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93】自相残杀
    气浪升腾的谷中,烈焰随着爆炸,带起阵阵热风。

    一个个被点燃的燃烧罐,随着第二轮炮击打出的炮弹,从敌人头上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用断魂铁打造成箭头的百虎齐奔。

    瞬间就把敌军先锋们,十之八九都射成了刺猬。

    加上箭头都是断魂铁所制,任由独角山鬼们在怎么皮糙肉厚加抗揍,只要被三五支百虎齐奔箭射中,也逃不了魂飞魄散的结局。

    九幽军结结实实的来了一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从重山关的崖壁悬洞,栈道索桥上朝外望去,但见谷中火光冲天!火随风势,风助火威,如毒蛇蛇信般的炙热火焰,在山谷中肆无忌惮的蔓延;所到之处必然带起声声久久不落的惨叫。

    更可气的是,不少九幽国军还不断的往谷中,投掷装满猛火油的木桶;且随着此起彼伏的轰鸣与爆炸,激射而起的道道紫雷,依旧以一闪而逝的方式,奔袭着慌乱的敌军,使得敌军们顿时雪上加霜。

    南蛮军中,不少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想要反击,奈何九幽军全部栖身与黑暗中,与黑夜融为一体,还会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令他们难以找寻目标;反而是九幽国军们,占尽了天时地利,借着炮击和燃烧罐带起的大片火焰,把敌人所处位置看得一清二楚。

    炮兵继而轰击着火光波及不到的黑暗处,使用百虎齐奔的军士们,也继续发射箭矢,将躲进黑暗中的南蛮鬼军逼到火光下,使其接受火铳与连弩的连翻扫射洗礼。

    本还井然有序的战象们,也被不断的爆炸轰鸣,以及四处升腾的火焰,逼得这些畜生惊慌失措的四散奔逃。不停地撞击着自己的伙伴,也不管不顾的踩踏着地上的南蛮军们。

    甚至有几头战象跑得太猛,居然把驮在自己象背上的军士,给猛然甩下。

    最苦的是穿梭于战象间的巨狼骑兵们,虽可他们因战象巨大的身躯为他们挡住了火光,和爆炸,可勉强稳住阵脚;但下一秒后却遇到了慌乱的战象,不少巨狼骑兵在尘土激扬间,也是连骑手带狼,被战象们生生踩成肉酱。

    不到一刻钟,南蛮军的先锋军里的一万独角山鬼,和几千蛇骨婆鬼就已死伤过半。而敌军的主力象军们更是慌不择路,继而把在自己左右翼掩护的蛇骨婆们,也踩死了不少。

    关隘中的坞堡里,曲部们也架好了鬼虏带来的天雷炮,瞄准了前方远处的敌军,井然有序的填弹,开火!

    山鬼们在怎么皮厚,也抵挡不住爆炸加电击的攻势,不一会的功夫便成片成片的倒下。

    黑暗中的九幽军们倏地出击,打得敌军措手不及;蛇骨婆们还没出手,就已是伤亡惨重,关隘守军已无后顾之忧,可气定神闲的打击敌军。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互相交替掩护着开枪填弹,简直大快鬼心。

    且鬼虏带来了新式火铳——暴雨铳,已装备到诸鬼手中。九幽国军们的火铳射速提升不少的同时,既可射击也可以铳当长刀使用。

    偶有几条毒蛇在蛇骨婆的驱使下弹上栈道,他们也不必收枪拔刀,可直接挥舞着火铳上前,将毒蛇魂飞魄散。

    炮弹轰击下,谷中的不少战象也逐渐皮开肉绽,悲鸣着倒在了地上,又压死了大片慌不择路的敌军。

    饱含绝望的象眼,愣愣望着黑夜,在悲鸣中慢慢的死去。

    敌军也不全是胆小之辈,短暂的慌乱后,悠扬号角响起。大多数象军在骑手的鞭策下,迫使战象镇定下来。

    巨象背上的南蛮鬼兵纷纷拉开长弓;一些老练的敌军,也退到了谷中巨石和树木后,借着掩护抬起了连弩,对准了黑暗中的崖壁开始了射击。

    “嗖嗖嗖!”的破空声连响后,道道火花伴随着叮当乱响,在崖壁上闪烁不停。却迟迟没能听到山崖上传来惨叫。

    敌军齐齐狐疑,反击也忽地一顿。

    殊不知不是他们的箭射偏了,而是守军吸取了之前的教训,重建关隘后,在栈道和索桥边,都装上了精钢打造的燕尾盾。

    燕尾盾纷纷头朝下,尾朝上,一面紧挨着另一面;等于在栈道和索桥外组成了一道钢铁墙垛!

