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325】遭心事
    山顶清风拂过,却不散那薄雾,只是将它们吹得一旋,在萧石竹四周形成一道道旋转着的云雾漩涡。

    默然观察这些石鬼许久的萧石竹,在一个身着前胸、后背以及双肩,共饰有八朵花结的铠甲石鬼身前站定,忽地深深呼吸,凝神聚气后将一缕玄力调出丹田,令其顺经脉缓缓游走,集中到了按在石鬼腹部的右手掌心,再顺着掌心毛孔徐徐涌出,穿透坚硬的岩石,一点接着一点的渗透到石鬼的体魄中去。

    “我以神之子的名义,唤醒沉睡的石鬼们。”萧石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能不能唤醒他们,却还是抱着丝丝希望,缓缓闭上双眼,在心中继续默念道:“希望你们履行当年的承诺,效忠于古神,效忠于极力推翻酆都大帝统治的神之子,用你们的结实体魄和坚定的信念,与我携手并肩,为冥界开创一个美好的未来!”。

    继而催动玄力,使其继续从掌心之中喷薄而出,透过这个被抚摸的石鬼,将玄力流入大地,在地下组成一道玄力巨网,把这个山顶上所有他能感知到的石鬼,统统连接了起来。

    许久之后,萧石竹存储丹田中的玄力使出大半,但那石鬼却依然纹丝不动,静静的屹立在他的身前。

    他心中的希望,在抬头仰视着石鬼脸颊片刻后终于化为了失望,心中暗自骂着:“哼,浪费我的玄力;神话里都是骗人的。”后,一个转身朝着萧茯苓悻悻而去。

    “走了茯苓。”萧石竹一个翻身骑上岩火熊,对在不远处,还在围着石鬼们转圈,兴致勃勃的萧茯苓招招手:“我们争取午时之前,翻过这片山岭。”。

    “知道了。”面有依依不舍的萧茯苓,对那些石像挥挥手后,转身飞奔向了父亲。

    一行鬼再次前行,在麻龙的引路下,于薄雾之中驭兽缓行,朝着东方山下而去。

    清爽的山风拂来,吹动得薄雾千变万化的同时,也让挂在岩火熊脖上那拳头大小的铜铃,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声响,回荡在山岭之间。

    随着萧石竹他们身影渐行渐远后,铃声也慢慢变得越来越低。

    待他们的身影,在薄雾之中消失许久后,那屹立在山顶之上,被萧石竹曾经抚摸过的石鬼脸上,两只本是一动不动的眼珠,忽地缓缓一转。

    紧接着,其他石鬼们的眼睛,也慢慢的转了起来;身上的苔藓,也随着他们微微一动那僵硬了数千里的四肢,而簌簌滑落......

    千峰初醒时,云纱飘游出岫,升腾弥漫至青苍的罗酆山山腰上,随风轻舞间洒下了千条万条如柔柳,似牛毛般的细雨。

    宫中深处,一座荷塘西面停着一艘两层的戗角飞翘画舫,其精致的身姿倒映水中,纤丽而雅洁。

    此时此刻,面色平静的酆都大帝,正长身而立于船头,注视着簌簌落下的雨滴,在他身前水面上泛起一个接着一个涟漪。

    细丝般的雨珠,落在他头上一寸之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无法再下落半分,直往四面八方弹射而出。

    故而就算是春雨绵绵,酆都大帝身上的衣物也尚未淋湿。

    “夜游神于五日前,已率大军出发。”跪在他身后的宋帝王,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方才一会的功夫,宋帝王的朝服就已完全湿透,却还不得不跪在船板上,持笏禀报道:“陛下您紧急结集的二十万后援军,也于今日早晨抵达抱犊关。只等明日船队和补给一到,既可开拔。”。

    说话间他那方脸上的浓眉眉梢,都已经开始滴水。

    “萧石竹呢?”酆都大帝缓缓开口,轻声问到:“他现在在哪儿?”。

    “据朝廷安排在南蛮的密探回报,他攻下了杜子仁的鬼哭滩,正准备与其展开持久战。”宋帝王快速抬手,猛然一抹脸上雨珠,答道:“且大半军力都压在南蛮,暂时无法回援朔月岛的。”。

    “嗯,那就好;往后夜游神军补给的事,你全权负责。”心头泛起欣喜的酆都大帝,满意的微微颌首后,淡淡道:“另外通知夜游神,拿下朔月岛后即刻向九幽国腹地挺进。不必在乎百姓死活,就算杀得九幽国内百里不闻鸡鸣,千里绝无犬吠也无所谓。”。

    “诺。”宋帝王应了一声,心中很狐疑,不知萧石竹倒底哪里得罪了酆都大帝,才让其下死手的?

