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64】准备准备
    天气甚好,春风柔柔;拂过这草木松竹见流水环绕,遍植异葩的小院,带起阵阵令人感到舒畅、惬意的清香。

    不过萧石竹也不傻,给蒋子文选妻那只是个烟雾,他想要安插到对方身边的鬼,并不打算是未来的蒋夫人,而是伺候未来的蒋夫人和蒋老爷的丫鬟。

    这样一来,就算蒋子文未来想明白了他今日之举的主要目的,怀疑的也只会是自己的老婆,可以保证萧石竹安插的鬼的安全。

    “这老婆你来提要求我来帮你找,我给你证婚。”当下他又笑笑,很是好爽的道:“另外家我也给你安了,丫鬟也送你俩。你就在我国中,好好干你的侍书。日子是平淡了点,但不至于不安生。我保证以后,没鬼敢再把你当畜生一样对待。”。

    此言一出,已深深打动了蒋子文的心,近几个月他被当畜生一样看待,已让他对酆都政权起了怒和恨,这下萧石竹又不经意间煽风点火,让他只是稍加思忖之后,便把心一横,暗自骂道:“去他 妈 的酆都政权北阴朝,老子从今日起不伺候了。”。

    瞄到他眼中有一丝淡淡的愤恨一闪而逝后,萧石竹淡然一笑,抬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茗,心中却暗自窃喜。

    “那多谢大王了。”蒋子文也举杯,以茶代酒敬了敬萧石竹后,很是好爽的仰头,一饮而尽。

    “臣还有个要求。”他把杯子放下,砸吧砸吧嘴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可否请主公设法,把我的老仆人阿忠给从酆都接过来?”。

    “没问题。”萧石竹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又给他添了点水。

    萧石竹的和蔼,让蒋子文的话匣子和心一并打开了;两鬼就这样边喝茶边聊,聊得不是女鬼就是生活的乐趣。一直聊到午后,阴日东落时,意犹未尽的蒋子文才起身告辞。

    萧石竹也站起身来,把他送到院门口,再三叮嘱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鬼,尽管开口便是。

    站到门口,蒋子文站定后,行礼道:“大王就送到这儿吧,臣告退了。”。

    萧石竹点点头,道:“慢走。”。

    “嗯。”蒋子文又行一礼,正欲离去忽然想到什么,驻足在原地,面含狐疑的看着萧石竹:“大王待臣不错,那臣也告诉您一个秘密,您得提防一个叫龚明义的人魂,比聪明他绝不再大王之下。”。

    “龚明义?”萧石竹猛然一愣,一脸尽显狐疑。

    “在酆都时,您从他的手上赢了一千两白银,害得他被赌场老板断臂,故而一直对您怀恨在心。”蒋子文把头一点,皱眉沉声道:“我被押解来此时,他已被押回酆都,做了酆都大帝的鬼奴。臣料定,他的仇恨会越来越重,您得多提防一下这个人魂。”。语毕,又把龚明义的一些坏水主意,简单的给萧石竹说了一遍。

    “你是担心他对酆都大帝谏言,怎么来害我是吗?”认真的听他说完后,萧石竹瞄到眼中泛起的淡淡担忧,深知对方已对自己起了忠心后,不惧反喜的呵呵一笑,语气平静的道:“多谢了,我会提防的。”。

    脸色始终无惊无惧。

    蒋子文微微一愣,心怀狐疑的点点头后,转身离去。怎么也想不明白,萧石竹怎么听着此事不惧呢?难道是自己没把龚明义的心黑说明白?

    满怀心事的他,缓步走出将军府后,才收了收神,小声嘀咕了一句:“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王者,遇危不乱遇险不慌。”。

    语毕他心中登时豁然开朗,冲淡了他脸上的狐疑。

    目送着蒋子文渐行渐远,直到看不到对方背影之后,萧石竹这收起脸上淡笑,对守在院门口的金刚道:“去请吾丘寿来。”。

    说完折身而返院中。

    不一会后,吾丘寿带着一个身着月白百褶长儒群裙,手持竹柄团扇的女鬼,走了进院中后,径直的走到了茅亭中。

    萧石竹已趁着等他们的时候,命人换了桌子上残羹剩饭,又换上了一桌新做的美味佳肴。

    待他们进来后,萧石竹在那女鬼身上多看了几眼。只见那女鬼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头上盘着含烟髻,面容清秀而不失稚气。

    “辛苦了,酆都那边都搞定了吗?”接着,萧石竹把目光落在吾丘寿的脸上,不等对方行礼,便打了个请的手势后,又道:“别多礼了,坐下说。”。

    这次他排吾丘寿去送银子,不单单是为了保证银子万无一失,还给予了吾丘寿一个秘密使命,把玄教分堂悄然设到酆都去。并为这个分堂,派出了十个菌人。以便消息能顺利快速的,传到九幽国中。

