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70】骗鬼
    “如果我没有记错,《大冥律》规定,公然刺杀忠诚于北阴朝的诸侯,是要被车裂的。”萧石竹把双眼微微一阖,不顾他鬼的惊愕,冷哼一声道:“那我们就和酆都大帝,好好玩玩这《大冥律》!”。

    萧石竹忽然作出的决定,看似冲动,实则在他拿到木牌时,脑中便已深思熟虑。

    从木牌看出幕后主使确实是楚江王没错,但没有酆都大帝的允许,一个堂堂的阎王,再怎么势大权重,也不敢做出行刺一方诸侯的举动来。

    萧石竹已认定,此事和酆都大帝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酆都大帝担心事有不成,逼反了他,索性就把楚江王推出,令其在明自己在暗。

    而萧石竹也早已通过林聪得知,这楚江王正是潜伏在酆都的墨者。且墨家已然不是人间那个打抱不平的黑道第一大派了,冥界的墨家变得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样的黑道若是继续存在,就算萧石竹一统冥界,对方也会是成为他的治下最难对付的暗箭。不如趁此借助酆都大帝之手,收拾了他们。

    他往日就一直想着怎么收拾身为墨者楚江王,一直没有机会;毕竟告密身为草民外加逃犯的墨翟可以,但楚江王是酆都大帝的心腹之一,再用告密的手段,效果不佳不说,还容易让多疑的酆都大帝怀疑自己在挑拨离间,得不偿丧。

    如此双方就形成了僵局!

    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自己面前,萧石竹岂能不用?他若死在刺客手中倒也罢了,可他没死,向来不会做无用功的萧石竹,就能巧用这个机会,破开僵局。

    既然酆都大帝喜欢像皮影戏的操控者一样,躲在暗处超控其他鬼来替他卖命送死,那么萧石竹就把这些证物刺客们,都送去酆都,让酆都大帝好好断断这个公案。

    一招借刀杀人,必然逼得对方捉襟见肘,为保证自己的高大形象,只能弃卒保车,斩了楚江王这个傀儡。

    可计划虽好,却还缺一个关键点,那就是造势!

    “剩下的供词,我们只保留一份,要严加看管。”萧石竹沉吟着暗忖片刻,阴阴一笑后,又冷冷说到:“其他的批量印刷,先散播到全国各地去,激起百姓们对楚江王的民愤。其他的由阿三手下的商旅们,带出国后散播到冥界各洲去。但要记住,我们只声讨楚江王,不能把酆都大帝带进来。”。

    在人间待过的萧石竹,懂得什么叫舆论战争的。只有占据了话语先机,抢得道德高地后再利用舆论攻势,把本就十恶不赦的楚江王,塑造成一个敢欺上瞒下,不经过酆都大帝的允许,就胆大妄为到敢私自刺杀萧石竹的野心家,自然会把酆都大帝逼到死角,非杀楚江王不可。

    听到此,同样不傻的鬼母也顿悟萧石竹此计深意;此计一成,不但可让酆都大帝损失了一名左膀右臂,也能使得墨翟失去一个得力助手。

    “吾丘寿,你记得叮嘱阿三的商人们,一定还要散播出,九幽国正在求酆都大帝作主的这条消息,把我们包装成弱者的形象。”鬼母咬唇沉默片刻后补充说到,完善了萧石竹的计划:“另外物证和刺客们,只可先交给阎罗王,不可直接交给酆都大帝。”。

    萧石竹点头附和:“是的。”。

    吾丘寿也没去深究为何要如此,只是在沉思半晌后,也觉得计划可行的他起身行礼,诺了一声,转身离去办事去了。

    望着吾丘寿离去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后,萧石竹转头看向鬼母,略有担忧的问到:“交给阎罗王这些物证和刺客时,需要一并送点钱吗?”。

    鬼母把头一摇,淡然一笑后,意味深长的道:“不必,阎罗王虽也权大,深得信任,但他公正无私,这种事交给他去处理是最好不过的。”。

    绝香苑外拂过一阵清风,穿门而过令萧石竹顿感神清气爽,他不再多言,只是默然起身,缓步朝着不知何时已靠在大花肚皮上,熟睡过去的萧茯苓缓步而去......