    山风一扬,把空中那些细语吹得东倒西歪。

    与此同时,酆都大帝微微抬头,透过雨雾就见阎罗王持笏疾行,正朝着这边而来。见他神色匆匆很是焦急,酆都大帝不禁皱了皱眉。

    “陛下,不好了。”片刻后,气喘吁吁的阎罗王快步走到画舫上,在宋帝王身边站定后赶忙弯膝跪下,急呼道:“今日臣奉命去酆都南北两大粮仓调集粮草,才发现粮仓之中大多数粮食已是发霉;初略估算,这两大粮仓之中的存粮十之七八已然不可食用。”。

    酆都大帝闻言一怔,藏在袖口后的双手微微一颤,沉声质问到:“怎么回事?”。本还欣喜的他,瞬间满脸尽是愠色。

    “粮官们紧急排查后发现,霉菌来自于一批粮食。”阎罗王不敢隐瞒,赶忙回到:“去年秋天粮仓空虚,陛下您要求各地尚未参与平叛的诸侯王们进贡粮草扩充粮仓,当时九幽王萧石竹进贡了了三千万石粟米。而这批粟米是用密封好的麻袋装着送到酆都的,大多是上好的粟米,可中间的却是发霉潮湿的,霉菌正是来自于此。当时粟米运来后,因发霉的在粮袋中间,被上好的粟米团团包裹着,所以粮官们无论怎么检查都只能取得上好粟米,见到这些粟米安然无恙,粮官们自然就没多想,就把这批粟米都分别给入了仓。”。

    “接着冬天气候潮湿了起来,霉菌就快速的滋生,蔓延开来。”顿了顿声,阎罗王又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若不是今日臣要去调集粮草,粮仓上层的存粮又都被南征大军带走了,这待在下层的霉菌还不一定能够发现呢!”。

    他话音方落,背对着他和宋帝王的酆都大帝已是额上青筋暴起,眼中杀气弥漫,攥紧双拳任由指尖深陷掌心之中。

    本以为是自己立刻要算计萧石竹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萧石竹居然先发制人,算计起他来了。

    这更让他坚信了朝中有着萧石竹派来的密探,所以萧石竹才能如此快速准确的先他一步,作出反击。

    不过当务之急,是立马解决存粮的问题,于是酆都大帝强压着心头升腾不熄的怒火,急声问:“现如今完好无缺的粮草,还有多少。”。

    阎罗王闻言沉默半晌,才小声回答道:“不到五十万石。”。

    “该死的萧石竹。”已是气急败坏的酆都大帝,重重的怒哼一声,恨恨骂道:“居然算计到朕的头上来了;朕说他怎么这么好心,一听到征粮消息,立马送来了他九幽国半年的存粮呢?着实该死!”。

    “那现在怎么办?”阎罗王脸上的紧张和急躁不减反增,急切地问到:“如此一来朝廷已无了可调之军粮,支持西征一事了。”。

    心头却是兴奋晕绕,默默地为萧石竹的机智喝彩。

    就连在一边默默地听着的宋帝王,也在惊愕之余,心中对萧石竹大胆心细暗自突生几分钦佩。

    “立刻从银库调拨银两,让粮官去朕的治下各地收购百姓存粮。”但酆都大帝毕竟就是酆都大帝,能统治冥界数千年而皇位不倒的他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他略一沉吟,已想出处理办法,当机立断的对阎罗王道:“再把囤积的粮食种子取出,交付酆都一带的驻军和农民,让他们趁着春耕时节,在酆都四周大量开垦荒地,把种子都播种到田中去。至少这样,今年秋时收还可以弥补一下粮仓损失。”。

    “这......”阎罗王闻言大惊,欲言又止半晌后,才面带为难之色的颤声说到:“近几年囤积的粮食种子也都来源九幽国;臣发现粮食发霉之时,就多了一个心眼。立即派手下去查了粮食种子,发现种子虽然都是颗粒饱满,其实参杂了多数被煮熟后又晾干了的种子。如果不剥去种子外皮,根本不知道这是被煮过的种子啊。这样的种子,完全没法种出作物。”。

    “什么?”酆都大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话。接二连三的遭心事,让他一时间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萧石竹的步步为营之策,更是令酆都大帝眼花缭乱。自从他战胜诸神,完成了冥界的君主立宪制以来,能把他逼到绝路的,萧石竹还是第一个。

    这些年来,萧石竹表面是在做一个忠心不二的诸侯王,对酆都大帝的各种无理要求都来者不拒。

    没想到,这么一个乖乖小鬼居然敢阳奉阴违到这个程度;除了占着酆都大帝要他征伐南蛮这点,变着法的把送来的银子和武器一点点的要了回去外,还深知自己送来的贡粮和种子,不可能一下子被使用而在上面做了一些难以被察觉的手脚,令酆都大帝想用之时反而措手不及。

    而且粮食和种子是在大战开始前又都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环节,可一旦到了战争爆发后,这些东西就能左右战争的成败。

    萧石竹抓住了酆都大帝贪心,贪得无厌的需要自己的供奉来养活北阴朝的这点,来了一次漂亮的反击!

    同时也知道酆都大帝一旦伸手要粮,必然是存入酆都的南北两大粮仓,这两个粮仓里的存粮一般用于北阴朝的赈灾和军用。不打仗还好,一打战他那些慢慢滋生霉菌的粮食,就能死死地扼住酆都大帝的咽喉。

    酆都大帝忽然明白了,萧石竹这些年来的讨价还价,索要去的只是兵器和冥币,从来不要粮草。只为了让他难以察觉到这粮仓之中一点点慢慢长大的危机。

    且如此看来,要说萧石竹不懂得诈术,那就是骗鬼了。

    想想这两件遭心的事情,酆都大帝忽然明白了自己一直是被萧石竹耍的团团转,胸中怒火不减反增。

    已然是愤怒到极点的他,浑身上下杀气凛然,厉声问到:“当初接收这些粮草的,是哪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