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87】背后一刀
    “鬼虏?”春云闻言一愣,若有所思的道:“他最近确实表现不错,将啸风平原收入我国版图他也功不可没,但他头脑不行,不如还是......”。

    “不,就他了。”他正要主动请缨,萧石竹便抬手打断,斩钉截铁的道:“治国不行,但他是步战的行家;南方多山,需用步兵作战,还得他上!”。

    “你还是想复仇?”鬼母有些失望的看着依旧满脸怒容的萧石竹,沉声质问到:“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们现在四处要钱恢复战后建设,国力不足以与太平千年的杜子仁开战!”。

    偌大的九幽国中,也只有她敢这么和萧石竹说话了;但也正因如此,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帮萧石竹杜绝不少悲剧。

    “复仇是肯定的,被人打了不还手不是我的风格,但复仇有很多种。我不会去直接进攻杜子仁的腹地,发动大规模战争。”萧石竹眼中迸射出一道冰冷的杀意,把手一摆,冷冷道:“但没说我不能隔三差五的袭扰他的边境;敌可往,我亦可往!”。

    白金随他出生入死,忽然传来的噩耗确实令他一时冲动了,但冷静下来后的萧石竹,立刻意识到对待故意找茬的杜子仁,采取被动防御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偶尔袭扰一下敌方边境一带,那也未尝不可。

    “春云,立刻告知羽荣先替鬼虏守一下啸风平原,再传令江墨郡太守以及雁空郡太守胡回,启动以战养战方案。”萧石竹垂首沉思着,缓缓道:“偶尔把他们训练的新军,拉出去越过国境,来几次针对杜子仁军的烧杀抢掠也没什么。但有一点,谁也不能过于深入敌腹。”。

    此言一出,鬼母才松了一口气,本是焦急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了下来;看来萧石竹还是保持着冷静的。

    “他们入敌境抢什么我不管,但只许抢杜子仁军队的军需品,武器也好粮食也罢,甚至俘虏也可以,带不走的都得烧毁;抢得多了我没意见,但是谁要是抢得少了,我绝不会高兴的。”萧石竹眼珠一转,又看向菌人神骥:“告诉你的族人,盯着杜子仁往边境排兵布阵的一举一动,随时向这两郡太守和边境的巡逻、镇守军官回报,让他们‘耳聪目明’,可对敌人进行精准的打击!”......

    酆都地下,墨家的暗道中。

    火花不断四溅,兵刃频频撞击,打斗还在继续,双方依旧未能分出胜负。

    墨翟闻言猛然一怔,脑中一片空白,耳中嗡嗡作响,口中愣愣问到:“难道......难道萧石竹是神魂?”。

    他依旧记得,初见萧石竹时就察觉到对方的魂气极为浑厚,与他鬼全然不同。而他没盈盈这么强的感知力,自然到前一秒前也不知道那正是玄力,却偏偏铸成了他一定要想法设法拉拢萧石竹决定。

    而在拉拢不了之事,已成定局后,他就要将其毁灭,以免未来多一个麻烦的对手。

    在冥界待久了的墨翟,也深知两仪神通是身怀玄力的古神,才能练成的神功;且据他所知,酆都大帝历时千年,也不过只懂得皮毛而已。

    可偏偏只是这点皮毛,就令酆都大帝能一统冥界,威震十洲。而将此术练到炉火纯青的盘古,更是能开天辟地,创造世界。

    由此可见,这神功是何等了得!

    掌握此种神通,也是墨翟梦寐以求之事;故而他也在冥界中四处找寻着,古神们遗留下来的玄力,甚至不惜代价,要启动黄泉封印。释放被流放之鬼和魔神们出来作乱的同时,获得黄泉世界的玄力。

    “准确的说,他是有着人魂体魄,却有着古神灵魂,还有着龙肝,凤胆和麒麟心、狻猊筋的人神;是娲皇和人皇的后人,也是这两位大人为阴阳两界带来新时代,而塑造的新神!”盈盈毫不掩饰,面露无比骄傲之色,得意地侃侃而谈后,感知到墨翟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微一颤,随即笑吟吟的反问道:“怎么?墨翟老鬼你怕了吗?”。

    墨翟心底惊讶更甚;他知道盈盈感知力不俗绝不亚于酆都大帝,靠近萧石竹后,探知到对方体魄内的秘密并不难;且在诸多古神里,能重塑体魄的,也只有女娲可以做到。由此可见,对方并未说谎。

    在萧石竹这样的鬼面前,他没有丝毫的胜算;想到此,他微微垂首,面露失落和挫败之色。

    本还在颤抖的手,忽然停下,五指弯曲奋然攥紧。墨翟心里突生怨恨,怨为何如此好运不降临在自己身上?恨自己为什么每每要一展宏图,深信自己必胜之时,就要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

    盈盈看准时机,趁着他分神时,快速拔下头上一枚的梅花针,对准墨翟心窝毫不犹豫的掷出!

