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47】续魂(上)
    巫小灰在白虎学宫念书五年,可不是去吃喝玩乐渡过来的。他学到了很多,其中就有正奇之变。

    早在战争开始之前,没了猛火油和炮弹储备的巫小灰,就让菌人联络在还在宋定伯后方捣乱的玄水,让他在战斗开始后的作为奇兵,配合巫小灰直捣宋定伯的中军大阵,并且生擒宋定伯。

    而巫小灰自己则率军先行发动攻击,吸引敌军注意力。保证玄水的骑兵,发动的袭击可以忽如其来。

    就在宋定伯的先锋军死伤惨重,不得已出动左右翼大军,直扑巫小灰而去后,一直躲在林子里静观其变的玄水终于出动了。

    而为了保证玄水能够袭扰顺畅,鬼母给他配备的大军半数都是骑兵,剩下的都是飞天军和空骑。

    手持火龙出水和震天雷的羽民和讙头民,也随着骑兵们从山峦中林里展翅飞起,朝着宋定伯中军大阵这边如电飞掠而去,在他们下方的是奔腾着的数千兽魂,四蹄在颤抖不已的地上飞奔,带起阵阵尘埃。

    待到宋定伯注意到时,一字排开的玄水军距离他不过只有半里距离。

    玄水带来的骑兵是清一色的青兕骑兵,肉厚加抗揍的青兕速度不错,还很能负重;每只青兕除载着两个骑兵外,臀部两边还各架着一台小型火炮。此时冲在最前面的百只青兕,已经校准火炮,瞄准了前方宋定伯的中军左翼。

    为首的玄水目测自己和手下距离敌军不到百丈时,忽然把手中长刀朝前猛然一挥。奔跑在最前面的百只青兕上,坐在骑手后面的军士毫不犹豫的点燃了火炮。

    炮口吞吐着火焰之际,赤红的子铳伴随轰鸣疾射而出,怒啸直冲向前,瞬间飞入南蛮军中军阵中时,猛然撞飞边缘的几个敌军后爆炸开来;气浪携浓烟滚滚间,烈焰暴涨下顿时惨叫四起。

    在距离爆炸点不远处的敌军,纵然没被炮弹炸死,也被炮弹爆炸后喷薄出的烈火灼烧,惨声起伏不绝。

    顷刻间,南蛮中军里便有数百人魂横死于火炮之下。

    冲在前面的那百只青兕放满了一些脚步,紧随其后的其他青兕猛然上前,各自身上架着的两门早已校准的火炮已被点燃。

    漆黑的炮口有红光齐齐吞吐后,道道子铳燃烧着火浪破空怒舞,疾射向前;转瞬后又在慌乱起来的中军大阵中再次轰然爆炸。

    又有数百名南蛮军,在爆炸和热浪扑面的烈焰中惨叫着翻跌摔飞,或是体魄当即被炸成了数段,还有不少在爆炸带起的气浪和烈焰下瞬间化作焦骨;整个中军大阵中全然大乱。

    不过,对于南蛮军来说他们的噩梦方才开始。

    两轮炮击后已然冲到阵前的玄水二话不说挥刀横扫,力势千钧。胯下的三角兽三眼凶光闪烁,疾驰如飞,在敌军中恣意妄为地横冲直撞;南蛮军中的巨狼骑纷纷围了上来,纵然举刀格挡,仍躲不过被玄水劈得连鬼带狼翻倒在地。

    紧随其后的九幽国青兕骑高歌猛进,尘土飞扬下,骑手们将手中狼牙棒挥舞如风,所向披靡。骑手后的军士取下背上背着的暴雨铳,时而开枪射击,时而用铳口下装有的那柄用断魂铁打造的长刀挑刺敌军。

    青兕们也是亮出了板角,垂首抬头间,连连刺穿一切胆敢拦路之鬼。

    空中的讙头民和羽民双翼齐振,尖啸着在空中盘旋穿梭,并将手中的火龙出水瞄准了南蛮军扎堆之处,或是把震天雷点燃后朝着南蛮军投去。

    炮火轰鸣下,绚丽夺目的火光在敌阵中怒舞不息,灼热气浪层叠炸舞不止,倾刻间大地之上便有熊熊烈焰四起,翻飞的土石卷席着惨叫不断的南蛮军们抛飞而起。

    已经慌乱成一团的南蛮中军,没被炸死的都又被青兕骑兵给冲了七零八落,死伤一片;只是片刻功夫,南蛮军已无不对九幽国军骇然,斗志大馁。竟不敢反击,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对凶悍的玄水,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长身而立大阵正中处的指挥台上的宋定伯,看着四周的惨状和慌乱嘈杂,心头一凛后,赶忙镇定下来大声喊道:“不要慌张,组织反击。”。话音方落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一出口便会被四周的嘈杂而淹没得无影无踪。

