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28】御龙术
    妖魂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警惕,没在多话。只是暗暗运气的同时,悄然间瞥了一眼那几个汉子的腰部和腿部。

    倒是那张掌柜,几个月没和他鬼说话,此时又心生好奇,顿时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但见他愣神半晌后,把双手一摊,用很是惋惜的语气,缓缓道:“遁神王也是的,正常鬼都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他非要去拧一下,这不是找死吗?”。

    说完,便是一声悠悠长叹。

    “遁神王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有道伐无道。”屋中诸鬼没有搭话,倒是那妖魂摇了摇自己的酒杯,注视着在烛火照耀下,杯中泛起的明漪,缓缓问到:“有错吗?”。

    那掌柜的又是一愣,回味妖魂那话时,费解之色也随之渐显于面;不等他开口搭话,那五个汉子中最矮小的那个,便沉声对妖魂反问道:“此乃臣反君,没错吗?”。

    屋外空中,忽有一声惊雷响起,声震天地。

    “哈哈哈。”妖魂狂笑几声,随后也沉声问道:“有道之臣反无道之君,有何不可?”。说话间始终没有看那汉子一眼,但眉宇间却浮现了淡淡的杀气。

    随着他话音落地,一阵狂风吹来,吹开了店内所有本还紧闭着的门窗,席卷着地上尘埃,扑向店里的每一盏油灯。

    转瞬之间,风吹灯灭,店内陷入一片黑暗;掌柜的也随之一声惊呼。

    紧接着,黑暗中响起了桌椅倒地之声,砰然作响;随之而来的,还有刀剑撞击而出的叮当声。

    冰冷的刀光横飞下,片片火花在黑暗中连闪几下后,便一声惨叫传来,店内灯火随之再次亮起;只见之前整齐的桌椅,多数已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片断木。

    掌柜的已然身首异处,依旧立而不倒的无头体魄上,胸襟之处赫然多了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滚到一边头上扭曲的五官,狰狞的面容,令人生畏;瞪大的双眼之中,还遗留着惊恐之色。

    那五个汉子已然起身,围在了掌柜体魄四周,各自手中持有一柄钩刀。而那一老一少,却稳如泰山,依旧坐在原地。

    那妖魂则早已倒吊在屋顶,双脚紧紧地抓着屋中横梁;身上的蓑衣斗笠,早已不见了踪影,背后双翅平伸展开,将大片阴影投向身下屋内。

    “连无辜之鬼也杀。”妖魂眯眼看了一眼那掌柜的正在渐渐化为尘埃的体魄,又眯眼看向那几个大汉,冷然质问道:“你们酆都密探的良心不会痛吗?”。

    “宁杀错!”闻言,本还在找寻他踪影的五个大汉,纷纷抬头看向那俯视着他们的妖魂后,齐齐理直气壮的喊道:“不放过!”。

    “好!好!好!好一个宁杀错,不放过。”妖魂抚掌冷笑,随之把手伸向自己腰后,缓缓抽出一柄断剑。

    不知怎么,他心低泛起一丝淡淡疑问,如闪电般掠过心头:之前刀剑之气横飞,那一老一少为何安然无恙?

    随之断剑出窍,剑身上发出铮铮之音,隐约还透着龙吟之声。

    已沉默许久的老鬼,忽然抬头看向他手中四方无剑尖的断剑,嘴中随之发出“咦”了一声,显然有些吃惊的道:“绝仙剑?”。

    妖魂并没有因为老鬼的话感到诧异,反而望着他,眼中泛起了杀气。

    “没错!”须臾之间,妖魂一声怒喝,双翅也随着一扬,带起一阵狂风时,脚上鸟爪一张,放开了横梁,如倏然射出的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那老鬼扑去:“老子正是你们要找的句芒!”。

    颤抖不停的剑身上霍然腾起赤色红芒,盛放的光芒彷佛烈日骄阳,刺目且不可直视!登时将屋内一切都映成了红色。

    话音还未落地,他已欺身而进。那老鬼看着他把手中断剑,对准自己面门一抖,泛起片片剑花,却无惊无惧,只是淡然一笑间,不慌不忙的把桌下右腿往上一踢。

    他身前那几斤重的木桌,顿时快速旋转着弹射而起,朝着妖魂砸了过去。

    妖魂在半空之中把身子一旋,来了个侧翻;剑随身动,嗤嗤声响下,剑上泛起的红光在半空中,那旋转着的桌子间画出一道耀眼夺目的红色弧线。

    随即,桌子四分五裂开来。

    待到木屑落地时,妖魂手中的绝仙剑已然距离老鬼头顶不过一寸距离。剑气如虹,红芒大作,剑气卷起阵阵劲风,吹得老鬼头上散披着的银发狂舞。就连穿在他身上下摆两侧有开叉的陈旧青衣,也鼓了起来,猎猎作响不停。

