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85】咎由自取
    白帆随风鼓舞,九幽国舰队飞空掠海地破浪前行,继续向南疾驰而去;身后留下数条发光的水痕。

    “出什么事了?”夏星急声问到,之前因击败追击敌舰而徘徊在眼中的激动,被渐渐泛起的狐疑所取代。

    她一直都是黑龙郡太守,在九幽国还是鬼母国的时候就一直都是;而黑龙郡即是接壤着凤麟洲,又属于九幽国的边郡海岛,且对九幽国有着进攻凤麟洲的跳板作用。故而萧石竹根本不放心把这样的要塞据点交给毛毛躁躁的年轻小鬼去镇守,一直都是让夏星在替他镇守此地。

    而且岛上有火湖冰泉,能锻造出上好的钢铁黄铜;这样的战略要地,只有老成的鬼能守住。

    但现在萧石竹忽然下令撤走夏星这个老成的人魂,令略有不知所措的夏星满腹困惑。

    “吾丘寿大人病逝了,夏星大人您是回去接替他的职位的。”那菌人又是拱手作揖,微微躬身道:“恭喜大人高升。”。

    “怎么就病逝了呢?”闻言一怔之后,夏星眼含惊愕微微张唇,欲言又止半晌后,才又蹙眉间愣愣地问到:“可他不是鬼龄不大吗?”。

    “唉!”那菌人长叹一声,垂首道:“据说吾丘寿大人已经病了很久了,主公和国母都曾经多次下令他回家静养,可他一直没有照做,所以就积劳成疾。”。

    夏星默然无语,心中突生几分悲切;往日吾丘寿对诸鬼都是客客气气的,为人处事也是得体得很,此时听到他的噩耗,还真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接大人您的船会朔月岛以东与我们回合。”菌人顿了顿声后又说到。

    “好的。”夏星把头一点,问到:“那主公选好了黑龙郡的新太守了吗?”。

    “选好了,新的太守是句芒将军。”菌人又把头一点,道:“他在接您的船上等您,你们就在那里交接就行。”......

    一艘沦波舟在海面下十丈左右的水中向南疾行,吓得海中鱼群慌乱起来,纷纷退避开来。

    今日朔月岛以南的海面上风平浪静,天空清朗无云,海中更是平静。沦波舟那长长的船身虽然疾驰向前,但船舱里诸鬼都感觉不到海水潮流带起的摇晃。

    站在船舱中的萧石竹,红着双眼立在树脂做成的圆窗边,透过厚重的圆窗看着船外十分澄清的海水中游弋的大鱼小鱼。

    朔月岛防卫战中毁去防御工事现已全部竣工,而妬妇津神却也咬舌自尽;萧石竹便将这边的工作交予英招去打理。

    而他要立马赶回玉阙城去,只因吾丘寿的过世。

    不管是巫支祁或是白金的战死,还是吾丘寿的英年早逝,对于萧石竹和九幽国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更何况他们都和萧石竹关系亲密,往日都犹如朋友一般,令萧石竹心生悲切和惋惜。

    故而就算如今吾丘寿的衣冠冢已然立好,但萧石竹还是要赶回去吊唁一番。

    “主公,神骥已经通知了夏星大人身边的随行菌人,让夏星大人立马赶回都城接管全国司法和刑狱之事。”不一会后,黑白无常站到了他的身边齐声说到。

    “嗯,夏星本就是擅长断案之鬼,目前也只能把她召回了。”萧石竹微微颌首后,转头瞥了一眼坐在白无常肩头的菌人神骥,又问到:“刀山岛上有最新的军情吗?”。

    “岛上被关押着的囚徒,多数已被释放,继续关押着的都是确有不轨行为之鬼。林聪大人也正在统军围剿龟缩在地道里的敌军残兵,但因为地道密布岛屿,进展很是缓慢。而北阴朝的反击,暂时还没开始。共工都督一边在抓紧布防,一边让随行军匠在修复着之前的防御工事。”神骥边回忆着传回的情报,边若有所思地道:“另外林聪大人回禀说,岛上地道的修建手法乃是墨家的手法,想必是在墨翟没有背叛北阴朝之前,就已经在暗地里开始着手修建的。”。

    此言一出,黑白无常都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去。这刀山岛上的地道虽然是他们不知情的事,但因此令九幽国军卒战死数万,他们也有些难以释怀。

    “另外赖夫人也已经开始选拔工匠,做好了在刀山岛上建立军器监分局的准备。”顿了顿声后,菌人又补充说到。

    “刀山到上的刀剑山脉,就算是十万鬼同时挖采,在十年内也挖不完。”闻言微微颌首的萧石竹,回想起曾经看过的《阴曹地府志》上记载,这刀山岛上的山脉有三十多座,且古神们在创造此岛时,就令岛上山中刀剑在挖空之后,将会在来年春雨过后如春笋一般再次长出,等于是一座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钢铁的岛屿。这也是他一定要把刀山岛选作复仇行动的目标的目的。

    想想这么一座宝库此时归于九幽国后,萧石竹心头升起一丝兴奋,随即又说到:“告知赖夫人,多挑选一些擅长冶炼和锻造的工匠,在排一些军匠随行而去。酆都大帝得知刀山岛丢失后,必然会作出反扑的战略部署。所以林聪和共工,也要抓紧做好反击的准备。”。

