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小说网 > 去地府做大佬 > 【193】有何不可
    阎罗王闻言,心头猛然一紧;酆都大帝既然都开了金口,那这笔钱萧石竹就是有也得给,没有也必须给。要是萧石竹胆敢说一个不字,酆都大帝必然会亲自带兵去九幽国取的。

    阎罗王虽是这么想着,脸上却还是满是恭谦之色,张嘴小心翼翼的问到:“那陛下打算问萧石竹要多少呢?”。

    “嗯。”酆都大帝垂首沉吟片刻后,语气不缓不急,理所应当的缓缓道:“那就三千万两雪花银吧。可一分不多,但也必须一分不少。”。

    忽来一阵晚风,吹得他和阎罗王的衣袍猎猎作响。宫苑中的气温,也忽降了些许。

    阎罗王听得长大了嘴巴倒吸几口冷气,愣愣的看着酆都大帝的背影不敢吱声;三千万两白银对小小的九幽国来说,可不是笔小数目。

    “这大概是九幽国近一百年的税收啊。”对各诸侯国的国情,都多少有些了解的阎罗王,在心中暗暗初算一番后,脱口惊呼道:“他萧石竹有这么多的钱吗?”。

    “有没有是他的事,我懒得管也不想管。”酆都大帝双眉忽地倒竖,同时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道道凌厉至极的杀气;那冰冷的杀气铺天盖地般朝着四面快速散发而去,顷刻间便压得阎罗王喘不过气来,也吓得他赶忙闭嘴,往后连退三步。

    “我要他必须做的,就是旨到即行!”片刻后,酆都大帝收起杀气,冷冷道:“拟旨,令九幽国一月之内,凑三千两银子送来,以作平叛军费。”。

    “诺。”阎罗王不敢再多言半句,只好唯唯诺诺的应了下来。但之前的杀气带来的空间如影随形,让阎罗王片刻后还很是心有余悸,手指不住的颤抖着。

    “等等。”就在阎罗王转身就要离去时,酆都大帝忽然又叫住他,沉声叮嘱道:“钱送来了后,由你亲自接收不过其他阎王的手;在钱财上朕更信得过你。另外钱到了后,从中拿出五百万分发给各路平叛诸侯,剩下的两千五百万,全部存入国库。”。

    “诺。”阎罗王拱手,徐徐俯身行礼。

    “去拟旨吧,旨到一月后,我要见到九幽国的这三千两白银。”酆都大帝挥了挥手,示意阎罗王退下后,负手而立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从他身上悄然散去也没挪步。

    夜幕悄然降临,远处的宫灯也已被宫奴侍女们,逐一点亮。夜色包围下的六天神鬼宫中,盏盏华灯像黑暗中闪烁着的点点星光,顺山婉蜒而去,在罗酆山上汇聚成了一支支流光星河。

    “诺。”阎罗王又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没走几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驻足不前,沉吟片刻后长叹一声,转身望向不远处,沉浸在夜幕下酆都大帝的身影轮廓,壮了壮胆后,沙哑着声音问到:“陛下,臣冒昧的问一句大不敬的话;您有着长得没有尽头的寿命,却又每日都伴随着各种明争暗斗。可曾有那么一时,会在不经意间对这样的日子感到厌了,或是心累了的。”。

    黑暗中,酆都大帝闻言后,身影微微一晃,好像身躯微微一震了似的。却一直沉默着,没有搭话。

    等了许久后,见他依旧不说话后,阎罗王才道了一句:“臣告退。”,然后亦无妨的转身,准备离去。

    他方才转身,身后便传来了酆都大帝的轻声回答:“没有,从未有过。”。

    话音落地,酆都大帝那边便有一声轻叹响起,在泛起的薄薄夜雾中,随着贴地的烟霭,在宫苑中轻轻的回荡开来。

    阎罗王站在原地,与酆都大帝背对背而立片刻后,一声不吭的悄然离去。

    出了宫门,他右手捏了一个法诀,使出了驭风术,乘风而起朝着山下酆都城方向飞去。

    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城中,他收了神术,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警惕的环视左右半晌,确定没有跟随后,阎罗王方才大步朝前而去;不到一刻,行色匆匆的他便来到了城北的无灯巷口。

    站在巷口的阎罗王,又左右张望许久,再次确定无鬼跟随后,身形一晃朝着巷子深处迅速飘去。

    瞬间后,阎罗王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的小巷中。

    不一会的功夫,他便来到了巷尾那座小院门口,抬手轻轻的拉动门环而叩门。

    “谁啊?”片刻后,院中传来一声问话。

    “我。”门外的阎罗王回头警惕的看了一眼身后无边无际的黑暗,低声道:“是我,老包。”。

    话音刚落,大门便被打开,黑无常的头从门缝中探了出来,打量着面前的阎罗王半晌后,问到:“什么事啊,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吗?”。