    放眼整个冥界,除了火炮与火铳,可穿透厚重的精钢盾牌外,其余冷兵器都难以将其开孔。

    鬼虏看准了敌军攻击一滞的这个时机,再次拉响了一枚响箭。

    两边山崖上的祝融氏族得令,立刻盘膝而坐洞穴之中,凝神聚气后,超控着山谷中,敌人间空气里的火气,化为道道旋转不息的火柱,携热风凭空升腾而起。

    九幽国军抓住南蛮军没有火炮,不可施行远程打击的这个弱点,使得火柱发挥出有如拒马般的效果,横七竖八于谷中,使得敌军寸步难行的同时,不少火柱又化为火墙,把他们分割成了若干块;南蛮军顿时收尾不能相顾,左右不可相护。

    无处不在的火焰,令敌军再次大乱,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蛇骨婆和她们的毒蛇们,皆是惧火之鬼,面对移动的火柱,只有仓惶逃命的份。

    而此次敌军主帅,也犯了一个大错,他把战象这类重型骑兵,大量都安插在了前方。故而战象们一旦混乱,后方大军则无一不敢冒死上前。加上战象们一死,兽魂在冥界也不会因死而消失的独特体魄,就横在了因涌入大军而显得狭隘的山谷间,使得南蛮军所有的攻城器械,只能抵达谷口就难以再前半分。

    本该是敌军优势的象军,却反为了劣势。

    苍茫无边的夜色下,惨叫与咒骂不断,枪炮声此起彼伏,奏响了南蛮军的死亡丧乐。大风作响下,空中又忽地响起声声响遏行云的鹰唳。九幽军的飞天部队,在左凡的带领下,按时出动了。

    他们的目标不是谷中慌乱的敌军残余,而是那些停在谷口的攻城器械。

    上次他们是不得出谷过境作战,吃了缩手缩脚的亏。此次双方战事已起,萧石竹给他们的命令即是可以无视国境。

    飞天军失去了束缚可大展拳脚,自然朝着敌军后军而去。只要能毁掉敌人的攻城器械,在这狭小,且炮击不断的山谷之中,南蛮军就不可发挥全部实力。

    没多久,谷口传来了接连的爆炸。飞天军们将数百个万人敌齐齐点燃后,将其从天而降;火光闪烁,地动山摇不停间,一闪而逝的绚烂下,石土尘埃和碎肉断肢,翻飞掀起。

    冲车塔楼倒塌无数,巢车投石车在火焰中碎裂,几乎所有的攻城器械,也在此刻接连接化为了木屑。

    负责拖着攻城器械前进的大力山鬼,在空袭中躲闪不及,死伤惨重。幸存的山鬼们,躲过爆炸后也被吓破了胆,纷纷掉头丢下攻城器械,落荒而逃。

    后军一乱,谷中的敌军主力更是鬼心惶惶。看先锋军中多数独角山鬼还未欺身而进谷中坞堡前,便落得个血肉横飞,横死在地的悲剧;幸存者所剩无几后,主力更是无心恋战。

    他们正欲逃走,空中就已乌云密布,密集的雨滴出现在谷口一带,形成一道竖在天地间的水帘,堵住谷口,也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共工氏族之鬼,开始了他们表演。

    逃跑的敌军不约而同的止步于水帘前;倒不是他们冲不过去,也不是水帘坚如磐石,而是水珠过于密集,难以看清后面情况,只能隔着水帘听到谷外厮杀与哭嚎不断,还有爆炸的轰鸣夹杂其中。

    一股未知的恐惧,在敌军们心中悄然升腾。

    这稀奇古怪的战术,正是鬼虏临走前,萧石竹教他的心理战术。

    敌军正在犹豫不前时,水帘忽地破开,一支支火龙出水从后,疾射而出,带起四溅的水珠破空而过,落在了敌军中;与关隘上尚未停歇的炮击一道,掀起层层土浪的同时,把多数敌军炸得,口鼻喷血着抛飞出去。

    本就苦不堪言了的敌军,此刻更是叫苦连天。

    但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他们顾不得想太多,举起盾牌护住前胸,一个猛冲穿过水帘,朝谷外飞奔而去。

    谷外没逃走的敌军正在纳闷九幽国的飞天部队怎么忽然调准炮口打击谷中,对他们不再理会时,就听到震天动地的奔跑声从水帘传来了。

    隔着水帘他们也看不清来的是不是九幽国军,惊慌失措下,赶忙举起手中弓弩,对准水帘,吱呀怪叫着一通乱射。

    而谷内敌军见到冲在前面的同伴,被水帘外射出的箭镞纷纷杀死后,恐慌下也没深究箭镞样式,二话不说就举起弓弩,边对着水帘外乱射,边奋然往前冲去。

    自相残杀的悲剧,在谷口处上演。

    “众将士听令!”鬼虏缓缓抽刀,深吸一口气后,怒声高喊道:“随我来,诛杀来犯之敌,为当日战死于此的白金将军和军士们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