    “诺。”神骥点头应了一声。

    树脂制成的圆窗外,可见有五彩斑斓的海中生物在湛蓝色的海水中追逐。时而还能看到有磨盘大小的巨龟,在海中慢吞吞的游弋着。

    似乎是看倦了窗外海景的萧石竹收回目光,转过身来后缓缓踱步到船舱正中处站定,凝视着身前那身作八角形,上小下大而底内凹。且胎质细腻洁白,造型规整浑厚的灯台思忖片刻后,悠悠说到:“刀山岛在手,往后我们就能为反抗酆都大帝的诸侯国们出售大量精致的武器,增加国中收入的同时掀起冥界的全面战争,令酆都大帝和他的北阴朝难以两头兼顾,捉襟见肘。”。

    心中升腾而起的兴奋,让他暂时忘却了吾丘寿英年早逝而带来的悲伤。

    灯芯上的火苗随着他话音摇曳几下,忽暗忽明的火光把萧石竹的脸盘也给照的阴晴不定。

    神骥和黑白无常微微颌首,赞同了他的话。但随之白无常又提醒道:“但只能对外出售刀剑长矛和箭镞,千万不能出售火器。”。

    “嗯,我知道。”萧石竹并没有不耐烦,反而微微颌首后淡然说到。

    火器是九幽国军的王牌武器,萧石竹是不会傻到出售这类东西的。

    “还有一个事情需要禀告主公,这是云梦洲的宝翁里大人传来的,请主公定夺。”顿了顿声,菌人神骥将洞乌哈是如何深夜劫狱的,而在事情败露后又是怎么说自己是萧石竹的异性兄弟,宝翁里无权定论他的生死一事娓娓道来。

    “洞乌哈!”耐心的听完神骥的叙述后,阴沉着脸的萧石竹,愤然攥紧双拳沉声骂道:“他和他儿子洞蒙就是货真价实的熊孩子和熊父亲。”。

    不过怒不可遏的萧石竹骂归骂,却没有立刻定论洞乌哈的生死。往日这种事情他是会想也不想的就下令处死洞乌哈的,可今日他却是迟疑了。

    倒也不是因为洞乌哈和萧石竹是异性兄弟,使得他有生恻隐之心,只是他担心云梦洲方才并入九幽国没多久,且九幽国针对南蛮的战争,还有在朔月岛上与夜游神大军的作战,云梦的三苗鬼们都出力不小。此时大开杀戒,不免会让云梦洲里的三苗们心寒。这正是萧石竹真正担心而迟疑的原因。

    “主公,臣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就算洞乌哈是你的异性兄弟,他犯下这等胆敢挑战国法之举动,那你就绝对不能手软。”白无常望着气得发抖的萧石竹,见其皱起的眉头间泛起淡淡的担忧后,悠悠说到:“一旦心慈手软,国中诸鬼闻听后不服是小事,往后谁要是和你结拜一下,就可以依照洞乌哈所作所为逃脱国法的制裁,那么九幽国岂不是全乱套了吗?”。

    “少主,谢必安说的没错。”接着范无赦接过话来,若有所思地说到:“酆都老鬼能统治冥界万年而帝位不倒的秘诀之一,便是法度森严。虽说他制定的《大冥律》,完是打压控制人魂的手段,但这么多年来也没几个鬼敢站出来反他,就算站出来了也是很快灭亡,究其原因是他执法严明;虽然如此一来,纵然诸鬼心有不服想反,却也要掂量掂量若是失败了,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萧石竹自然知道,酆都大帝的统治一直安安稳稳了数千年,正是因为对方在执法上向来说一不二。而自己之前一直不敢反酆都大帝,偏要等待一个国富民强,军力强大且士卒多有骁勇善战的时机,这点也是原因之一。

    “我不是下不了决心,也不是不想杀洞乌哈。”稍微平复了一下心中怒火后,萧石竹转过身来望着黑白无常和菌人神骥,边思忖着对策边沉声说到:“我只是觉得如今云梦各部方才并入九幽国,大开杀戒只怕人心不稳。”。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需要严明的律法和说一不二的执行。否则云梦诸鬼会记得你护短,是无可救药的君主,那谁还愿意死心塌地的效忠于你呢?当然,在说一不二之余不要滥杀无辜即可。”白无常嘻嘻一笑,道:“其实和洞蒙一样,此事交给宝翁里去处理就行。”。

    “是啊,还可以趁此机会,为主公你塑造一个公正的形象。”向来都是一脸肃色的黑无常,板着脸问到:“何乐而不为呢?”。

    萧石竹沉吟思忖片刻后,也觉得黑白无常所言甚是,于是重重一点头后决定大义灭亲。他把目光移到了菌人神骥的脸上,收起纠结后沉声道:“通知宝翁里,此乃洞乌哈咎由自取;所以别说他只是我的异性兄弟,就算是我儿子也是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告诉宝翁里不必请示我如何去做,按三苗之前的律法来处理洞乌哈就行。”。

    萧石竹此举不但为自己立威,也竖立了一个严明律法说一不二的形象,使得云梦三苗诸鬼更是心悦诚服。

    “诺。”菌人神骥点头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