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18】计上心头
    刑天的那几艘破烂战船随着九幽国的四艘战船乘风破浪,在空骑兵和飞天军的护卫下,朝着遍布玄武岩的黑龙岛而去。

    九幽国战船上的水手们,在行进之余在船上厨房里煮起了肉骨汤,熟了之后让立马让羽民和讙头民们运到了刑天的战场上,分给了那些在海风下瑟瑟发抖的无头鬼们。

    面对香气扑鼻,热气升腾的骨头汤,无头鬼们对收走自己兵器的九幽国军也再无怨言和怀疑。

    在天快大亮之时,终于赶到了黑龙郡北面据点龙崖前。

    黎明下,借着九幽国战船上的灯火,刑天依稀可见前方远处的黑暗中,有一座状如巨龙嘴中獠牙一般临海高山,屹立在黑龙郡北部海边。

    这儿正是黑龙郡的北方据点龙崖。

    在萧石竹吃掉鬼王国后,此地就再次被重建,成为了比鬼王国时更是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夏星管理黑龙郡后,在此地安排了重兵,以作黑龙郡北方的第一道屏障。

    且在龙崖东西里面扩建了两座军民公用的港口,使其与龙崖形成掎角之势,令黑龙郡北面的防御更是固若金汤。

    由于菌人的传信,在刑天他们交出武器再次起航后,现今的黑龙郡太守句芒就从郡府玲珑城中驭龙启程,赶往了龙崖准备迎接刑天。

    在刑天他们靠近龙崖时,句芒也赶到了龙崖西面的港口中。

    战船入港,刑天方才下船,句芒就面含笑意地迎了上来。

    一见句芒刑天先是一愣,瞪大胸膛上的双眼细细打量对方许久后,才微启干裂的双唇颤声说到:“我五年前接到酆都发来的通缉令,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跑到了九幽国来。”。

    两鬼都是旧识,所以句芒一眼认出刑天之际,刑天也认出了他;激动之际,刑天就毫不犹豫地抬手重重地捶了句芒左肩一下。

    句芒的卫兵登时一阵紧张,在一阵咔咔的上膛声中,一口口漆黑的枪口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刑天。卫兵们的右手紧握暴雨铳枪柄,食指已微接扳击。

    只要刑天敢再动一下,他们铳里的三十六枚子铳会毫不犹豫地把刑天打成筛子。

    “别紧张!”句芒猛然抬手呵斥,接着又环视着自己的手下缓缓笑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凤麟洲的战神刑天!他要有心杀我,我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语毕,把距离自己手边最近的一根枪管往下压了几分。

    那些卫兵脸上的警惕,才慢慢地消散,齐齐用右手将暴雨铳垂直收于身体右侧,一言不发地往后退了一步;但双眼依旧紧盯着刑天。

    “让你见笑了。”句芒面露几分尴尬地笑笑,拱了拱手给刑天赔了个不是。

    而刑天则不在意这些,只是环视着句芒的卫兵,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句芒的卫兵虽然都是穿以精钢所制的甲片铠甲,但刑天一眼就能看出这些铠甲轻便可使军士行动敏捷很多。而他们手上的武器除了身侧的火铳,腿上还绑有匕首,而腰上悬挂着一柄钢刀外,还有和*以及几个圆形的铁球。

    刑天自然不知道那形如石榴一般的圆球是九幽国研发的石榴雷,说白了就是一种*。但他早有耳闻,九幽国军作战已经不再是全靠冷兵器了,大量稀奇古怪的火器投入了战争之中,使得九幽国军所向霹雳。想必那东西也是什么厉害的火器吧。

    想着想着,刑天又联想到如果他也有这么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队,别说奇星,就连姬轩辕也能将其击败。

    再看九幽国军们脸上的坚毅和无畏,让他心里再次燃起了高昂的信心。

    “主公早有交代,一旦遇到你要把你留下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句芒拉起刑天的手,说到:“走走走,我带你去先吃点热的。”。

    “你现在在九幽国做官?是做什么官?”愣了愣神后,刑天诧异地问到。

    “是的,我现在就是本郡太守。”拉着刑天就走的句芒,边走边随口问到:“话说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借兵反攻奇星。”刑天淡淡地答到。

    句芒闻言驻足,沉吟间面露几分为难后,才缓缓开口说到:“这个在目前还真有点难办;我的主公已经出巡不在朝中,为了不扰民,他的出巡路线连我们都不知道,我只能给你传信给他,然后把你和你的士兵先安顿好了。”。

    “这......”迟疑之际刑天细想一番;虽然萧石竹不在朝中,不能立马解决他的问题,但自己此时已经落魄了可对方还愿意收留他,那不妨就耐心等等吧。

    想到此刑天收起犹豫,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你再给我瞎客气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去。”句芒笑着说完此话,转头对随行官员和卫兵们说到:“去库中取些粮食被服来,把无头鬼们都好好安顿起来。”......

