过千亩的龟山岛上,主要的炮台都集中在南面和东南西南两面,为环山露天炮台。上面配备的又都是射程不过两三里地的幽冥鬼炮和一里的火石炮。

    而岛上驻军不过一万,水师不过只有十五艘海鹘战船而已。

    故而嘎哥下令他的舰队,把毒火神炮和天雷炮都换上;除此之外,甲板上还装备了火龙出水等物。

    一盏热茶过后,嘎哥指挥的舰队行驶至龟山岛南面,距离岛岸还有五里的地方,率先开始了进攻。

    青烟缕缕升腾下火炮齐鸣,火光在海面上闪烁不停。震耳欲聋的炮响过后,赤红的炮弹带着破空的呼啸在半空中划过绚烂的弧线,相继落在了龟山岛南面各地。

    热风鼓舞下,龟山岛南面随即发出了阵阵撼天动地的爆炸声,火焰在岛上的山坡上绽放。道道耀眼的电弧从炸开的天雷炮炮弹中迸射而出,锋利的雷电击打着山上的草木岩石。

    本来坚实的炮台,在爆炸和雷电的轰击下,转眼就已是千疮百孔。至于炮台上的火炮,都在第一轮的炮击结束时成了一堆废铁。

    不是炮管炸裂就是炮管在爆炸中变形。

    岛上的驻军还未反应过来,九幽国舰队上再次发射出道道火弹,朝着岛上各处怒啸射去。

    其中部分火弹,直扑停在岛岸边的北阴朝战舰而去。

    俯瞰整座龟山岛,但见岛上南面火焰升腾下红光冲天,滚滚浓烟直上天际。雪花飞舞下,原本坚实的炮台在爆炸中迸裂坍塌,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已被火海淹没。不断的有营房和塔楼,以及战船在炮火的轰击下木屑横飞。

    ????到处都是惊惶奔散的酆都军,在密集的炮火轰击中变成一堆被火焰包裹的残肢碎肉,随着炮炸带起的冲击和热浪翻滚抛飞。撕心裂肺的惊呼和哭号,以及凄厉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此起彼伏。

    直上苍穹的火光和浓烟,立刻引起了淮水港中的北阴水师的注意。

    他们没有多想就登上了停泊在港湾里的战舰,拔锚扬帆朝着龟山岛这边疾行而来。

    淮水港距离龟山岛不过三里地,水师不过用了一刻钟就赶到了龟山岛南面。滔天火光之中,只见九幽国的战舰林立在岛外海面上,甲板上炮声轰鸣,对准了岛上的漆黑炮口中,吞吐着的火焰中缕缕青烟直冒。

    九幽国的火炮威力最大,三两波炮击就把龟山岛以南大部分地区变得一片狼藉,千疮百孔,令北阴水师都惊愕咂舌。

    他们还没从惊愕中缓过神来,九幽国的飞天军和空骑已经起飞。

    经过了数次大战,尤其是与北阴朝的两次战争后,九幽国军的海空配合已达到了炉火纯青。

    见到停泊在淮水港中的北阴水师战船十之八九都已出动,早已跃跃欲试的飞天军和空骑立马出动,他们的目标正是空袭那些战舰。

    大批的三苗鬼驾驭着巨大的百幻蝶飞向空中,在羽民和讙头民的拥簇下,朝着从龟山岛东西两面涌出的北阴朝水师猛攻而去。

    百幻蝶空骑与朔月岛保卫战时已大有不同,每只百幻蝶的身上,都架有一门长五尺小型天雷炮。

    那些百幻蝶空骑舞动着巨大的翅膀,在北阴朝舰队的上空投下大片黑影之际,头朝着下方甲板微微倾斜,一个俯冲之际骑手立马开炮。

    炮火轰鸣顿起,道道火弹宛如流星一般,呼啸着纵横飞落,撞入甲板后猛然爆炸开来。

    电光和烈焰暴涨中,几艘北阴战船在爆炸中木屑激射横飞,爆炸带起的冲击下战舰一阵左右摇摆,龙骨和船板上不断的发出咯吱作响。

    甚至有些炮弹接连直接击穿战舰的船壳,直接落入船下海中后才齐齐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力带起了汹涌的波涛,直把战船高高地掀起。

    见九幽国军出动空骑,酆都军的空骑也仓促起飞,舰船惊慌失措地躲避着九幽国的空袭,同时把船上的火炮对准了九幽国舰队开火。

    一时间瞑海上烟雾迷漫,火光将海面映照得通红。

    酆都军和北阴水师在与九幽国的两次交锋失败后,认识到了火器的重要性,战舰上也配备着大型的火炮。

    轰隆炮声下,数十枚火弹朝着九幽国舰队这边袭来,打得几艘大翼战船顿时船板破裂,甚至拦腰截断,陷入火海之中。

    战舰上的水手和士兵,多数不是当即被炮弹炸死就是被火焰吞噬,只有少数随着沉没的战舰落入海中得以幸存;惨叫声也在九幽国舰队中四散开来。

    正欲趁乱进攻海湾的九幽国水师见状,在共渊的下令中齐齐掉头,朝着北阴水师直奔而去。

    “传令空骑和飞天军,还有飞雷车立刻起飞,空袭计划不变。”手持长刀站在甲板上的共渊,对菌人急声说道:“舰队掉头转向,直奔北阴朝水师而去。”。

    菌人立刻传令,狸天应大喝一声,带着飞天军和空骑冲天而去,飞雷车也紧随其后,在空中汇聚后,编成数只梯形队,朝着北方飞掠而去。

    共渊则指挥着手下战船,直奔北阴水师。

    率领着空军的狸天应,在掠过龟山岛上空时回头一看后方,海面上滚滚浓烟间烈焰四起,不由得皱了皱眉,心头滤过一丝担心。

    紧接着他猛然摇头几下,抛开一切杂念,带着空军直奔淮水港而去。

    飞抵淮水港上空时,但见身下港湾之中灯火通明,严阵以待的敌军多数已爬上海岸边林立的箭塔炮楼,以及炮台上开始校准火炮。

    狸天应给身边的传令兵打了个手势,那个士兵立刻吹响了高昂的冲锋号。

    号声之中,枪弹上膛的飞天军们列队俯冲而下,手中火铳瞄准了被号声所吸引而纷纷抬头的酆都军。

    一统疯狂的扫射后,岸上的酆都军死伤大片,飞天军们相继昂首,再次直冲上天朝着北方头也不回地飞去。

    紧随其后的空骑和飞雷车已经对准备海岸上的炮塔炮塔,还有那些箭塔和堡垒,毫不留情的开始了轰击。

    炮击之下,飞雷车的前端伸出的尖锐铁柱上,迸射出道道耀眼的电光,直扑岸上四散而逃的敌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