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72】刀山岛
    罗浮山下,那十万只来势汹汹火光兽飞奔,形成一片朝北蔓延的巨大火海。炽焰滔天下,苍穹瞬间变得赤红。

    热风呼啸而过,火光兽们身上的飚卷烈焰更炽。

    反观九幽国军却是纹丝不动。军容依旧整肃的他们,诸鬼脸上皆是镇定自若。

    就在飞奔在最前面的火光兽距离九幽国军前军不到半里地时,军阵中的蓝色皮肤之鬼不约而同的盘膝而坐地上,把双手高举笔直向天,掌心对天张开五指,嘴里念念有词。

    只是几个呼吸间,罗浮山头顶那本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骤变。狂风大作,卷席着无数乌云凭空浮现,将大地变得一片昏暗。

    黑沉沉的天空,就像要崩塌了一般。雷电在密集浓厚的乌云里狂舞,冷风从天而降,咆哮奔腾。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紧接着,就有滂沱大雨在杜子仁惊慌之余从天而降。漫天雨柱随风飞舞摇曳,像成千上万粒断线珍珠一般,势不可挡地飞速射落地。不过片刻功夫,雨点连成了线,在天地间形成了道道雨帘。

    山下火林中,也顿时腾起一层如烟如云的水雾。

    雨滴如飞石一般,随着狂风接连落下,顷刻就把天地间变得模糊之余,砸得那些本还来势汹汹的火光兽齐齐顿足,惨叫着满地打滚想要避开雨滴。奈何雨滴过于密集,避无可避之下,火光兽们只得发出声声凄厉的嘶吼。

    这火光兽虽然不惧烈焰,且与火共舞,食火为生;但它却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遇水即死。这漫天的狂风暴雨,正是它的天敌。

    早在木梨关时,胡回就本着对杜子仁是诈降一事是宁可信其有的原则,制定了反击计划。

    经过数个昼夜不眠不休的苦思冥想后,胡回决定顺水推舟,并且告知鬼虏要约定是山下受降,为的是让杜子仁先出招。

    而在胡回脑中推演了无数次的战斗过程里,杜子仁采用南蛮鬼巫(鬼族的巫师)们,在诈降时使出驭兽术,驱使罗浮山下火林里生活着的火光兽为先锋的可能性最大。

    于是胡回和他的老相识鬼虏一商量,决定在杜子仁一旦用火光兽,他们就用共工氏族之鬼招来风雨。

    虽说罗浮山附近天干物燥,但也在地下存在暗河与泉水,并不是一点水气和水灵都没有的。

    当年浮游不过带着千名共工氏族族人,就能在丹水郡中天通城里轻易招来暴雨,如今鬼虏手上有一万余共工氏族之鬼,足以降下持续一个时辰的大雨。

    无数雨滴落地深入干裂的土地,冷却着空气中的炎热;不到片刻,罗浮山一带的地上,化为了一片泥泞。无数的火光兽在暴雨的鞭打下,身上火焰熄灭时斜斜倒下,躺在泥水中抽搐几下就断了气。

    剩下的也是奄奄一息,想要撤回在暴风雨的洗刷下,依旧火焰不熄的火林中,却是浑身无力四肢瘫软,只得卧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天地间那如像银河飞泻,瑶池崩塌的大雨,眼中浮现绝望。

    杜子仁幻想得很美好的火光兽阵,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给破了。

    惊怒交加下,他挑着双眉怒喝一声:“跟他们拼了!”。

    话音方起,号角手们吹向青兕号角。悠扬洪亮的号角声透过雨雾,飘向远方。

    山上的南蛮军们冲下了山坡,高举着闪烁寒芒的刀枪剑戟,朝着九幽国军用了过来。

    九幽国军的火铳兵们不缓不慢的上前,举起手中火铳瞄准了愈来愈近的敌军。盾牌手从容有序地站到火铳兵们身前,把手中盾牌输在胸前,又将长矛徐徐向前一伸,矛头直指前方。

    片刻过后,从距离罗浮山不过十数里地的东西两面山林中,又猛然冲出了十几支数量不一的南蛮军。数量多者上千,少的不过几百而已。

    杜子仁也不是绝对的傻子,他也没有只想着用火光兽阵一决胜负;更不愿意只用罗浮山上的守军来死拼。他还将罗浮山附近,方圆数百里内的奴隶主们,都召集了过来。

    对于南蛮这种还处于奴隶制度下的土地上,有着千千万万的大小奴隶主。他们为杜子仁分管着无数的穷苦奴隶,而杜子仁则管理着他们。

    奴隶们无偿为奴隶主们做事,而奴隶主们要对杜子仁无偿奉献。

    故而杜子仁一声令下,他们不从也得从;只好按其要求,率领着自己手下年轻力壮的奴隶们,带上兵器潜伏在罗浮山东西两面的山林里。

    号角声一起,回荡于天地间;他们就满怀着忐忑与不安,却还是头也不回地齐齐冲出山林,直奔九幽军而来。其中除了步兵之外,还多有胯下骑着巨狼和斑斓猛虎的骑兵。

    别看他们威风凛凛,喊杀声在雨幕下震天动地。其实都是被杜子仁给赶鸭子上架招来的,还缺乏默契和实战经验。十之八九的鬼魂只是会打打猎而已,上阵杀敌还真是头一次。不少看到阵容整齐,全副武装的九幽军后,小腿肚都在打颤。

    但根深蒂固的奴性,使得他们却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

    九幽军中,也在此时战鼓齐鸣,左右翼骑兵军士纷纷转身,举起手中刀枪,对准了那些朝着他们咆哮而来的南蛮奴隶驭兽上前。

    百兽奔腾怒吼,声震四方寰宇。

    枪声大作下,风雨中有着撕心裂肺的惨叫此起彼伏地传来;中军里那些面朝罗浮山的火炮,也全部填弹完毕,且校准了炮口......

