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97】逃跑
    玉阙宫中,石舫下的热泉顺着连接在池子北面的水渠,朝着远处的山壁上的一处山洞之中流去。

    这山洞也不大更不深,长也就不过十丈左右,宽也不过一丈有余。洞中修有一条长七丈,宽有半丈,顺着山洞走势而弯弯曲曲的水渠。而从洞外流入洞中的热泉泉水,正好填满了这条水渠。

    经过了一段路程的流淌,热泉水到了山洞里后热度适中。

    热气升腾间,可见洞顶镶嵌着数百颗拳头大小的明月珠,把整座山洞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

    萧石竹此时正全身赤露着,泡在山洞里那灌满热泉的水渠里,把身子肩膀一下的所有部分都泡在水中,背靠在那水渠边缘,面露丝丝惬意。

    最近他接二连三的奔波各地,都没能好好的休息休息,虽然身怀玄力他也并不觉得有多累,但还是想要歇一歇;难得今日这朝中琐事不多,他帮鬼母把奏本批完后,就独自一鬼直奔此地而来。

    舒舒服服地泡在了热泉中后,萧石竹浑身都得到了放松。

    泡了片刻,居然有一阵困意袭来,使得他长大嘴巴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后,微微阖眼作闭目养神状。

    那哈欠声方才落地,就有一道鬼影从洞口闪过,跃到了洞中后朝着萧石竹那边而去。萧石竹半睡半醒间,感觉到一股妖魂息气朝他而来,不但没有惊惧,也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对着洞口方向淡淡的问了一句:“急匆匆的干嘛呢?”。

    末了顿了顿声,又补充说道:“这洞里滑,你小心着点脚下。”。

    “大哥的感知力是越来越厉害了。”那鬼影在他面前站定后,笑着回了一句:“我这悄悄的来你都能察觉到了啊。”。

    “你那还叫悄悄的啊。”萧石竹微微睁眼,看了一眼来鬼,只见一个一个长着一张不苟言笑跟面瘫了一样的人脸,虎身虎爪而九尾却人立而站的妖魂站在他身边,正是他的三弟陆吾。

    “你是不是也要下来泡会?”萧石竹笑嘻嘻的问到。

    “不了,我就是来给你送个信的。”说着陆吾就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函后蹲下身去,把手中信函递给了萧石竹,挤眉笑道:“你绝对想不到这信是给你的。”。

    萧石竹没有伸手去接那信函,而是先拿起从水渠边的干毛巾擦拭干净手心手指后,借着明月珠散发出的柔和萤光,看了看陆吾那笑容中带着的得意,若有所思地反问道:“不会是酆都大帝吧?”。

    “猜对了一半,是酆都大帝的小弟。”待他接过了信函后,陆吾继续笑着:“凤麟洲有熊国国主姬轩辕,就是人间书籍上记载的黄帝;完了他后代还给他写成了什么五帝之一的那位主。”。

    “黄帝?”萧石竹微微一愣,看着手中信函沉吟片刻后,还是撕开了信封取出其中书信,展开细看起来。

    这么一些年来,冥界的诸侯王们,多数都觉得萧石竹乃是鬼奴出生,地位不高;故而与其私下也没有书信来往,这姬轩辕更是占着自己在人间做过黄帝,萧石竹这样的小鬼更是入不了他的法眼,更别提什么交集了。

    故而今日忽然来函,倒也是显得很是唐突。

    热泉水气升腾下,借着洞顶明月珠看了手中书信片刻后,萧石竹把眉头猛然皱紧,满脸狐疑的嘀咕了一句:“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好奇在陆吾脸上一闪而过,他一个探头后问萧石竹道:“怎么了大哥?是不是姬轩辕要讹诈咱们?”。

    “他要讹诈倒是好咯。”萧石竹呵呵一笑,随之皱眉狐疑道:“这家伙向来与九幽国没有什么交集,忽然写信来说什么愿意和我们贸易往来,也不知道安着什么心。”。

    “贸易?”陆吾微微一愣,瞪大双眼地看着萧石竹。

    陆吾顿了一顿,伸手接过萧石竹递来的书信,借着洞顶的明月珠光亮草草一看那书信上的字迹后,也把眉头紧皱了起来,呵了一声后,微微笑道:“这还真是奇了怪了,这姬轩辕是要闹什么?”。

    萧石竹没有搭话,只是默然间摇了摇头后,暗自思忖起来。

    可是思忖了半晌,他也没搞清楚这姬轩辕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而此时陆吾则开口问到:“大哥,那这书信怎么回?”。

    萧石竹依然没有搭话,只是自顾自地从热泉水中站起身来,拿起干毛巾把身上水珠全部擦去后,边缓缓问着:“这书信怎么传来的?”,边走到水渠边的衣帽架上取下衣服,不紧不慢地往自己身上穿戴。

    陆吾稍加回想后,悠悠说到:“姬轩辕差几个人魂把信送到了黑龙郡,句芒又派人把这信往都城这边给送了过来。”。

    “姬轩辕派出的鬼没有随着信函来到国中吧?”萧石竹又问了一句,把腰间的腰带随之扎紧。

    “没有。”陆吾语气肯定地一答。

    “那就别管了,就当是没有收到这封信。”穿戴整齐后的萧石竹,边招呼着陆吾随着他往洞外缓步而去,边缓缓说到:“谁都知道他姬轩辕和有熊国,是忠实于酆都大帝的;现在忽然来函说要与我这个酆都大帝的死对头做什么贸易,鬼知道背后隐藏着什么呢?”。