    情急之下,宋定伯发现自己的传令兵和号角手尚存,赶忙一把拉过传令兵而其耳边吼道:“传令后军,速速上前歼敌。”。

    面色惶恐的传令兵急忙举起令旗,对身后不远处的号角手们打了一通旗语后,洪亮的号角声悠悠响起。

    号角声中,相距中军还有一里地的后军们,终于出动了。而那个打完旗语的传令兵也在此刻中了一枪,两眼间眉心处赫然除了一个显目的血窟窿后,身子后仰倒在了宋定伯的身边。

    吓得宋定伯的卫兵赶忙举盾而来,将宋定伯环在中间。

    此时此刻,巫小灰和白蔹已然率军尽灭南蛮前军,将敌军左右翼交给石贲带领的石鬼和三苗勇士们牵制住后,率大军杀到中军阵前。

    一骑青兕骑兵杀到玄水身边,瞥了一眼西面升腾而起的尘埃,急声提醒道:“将军,敌军的支援来了。”。

    “不怕。”玄水手起刀落间,轻而易举的斩下从身侧扑来的那个敌军鬼头的,不以为意的笑笑,望向不远处指挥台上的双眼迸射出冰冷的凶光:“正好让我们今日可大开杀戒。”。

    语毕一挥刀,对自己的士兵喊道:“随我来,活捉宋定伯。”。

    他话音方才落地,战场西北面的山峦中,又冲出一支装束整齐,步伐矫健的大军,正朝着南蛮军的后军浩浩荡荡而去。随军而动的蔽日旌旗上,无一例外的绣着一朵鲜红如血的彼岸花。

    大军正中处,两个士兵并肩而行,齐推一辆四轮素车,坐在车子椅子上的,是一个作秀才打扮,头戴一顶桶子般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且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的中年男鬼,正是九幽国的胡回。

    胡回按萧石竹原定的计划,率领二十五万大军从啸风郡与雁空郡接壤处出发,一路南下一直采取的都是稳扎稳打之势。

    历时一个多月后,终于推进到了鬼哭关附近。而胡回的这支大军,正是巫小灰的第二只奇兵!

    宋定伯探头一望,只见这支全副武装,迈着整齐步伐,源源不断地窜出山林后,山岳城墙班向前推进的九幽国大军已然逼近他的后军;在转头一看,自己的左右翼还困在山坡上,而中军死伤已至十之四五,剩下的军士,多数士气低落得只知道一味的逃跑后,眼中泛起了点点绝望......

    朔月岛,小虞山城顶。

    被拆得所剩无几的鬼母宫,早已没了昔日的熠熠生辉和恢宏壮观。而在现如今所剩不多的建筑中,当年的绝香苑尚在。

    曾经鬼母和萧石竹在此精心照料的花草已全去搬去了玉阙城中,唯有空旷的屋子和毫无装饰的墙壁,以及曾经的门窗给留了下来。

    往日这儿是英招办公之余,和值班时的休息之地,此时被用来安置气若游丝的萧石竹。

    躺在苑中正中处置着的那张罗汉床上的萧石竹脸色苍白,双唇毫无血色,双目以及口鼻都紧闭着,体内的魂气以及玄力都黯淡了不少。

    英招在小思给他止血后的第一时间,就把他送到了此地,连连请来了朔月岛上几个大名鼎鼎的鬼医为其疗伤,却都在给萧石竹把脉后,黯然神伤着连连摇头。

    萧石竹虽未伤到要害,却是被断魂箭刺中。且这次箭刺之地,乃是他的膻中穴,一举截断了他体内魂气和玄力的游走。使得他空有一身玄力,也无法自救。

    但话又说回来,若无玄力凝聚着他的魂气,此时他早已魂飞魄散。

    见鬼医们也束手无策,英招一怒之下,把他们都赶出了绝香苑中。而自己则独自在苑外走来走去,焦急得满头是汗。

    苑中唯有留下萧茯苓和小思,伺候着萧石竹。

    看着自己的父王昏睡了一天一夜,早已哭干眼泪的萧茯苓一言不发,只是呆愣的坐在床沿边,紧握着父亲那只,因为常年征战而长有老茧手。

    心里满是愧疚。

    若不是父亲把玄蚕黑袍脱下为她披上,这一箭根本无法刺穿衣袍,更不可能贯穿父亲的胸膛。

    而坐在床对面椅子上的小思,也是注视着萧石竹默然无语;两道细眉微微蹙着。

    萧石竹此刻危在旦夕,如果不管不顾,他必死无疑;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落得个长睡不醒的接过。

    但小思的脑中不断浮现师父盈盈的容貌挥之不去,耳边回想着当年盈盈私下对她的交代:“小思,你虽是人魂却是药鬼,你的体魄很是特殊。肉可治疗普天之下所有鬼疾,你的血可为一切魂魄续命。所以你得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就能帮助更多有需要的鬼。若如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值得你付出生命去拯救的鬼,师父希望你不要犹豫。”。

    思来想去半晌,望着萧石竹的她眼中渐渐淡去,眉头也微微展开,随之站起身来,走到萧茯苓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对方肩头,以坚定的口吻对回过神来的萧茯苓说到:“师妹,你去找英招将军拿些鲜血和一只干净的龙豪毛笔,以及一把匕首来。”。

    萧茯苓闻言一愣,呆呆的注视着脸上似乎挂着淡笑的小思片刻后,狐疑道:“要这些作甚?”。

    “我来施展续魂医阵,为九幽王续命。”一个淡笑,在小思镇定自若的脸上慢慢绽开。

    “什么?”萧茯苓一声惊呼,连连摆手摇头着急声道:“不行的,不行的,师父说过续命医阵是一命换一命的神术,只可学不可用。”。

    “但是你父王九幽王的命,比我小思的重要。”一抹坚定和无畏混在一起,从小思清澈的眼眸中泛起:“他肩负着拯救冥界诸鬼的重任,不能就此倒下。”。

    “以后你要少淘气一些。”小思又是轻轻一笑,注视着已经眼泪婆娑的萧茯苓,最后一次拉起她那白嫩的小手,柔声道:“多听你父王和母亲的话,也替我好好孝敬师父。我的五灵剑送你了,愿你用它追随你父王,为冥界开创一个光明的未来!”。

    语毕,屋中陷入了沉默。

    【鬼疾——鬼才会生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