    海天一色的瞑海上,天光海色浑然相融,在阴日之光下熠熠生辉。

    层层海浪上,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由西至东,在风浪中急速飞驶,朝着瞑海东面边缘之地浩浩荡荡而去。惊涛卷舞,不断拍打着船舷,喷舞起万千白沫。

    这支舰队为首的五十艘船身两头尖翘,不辨首尾的鹰船,与三十五艘方头方尾,甲板面宽敞的方艄。

    每艘战船都是以上等樟木所制,坚逾铜铁。

    紧随其后的是三十艘以不沉木制成的大型福船。拱卫在福船左右的,是比福船稍小,吃水约七八尺,全由上等大椿木制成的海沧船五十艘。

    跟在最后面的,是一百艘若木制成的海鹘,以及一百艘补给船。

    而在船下海中,还有数万的舟幽灵尾随前行,声势极其浩大。

    每艘战船外,都无一例外地包裹了铁皮,船上配备着各式各样的火炮和火铳。每根桅杆顶部,都飘扬着一面旗面白底,上绣彼岸花的旗帜。

    正是九幽国的水师主力!

    披肩散发随风飞扬的共工,站在旗舰甲板前端,眯眼眺望着远处的海平线,脸上浮现了点点骄傲之色。

    就算是他做诸侯王的时候,手下主力水师也无如此庞大;指挥如此庞大的舰队,这正是擅长水战的他,所梦寐以求之事。

    且除了水师外,这次船载步兵,皆为能征善战的精锐三苗,足有十万众。都是水师路过云梦洲时登船的。

    他们的目标,正是在瞑海东面边境线上的刀山岛。

    “都督,哨兵发现海平面上有座小岛。”片刻后,一个身着对襟短衣,头缠青色包头,腰间挎着一柄弯弯腰刀的三苗鬼,大步走到共工身边与其比肩而立后,递给对方一个望远镜,指了指前方远处的海平面。

    这鬼就是此次三苗兵们的统领,洞乌哈之子洞蒙。也是共工目前的副将。

    共工接过望远镜,一言不发的伸开后往他手指方向望去,就见那海平面上确实有一座岛屿。

    透过望远镜,隐约可以看到岛上山脉皆是林立刀剑所组成。山上无石无土亦无树木,只有一把把紧挨着的各式各样的锋利刀剑。

    阴日之光下,刀剑上寒光闪烁,异常耀眼。却也令这座岛屿显得很是古怪。

    “那就是刀山岛,准备进攻。”收了望远镜的共工眼露几分兴奋,一个转身对身后的水手们朗声道:“加速前进,刀山岛就在前方。”。

    他的喊声,很快就传到了甲板上每个水手的耳中。旗手对周围战船打出了旗语,其余水手们,也立马忙碌了起来。

    舰队乘风破浪,不到半个时辰就已逼近刀山岛。只见前方三五里开外的岛屿上一片荒凉,既无花草,也无树木。除了满地的泥土石头外,就只是剩下几条河流环抱下的那些由刀剑组成的山峰。

    岛上守军全是酆都军,还有众多的北阴朝鬼差和鬼卒。虽海港内也有舰队,却都是一些短小的蒙冲战船,且不到五十艘。

    他们一见到如此庞大的舰队出现在岛外海面上,先还以为是巡洋的北阴水师呢,也没怎么在意。

    毕竟在他们认知中,偌大的冥界里,能有如此庞大的舰队的,只有酆都大帝的北阴朝而已。

    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这支舰队靠近时,他们才看清楚了那些战舰上飘扬着的不是北阴朝的五龙旗帜,而是一面面旗面白底,绣有彼岸花的旌旗。

    岛上守军因为消息蔽塞,尚且不知九幽国已然和北阴朝开战,自然不知事态严重。

    他们就这样在惊愕之余,猜测着九幽国何时有了如此之大的舰队,完全没有做点防御准备。

    而且酆都军向来在冥界横行惯了,他们绝对意想不到九幽水师即将要对他们开炮。

    萧石竹正是抓住了他们必然会由此心理,而制定的这次计划。本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九幽国的水师不必几乎倾巢出动。但朔月岛一带暂时不能留下战船给妬妇津神率领的海骑兵有可乘之机,便下令朔月岛舰队也随之而来。

    而九幽水师却没有闲着,舰队停在了距离岛屿西面不过三里地的海面上。先锋舰船纷纷船头对准岛屿,三艘一组互为犄角排列在海面上;三十艘主力福船在海面上调转船舷,缓缓地将右舷面朝岛屿,形成了长达数里的一字长蛇阵

    当船阵排好后,炮手们纷纷填弹。不一会的功夫,福船上接二连三的传来了轰鸣炮声,道道火红的炮弹呼啸疾飞,朝着刀山岛而去。

    【大椿树——《庄子》记载:“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这样的树一岁就是三万二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