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07】泰山王的战略部署
    龙威亭中随着萧石竹的话音落地而陷入宁静之中,纷纷面露淡淡的困惑。

    萧石竹之所以故意的不提前准备出巡路线,是为了让鬼母安心,也是让鬼母安全。毕竟出巡路线一旦提前定下来,就等于给了要行刺他的鬼透露了行踪。

    自己倒是不惧这些行刺,且对行刺什么的事情还有些小期待,但他这次带着鬼母呢!可不能让鬼母受惊,或者有点什么闪失,否则他萧石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所以他决定,这路线就随心所欲的走。

    可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又不能给臣子们道明,免得大家觉得他是不信任他们而心生隔阂,于是撒谎高手萧石竹只是在电光火石间转念一想后,立马想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我的路线要是确定了,所到之地的官员难免会提前做好大张旗鼓的准备迎接,届时一阵铺张浪费,府库钱财不够官员们就少不了要剥削老百姓。而且地方官员这么大张旗鼓的准备迎接,不成了扰民了吗?”。

    此言一出,大臣们脸上的困惑随即化为了钦佩。

    在场的大臣们不但没有起疑,反而没想到萧石竹成了九幽国的万鬼之尊,居然还这么体虚民情,为诸多鬼民着想;诸鬼对其无不佩服的。

    就连鬼龄尚小的萧茯苓,也对父亲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所以这线路吧,到时候我说走哪里,护卫队就跟着走到哪里。”萧石竹嘿嘿一笑后,悠悠说到:“你们呢就打理好朝政,千万不要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不然我回来还得一个个收拾你们,麻烦。”。

    “另外,我不再朝期间启用密语,与我联络的一切书信奏本,札子等都必须用密语书写。”萧石竹顿声之际略加思索后,又补充说到:“如有甲等大事需要奏请,就用菌人意识传输消息。”。

    “诺。”众臣齐齐躬身行礼到。

    “都去忙吧。”萧石竹笑笑,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诸鬼又行一礼,倒退着退出了龙威亭去。

    “茯苓啊,我和你娘不在朝的期间,一切外交活动都交给长琴和胡回去做,你暂时不要插手;外交活动还包括了一些贸易往来,你没有做生意的天赋,所以不要插手你不熟悉的事务。”待他们走后,萧石竹拉过自己的女儿,打量着对方那粉嫩小脸缓缓说到:“而且打理朝政要多看多听多学也要多思索,但万万不要多说。”。

    “记住了吗?”顿了顿声后萧石竹问到。

    “记住了。”萧茯苓很懂事的点了点头,把父亲的这几句话牢记于心。

    “行了,也不多说什么了,话多不甜胶多不黏的,你去玩吧。”萧石竹笑笑不再多言。

    萧茯苓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蹦三跳地跑出了龙威亭去。

    目送着衣裙飘飘的女儿离去,萧石竹心中百般感叹。若不是冥界这么乱?若不是冥界有那么多鬼想要他的命?他宁可不争不斗,就这样一辈子的安逸着,看着萧茯苓一点点的长大,懂事,恋爱,结婚,生子。

    “想什么呢?”见他凝视着大门方向愣愣出神,片刻也没缓过神来后,鬼母把手伸到了他眼前左右一晃。

    “你说茯苓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萧石竹依旧没有移开目光,只是眼中泛起了点点期待地问到。

    “不知道?”鬼母有点愣愣地摇了摇头,紧接着脸上眼中都泛起了点点和蔼,柔声细语道:“不过我们就一直这么在她背后看着,一定会是一件有趣的事。”......

    血黄色的黄泉海上,一直由五十艘巨大的不沉木福船和一百艘坚硬玉树制成的苍山船,在七万水莽鬼的护送下,由西至东朝着东夷洲方向驶去。

    每艘战船上都架着火石炮数十门;且在船帆顶端上,都飘扬着一面黄色长方形旗帜,皆是用龙毛做的装饰,且旗面上又以九色丝线绣出九条蟠龙。

    正是酆都大帝的水师,北阴朝的北阴水师。

    在被诸多战船围绕着的旗舰二甲(船舱二层)中的指挥室里,正中处摆放着一个沙盘,将东夷洲的山山水水,生动而又形象地呈现在船中诸鬼眼前。

    身着官服,下套有软甲的泰山王站在沙盘前端,手握腰间悬挂着的长剑剑柄,一言不发地凝视着沙盘上的山水。站在他身前右边的是一个浑身肌肤金黄,双眼瞳孔呈现赤红的男鬼,身形倒与人魂无异;左耳上有一条小蛇,蛇嘴正好死咬着他的耳垂。而在他肌肉虬髯的右臂上,则刺有一条呲牙恶龙,踏云驭风的刺青。

    这个鬼名叫蓐收,原来也是一个辅佐天神的神仆。但在酆都大帝登基后,主动投靠了对方而得到了重用,负责在六天洲西部的泑山下给酆都大帝练兵。历时千年,此鬼的骑兵战术那是相当熟练且经验丰富的。

