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216】前来传旨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鬼,除了盈盈之外都惊得微微张唇,说不出话来。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盈盈就听出了那怀的是女儿;比人间的B超还要牛,简直匪夷所思。

    大家狐疑间面面相觑,却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惊疑。

    “你听对了吗?”须臾之间,萧石竹用诧异的目光,把盈盈上下一顿打量后,质疑道:“你别信口开河啊。”。

    “臣以项上鬼头担保。”盈盈脸上毫无惧色,自信满满,十分笃定的说到:“若要不是女孩,九幽王可随时赐死臣。”。

    “女孩啊,女孩好啊。”片刻后,萧石竹才从愣神中缓过神来,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欢呼雀跃道:“女孩都是爸爸的小棉袄,贴心,不淘气。”。

    他可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才听到是女儿,他更是高兴了。

    “别忘了是你的女儿啊,你的女儿。”随之也缓过神来的鬼母,立马白了他一眼,佯装没好气的道:“能不淘气吗?”。心里却也是美滋滋的;她也非常喜欢女儿。

    就在大家沉浸在喜悦之中,互相交头接耳相谈甚欢时,盈盈又再次开口。

    “不过我还听出来,国母怀孕期间劳累过度,*不稳,得马上安胎。且生了这个孩子后......”盈盈说到此,便顿了顿声。

    萧石竹和鬼母,还有赖月绮,立马齐齐把目光移到了盈盈身上,屏住呼吸等待着她再次开口。

    盈盈稍加思索后还是继续说到:“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难怀上孩子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宫门前再次安静了下来。寂静之中唯有山风拂来,从诸鬼身边吹过,立刻吹散了他们脸上的喜悦。

    “逗我的吧?”萧石竹愣愣的看着盈盈,眼中泛起一丝自责。眼角肌肉,也微微抽搐了几下。

    要是盈盈所言非虚,他会愧疚一辈子的;他可以得罪,伤害冥界所有的鬼,只要有这个必要他不会因此而在乎名声,更不会迟疑和手软。但他唯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伤害到了鬼母。

    可正是因为他去征战,朝中大小事务都留给了鬼母,才导致了鬼母出现这样的情况。萧石竹的心,猛然一抽,疼了起来。

    鬼母也愣在了原地,脑中一团乱;蹙眉的她担忧和焦虑越来越重,自己以后真的要是不能再生育了,那就等于给萧石竹断子绝孙了。

    虽说冥界没有重婚罪,萧石竹也可以再娶十个八个老婆回来,为他生一堆的儿子女儿;但鬼母始终不希望,自己和萧石竹只有一个孩子。

    “好在现在补救还为时不晚。”山风把盈盈耳边秀发吹乱,只听他继续开口,缓缓道:“我随九幽王而来,就是可以帮您安胎,确保您和你肚中的小翁主平平安安的。您应该知道,我的祖师,和您一样是神仆出生,你精通神鬼之术,而她更精通上古医术。”。

    鬼母好似黑暗中看到一丝光亮,双眼随着盈盈的话音响起而一亮;待对方方才语毕,她便赶忙点头,道:“嗯,我知道。”。

    “所以我可以布阵,以魂气加持您的*。”盈盈依旧面带自信,语气坚定的说到:“保证您和翁主的安全;再以素天居秘制保胎药,口服加固,这样才能顺利生产。”。

    “那赶紧的啊?还等什么?”萧石竹一声嚷嚷到。接着转头看向鬼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柔声道:“我在呢,绝对不可能让你出事。”。

    鬼母顿时心头一暖,之前的不安和担心,瞬间已是烟消云散。

    盈盈立马说到:“我需要一个安静、干净的屋子,还需要......”。

    但她话还未说完,萧石竹便转过头来,不假思索的开口打断她,斩钉截铁道:“如果不行,我要你给我保大人。我老婆,不能有任何闪失!”。

    “明白了。”盈盈微微颌首,上前扶住鬼母后,道:“国母,我们马上开始吧。”。

    “好。”鬼母红着眼,涩声到。

    萧石竹也快步走了过来,接替赖月绮扶住鬼母。

    “慢点。”萧石竹把她小心翼翼的扶上了暖轿后,赶忙对轿夫们交代道:“都抬稳了,别颠簸。”。

    “诺。”轿夫们齐齐应声后,慢慢的蹊跷,稳稳当当的往宫中内庭而去。

    萧石竹心事重重的跟在暖轿后面,只要是鬼母的事,他总会难以镇定;此时也只是表面冷静,其实确是提心吊胆的。

    “主公。”追上来的赖月绮,赶忙叫住他后,踮脚用自己的绣帕给他擦了擦额上汗珠,急切的宽慰道:“您别着急,姐姐会没事的。”。

    “啊,好。”萧石竹勉强笑笑,看着赖月绮虽是来宽慰他的,但眉宇间也挂着淡淡的焦虑,忽然想起了什么,赶忙从袖中掏出一只盒子,递给赖月绮,道了一句:“谢谢你了,这几个月都是你在照顾她,辛苦了。这个拿去玩吧,特意为你挑的。”。

