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86】先易后难
    沦波舟继续潜行于海中,往南逐波疾行。

    船舱中的萧石竹稍稍思索片刻后,悠悠说到:“既然洞乌哈都要死了,藤仙苗寨那边也需要一个新的榔头。”。

    语毕,萧石竹那两只明亮如星辰般的眼眸,滴溜溜一转间迸射出饶有兴致的目光,把黑白无常又是上下打量一番。

    如同是被分开了连体婴儿一样的黑白无常,齐齐一愣后,动作一致地抬起右手,拍了拍自己胸口异口同声地道:“你不会是要我们哥俩去管理藤仙苗寨吧?”。

    灯台上的火苗摇曳几下,萧石竹默然间把头一点后,嘿嘿一笑。

    藤仙苗寨扼守在云梦泽与玄炎洲之间的归墟海沟入口处,他深知这是保证两洲贸易往来和物资运输的重要据点。

    如此重要的地方,萧石竹自然要选有能力的鬼去镇守,眼前的黑白无常两兄弟正是不二人选。

    他们在酆都都做过统领阴兵的鬼将,而藤仙苗寨又是军事据点;以其舍近求远地从都城玉阙调鬼,还不如派正好合适的黑白无常哥俩去。

    “也不是不可以。”笑嘻嘻的白无常想也不想地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接着黑无常却面露为难地问到:“但我们哥俩应该谁去做榔头呢?”。

    这问题把萧石竹立马问住。黑白无常两鬼的能力,几乎不相上下,还真是难以抉择。

    微微呆住的萧石竹思忖半晌也没能想出个结果来后,索性不再多想,随口一答:“随意了。二位都是在冥界官场上混迹多年的鬼,已经算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把藤仙苗寨交给你们谁都放心。”。

    “你们去了就做三件事。”萧石竹把右手抬起,竖立起三根手指:“第一是尽快安定当地治安和秩序,包括那洞乌哈死后当地三苗鬼的心情安抚就交给你了;第二是厉兵秣马,训练出一支骁勇善战的军队。第三,建造一座横跨归墟海沟,连接着玄炎洲和云梦洲的海上大桥。”。

    “其他的都好说,但这第三有点为难;我们可不会建桥啊?”黑白无常面面相觑后齐齐把双手一摊,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术业有专攻,我们哥俩就会统统兵,抓抓恶鬼,顺便去人间勾勾魂。”末了,白无常笑嘻嘻地嚷嚷道:“你别说海上建桥了,就是溪上搭个浮桥我们哥俩也不会啊。”

    “没让你们必须会;你们呢就督促工匠建造,并且为工匠们采购采购建桥所需材料就行。”萧石竹再次踱步到窗边,凝视着窗外穿梭与海水中,上下荡游的鱼儿,耸眉悠悠道:“神骥,立马通知我大老婆,让她尽快安排三百禁军北上,与我们在暮熙城回合后,让他们与黑白无常乘船东进,前往藤仙苗寨。”......

    云蒸霞蔚,高耸入云的罗酆山主峰东北面,有着一座山势嵯峨山峰,名曰天宁峰。峰上奇石幽谷遍布云海间,层峦叠翠中的峭壁上,四处可见古神们所著的摩崖石刻,题刻的字体也是风格迥异,体势各别。

    山顶茂林修竹间随处可见浑身长满紫色羽毛,且翅膀下亦有眼睛远飞鸡悠哉悠哉地散步林间。还有样子像雉却头上有斑纹,翅羽洁白而脚黄色的白鵺在枝头鸣啼。

    一阵风岚吹过,竹涛婆娑发出阵阵沙沙的连响。

    修竹环抱间,山顶正中处有一石砌潭池,呈南北长方规整形式,有如一块镶嵌在山顶上美玉。而在潭子南面长有数十棵野生的古茶树,最老的那株鬼茶树在冥界已有万年。虬枝卧地蟠根横生,壮如飞龙翘首。树干树枝和树根上的纹路,都已经化为呼之欲出的人脸形状。

    几只三足鳖正趴在靠近水边的蟠根间,边晒着太阳边悠哉悠哉地喝着潭中水。

    而清澈的潭中常年涌水,纵然遇久旱之时也不涸;时常可见串串水泡从青藻浮动潭底冒出,上升至水面后炸裂,织成漂亮的波纹。

    且在水潭北面,还有一高耸危崖临潭而立,上有如白练般瀑布从数丈高的岩顶倾下,气势磅礴如蛟龙入海,声若虎啸。瀑落潭中顿时水雾升腾,玉珠飞溅,泛起一道七色虹光。

    清甜的潭水慢慢又涌入潭子南面石壁上开着的圆洞,顺着圆洞流入山中的地下暗河中。

    而在潭里正中处,有一座高台重檐,黑瓦朱楹的两层两楼立在水面上,屋顶上沐浴在阴日之光下的屋脊兽,尽是各种模样的小鬼。

    而在小楼四周八方之上,各有一只张牙舞爪的石雕异兽,泡在潭中水里。只有兽头露在水面上,却都是将口鼻对着小楼的。

    而这名叫泰杀谅事楼的小楼就是六天宫之一的宗天宫。

    比起其他几大宫,宗天宫除了这一栋小楼外再无其他建筑,多少显得有些寒酸。

    而楼中陈设也是极其简单,并无任何华丽之物。

    倒也不是酆都大帝对此宫抠门,或是此宫宫主得罪了酆都大帝,而是此峰在古神们时就没有建造宫苑。而此宫宫主向来又是习惯了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活,所以酆都大帝执掌冥界之后,也只是在峰顶随便建了这个一汪水潭和小楼。