    而这次他在东夷洲作战,洲中虽有山地但也多有平原,而在平原上,骑兵的攻势威力以及优势大于步兵,所以泰山王给酆都大帝把蓐收给要了过来给自己做副将。

    此时指挥室中只有泰山王和蓐收两鬼,而蓐收正手持一根长长的竹竿,把竹竿前端指向了沙盘上的比尸国后,朗声说到:“目前的情报来看,奢比尸的比尸国大军正势如破竹地南下,打得夏州国的鬼兵四散而逃。而在比尸国北面的黑齿国,并没有作出像样的进攻,使得比尸国大军可以肆无忌惮的南下。”。

    泰山王一言不发地听着他的述说,双目依然紧盯着身前沙盘上的比尸国。西临黄泉海的比尸国东西狭长,南北两面皆是大山,高耸入云的山风在两面的国境上连绵千里。而正中处和东西两面,则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别说是山脉就连山丘都没有。使得整个国家看上去就像是个山谷一般;而在比尸国东西两面和正中处的地形上,确实很利于骑兵作战。

    顿了顿声,蓐收把手中竹竿向上一移,指在了沙盘上比尸国的北面边境一带;从沙盘上来看那是一旁此起彼伏的山脉,由东至西的走势,有着大小山头数十个。

    “比尸国的大军都是由尸魂组成的,这类人魂比较特殊,他们都是在人间尸变了的人的魂魄组成的。他们体魄是没有痛感,并且不会流血;自愈能力也非常强的,在不用药物的情况下也可以伤口自愈。除非把他们的脑袋砍下,否则这类鬼不会死亡。你就是桶尸魂数十刀,只要他手脚还在,头也还在就能继续战斗。”蓐收继续用手中竹竿,指点着比尸国北方边境:“所以对于黑齿国和夏州国,这两个大军全是由普通人魂组成的诸侯国来说,对抗比尸国的尸魂军很是不易。”。

    “比尸国西面和北方的具体部属呢?”泰山王静静的听完这一番话,微微颌首着问到。

    说完此话,泰山王一个转身走到了指挥室深处。

    这个指挥室位于战船尾部,深处的舱壁上有一扇可以打开的窗子,推开就可以看到碧海蓝天。

    泰山王站到了窗前,并没有推开窗户。海风顺着窗上的雕花吹了进来,轻抚着他面有平静的脸盘。

    “根据我军探子的回报,尸魂王奢比尸在北面安置了三十个卫所,大概是十六七万的鬼兵。主要都分散在这边境上的大山之中,依托地势展开防御。”说到此,蓐收把手中竹竿一指比尸国西面临海之地,又说到:“而在临海一带,奢比尸安排了国中的所有水师鬼船封锁海岸线。在陆地上,则是安排了十五个卫所,大概有七八万的大军。”。

    “如此森严的戒备,看来奢比尸想着我们一定会从北面或者正西进攻吧。”略一顿声后,蓐收又补充说到。

    泰山王沉吟许久之后,再次转身后缓步走到沙盘边站定。

    “九幽国有什么动静吗?”泰山王的目光在扫盘上扫了一圈后,落在了夏州国西南面的一坐小岛上。

    那是刀山岛,如今九幽国的刀山城。

    据泰山王所知,这座距离夏州国不过百里海路的小岛上,此时驻扎着九幽国的打量水师和几万大军。

    而九幽国又是和北阴朝做对的诸侯国,且兵强马壮,泰山王更是担心这个岛上的九幽国军搀和进来。

    虽说他也很想会会九幽国的大军,但以目前北阴朝的实力,还是要对九幽国施行暂避锋芒之策。

    “九幽国没有任何的越界行为,而奢比尸也是好强之鬼,并且他的大军正在势如破竹地南下,形势一片大好也未曾求援于九幽国。”蓐收稍加回想之后,缓缓说到:“所以九幽国应该不至于多管闲事。”。

    “那也未必。”就在他话才说完是,泰山王立刻眯眼说到:“九幽王就是个好事之徒,哪里有战乱他的大军就一定会出现在哪里。”。

    蓐收没有多话,继续保持着沉默;他对萧石竹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对方好像是传说中的神之子,并且把连续北阴朝的大军击退两次。

    但蓐收不关心这些,他只是想做好自己的事。古神在世时,他做好了他的神仆一职。古神不在了,为了活下去他做好了北阴朝大将的职位。

    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更何况他们此次出征的目的,是平息比尸国的叛乱,不是正对九幽国而去的,他就更不关心了。

    “先这样吧,我们先东进。”泰山王注视着沙盘沉思片刻后,缓缓道出了自己的计划和部属:“我们的水师先攻击比尸国的水师,步兵和骑兵乘船南下,从夏州国登陆后与夏州国军会师,合力攻击比尸国的南下大军。”。

    “大人是说让我们兵分两路吗?”蓐收皱了皱眉后,很是困惑地问到。

    本来比尸国的尸魂大军就够难对付的了,且酆都大帝给他们的大军也就是三十万,一旦分兵不是将酆都军的战斗力一分为二,也等于削弱了战力。

    这样一来就是作死,还能不能打赢比尸国就说不清了。

    “对,就是兵分两路。”瞥了一眼蓐收眼中泛起的费解后,泰山王却还是面有肯定神色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