    语毕对赖月绮淡淡一笑后,又拔腿追赶已经走远的暖轿而去。

    赖月绮站在原地,凝视着他的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片刻后才打开了手上盒子。但见一只细腻水润的玉镯,静静的躺在里面后,微微一愣。

    随之小心翼翼的伸手取出,左瞧右看一番后,毫不犹豫的套到了自己的手上。

    内径不大不小,正好合适,一带就带上去了让赖月绮更是欢喜。

    她把手抬起,对着阴日方向。阳光普照下,镯子立刻呈现出流光溢彩之色,晶莹剔透而温润顺滑。阴日之光透过刻在上面的凤凰图纹,使得那图纹更显委婉而不失大气。

    本还很是羡慕鬼母的她,现在看着手上的镯子,心里也美滋滋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随后自顾自笑骂了一句:“这东西好像也不便宜,难怪鬼母姐姐经常说他是败家子呢。”后,也追赶走远了的萧石竹而去。

    暖轿一路不停,直接抬到了天宁宫中。

    待暖轿才停在了宫门口时,赖月绮和辰若赶忙上前,扶住鬼母走出轿子,朝着宫中走去。

    “九幽王请放心,有臣在不会让国母有半点损伤的。”萧石竹正要跟上,便被盈盈拦住,对他淡然道:“请九幽王在屋外看守,别让他鬼打扰,也别让他鬼在屋外吵吵闹闹,使臣破功。”。

    “行。”萧石竹稍加思索后,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盈盈与他对视淡笑一下后,转身往宫中走去。

    大门关上的那一瞬,鬼母赶忙转身,透过随着慢慢关闭的大门而越来越窄的门缝看向屋外,正好与萧石竹四目相对;萧石竹赶忙面露微笑示意鬼母放心,直到两道门扉合上,他才收起了笑容。

    “倩儿。”萧石竹负手而立,目光始终盯着门上的雕花没有移开,嘴里却对身边鬼倩儿说到:“等到了玉阙城,你便可出宫生活。我已和你父亲说好,只要他再立一功,我就赏赐他一座宅子和官位,届时他便可以养活你了。”。

    鬼倩儿微微一怔,面色微变时转头以惊讶的目光,看向萧石竹。

    “你不会也和你父亲一样,以为我真的要你们为奴一生吧?”萧石竹依旧没有转头看向她,只是呵呵一笑,道:“从我答应饶你们不死时开始,我就没想过要折磨你们;不管是身体上或是精神上,都没想过。把你带到宫中,表面是要你做宫婢,实则纯属给你找个吃饭地。你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吃好的穿好的惯了,能让你和你父亲去军营住帐篷吗?”。

    鬼倩儿静静的听着,眼中不禁浮现点点感激,胸中满是无以言表的情绪在翻腾着;她难以置信,双手沾满鲜血的九幽王,居然能有这般善意。

    待到萧石竹语毕之时,眼中闪烁着泪花的鬼倩儿哽咽一声,胸中纵然有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为“谢谢”二字,脱口而出。

    “谢什么?你不恨我我就满足了。”萧石竹又淡然一笑,随之又恢复了皱眉模样,紧盯着身前不远处的大门。

    他暗中运动玄力,冲开浑身毛孔,便感觉到一股股自然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朝着天宁宫中涌去。

    浑厚的自然之力,很快就充满了整个天宁宫,冲散了方圆半里之内空气中的冰冷,让置身宫外的诸鬼,都大感安详和暖和,顿时精力充沛。

    女鬼们一阵舒心,男鬼们则比吸了十支香还要精神奕奕。

    就在诸鬼沉浸在这安详中,享受着充沛的力量时,一股肉眼可见的紫光,从天宁宫中冲天而起,之上云霄。

    萧石竹眯眼一看那直入九霄的光柱,顿知是盈盈开始施术了。

    萧石竹还没来得及长舒一口气,吾丘寿和英招就朝他飞奔而来。跑到萧石竹面前站定后,还大汗淋漓的他们都没来得及喘口气,便道:“有一队酆都军前来传旨。”。

    【冥界诸鬼设定,就是多数男鬼喜闻燃烧香的青烟,就像多数男人喜欢抽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