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94】警惕
    桌上烛台里的烛火,随着从门窗缝中吹进的晚风,轻轻的摇曳了几下。灯芯中,也随之发出了一声“噼啪”轻响。

    阎罗王闻言默然无语,瞪大眼睛看着也选择了默不作声的黑白无常;整个正堂之中忽地安静了下来。

    连他们的呼吸,都格外清晰。

    “好吧,此事看来也只好如此了。”沉默着思忖片刻后,也想不出其他好办法来的阎罗王只得这么说了一句,蕴藏在他眼底深处的焦虑和紧张依旧没有消散。

    随之,又发出一声满是无奈的悠长哀叹,打破了许久的寂静。

    “你就按原计划,好好做一个忠心耿耿的阎王,往后多在暗中利用一下职权,给九幽国多拨发一些新鬼不就行了。”白无常望向阎罗王微微摇摇头后,又提起自己的酒罐,垂首凝视着其中快要见底的酒水,强压着内心的着急,尽量继续保持着脸上的平静,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此事对少主来说,是一个不可躲避的劫数,我们更不好插手太多,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否则他永远无法成长,那就别提什么一统十洲,还冥界太平了。”。

    “嗯。”阎罗王把头一点,愣了愣神后,眼中又泛起点点担忧,皱眉继续道:“但我还是有点担心鬼母,此鬼还是有些城府的;且她从不和我们主动联络,却又是酆都大帝的旧日神仆,如今少主又取了她做正妻,会不会养虎为患?”。

    “养什么虎啊,她是酆都大帝当年的神仆没错,但也是暗暗支持老主人和老主母的。她有她不可说的难处,从不主动联系我们,也是因为酆都大帝的探子遍布天下,才不敢贸然联系我们;也为了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白无常急忙连连摆手,以坚定的口吻否定道:“加之老主人和老主母都信任她,那我们就必须信任她。而少主也选择了她,那她就是我们的主母,不可质疑她的忠诚。”。

    阎罗王不再多言,收起心中的顾虑后把头一点后,脸上再次恢复了往日满是严肃神色的凶恶模样。

    三鬼心照不宣的转开话题,边喝酒吃着花生米,边聊了聊往日的工作,也聊了聊酆都城中的一些市井趣闻;正堂中时而还会传来几声争执,或是欢笑。

    聊得开心了,三鬼就多喝了点,倒是把之前的焦虑和心急都抛到了脑后;直到子夜喝得尽兴了,这酒局才散了。

    醉醺醺的阎罗王,一摇三摆的走出小院,朝着自己的府邸,徐行而去。

    白无常待他方才离去,便站到了正堂门口,一言不发的凝视着敞开的院门,凝视着阎罗王远去的方向。

    “老谢!你今天是怎么了?”黑无常怒气冲冲的站到了白无常的身边,厉声质问道:“你怎么能出这么一个不管不顾的主意呢?”。

    “这就是磨砺,没有磨砺他就难成大器,完成不了老主人一统十洲,开创一个与古神时代不一样的盛世的遗愿。”往日总是嘻嘻哈哈的白无常忽然不苟言笑起来,脸上尽是严肃;接着他把袖袍一挥,院门随即关上,他便转身进了正堂......

    玄炎洲,玉阙城中。

    萧石竹顺着那些修建在山壁上的陡峭石阶,边朝着天坑底部缓步而去,边听着句龙给他一一介绍着玉阙宫中的一切。

    “当年这座古神行宫建成时,就是现今这个模样,几千年来我们都没改建过,只是做了适当的维修和保护。”句龙对身边的景色指指点点,缓缓道:“宫内每个角落都有符篆加持,就算有什么洪水地震大火等天灾,宫内一切建筑都能安然无恙,不会受到破坏。且宫中还有七大景,以正中处广场上的玉树为中心,朝南北两方延伸而出另外六景,排列暗合天上北斗方位。传说此七景依然也是被古神们加持了的,在天坑上空形成一道透明的结界,把玉阙城都笼罩其中,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不过,我们都没见过这道结界,全当传说了。”。