    “谢主公。”吾丘寿说着,就带着那女鬼在他对面坐下:“那边一切顺利,臣亲自办的,此事也只有臣和胡回大人,还有主公您知道,保密工作您尽可放心。”。

    “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玄教三等教徒黄莺。”待萧石竹抚掌大叫一个好后,吾丘寿呵呵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女鬼,道:“是玄教建立后,第一批加入玄教的非策反墨者之鬼。跟踪盯梢,收集情报等专业技术,在风暮郡中的玄教教徒里,她也是名列前茅,此事交给她去办,在合适不过了。”。

    吾丘寿说的此事,正是在蒋子文身边暗中安插下萧石竹手下的鬼的事;如不出意外,不久后黄莺将披上丫鬟的身份,进入蒋府之中。

    “很好。”萧石竹望着这生得清秀,只是见了他有些紧张的小丫头,满意的点点头,却又有些迟疑的问道:“可是她愿意去卧底吗?这年纪的女鬼,不都忙着出嫁吗?”。

    “弟子愿意。”话音方才落地,吾丘寿还未开口,那女鬼已然起身,躬身行礼后,铿锵有力的道:“若无教主,弟子和弟子的家人如今还是任鬼呼来喝去的奴隶呢。故而为教主办事,是我们一家的荣幸。”。

    “坐下说,没必要这么多礼。”萧石竹露出和蔼的笑容,摆摆手后,转头看向吾丘寿,好奇的问到:“听她这话的意思,她们一家都加入了玄教吗?”。

    “是。”吾丘寿点头道:“曾经是丹水城的奴隶,在解放奴隶后,玄教秘密前往各地去挑选弟子时选中了她们,从此黄家五口鬼就加入了本教。”。

    “那就辛苦你了。”萧石竹微微颌首,给黄莺和吾丘寿斟酒后,又给自己酒杯倒满酒水:“计划待会我们再说,先吃饭吧。”......

    遁神国以东,接壤着大羿扶桑国边境处,有一座座巍峨的大山,从北至南连绵百里。山中奇石林立,云霭间断崖交错,茂密古林遮天蔽日,凶兽毒虫随处可见。不熟悉山中地形之鬼,误入其中就很难走出。最终的下场,不是被毒虫蜇死,就是被凶兽抓去果腹。

    这儿就是摩罗山,墨家总坛所在。

    当年墨翟把总坛悄悄设在此,正是因为他可命弟子腹?,轻松的挑拨银灵子谋反。一旦遁神国反了,以银灵子与冥界其他大多诸侯的交情,以及酆都大帝的恐怖统治下的不满,十之三五的诸侯自然也跟着反了。

    届时冥界大乱,他正好可乱中发展,壮大自己。

    事实证明,墨翟做到了,如今冥界已是大乱,各地诸侯纷纷揭竿而起。但他唯一失算的是,银灵子和他的遁神国嗝屁的太快了。

    不过墨翟做事和萧石竹很像,总会留有一手。他将总坛隐藏在鬼迹罕至,地形复杂的摩罗山中,就是墨翟为保证遁神国亡国后,方便隐匿弟子们,保存实力所用。

    如今这总坛也派上用场,墨家在遁神国中所有弟子,也都撤到在此山中蛰伏,等待着酆都军离去后,暗中控制遁神国。

    在摩罗山深处,一帘瀑布从断崖上倒垂而下,流入崖下那环绕竹林而过的小溪之中。

    断崖下小溪后,矗立着一座巨石垒成,依山而建的高大祭坛。三层的祭坛的外立面,镶着一块直径约丈余宽,巨大的圆形白玉玉牌。

    上雕一只独角呲牙,背身一骨翼的狰狞恶鬼图案:鬼头的如麦斗,鼻梁两边,那两只瞳孔几乎完全闭合成一条细线,透着凶光的眼睛,皆用万年血玉雕琢而成。在黑夜中散发出诡异红芒。

    祭坛上用兽魂头颅雕成的火盆里,燃烧着独特的黑色鬼焰。夜风中鬼火高涨,在宁静的夜色下,显得诡异、恐怖。

    四周一片寂静,唯有虎啸般的山风阵阵呼啸,使得魔焰发出“噼啪”声响。

    此时,墨翟正端坐在祭坛顶层平台上,摆在深处正中的那张扶手上,雕满了爬着的灵婴小鬼浮雕的石椅上。

    而林聪,正负手而立于他右下方。

    “巨子大人,你好点了吗?”林聪望着脸颊还有些苍白的墨翟,关切的问到。

    “你放心,好多了。”墨翟面含感激的笑笑,轻声道:“你最近准备准备,我们要出总坛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