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20】发配
    倒也不是萧石竹就是个软骨头,只是鬼母说的那句为了百姓的话,让他心头一颤。组织好的反驳之词,也全部硬生生的咽下肚去了。

    他望着着身前桌上,那些已冷了的残羹剩饭,沉思了起来。

    自己往日口口声声,说着要为九幽国百姓谋福利,但如果他再执意要让鬼母在小虞山城中分娩,那必然为岛上四十几万百姓带来灭顶之灾。

    连自己的子民生命都保护不了了,还谈什么为百姓谋福祉?更何况酆都大帝一到,他和鬼母都跑不了。

    纵然侥幸逃走,往后必然也是过着东躲西藏,丧家犬般的日子。

    自己倒是烂命一条,什么都无所谓,但鬼母要是有半点损伤,他一百个不答应。

    不知该说什么好的他,只得默然无语。

    而赖月绮时不时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后,悄然微微垂首。

    虽听出此事关系重大,可能会危及到萧石竹和鬼母的生命安全,但对玄力两眼一抹黑的她,自然也想不出什么两全之策,只好呆坐在那儿手足无措着干着急。

    根本插不上嘴的她,也只好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

    “可我也用过玄力啊,还不止一次。”片刻后,萧石竹忽然一吸嘴,眼含狐疑的问道:“那酆都大帝为何不知道?”。

    以他对酆都大帝的了解,这酆都大帝要是真确定了他真的有玄力,早亲自来把他给撕碎了。

    “是啊。”鬼母也转头好奇的望向盈盈。

    “可你不是才出生的孩子啊。且你的玄力,好像被什么封住了,并不会完全外泄,除非你站到酆都大帝面前,否则他根本察觉不到。”盈盈抬起自己的茶杯,又抿了一口香茗后,道:“但小翁主不一样,她才降生,玄力第一次迸发动静太大,这样酆都大帝就算相隔千里,也能感知到。”。

    “迸发是多长时间?”萧石竹又问到。

    “据古籍记载,大概是几息的时间。”盈盈放下茶杯:“因为是苏醒的第一次迸发,不可能持续太久。”。

    “也就是说,往后若无压制,我女儿的玄力还是会迸发。”心思敏捷的萧石竹,立马听出了其中一些隐藏的问题。不经意间,下意识的一瞥鬼母的肚子。

    “对,但往后臣可以施术压制,唯独出生的第一次,迸发力过于强大,臣也实在没有办法。”盈盈站起身来一整衣袍,对萧石竹把手一拱,非常肯定的道:“因此必须一片望洋的海上生产,水之灵气无边无际,让酆都大帝就算感知到了玄力的存在,也没法精准的定位。”。

    听闻此言,萧石竹和鬼母本还一直紧绷着神经,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不约而同的微微启唇,长舒一口气。

    “好,船和物质我来安排。”片刻后萧石竹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头道:“护航的军队也由我来安排。”。说着给鬼母暗中悄悄打了个眼色,让她安心。

    “最好要可信的士兵护航,且船只要一艘不挂任何旗幡标志的海鹘就行,还要在十五天内起航,远离九幽国附近海域。”待他点头了,盈盈又给他建议道:“接生婆也不用找了,给我配一个嘴紧的帮手就行。”。

    “就赖夫人吧。”鬼母看了看萧石竹,见对方点头,又把目光落到了赖月绮的脸上,客气道:“有劳妹妹了。”。

    “好的,包我身上了。”赖月绮不假思索的,很是豪爽的拍拍自己胸脯,一口应了下来。

    全无一个夫人的贵相,把她做黑市商人时养成的江湖儿女习气,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盈盈没有异议,但萧石竹却有点惊愕看看鬼母,又看看赖月绮,好奇驱使下心生一丝困惑,暗自道:“我没在的时候,她俩倒底发生了什么?居然没有打架?”。

    可不知为何,萧石竹想着想着,心里居然突生一丝丝失落,好像还真希望两个女鬼打一架,扯扯头发,互吐口水什么的。

    或许是因为他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吧。

    但他也马上想到,分娩时船要开到哪片海域去了;不由的轻扬嘴角。

    “宫中有您知道的酆都大帝的密探吗?”直到盈盈再次开口说话,萧石竹这才缓过神来。

    “有。”他把头轻轻一点,毫不隐瞒的得意道:“我所知道的,有两个是酆都大帝送给我的女鬼;目前我还没有打草惊蛇。”。

    “那就好;可保险起见,那一定设计要把她们给支开。”盈盈垂首稍加思索后,又若有所思的道:“否则哪怕只是在准备工作环节,有半点风吹草动被她们知道,也是不好的。”。

    “这好办,让鬼倩儿和青岚带着她们,三天内离开小虞山,迁往玉阙。使得她们先我们一步去楚天郡,不就行了。”鬼母语气轻松,淡淡说到。

    “嗯,我会通知在暮熙城的春云,亲自把她们送往玉阙城,交给陆吾监视起来。”萧石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后,顿时双眼一亮,贱笑着道:“且我觉得我骗夜游神的谎话,可以继续下去;就告诉她们,国母方才产女,正在坐月子,我要留下来陪国母一个月。所以,让她们先走。”。

