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30】三日后再说
    鬼母只是稍加思索,就知道萧石竹的担忧是什么了。萧石竹无非是担心,自己帮长琴复仇后,长琴除了给他几块地,还是自己去做火王。

    好不容易等到个可吞并曾经盟国的天赐良机,萧石竹岂容到嘴的鸭子飞走?且一旦拿下祝融国,九幽国便能扩充国土和民众。

    傻子才会让此机会溜走呢!

    而她也知道,长琴就是认死理,从对方来朔月岛和谈时的夸夸其谈就难看出;而他绝对会认为火王这个诸侯封号,该理所应当的继续传承下去。

    如此一来,萧石竹帮他复仇就成了理所应当;若胆敢开口要鬼要地,倒还成了趁火打劫。

    届时,虽不怕和长琴撕破脸,可千夫所指下,九幽国的名声,在冥界中自然会一落千丈。以后萧石竹若要对抗酆都大帝,绝不可能再振臂一呼众鬼响应。

    想通了这点,鬼母灵机一动,便对他眨眼问到:“你会哭吗?”。

    这一问,倒是把萧石竹给问得一愣,半晌也没缓过神来。

    “长琴的认死理,来自于他从小就学礼义廉耻。在他眼中,世界不是白就是黑,所以他才打不赢吴回。也因如此,他会认为火王之位,理所应当的由他传承下去。夫君你倒成了个帮忙的角色了;帮他是处于道义,毕竟是盟国还不能要补偿和谢礼。但不帮他,那你就是无道无义。冥界消息又很蔽塞,加之十人传话都能变个样,如此一来你倒是成了人渣了。”鬼母端详着萧石竹皱起的眉头,井然有序的分析道:“但如果你能跟他哭一下,哭他去世的父亲,对他叔叔的背叛悲愤,就大有不同了;忠义的长琴,会觉得你是个讲义气的鬼,他不会等你开条件,只要你说帮他复仇,他就有什么便给你什么。但你要是不哭,那只能按你的办法来,拖延出兵,逼他来给你好处;可也容易适得其反。一旦把他逼急了,一气之下愤然离开九幽国,暗窃祝融国的计划定然竹篮打水。”。

    “先声夺人?”鬼母字字句句,如天降纶音般传入萧石竹耳中,似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劈开了他心中迷茫,使他福至心灵的同时,顿时眼前一亮,面露兴奋道:“我明白了,因他从小受到忠孝仁义的教育,故而认为好鬼必得好报;只要我哭了他爹,再义愤填膺的答应给他报仇,他就不能亏待了我这个‘老好人’。”。

    说话间本还皱着眉头已渐渐展开。

    “对。”鬼母面含满意,颌首道:“我是在祝融国边境附近分娩,而我早已生产的消息,应该已传到了酆都。”。

    说到此她忽地顿声,收起脸上笑意思忖片刻后,若有所思地道:“以我对酆都大帝的了解,他在察觉玄力波动后,定会认为神之子降临到了祝融国。接着会立马下令,让吴回对祝融国中展开屠杀幼儿的行动。”。

    “这么狠?”萧石竹闻言惊呼,随之倒吸一口冷气后,轻轻摇头悠然道:“看来还是酆都大帝心狠手辣啊。”。语气中,带有几分自叹不如的味道。

    “且吴回必然照做。他是新君,为了稳固王位必定会刻意迎合酆都大帝。”鬼母面色凝重,点头道:“如此一来,他们一族在祝融国内必定民心尽失,不受待见。从而王位反是不稳,更有利我军攻打。”。

    “我想国师在提出让我海上分娩前,就已隐约想到这层。”见萧石竹点头附和后,鬼母继续蹙眉沉思着,又缓缓开口:“借刀杀人,而我们隔岸观火,最终坐收渔利;环环相扣,杀人诛心于无形。”。

    “国师是个聪明鬼啊。”萧石竹一声感叹后,不好意思的笑笑,挠了挠自己后脑勺:“反而是我这次犯糊涂了。”。

    鬼母也淡然一笑,脸上沉凝已随笑容烟消云散。

    “夫君,你想暗窃祝融国,说明你已有野心了。”鬼母看了看茯苓,又抬眼看向萧石竹,面露淡淡的满意,饶有兴致的明知故问到:“你本来只是一个想过太平日子,顺便为父母复仇的人魂,为何忽然有野心了呢?”。