    啸风平原以东,一样是南北狭长的季禺国国都黄米城中,那全由黑曜石雕琢成的石砖砌成的王宫中,今日异常热闹。

    只因堂堂大国九幽国,在他们的袭扰下也不得不低头,派出了使者前来和谈;这令季禺国上下都充斥着得意。

    自从三身王投诚后,九幽国在啸风平原上的地盘就成了丁字形。虽成功的切断了季禺国和卵民国的来往,但也让九幽国的啸风郡,陷入了被东西夹攻的不利局面。

    鬼虏虽然骁勇善战,手下副将黑鸢更是勇猛过人,但如今的啸风郡,不过是百废待兴的新郡,郡中又兵微将寡,所需防御之地又增加了不少。一时间,让季禺国和卵民国,都看到一线机会。

    他们开始四面出击,不断的袭扰啸风郡边境各地,令鬼虏头疼不已。

    迫不得已下,鬼虏只好找来了郡太守画眉,再次商议对策。

    两鬼讨论再三,决定先与其中一国和谈,以此来破开被夹击的窘境;而他们和谈的目标,则是位于平原东面的季禺国。商定后,便将计划详情写出,让菌人带入玉阙城,等待萧石竹定夺。

    一天后,菌人带来了符节和萧石竹口信:“和谈可行,但需有诈。”。

    鬼虏听完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使劲挠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而画眉却是稍加思索后,便双眸一亮,悟道了其中玄机。

    当下她自告奋勇,愿意出使季禺国。只需鬼虏帮她准备五十个护卫,和三车珠宝既可。

    第一点要求并不难,且在啸风平原上,十颗石子里就有五颗宝石,要三车珠宝这也不难。只是鬼虏虽然准备好了这些,却还是不知画眉要做什么?

    而画眉也没细说,叮嘱他好好防御卵民国的袭扰,以及曾经三身国的南方四城后,就持符节带着使团,从啸风郡北地出发,进入了季禺国。

    季禺国本就不大,不过才八城的小国而已。他们在国中走了两日,就来到季禺国的国都。禀明来意后,被卫兵直接带到了驿站中,休息了一日。

    第二天一早,便被季禺王宣召。

    无惊无惧的画眉,带着属下推着那三车珠宝,从容不迫的步入季禺王的宫殿中。在她看来,这所谓的宫殿还不如三身鬼们的祭祖圣地,宏伟高大。

    无非就是用黑曜石砖砌成的一个三进小院,里面有一些石屋,却也是平平无奇,根本谈不上巍峨雄壮。

    画眉心底也一时狐疑升腾,这么一个连大宫殿都建不起的小国,是什么给他们的勇气,胆敢挑战九幽国这样的军事和经济大国的?

    来到中庭中的大堂上后,画眉就见深处正中,坐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深陷的眼窝,满脸的皱纹,浑身上下都是风烛残年之相;若不是他穿着冥界诸侯的百鬼冕服,画眉还真不敢相信他就是季禺王。

    在他身前左右,又站着四个大臣。

    画眉方才站定,还未行礼,那季禺王便拈着下颌胡须,抢先道:“算你家九幽王识相,孤可是颛顼的子孙,若九幽王还要叫板,远在凤麟洲的黄帝就要发兵,征伐你国了。”。语毕,还不忘了重重一哼。

    画眉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面前的季禺王,是个想要拼爹的妄想狂啊。借助自己是颛顼子孙,而颛顼又是黄帝孙儿,故而他季禺王才敢如此胆大。

    可他也不想想,这是冥界不是人间,黄帝如今也不过只是酆都大帝玩弄着的一方诸侯罢了;别说有熊国如今正忙着相应酆都大帝的号召,积极的进攻着已揭竿而起的灵山,麻寿两国。

    就算黄帝没有出征,那也未必会帮季禺王;否则怎么季禺国都成立数千年了,还是巴掌大的地盘?

    画眉在心中,对季禺王的虚张声势暗暗冷笑,脸上却顿显谦和之色,客客气气的行了个礼后,恭谦道:“伟大的季禺王教训的是,臣这次正是和谈,赔罪来的。”。

    说着掏出议和书,双手捧着高高举过头顶。

    一个大臣走来,一把夺过议和书再递给季禺王。高高在上的季禺王满脸得意,展开帛书用他饱含傲慢的双眼,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条款后,微微沉吟片刻,吸了吸嘴后,缓缓道:“送我三车珠宝,这不错,把之前三身国的南方四城割让给我国,也不错。但这条件,有点少啊。”。

    画眉猛然微愣间,自大的季禺王又冷冷道:“九幽国是不是得每年给我国进贡粟米十万石什么的。没有粟米也行,拿奴隶十万来抵。”。

    说得理所当然,底气十足,没有丝毫愧意。

    画眉又是一愣,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骗季禺王停战,所谓条款不过是一张废纸后,她面带为难之色的,吞吞吐吐道:“这......多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