    “嗯。”鬼母和盈盈齐齐点头,道:“这个确实可以的。”。语毕两鬼微微一愣,随之相视一笑。

    不一会后,鬼母偏头看向萧石竹,问到:“夜游神给你传旨,是什么内容。”。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萧石竹轻轻一笑,满脸尽是不以为然之色,好似此时在他看来就不算什么:“还能是什么内容,要钱呗。”。

    “多少啊?”鬼母忍不住好奇,多嘴问了一句。

    萧石竹竖起左手食指和中指,右手轻轻的晃了晃手中酒杯,淡淡说到:“两千万两白银。”。

    “多少?”鬼母和赖月绮,同时惊得长大嘴巴,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废墟遍地的穹冥城中,哭嚎声,惨叫声和哀求声遍地都是。兴奋的狂笑声,欢笑声夹杂其中。

    自从上次夜袭失败后,一败涂地的遁神军们就不见了踪影,而前来支援他们的扶桑军,见大势已去,也及时撤到了遁神国以东。

    此时的整座城中,除了废墟之外,就只剩下惊恐的百姓,和正在施行暴行的酆都军。

    如今,酆都军们正在城中到处杀人,放火,打劫财务不说,还对城中妇女施行*;不亦乐乎。

    上到八百岁,下到八岁的女鬼,一个个都没能逃过他们的魔掌不说;甚至有不少女鬼都遭到酆都军的反复*后奄奄一息,随之被丢弃在废墟中,静静的等死。

    酆都军甚至还举行了“杀鬼竞赛”;由两个士兵从城边开始出发,走到城中之时,谁先杀满一百个鬼为胜者。

    更有甚者,把穹冥城中百姓五花大绑后,往他身上洒上烈酒,再一把火将其点燃。看着那鬼在火焰中上窜下跳,哈哈大笑。

    或是把百姓架了起来,从城边往城下丢去,听着百姓下落时的惊叫,很是淡定的品头论足。

    无数家庭支离破碎,无数的鬼在血与火中挣扎,却最终逃不过魂飞魄散的命运。

    城中除了悲痛和惨烈,剩下的就只有疯狂和冷血。

    才站到城边的秦广王,看着城中一片狼藉和惨烈,不禁面露不忍,眼角肌肉不停的抽搐;虽他平日里,为了钱也做过不少的坏事,但像今日这种大规模的暴行,他还真没做过。

    又急又气又怒又恼的秦广王,对身边卫兵怒斥道:“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那卫兵愣愣回答道:“不是大王您自己下的令吗?”。

    秦广王闻言一窒,随之嚷嚷道:“我什么时候下的令?”。他非常确定,他根本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

    那士兵又是微微一怔,狐疑的看着脸上怒气横生的秦广王,正要搭话时,龚明义的声音便从他身边传来:“是我替你下的令。”。

    “你......”秦广王又是一窒,转身手指龚明义的鼻尖,咬牙切齿的呵斥道:“谁给你的权利替我下令?又是谁给你的勇气?不知道这么做了,陛下就失民心了吗?”。

    “而且陛下有令,只屠反叛者。”秦广王气得吹须,赤红的双眼瞪大:“百姓们都投降了,为何还要这么做?”。

    “为了你的官职,也为了我的仕途。”不以为然的龚明义冷哼一声,眯眼看向城中却连秦广王都不看一眼:“多么壮观的屠杀啊,我们这么尽心尽力的帮酆都大帝解决他最痛恨的叛贼,你说他老人家会怎么赏我们呢?”。

    说话间,脸上依然只有镇定,毫无内疚不忍和悔意,眼中居然还泛起了一丝兴奋。

    “快去下令,停止暴行。”秦广王听得怒火中烧,他顾不得许多,正要扬起手中马鞭,狠狠的抽到龚明义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来:“酆都大帝当然有赏,赏你们都发配去做鬼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