    破空声起,正在与素天居弟子鏖战的田襄子忽地一滞,遁声望去就见梅花针头寒光四射,破开空气直指墨翟心窝而去,不禁脱口惊呼:“巨子大人小心!”。

    他慌乱一喊,确实让墨翟立刻缓过神来,但在石室另一边的孟胜,也被惊动,瞬间分神后闻言攻击一滞愣在原地,转头一看就见梅花针距离墨翟越来越近,登时也是惊慌失措。

    如此一来,全神戒备的老李也瞅准机会,毫不迟疑的扬鞭朝着孟胜脚踝抽去;下一秒后,毫无防备的孟胜,脸上惊愕还未消散便被他一鞭便抽倒在地,脚踝登时吃疼,脚骨却是已碎裂开来,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不等他疼得咧嘴,一直和老李配合进攻的那个素天居弟子,在长久的战斗中与老李暗产默契,在老李方才击中对方时,她已俯身上前,弯腰时双手齐伸,两剑一同刺出,一剑直指孟胜心窝,另一剑则朝着他的咽喉而去。

    惊恐中,孟胜正要挥刀反击,老李把收回的九节鞭再次一扬,一鞭抽出带起一道劲风呼啸而去,不偏不离的打中他的右手手腕,使得他五指一松,弯刀落地。

    盈盈掷出的第二枚梅花针,也在此时闪烁着寒光,不偏不离的刺中了孟胜左手手腕;第三枚和第四枚梅花针紧随而至,正中孟胜手中落下的弯刀刀刃上!

    针刀相撞下,细长尖锐的梅花针,即刻粉碎,可随针而来的力道不减反增,推动弯刀在半空中急旋,一个转身朝着田襄子横飞出去。

    弯刀来势汹汹势如闪电,又是一惊的田襄子不敢托大,忙把手中怪刀横在胸前,试图挡住弯刀;竟忘了身边还有两个敌人。

    转瞬后,两刀相撞下“咣当”闷响,火花迸射,弯刀笔直的弹射而起,在空中连连几旋后,刀尖指天刺入石室顶上石中一寸,刀身依旧摇摆着,铮铮作响!

    盈盈微微翘起嘴角。

    另一边孟胜手中只剩一柄弯刀,忍痛挡住素天居弟子一剑,却未躲过第二剑,被那弟子手中短剑给他来了个透心凉!

    孟胜方才觉得喉咙一甜,微微抬头吐出一口鲜血时,田襄子也是猛然一怔,愣愣的看了看分别从他左右攻击过来,把手中短剑斜刺到他肋中的素天居弟子。

    孟胜已翻眼断气,田襄子怒吼起来,口鼻鲜血直冒,憋着最后一口气,怒瞪盈盈,奋力将手中长刀环身猛旋。

    可他身负重伤,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已不及之前,素天居弟子只把足尖点地,往后轻轻一跃便轻而易举的避开了他的攻击。

    老李和三个弟子退到石室正中,互相对望后齐齐微微颌首,接着连连闪身,跃到盈盈身后,长舒一口气。

    田襄子举刀杀来,却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就摇摇晃晃着倒在地上。

    “你发第一枚暗器之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吧。”一个甩袖,把朝着自己而来的梅花针挡开,墨翟冷哼着一瞥断气了的田襄子和孟胜,又举目望向盈盈,语气波澜不惊的道:“目标不是我,做这么多也只是为了诱杀我的墨者。”。

    直到田襄子和孟胜的体魄化为尘埃后,他眼中脸上都未露出丝毫的痛惜或是悲哀;似乎这两个人魂只是为他卖命的工具罢了,他们的死根本不值得墨翟去心疼和关心一般。

    “没错。”盈盈没有隐瞒,她从未妄想可直接暗杀墨翟;田襄子和孟胜必死。

    且她虽是睁眼瞎,却也不怕杀错;只因才遇到墨翟时,她已感知到墨翟身后的人魂袖中,藏着个菌人。

    所以机会降临,她才会毫不犹豫的展开了诱杀计划。而先用墨翟的愣神吸引对方的注意,也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她说出了萧石竹的秘密,让墨翟愣神在先。

    “弟子们都玩过了。”她再次面露冷漠,持杖踏前一步,傲然面对墨翟,冷然道:“也该我们玩玩了。”。

    “好啊,老夫奉陪倒底。”墨翟不惊不惧的卷起衣袖。

    话音方落,他顿觉胸口冰凉,闪烁着寒光的刀尖,毫无征兆的从他心口破皮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