    清晨的露珠还没散去,驻扎在啼鸦城外的萧石竹已经下令大军启程,在薄如轻纱的晨雾中向西而行。

    神舆之中,青烟袅袅间鬼母已在煮茶;睡醒了的萧石竹坐在床沿上,打了个长声的哈欠后,目光从身前站着的四鬼身上一一扫过。

    站在他身前的四鬼三男一女,女的那个个子高挑,凌厉的剑眉间尽是镇定,正是春云的女儿春寒。

    而在她左右的分别是青岚和玄教的虎飚,以及吾丘寿的儿子吾丘沅。

    “虎飚,安排好的教徒都派出去了吗?”接过鬼母递来的茶杯后,萧石竹边用被盖刮了刮杯中茶末,边悠悠地问到。

    “是的,十二名教徒已于昨夜提前西行,带着几个菌人乔装打扮进入了聚星郡。”妖魂虎飚微微垂首回到。

    “嗯,那就好,让他们多多留意各地官员暗中有无铺张浪费,强取豪夺之举。”萧石竹悠哉悠哉地吹了吹杯中热气,抿了一口香茗香茗后,又斩钉截铁地道:“一经发现就立马收集证据上报。”。

    一如既往地,这十二个玄教教徒是为他去打听各地民情去了。而且去往的方向是他即将抵达的下一个目的地——聚星郡。

    这样一来,萧石竹就可以提前知道当地官员有没有因为他要西行如聚星郡提前准备迎接,而剥削压榨当地鬼民。

    末了萧石竹顿了顿声,又对身前的诸鬼肃色说到:“你们都记住了,任何时候鬼民们的利益都与我国的利益同等,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不能厚此薄彼。”。

    “谨遵主公教诲。”四鬼一整衣袍,拱手应声到。

    萧石竹这个向来认为涂抹是用来数钱的鬼,也不是太爱讲大道理,于是就此打住这个话题后,收起脸上的肃色又道:“我们接下来进入聚星郡后,朝着螟蛾谷方向进发,我要从螟蛾谷进入涕竹郡。至于走哪条官道或是驰道去螟蛾谷,就交给春寒你来定了。”。

    “诺。”春寒又应了一声。

    “可是主公,走螟蛾谷是不是太冒险了?”但是顿了顿声后,春寒脸上还是泛起点点犹豫:“此谷狭小,最宽处也不过数丈而已,若是两侧峭壁上有鬼埋伏发动突然袭击,山下谷中行进的队伍根本没法反应过来。”。

    “这个山谷东西两面都有关隘,不碍事的。”萧石竹淡然一笑放下了茶杯,竖起右手食指在自己头顶顺时针地旋转了几圈,不以为意地悠悠道:“再让空骑和飞天军在队伍上空盘旋护卫,就不怕会有什么伏击了。”。

    “诺。”又应了一声的春寒点头间把萧石竹的交代牢记于心。

    “主公,作为你的臣子虽然必须执行你的每一道命令,但臣还是有责任要提醒你,螟蛾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走螟蛾谷入涕竹郡只怕不妥。”春寒不语,忧心忡忡的虎飚却开口说到:“纵然主公你在国内深得民心,但冥界暂时还未全部姓萧,难免会出现他国派出的刺客。”。

    所谓的他国指的无非是虎视眈眈的北阴朝;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虎飚就是想告诉萧石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萧石竹耐心地听完后,虚心地把头点了点嗯了一声,但随之却还是不以为意地说到:“谢谢虎飚你的好意,但这个我有办法来避免;我会随即地叫你们停或走。”。

    他这个办法是让所有人都没法预算他递达螟蛾谷的时间,并且也无鬼可知道他什么时候用时多长通过。

    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虎飚细想一番后微微颌首,没再吱声。

    “菌人神骥有要事禀告。”卧房中方才沉默了下来,紧闭着的房门外又响起了神骥的大喊。

    萧石竹没有多想什么,再次抬起茶杯之际,给青岚使个眼色让他去开门。

    房门一开,神骥立马健步如飞地走出卧房,在春寒脚前站定后对萧石竹行了一礼,朗声道:“启禀主公,刚才接到黑龙郡太守句芒的急报,在反叛中战败的刑天,率领一万余名残兵败将逃至我国黑龙郡中。太守句芒现已按主公的要求,将其安顿在岛上一处军营之中,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他刑天终于还选择了来我国啊。”兴奋在萧石竹脸上一闪而逝,在脸色随之恢复如常后他又问到:“句芒有没有提到过,刑天来我国是暂避反叛?还是借兵平叛?”。

    他在得知了刑天被追着打后,就猜到了刑天若是走投无路,只会选择要么去麻寿国,要么来九幽国。

    可是一旦真的来了九幽国,是来借兵还是暂住的,这萧石竹还真猜不准。

    “说是借兵。”神骥稍加回想后说到。

    “借兵?”萧石竹嘀咕了一句,眼底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本想着刑天到来后,以帮他平叛为由就将其收入麾下。可刑天居然是来借兵的,显然没打算为萧石竹效力,只是想着大家互惠互利而已,这令萧石竹不由得皱了皱眉。

    而刑天不是长琴,不可能他给自己眼睛抹点辣椒水什么的哭两声,就把对方感激涕零了。

    正在萧石竹绞尽脑汁之际,煮好茶后就一直默默地坐在他身边地鬼母,不经意间开口道:“刑天这个无头鬼王重情重义得很,此次前来投奔我国借兵,而没找他好友麻寿王只怕是怕连累了对方。”。

    此言一出萧石竹顿时眼前一亮,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