    虽说得带着几分埋怨,眼中却也满是警惕,目光绕过阎罗王往他身后看去,不住的打量着巷中的黑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找你们喝点酒。”阎罗王淡淡一答。

    “来吧。”黑无常缓缓把门完全打开后,侧身让开一条路,道:“老谢也在里面喝着呢。”。

    阎罗王微微颌首,拔腿跨过门槛入门而去。黑无常又张望了一眼门外后,缓缓的把门关上。

    酒气熏天的正堂里,白无常提着酒罐坐在椅子上,瞥了一眼对方的阎罗王,眉头微微皱起又快速展开;阎罗王虽和他们是一伙的,也是暗中为萧石竹保驾护航之鬼,但为了保密身份,很少造访黑白无常住所。今夜匆匆而来,却说只是来喝酒,黑白无常都不信。想必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来。”黑无常强忍着好奇,先从堆在正堂角落里的酒堆中,随手提起一个酒罐,一把扯去口上封泥后,放到了阎罗王身边的桌上:“喝吧,正宗的酆都老白干。”。

    阎罗王微微偏头一瞥那酒罐中的酒,在烛台的绿鬼火映照下,泛起道道翠绿的明漪后,伸手抱起酒罐,仰头豪饮一大口酒后,咂咂嘴轻声道:“酆都大帝要我拟旨,命少主出资三千万两白银做平叛军费。”。

    “什么?”白无常把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酒水一口喷出,在他胸前化为一道水雾后,与黑无常一道齐齐脱口惊呼。

    “嘘!”阎罗王瞪着他们,竖起右手中指轻轻的靠在嘴边,比划了一个嘘声手势后,起身去把屋门关上。

    他再次走回椅子上坐下,目光在黑白无常脸上扫过,唉叹一声,继续轻声道:“这九幽国地小鬼少的,这笔钱恐怕会把少主的国库都掏空的。”。说话间眉头再次皱起,就没再展开。

    “他又不缺钱,倒底想干什么?”满脸尽是费解之色的黑无常看了看白无常,又看向一脸若有所思的阎罗王。

    “他想以此逼少主表忠心。”阎罗王稍加思索后,急声分析道:“可三千万两银子一旦送来,九幽国必然国库空虚,一旦国中有事急需用钱,酆都大帝再去做好人,给少主破例拨银子救济,如此一来少主就会对他感恩戴德。”。

    “这招或许对别的诸侯王管用,但对少主可不一定。”白无常淡然一笑,收起惊愕不以为然的道:“我和老范都是见过少主,他有着老主人的精明,也有着老主母的沉稳;这区区小计少主会看不透?我们就别操心了。”。语毕放下手中酒罐,抓起一把花生吃了起来。

    “看透了又能怎样?酆都大帝那么霸道,这钱还得照样给。”阎罗王脸上浮现了丝丝焦急,且越来越重:“找你们就是商议个事儿;我想了一路,你们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可靠的鬼,把这笔钱给半路劫了,如此就不是少主不送钱了,而是送了后半路丢了,让酆都大帝吃个哑巴亏,然后我们再悄悄的把钱送去给少主。”。

    “老包,你这是要把少主往死里坑吗?”白无常一怔,不可思议的打量着阎罗王,沉声骂道:“钱不到手,酆都大帝必然亲自去取,届时九幽国又是哀鸿遍野不说,少主还要提前面对酆都大帝,你这什么馊主意啊。”。语毕重重一哼,气呼呼的别过头去。

    “再说少主有支萧家军,装备精良战术新颖且训练有素,除了酆都军外,冥界再无敌手。护送银两的必然是这支军队的精英。”黑无常也怒视着阎罗王,沉声道:“你认为我们手下的那几个鬼差,是他们的对手吗?”。

    “唉。”阎罗王闻言也稍微冷静了些许,他收起焦虑细细思忖半晌后,摊手道:“是我太着急了,考虑不周;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少主这么吃亏啊。”。

    “有何不可。”默然片刻白无常忽然双眼一亮,看向阎罗王斩钉截铁道:“你可别忘了,老主人说过要多给少主吃点苦,磨练磨练,他才不会骄傲。”。只是说话间,眼底深处不经意间闪过一丝不忍。

    【据说包拯是阎罗王的化身,所以文中阎罗王自称老包。】