    说话间,一行鬼已走到了天坑底部。宫中的所有宫灯已被点亮,一切的建筑在黑暗中亮了起来,变得更是通透清澈而晶莹剔透。一砖一瓦,一梁一柱间流光溢彩。

    而那些篆刻在门窗梁柱上的符篆,也在黑暗中闪烁起了蓝色的幽芒。不但为天坑中的所有殿堂楼阁增添了几分装饰美,更是让眼前的这些玉屋看上去更是晶莹凝重,碧亮喜人。

    于此同时,绚烂而又美丽的柔和光彩,也让殿堂四周的曲溪绝涧与清泉水池,花草树木,假山和石头小径变得多姿多彩。

    与小虞山城顶,那座全是黄铜铸造而成的宫殿相比,此地少了几分*雄伟,多了几分宁静与幽雅气氛,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萧石竹长身而立,环视四周,将那些符篆尽收眼底之后,猛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去万象宫时,见到宫外台基上刻着的那些符篆,以及殿内顶上的符篆,几乎都与眼前看到的符篆大相径庭,顿时微微颌首,暗自在心中说到:“原来这是保护符啊。”。

    想着他便抬头,望向头顶上空。暗中悄然运气,把体内魂气集聚到眼部四周经络中去。但见本空无一物天坑上,忽然出现了一道聚而不散的薄薄紫光,向着东西南北四方延伸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半圆体将整座天坑笼罩其中。想必这就是句龙提到的传说中的结界吧。

    紫光中又有金光闪烁,在结界上画出点线后,构成一个个奇特的符篆,以及星辰、灵兽和八卦等图纹;游走于紫光之中,环着结界流转不息。

    再次低头,又见宫中有七道紫气冲天而起,注入结界之中。为空中那道紫光,源源不绝的提供着能量。

    萧石竹自从上次与盈盈一战后,感知力也在无形中有所提升,他现在已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七道紫气中,蕴含着强大的自然之力,与他体内的玄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萧石竹惊愕之余暗暗窃喜,好在没有当初强攻此城,而共工父子又在此战中,因急攻进切而轻敌,不假思索的出城迎敌。否则萧家军的火炮枪械再先进十倍,根本没法突破这层强大的结界。而结界内的鬼,却可以把弓箭等物从中轻而易举的射出,那萧家军必然死伤惨重。

    想到此,他暗暗收魂气回丹田后,又移动目光左右一扫,但见紫光紫气已然从他眼中消失不见了。

    而此地的建筑装饰也极为独特;雕梁画栋飞檐翘角上,雕画而出的不是龙凤龟鹤,也不是仙草琼花,而是各式各样的怪蛇。

    就连每座殿堂门前两边摆着的,也不是石狮子石麒麟,更不是青龙玄武等物,而是一男一女,两个人首蛇身的石雕。

    萧石竹想起句龙和共工的外形便是嘿嘿一笑,回头看向句龙,道:“你和你老爸很是自恋啊,把宫里的装饰都做成了自己外形的模样。”。

    “这话......”句龙愣愣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周的装饰雕塑,顿时恍然大悟,笑道:“这可不是我和我父亲的外形,而是古神氏族的华胥氏族的两个首领,女娲娘娘和伏羲大帝。”。

    “爸妈?”萧石竹在心里,暗自说了一句后,默默地注视着那些石像,心中反而突生一股亲切感。

    “这座宫殿,便是二位古神督造的,也是他们当年的行宫。而共工国的一代的圣女,正是这二位古神的神仆。”句龙顿了顿声,继续给萧石竹解说道:“出于对二位鬼神的敬重,酆都大帝统治冥界后,也没动过这宫里的一草一木。”。

    萧石竹只是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倒是长琴留下的,平日话不多的长山,却在闻言后重重一哼,冷冷道:“什么敬重啊?就是他酆都大帝碰不了这行宫;据说传说里的那道结界,是专门用来克制酆都大帝的。”。

    萧石竹与其他诸鬼闻言后,把眉头齐齐微微一皱。

    谁都知道,在酆都大帝的恐怖统治下,没鬼敢明目张胆的在公众场合下说他的坏话。但长山却说了,当着诸鬼的面不说,还说得那么的理直气壮而义愤填膺,好似酆都大帝与他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一般。

    而长山这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言行,自然引起了萧石竹的警惕。

    长山不是心怀天下之鬼,能在这种时间突然冒失的说出一句怨恨十足的冲动之言,那只能说明两件事。

    其一此鬼有点心机和城府的,其二是他有着什么阴谋。

    萧石竹掌心不禁直冒冷汗;这么一个有城府的鬼待在他身边时日不短了,他居然今天才注意到。

    萧石竹以酆都大帝为线索,脑中飞速思索着所有的可能,最后猛然回想起辰若,想起了她之前的身份后,再结合起刚才长山的语气以及他说得内容,便猜到了长山的真实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