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406】出巡准备
    水面上的涟漪,随着翠鸟的高飞而渐渐地消散。

    很快,姬轩辕的脸色又恢复如初。

    一个小小的失误不要紧,就算奇星不与刑天火拼,只是在追杀刑天,那也必然无暇估计麻寿国了;且奇星如果统领了无头鬼,那就更不会对麻寿国支援。

    打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吃下麻寿国。至于无头鬼国的计划和行动,那都属于顺带的。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最好,达到不了也只要能保证无头鬼国不支援麻寿国就行。

    “通知力牧,近期内必须拿下麻寿国。”想到此,姬轩辕便对风后说到:“也通知女魃,让她兵出赤水与力牧尽快回合。”。

    “诺。”风后应了一声,正欲离去,又被顿了顿声的姬轩辕叫住。

    “前几日给九幽国的结盟信函可有送到了?”姬轩辕缓缓问到。

    风后一番快速的回想后,点头称是道:“信函送到了九幽国的黑龙郡,由黑龙郡的太守句芒签收了,说会转交给萧石竹的。”。

    “句芒也跑去跟他混了,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有些能耐。”姬轩辕捋了捋自己的长须,眼中闪烁着几点敬佩。

    “萧石竹出生于鬼奴,不免有些世俗痞子气,这样的人魂恐怕成不了大事。”风后攒了攒眉,面露几分狐疑和费解:“更何况他反了酆都大帝;与这样的人魂合作,弊大于利啊。”。

    毕竟酆都大帝的政权是在冥界根深蒂固的,风后更愿意相信区区一个萧石竹和九幽国,击败两次酆都军那都是运气。

    山风拂过水潭四周卷着松涛,带起一阵松柏特有的清香。

    “英雄不问出身,你们别小看了这个九幽王。我们这些在人间高贵,来了冥界依旧如此的鬼,又有谁比得过他。”姬轩辕苦涩地一笑,摇了摇头。

    两洲五十郡土地,几万万的鬼民,精兵强将更是无数;九幽国只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为了今天这个规模。比起他们这些自称老神的老鬼们,萧石竹的手段和本事比他们高明多了。

    末了,姬轩辕又补充了一句:“有时候低贱而带来的磨难,反而更容易磨练一个人魂的意志和能力。”。

    而且对方运气也好很多;这让姬轩辕羡慕之际,心底还涌出了几分嫉妒。

    “记住一点,我们只是和九幽国通商,主要以弄到他们的先进火器为目的。”片刻过后,姬轩辕眼中的敬佩之色渐渐地被平淡所取代,嘴里轻声地叮嘱:“以强化我国军力为目的,而不是真的要和九幽国有好到底。一旦得到九幽王的通商回复,那派出的商队的就必须一暗一明,明的表面上与九幽国做正当生意,暗的私下从九幽国中倒卖走私一些武器回来。”。

    这才是他通商的目的真正目的。

    风后紧蹙的眉头缓缓展开,脸上的费解也随之烟消云散,点头应了一声后,转身踏风离去......

    玉阙宫绝香苑里,龙威亭中;萧石竹端坐在亭中深处正中之地,鬼母和赖月绮分坐在他两边左右。萧茯苓则穿戴整齐,垂手立在鬼母身边。

    在他们身前站着的,都是九幽国中掌握着大权的大臣。天官冢宰陆吾和地官司徒蒋子文,夏官司马春云和卫尉胡回等四鬼比肩而立最前方。

    跟在他们身后的分别是秋官司寇夏星,探亲回来的玉阙都尉巫小灰,还有国师盈盈和春官宗伯长琴。

    几乎所有的九幽国重臣,都已经站到了这个亭子里。除了这些老面孔外,还有几个新面孔。

    站在夏星身后的一个唇红眉翠,眉下生有一双丹凤眼,右眼下还长着一颗泪痣的年轻女鬼;她是才提拔上来的玉阙府尹乌梅。因为做事大胆而谨慎,办差也是井井有条,所以在蒋子文被任命为地官司徒后,被鬼母提拔上来顶了蒋子文之前的职位。

    而站在巫小灰身后的是一个头发如钢针一般立起的雷鬼,名叫雷云。因为秉公执法,在吾丘寿离世后他就接替了察查司。

    而在雷云身边,站着的一个妖魂。此妖魂白发白须,样子像黑狗但可人立而站,有些驼背的他身后无尾,但面部像人布满皱纹。虽是年迈但一双圆睁的大眼中目光如炬,依旧炯炯有神。

    这乃是槐树所化妖魂,名叫彭侯。像他这样的鬼在妖魂中属于低级妖魂,在冥界里一直无人问津的一类鬼。但在萧石竹执掌九幽国后,国中讲究众鬼平等,年迈的彭侯也得到了公平的对待。

    他们这类的妖魂也可以与年轻的小鬼们一起上了私塾,一起考了学宫。而彭侯在学宫里学成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九幽国那掌管武官选用及兵籍和兵械,还有军令等的夏宫中做事。