    此时此刻,酆都大帝正坐在楼中深处,那把圆后背的交椅上,注视着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男鬼。

    小楼之中,除了他们再无他鬼。

    这男鬼外貌与青年人魂无异,生得齿白唇红,修长的身躯上身着青色的圆领大袖衫,一条皂条软巾垂在脑后。

    正是此宫宫主宗天。

    却由于普通的人魂不一样,他的右眼是只重瞳。

    “朕难得有时间来天宁峰走走看看,万万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是这么朴素。”酆都大帝环视着一尘不染的四周悠悠说到。

    但见楼中一层里,除了他坐着的椅子和扶手两边的青铜连枝灯外,再无其他之物。

    数千年来,这楼中的摆设依旧一成不变。

    “臣习惯了简单。”宗天缓缓开口,淡淡一答。脸上神情依旧平静如水,毫无喜怒哀乐。

    语气亦是如此,平静而无波澜。

    “你喜欢就好。”酆都大帝缓缓起身,缓步走到楼门口负手而立,眺望着楼外水潭中清澈如碧的水面,缓缓问到:“妬妇津神通敌一事,还有萧石竹快速作出的反击,炮击了抱犊关一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嗯,臣也是昨日刚刚知道。”宗天缓缓转身,望着酆都大帝结实的后背轻声一答。心中却暗自说到:“这叫萧石竹的小鬼还真有几分本事。”。

    “当初朕想对九幽国实施进攻,偌大的朝中只有两鬼反对。一个是当面顶撞朕的泰山王,另一个就是私下上表数反对十次的你。”山风扑面而来,吹动酆都大帝的衣袍,和他耳边垂下的乌黑发丝。

    楼前的潭水也泛起了道道涟漪。

    “臣如今依旧坚持当初的建议。”身后的宗天继续目视着酆都大帝的后背,轻声说到:“九幽国国主萧石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据说人间有句俗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萧石竹吧,就是这话里说的小鬼。”。

    酆都大帝微微阖眼,没有说话。

    楼前水中盛开的那几朵血色并蒂莲,在山风中轻轻的摇曳着。

    “纵观他来冥界的这几年,不要脸的事情没少做。先不说他还不是九幽王之前做下的事情,就说说他成了九幽王后,迁都玉阙城后,为了给陛下您上贡,他就连小虞山城上的鬼母宫都二话不说就拆了卖了的这点,只怕在冥界没几个鬼能做的出来。”宗天顿了顿声,面露淡淡的惭愧,幽幽一叹道:“此事若是换成他鬼,定然会想想那鬼母宫是自己发迹的地方,意义深远不能随便买卖。但萧石竹就不会在意这些,说卖就卖从不犹豫。”。

    “是啊。”向来不会佩服谁,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酆都大帝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非常罕见的钦佩之色:“他这些本事好像是得了我那结拜兄弟泰山府君的真传一样,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泰山府君的元婴在人间收下的弟子,就是这个臭不要脸的萧石竹。”。

    “无耻,狡诈还厚脸皮。”顿了顿声,酆都大帝轻轻哼到。只不过说此话时,他一反常态地没有面露愤恨,反而面色平静极了。

    但是若是萧石竹此时就在此地,必然会不怒反喜,然后嬉皮笑脸的回他一句:“谢谢夸奖!”后,立马得意洋洋起来。

    “所以臣还是坚持之前的建议,不必去急于招惹九幽国和萧石竹。”沉默半晌的宗天,许久后缓缓开口:“更何况据可靠情报可以得知,萧石竹手下的军匠们似乎已经学会了天雷炮和毒火神炮的制造工艺。这两种古神创造出来,专门对抗魔神们的火炮威力如何,陛下应该是心知肚明的。”。

    酆都大帝默然不语;他自然知道那两种火炮的威力惊人,且杀伤范围不小。天雷炮穿透力极强,毒火神炮则破坏力极大。

    他一直想要找寻古神遗产,除了为了诈术之外,就是为了这些古神科技。

    “所以朕这次决定,听从你的建议,施行先易后难政策。”默然许久后,从不低头认错的酆都大帝,第一次面露淡淡的惭色,很是诚恳地说到:“之前是朕错了,现在朕要自己纠正这个错误;按你之前上表所说,先逐一平定其他反叛诸侯国。我们也像萧石竹学习学习,什么叫柿子要捡软的捏。”。

    宗天闻言,渐渐瞪大的发直两眼中,流露出诧异之色。

    要做到让酆都大帝这个老顽固认错不容易啊!

    至少在宗天被酆都大帝制造出来后,到至今的数千年间,这还是宗天第一次见到酆都大帝诚心诚意地认错。

    可惜酆都大帝是背对着他的,看到此时此刻对方的神色,宗天诧异之余多少有些遗憾。

    “若要先易后难,只是考之前臣说的先逐一消灭其他胆敢反抗的诸侯国还不够。”宗天沉吟片刻,从楼中阴影里缓步走出,走到酆都大帝身后沐浴到阴日之光下后,徐徐说到:“还需要在抱犊关一带训练一支强大的奇兵。进可防御九幽国对我朝边境的袭扰,退可支援东西两面的平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