    萧石竹看看她,又看了看熟睡着的女儿,一阵沉吟后,认真的回道:“为了我们的孩子能活下去,也为了你日后若要分娩,不再东躲西藏。”。

    这几日的经历,让萧石竹又成熟了不少。因为玄力的关系,阴阳两界已无他的立足之地。

    深知只有他站到冥界顶端,才能保自己和子孙的万世平安的他,有一股重于泰山的责任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难得看到他认真严肃,鬼母心中顿生欣慰。却装傻问到:“你打算怎么做?”。

    “先割据南方,继而不断的扩张国土,加强国力。”萧石竹又沉吟起来,仔细思忖许久,才淡淡的说到:“最终团结起冥界万鬼,把封堵大诛杀后,将这冥界十洲变成我们一家一姓的天下,再开创一个不同于古神时代的未来。”。

    语气平静波澜不惊,既无义愤填膺,也无慷慨激昂。

    鬼母崇拜的目光,在他面露严肃之色的脸上打转几圈,抿嘴一笑后,朱唇亲启刻意叮嘱道:“这可是一条荆棘遍布,且无法回头的艰辛路,你可要做好准备啊。”,笑意中充满着骄傲,与自豪。

    “那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萧石竹起身,走到床边蹲下,拉起鬼母宛如柔荑的手,把双唇轻轻靠在手背上。

    “我愿意。”没有多想和犹豫,鬼母脱口而出到......

    甲木号日夜兼程,终于在十天后的夜里,悄然来到了暮熙城外新建的港口。

    海港中一片寂静,除了守卫和巡逻的士兵外,再无他鬼;早已在此等候的春云,和早萧石竹一步抵达城中的辰若,见甲木号入了港口方才松了一口气。

    近来吴回派出大批水师,兵临两国边境海域,枕戈待旦;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萧石竹要到暮熙城,无论如何都要走海路,不得不让春云和辰若都是提心吊胆的。

    直到甲木号从北方而来,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们面前时,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船靠岸放下艞板后,一顶暖轿从船上抬下,后面跟着萧石竹,羽荣,金刚。还有向来目光冰冷,表情淡漠的国师盈盈。

    辰若和春云见一众鬼上岸,赶忙上前给萧石竹行礼。

    俯首弯腰那一刹,春云不经意间一瞥,却见萧石竹半开半阖的双眸中,饱含着比之前更从容镇定的目光;那是真正的王者才有的目光。

    春云清楚的记得,多年前她随鬼母去往罗酆山,觐见酆都大帝时,酆都大帝眼中也有今日萧石竹的这般目光。

    春云不禁心中狐疑泛起,好奇连连,这个月里,在萧石竹身上倒底发生了什么?

    “听说吴回把国中战船都开到了海上边境?”让他们免礼后,萧石竹冷哼一声,面有轻蔑的明知故问道:“他想干嘛?”。

    说着就顺着脚下石板路,朝着暮熙城方向而去。国师和金刚,一左一右地护卫着那顶门窗紧闭,严实的暖轿跟上。

    “声东击西。”春云带兵跟上,回道:“海上战船只不过是个幌子,其实每一艘船上没几个士兵;多数只有驾船的水手。”。

    “他的主力大军已在了风暮郡与聚星郡的西面结合部集结。”辰若补充说到。

    “那海上都是疑兵阵咯。”萧石竹面露不屑,摇头长叹:“跟我玩这招,不知道我就是指东打西的老手吗?”。说话间,地图上的山山水水,已在他脑中浮现。

    他记得,风暮郡和聚星郡结合部有条东西狭长的峡谷,名曰螟蛾。两侧群山对峙峭壁陡立,谷中道路狭窄险要;完全不利于大兵团作战。

    且他记得几日前黄土回报,黄土已亲率三千军士前往峡谷东口,重建之前共工国在此地建的螟蛾关,使得那儿更是易守难攻。

    吴回实战经验丰富,绝非是纸上谈兵之徒,怎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把大部队压到了谷西,作出一副势必攻占此谷的模样来呢?

    想到此,萧石竹不禁心生警惕,当下沉思细想一番后,微微摇头道:“他是声东击西,但海上绝非疑兵阵。”。

    话音落地,一行鬼已来到暮熙城北门前。

    微凉夜风拂面下,萧石竹忽然驻足,对身后的春云招招手。

    春云不敢怠慢,快步上前站到了他身边。萧石竹随即转头,在她耳边悄声嘀咕起来。

    春云脸上神情随着他双唇连动而变化,先是一愣,接着化为惊疑,片刻后又浮现认真之色。

    待萧石竹语毕,她便一拱手道:“臣领命。”。

    “对了主公,长琴说要是你回来了得通报他,你看......”顿了顿声,春云又说到。

    “先别告诉他我来了,三日后再说。”萧石竹眯眼看向西南面,目光所及的黑暗天际下,正是祝融国的国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