    “小弟是这样想的啊。”陆吾也点头附和着,随之说到:“或许姬轩辕是想要一个进攻我国的理由。我们要是不答应这个贸易往来,他就发兵。”。

    “出师有名呗!”走到洞外站定的萧石竹冷笑一声后,沉声道:“那我也不怵!让他来吧。区区七郡土地的有熊国,也就比当年的共工国大一些,还地处偏远,我怕姬轩辕就有鬼了。”。

    说完一转脸,顿露几分坏笑,转头饶有兴致地注视着陆吾,得意洋洋地说到:“听说他有四妃十嫔,足足十四个老婆是吧?什么螺祖啊方雷氏啊,还有什么彤鱼氏和嫫母,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你咳嗽什么啊,嗓子不舒服你一会吃点琵琶去;他要是敢来打九幽国,还让不让老子说话了,拉我袖子干嘛……咦,我刚才说到哪里了?他姬轩辕要是赶来犯我,老子就敢灭了他把他这些老婆拉来充实后宫。”。

    方才语毕萧石竹就一个猛转过身子,瞪着陆吾怒道:“臭小子,你干嘛老是扯我衣袖干嘛?这衣服是不是你看上了,看上了的……”。

    话未说完,他的话猛然断了声音,微微张大了嘴巴,只见低头站在一旁陆吾,一声不吭地抬手指了指自己身边。

    顺着陆吾手指方向望去,就见到红唇齿白的鬼母,正站在陆吾身边不远处,笑而不语的看着他。身边还跟着赖月绮和辰若。

    “嘿嘿,老婆你怎么来了?”萧石竹愣了一愣,嬉皮笑脸的搓手问到。但是额上却瞬间满是汗水,不知道是不是跑温泉给热的。

    “说啊,继续说啊,又看上哪家野女鬼了?就想着要扩充后宫了?”鬼母笑问一句,脸上也没有惊怒之色。

    “没有,哪家的野女鬼能跟老婆你比啊。我的后宫有你和月丫头就够了。”萧石竹嘿嘿地笑着,就走到鬼母身边拉起鬼母的手,轻轻一抚对方手背,又道:“别多心啊,我就是跟我兄弟吹吹牛。”。

    “我也没说什么啊。”鬼母笑吟吟地说了一句后,趁机挽住萧石竹的手:“你温泉泡好了吧?”。

    萧石竹赶忙一点头。

    鬼母沉浸一扭他手臂,继续笑吟吟地道:“那好,走吧,我们回绝香苑。”。

    萧石竹登时吃疼,却不敢喊,只得点头道了一句:“好的。”后,和鬼母辰若还有赖月绮她们,一起往绝香苑那边而去。

    留下了陆吾站在洞口,看着渐行渐远的萧石竹,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凤麟洲,无头鬼国的土山上,火焰几乎覆盖了整个南面的山坡,熊熊烈焰席卷着热风,鼓舞着热浪在山间肆意妄为地爬行,吞噬着一切可燃之物,也逼得守关有熊军根本没法冲出关来。

    无头鬼兵和无头鬼兵的厮杀越来越烈,浓郁的血腥味在随风旋转。呼啸的大风中,随处可见兵器碰撞的声音,以及溅起的火花。

    无头鬼兵们不但勇猛,也憎恨背叛。奇星和他的手下们彻底的激怒了他们。使得他们愤恨和他们厮杀的同胞,更恨被烈焰困在山上的有熊国军。

    但奈何奇星手下数量众多,有都是无头鬼国中的精锐之师。而刑天手下大军又与有熊国军厮杀半晌,早已体力不济。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叛军们杀得死伤过半。

    退到了距离奇星不过半丈之地的刑天,紧握着挂在腰间的巨大斧銊的斧柄,双眉倒竖怒目圆睁地瞪着不远处的奇星,怒声质问道:“奇星,我再问你一遍,你小子真的要反吗?”。

    质问声落地,两鬼脚下的大地都微微一颤。

    “我不反永远只是个大将军,我要是反了我就是大王。”眼中冷芒四射的奇星打量着怒不可遏的刑天,沉声说到:“义父,你安安静静的去死吧!”。

    说着一招手,奇星的数十个亲兵们驾驭着凤麟洲黑虎飞奔上前,朝着刑天围了过来。

    “我命由我不由你!”刑天一声怒吼,双手紧握斧柄,将手中斧銊高举过头,对着迎面而来的那只黑虎奋然劈下。

    斧銊瞬间落地,在地上砸出道道裂痕之余,那只黑虎的脑袋已然一分为二。而方才还在与他对峙的奇星,也一溜烟跑了个不见踪影。

    满身兽血的刑天也懒得去管他,手中斧銊连劈带砍,呼啸生风着朝四周的叛军杀去。

    就在附近的刑天卫兵们,见他被奇星的黑*兵围住,二话不说就朝着他那边不约而同的杀了过去。这几个士兵凶悍至极,势如破竹般一路劈砍向前,直杀到刑天身边后方才停下。那卫队长一把拉住了状如疯狗的刑天,大喊一声:“大王,我们先逃走再从长计议吧。”。

    他不是不想狠狠地教训这些叛军,只是有备而来的叛军数量太多,而他们又是疲惫之师,不到半个时辰已经死伤惨重,再继续打下去只怕连最后的老底都没了,那往后还拿什么帮刑天夺回王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