    那五个大汉想要扑上来,打妖魂一个措手不及,却被妖魂察觉,紧接着把背上双翅一震,羽翼上便有数十片羽毛脱落下来,电光火石间,那几片本还在半空中,左摇右摆徐徐下落的羽毛顿在了空中,紧接着寒光一闪,朝着那几个大汉疾射而去。

    几个大汉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便本能的驻足愣在了原地,直到鲜红的血珠从他们胸襟或是眉宇间,争先恐后的流出来,他们才木然的瞪大了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在老鬼对面的小女鬼,登时呲牙咧嘴,低声嘶吼起来;抬起的双手十指指尖上,尖锐的乌黑指甲如雨后春笋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伸长。

    身上也散发出道道冰冷的怨气。

    “好一个厉鬼!”句芒回头一瞥,见那女鬼已然腾空而起,如虎跃般朝着他背部扑来后,脸上尽是不屑之色;手却没有停歇,继而发力,使得断剑对着老鬼天灵盖,猛然劈下。

    凌厉的剑气带起阵阵劲风,把老鬼笼罩,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铛!”的一声十分悦耳的脆响,在屋中响起,随之回荡开来。断剑不偏不离的斩在了老鬼的头上。女鬼身下土地也登时龟裂,一株株藤条破土而出,见风就长;藤条如灵蛇一般扭动着,旋转着扑向女鬼。只是须臾片刻间,便把她手脚缠住,使其定在半空中硬生生摆出一个“大”字状。

    而句芒后扬的双翅上,尖锐的羽毛也在此时此刻,如切雪断冰般,刺穿了女鬼胸膛和四肢。

    欣喜之余,句芒顿感手中本该势如破竹断剑,却停在半空没再往下,赶忙定睛一看。只见断剑横在老鬼头顶头皮之上,不能再进半分半毫;别说连到伤疤都没留下,就连老鬼头顶银发,也未能削断。

    见能让大罗神仙血染裳的绝仙剑,也伤不了这老鬼半分半毫,大惊之余,张大嘴巴的句芒脱口喊道:“乾坤玄甲术?”。

    “有点眼光。”老鬼不惊反喜,望着他把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道夹杂着兴奋的寒光。

    “正是六十四大神鬼术之一的乾坤玄甲术,能使施术者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下面让你再见识一招。”老鬼话音方起,便是身形一晃,残影连动;转瞬间已然凭空消失。

    惊愕的句芒方才仆一落地,老鬼的声音便从他身后悠悠传来:“行如鬼魅一般的坤巽鬼魅神功!”。如鬼魅低语,游魂吟唱,轻飘飘,软绵绵的传入了句芒耳中。

    句芒一个转身,就见这老鬼已然站到了柜台上,脸上依旧满是和蔼之色,毫无半点杀气。

    句芒踏前一步,正要举剑朝他攻去,顿觉头昏眼花,看什么都是带着重影的,且双耳嗡嗡耳鸣不止。

    “巽震大音希声?”句芒五官扭曲一声惊呼,却落得个额上大汗淋漓的下场;猛然一个摇头后,抬头继续看向老鬼,却发现看到的重影越来越多,多见之物尽数一片模糊。

    更令句芒惊慌失措的是,自己的内五脏六腑已翻江倒海不停,魂气正在随着时间流失而渐渐消散。

    甚至连握剑之力,都快要没了。

    转瞬后绝仙剑脱手落地,“咣当”声响在句芒脚边响起时,他也随之双膝一弯,跪在地上。垂首干呕几下,嘴角边流出一丝清口水来。

    “正是大音希声。”老鬼满意地微微颌首,侃侃而谈道:“口吐无声魂音之术,使你体魄中经络全部麻痹,灵魂随之禁锢而无法动弹。”。

    “让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颇为得意的老鬼轻轻跃下柜台,带起一阵飞扬的尘土;他拔腿朝着句芒缓步而去,每走一步便口吐几字:“再过十几息,你浑身肌肉也会失去知觉,紧接着是昏迷不醒。”。

    话音落地时,老鬼已走出十步,正好站到句芒身前两寸开外。打量着已是束手就擒的句芒,淡然一笑:“除非远离施术者,才能慢慢苏醒。不过你没有机会了。”。

    “会”字方才出口,就见句芒奋力抬起头来,对着他撇嘴轻笑。笑容中,充满了不屑。

    老鬼见状,脸上笑容登时僵住。

    与此同时,一声震天憾地的龙吟声,在他头顶响起,屋瓦也随之尽裂。

    老鬼大惊之余,愣愣的看着句芒愕然道:“御龙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