    萧石竹在南征南蛮期间,国中边防治安一事一直是彭侯在调度。因为他的用兵有方,使得周遭邻国没法趁人之危,趁着九幽国南北两线作战而进犯九幽边境。

    战争一结束,萧石竹第一时间把彭侯提拔成了小司马,辅佐大司马春云掌全国武官选用和兵籍军械,以及军令之政等事。

    风儿吹动亭子边垂下的帷幔,萧石竹目光往沉默肃静着的诸鬼身上一扫而过后,才慢慢开口说到:“今天把你们都召集过来,就是说个事情,我已经决定和你们的国母出巡各地,而监国一事我打算交给我的女儿萧茯苓来代理。”。

    此言一出,那些本还肃静着的诸鬼,除了提前已知此事的春云外,其他的都面露几分惊愕。

    倒不是惊愕萧石竹和鬼母要一起出巡,不在朝中之事,只是惊愕萧石竹居然要把朝廷交给一个黄毛丫头去打理。

    他们纷纷对萧茯苓投去了诧异的目光,其中还夹杂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怀疑。怀疑鬼龄不到十岁的萧茯苓可否管理好朝廷?

    不过这样的怀疑他们也只会表现在目光和神色上,对于萧石竹的能力和眼光,这些大臣都是心知肚明。

    而且萧茯苓这一年来的表现,他们也都看在眼里,能力虽然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但已经不再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小翁主了。

    萧石竹那双犀利的双眼又往他们身上一闪而过,立马看出了诸位大臣心中的怀疑。

    他咳嗽一声,那些大臣赶忙把目光收回,微微垂首并不吱声。

    “茯苓虽然是我的女儿,但从我出巡之日起,也是你们的学生;各位可千万不要把她当成是翁主去纵容她,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们该骂要骂,该谏言的必须要谏言。”站起身来的萧石竹,踱步到陆吾身边站定后,注视着陆吾的那双虎眼对身后的茯苓一招手,缓缓道:“太宰陆吾你应该不陌生;父王希望跟他虚心地学用人办事,调度朝中各部官员,使得各部的运作正常。”。

    “诺。”站到他身后的萧茯苓躬身后应了一声;今天的她表现的很是乖巧,少了往日的调皮倒是让大家还真有点不适应。

    但是萧石竹之前的那番话,却让大臣们心中对萧茯苓的怀疑顿减几分。

    “春云大人乃是我国司马,主管军事之事;在我和你娘不在朝期间,如遇战事得请教于她。”萧石竹把手搭在女儿肩头,目光一移后落在了春云的脸上:“包括军粮调动,边防防御以及治军之事也要多与春云大人商议。”。

    “是,父王。”萧茯苓微微颌首到。

    接下来萧石竹又把其他大臣们给萧茯苓一一解释,并告知女儿遇到什么事情,该找谁商议。

    全部大臣逐一说完后,已是半个时辰后了。

    萧石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坐会了自己的宝座上,环视着身前的诸位大臣们朗声说到:“在此期间,诸位要尽心尽力的辅佐翁主。”。

    “诺。”诸位大臣齐齐躬身,行礼应声到。

    “朝中之事不可懈怠,军中之事也是如此。”鬼母转头看向女儿,叮嘱道:“一定要把朝政给打理好了,千万别玩忽职守。”。

    “知道了。”龄小志大的萧茯苓赶忙应了一声;面色恭谨的她心里却是欣喜若狂。机会难得不说,且这也是一个让她一展身手,证明自己不是个只会吃喝玩乐和胡闹翁主的机会。

    萧石竹瞥了一眼女儿,见到了她眼底蕴藏着的欣喜,为了不让女儿欣喜变成得意和骄傲,他赶忙岔开话题道:“那个春云,我们出巡的准备工作做的如何了?”。

    “已经统统准备就绪,为此次出现准备的大军有禁军五百,都是老练步兵和飞天军。精锐羽林卫一千,由空骑和路骑兵两个兵种组成。另外胡回大人还选拔了三十名玄教教徒随行,以及掌大驾金鼓和旗纛的旗手卫两百名。”春云把头微微一点,娓娓说到:“随行女官也已由辰若挑选完毕。”。

    “嗯,辰若和范锦鸿也在随行名单里吧?”耐心的听完后,萧石竹才开口问到。

    “是的。”春云回到。

    “那他们也留下,留下来辅佐和保护翁主。”萧石竹不假思索地说完此话后,转头看向陆吾,顿了顿声又问到:“随行官员呢?”。

    “暂时还没定下来,但臣打算排一些做事谨慎认真的大臣随行。”陆吾稍加思忖后,轻轻的摇头说到。

    “我要带走一个人魂,吾丘沅。”萧石竹微微颌首间快速思忖后,缓缓问到:“他今年应该就从学宫毕业了吧?”。

    见陆吾点头应声后,萧石竹又说到:“我听说他在学宫里的成绩不错,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是个鬼才也正好让我带出去历练历练。”。

    语毕他又看向春云,道:“还有你的宝贝女儿春寒,我们的护卫队长一职就交给她了。”。

    “多谢主公。”春云闻言躬身一拜。能与萧石竹一同出巡,那是他们家的荣幸和荣誉,春云正好巴之不得呢。

    “但是这个线路?”直起身来时,春云又颇有些为难地道:“主公您要自己制定,但又没给我们说明,这不好通知各地官运提前做好出巡的接待准备啊?”。

    “什么都能准备,但路线不行。”萧石竹脱口而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