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17】说谎
    天宁宫中,鬼母静静的平躺在床上;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她,不由得展开五指,抓住剩下被褥。

    她并不怕死,而是怕自己的孩子没了,自己又不能再生了;这些顾虑让她忐忑不安。

    盈盈把灵蛇长杖立在了床榻前后,竖起自己右手食指,口中默然念着什么,随之手指指尖,便有一团闪烁青光,笼罩在她的指尖之上。

    而那灵蛇长杖则立而不到,静静的杵在那儿一动不动。

    “上古医术,讲究天人合一;古神们认为,每个生灵的体魄就是一个小小的天地,与天地万物一般暗合五行之道,自然也存在阴阳相合,却又互相对峙之理。您*不稳,从上古医术的角度来看,便是劳累过度,从而使得体内阴阳不均,对峙过盛。”盈盈说着,就低下身去,在床榻边的地上,以食指为笔,慢慢地写写画画起来。

    指尖青光,随她手指而动,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聚而不散的青光符文,在地面上不停的闪烁着。

    屋中诸鬼,瞬间默然无语,屏住呼吸;四周瞬间寂静无声;但不知为何,诸鬼总感到屋中空气,正随着那些符文上的闪烁青光而缓缓凝固,气氛也渐渐的紧张起来。

    越来越多的青色笔画,以鬼母剩下的床榻为中心,随着盈盈逐渐朝着四周开外延伸而去。

    这些各有不同的上古符文,似蚯蚓,像蝌蚪,却又大同而无小异。

    无数或大或小的符文,随着盈盈的写写画画,渐渐的连在了一起,不停的闪烁着祥和的青色光芒。

    乍一看去,这些围绕着灵蛇长杖的符文,赫然如纵横交错在地图上的河流山脉一般,却又似形阴阳四灵图,五行八阵纹,环绕在长杖四周。

    当最后一笔画完,落笔之处正好是起笔之地;不禁让屋中诸鬼,暗中啧啧称奇。

    直起身来的盈盈,长舒一口气后,抬手擦了擦额上细汗。然后走到床榻对面,面朝床榻就地盘膝而坐。

    还尚未施术,那闪烁不断的青芒,依附于符文之上而不散,顺着符文缓缓流淌;形成了生生不息,循环不止之象。

    “我以此医术法阵,引四周空气中的五行灵气,自然之力进入殿内汇聚阵中,由我超控这些自然之力,注入您的*,稳定您体内的阴阳,将其调和结束对峙,*自然稳固。”盈盈深深呼吸,将右手手掌竖在胸前,拇指食指和小指竖起指天,其余二指朝掌内弯曲,捏出一个法诀:“再将剩下的自然之力入胎儿体内,顺经络游走十个周天,淬炼经络气脉,如此一来,小翁主出生后,体魄必定远胜于其他小鬼。”。

    语毕,她不再多言,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示意。

    鬼母稍加细想,转头对着她微微颌首后,又再次转头看向屋顶,深深呼吸,轻声道:“开始吧!”。

    “诺。”盈盈一点头,精神为之一振,双眉顿时竖起,右手上也瞬间泛起了一道青芒,与地上的符文遥相呼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青芒越来越亮;几息之后,便把整个屋子里都变成了碧绿色的。

    盈盈微微亲启有些干裂的双唇;随之口吐而出一串接着一串的奇怪音符,好似再轻声吟唱着什么。

    那些声音,庄重而肃穆,朝着四面八方缓缓飘去。在屋中泛起阵阵轻微的回音,绕梁回响,久久不散。

    忽地,本不透风的屋中,顿时有风凭空而起,呼啸大作;吹得盈盈以及屋中其他女鬼衣袂鼓动,床榻上的帷幔也不停的飞舞摇曳,猎猎作响。

    满屋的大风毫无寒意,反而泛起阵阵温暖,充斥着屋中每一个角落;让屋里诸鬼,顿感安逸。

    阵法中的青光也随之变得炽烈而又耀眼,正中处灵蛇长杖一颤之下,便有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柱从杖顶蛇头上散发而出,冲天而起,透过屋顶梁瓦,冲入九霄。

    刻在长杖上的细小符篆瞬间奕奕生辉,微微颤抖几下后泛起道道金光,随之脱离杖身,环着长杖缓缓飞舞,流转。

    霎那间,屋中一片肃穆。

    盈盈额上,隐约有青筋暴起。一缕缕紫气随着她的念念有词,从光柱中剥离而出,如灵蛇一般,在半空之中缓缓的游走着,朝着鬼母的七窍而去。

    每每有一缕紫气顺着鬼母七窍入体,鬼母脸色渐渐的变得更是红润,气色也越来越好;呼吸也变得平缓。

    渐渐的还有困意袭来,鬼母索性缓缓合上双眼,睡了过去。

    一旁的辰若和赖月绮看了,齐齐暗中长舒一口气,脸上的紧张也慢慢的淡去。

    可正在专心施术的盈盈,脸色确实越来越白,额上已是大汗淋漓......

    萧石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冲天而起的光柱,看着它冲散了空中的乌云后,瞬间就把天宁宫的上空也映照成了紫色;而对吾丘寿和英招却视而不见,对他们的话,也充耳不闻。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石竹感到宫中祥和的自然之力越来越重,反而攥紧了藏在袖袍中的双拳。

    直到半晌后,那道光柱从他眼中淡去,慢慢的消失之后,萧石竹才展开眉头,看了看吾丘寿和英招,淡淡的问道:“到哪里了?”。

    之前挂在眼角眉梢上的淡淡紧张,已是烟消云散。

    “我们来时,他们正好上山。”英招顿了顿声,在心中默算一番后,道:“现在快到宫门口了。”。

    “把守好天宁宫,不要让闲杂鬼等靠近。”萧石竹对鬼倩儿交代了一句后,转头对英招和吾丘寿道:“走,去看看。”。

    他带着英招和吾丘寿,方才走出内庭,就见到金刚带着两队禁军,把数十个酆都军,堵在了天德殿前的广场上。

    双方各持兵器对峙着,一阵吵吵嚷嚷;萧石竹才走到内庭的宫门口时,就能清晰的听到他们互相的叫骂声里的每一个字。

    萧石竹眉头一皱,赶忙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方才走近,就见酆都军为首之鬼,是十六个相貌约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全部皆为四尺左右身高,上宽下尖且额骨高凸的小脸颊上,长有着尖鼻子三角眼的人魂;且一头绿发全是披散着,浑身肌肤赤红如火。

    其中一鬼,手持金制三尺长杆,上缀九重麒麟尾毛的节杖,正与金刚对持着。

    本就没有金刚高的他,还会时不时的蹦起来怒骂金刚,那样子很是滑稽。

    萧石竹一眼就认出了这货是夜游神,心里骂了一句:“还真是出来混的,迟早要还啊。”后,摆出了满脸堆笑的模样,快步迎了上去。

    “夜游神大人,好久不见。”萧石竹说着,站到了面色阴沉的金刚身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后,对夜游神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双方士兵,顿时安静下来。

    夜游神微微一愣,来人一点架子都没有,且还穿着百姓们常穿的短褐,倒是让他一时间愣在原地,没能认出对方来。

    待把夜游神仰起头来,把萧石竹上下细细打量一番,确定这真的是当初打了他的九幽王萧石竹后,顿时面露得意,一声冷哼:“怎么?九幽王这是穷得穿粗布麻衣了吗?”。

    或许是因为上次被萧石竹吓怕了,那夜游神虽依然飞扬跋扈,却在骂人时,手不禁颤抖了几下;说里底气,也没之前他和金刚叫骂时那么足了。

    “可不是嘛,年景不好收成也差,穷得我差点把这身衣物都给典当了。”萧石竹对他的嘲讽视而不见,反而依旧笑嘻嘻;今日鬼母正在治病,不能被打扰,他得忍。

    天大的委屈,他今天也得咽下去,哪怕这会噎着,他也必须如此。

    “我才不管你穷不穷呢!”一脸蛮横的夜游神,见他这么恭敬,顿时不再怕他,更是得意了起来;在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后,冷冷问道:“之前你打我,也就算了;但今天,老子奉陛下之命前来传旨,你的侍卫居然让老子等着,还不让我进去,这事怎么了啊?”。

    不等萧石竹回答,阴沉着脸的他,又一字一顿的沉声骂道:“不知在冥界十洲,酆都大帝的特使是畅通无阻的吗?”

    “不好意思,实在是今日内庭里有私事要处理,不方便让各位大爷进去一游;侍卫只是奉命行事,若有得罪之处,我替他们给你赔罪。”萧石竹语毕,毫不犹豫的弯腰下去,又给夜游神行了个礼。

    “是吗?”见他如此恭谦,夜游神得寸进尺,饶有兴致的问到:“我上山时看到宫中有道紫光冲天,我想那应该是上古医阵;据说你老婆去年怀孕了,现在不会是在分娩吧?”。

    萧石竹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宫内有绿珠绿萝这两个酆都大帝的密探在,鬼母怀孕消息这么快便传到酆都,也属正常。只是见夜游神面含一丝狡黠的笑后,他的心头顿生一阵不安。

    “是的。”萧石竹稍加细想后,决定对夜游神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